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九十章 寂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三把飞剑。

  头尾衔接,撞在距离宁奕只有三尺距离的白如来面前。

  眉心之处,有一只手掌,掌心向外,原本金光熠熠的“卍”字秘纹,此刻鲜血淋漓。

  一柄飞剑刺穿掌心,剑尖抵在眉心之处,锋芒刺破了白如来额首的肌肤,一缕歪斜的金灿血液流淌而下。

  三柄飞剑的贯穿之势,叠加在一起。

  只差一点点……

  然而这么一点点,便是咫尺天涯。

  伤得了,杀不了。

  宁奕的神情阴沉下来,他瞳孔收缩,双手猛地抬起护在面前,一击势大力沉的鞭腿横扫而来,耳旁是虚空的破碎声音。

  他重重飞了出去。

  脑海里一片意识震荡。

  一击鞭腿扫荡而出的“白如来”,握拢五指,将那柄飞剑死死攥在掌心,其余两把飞剑瞬间便被气机荡开,在草原上切开两片草地,划出两道交叉的弧线。

  宁奕被这一击打得倒飞而出,他双手十指掐诀,裴旻的“驭剑指杀”法门,在此刻施展开来,白虹被小白帝死死捏在掌心,不断震颤,激荡出绵密的剑气,若是白如来不肯放手,这些剑气便会侵入血液之中,再入骨髓。

  白如来仍然攥拢“白虹”,他一脸阴沉地掌心发力,试图想要以自身的掌力,捏碎应天府的坐镇飞剑,只可惜这把飞剑当年的主人,乃是涅槃境界的大修行者曹毗,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算是半件涅槃宝器。

  如今的白如来只能让剑气意念震颤,却无法击碎这把飞剑。

  “这个人族剑修,怎么这么多宝物?”白如来的掌心被剑气穿透,他倾泻全力到掌心,却无法像之前拍碎那些宝器一样,直接将这柄宝器摧毁,反而吃了一个暗亏,半条手臂被剑气蔓延开来。

  他皱起眉头,以另外一只手将白虹拔出,狠狠以指尖叩击,一弹之下,白虹飞剑剑尖休养多年的剑尖气韵,直接被弹得破碎开来,显然在这场战斗之中是派不上用场了。

  养剑千日,用剑一时。

  咫尺飞剑之术,便是如此,裴旻当年修行“剑藏”,一半是浩浩荡荡的剑器浪潮,藏剑数量高达万柄,极其强大的神念操纵之下,剑器如海洋一般倾泻而出,可以以一己之力,攻城掠地,对抗数万大军。

  这便是飞剑之术的一个流派,以一敌多,修行神魂之术,驾驭数量庞大的飞剑,直接以剑海将敌人淹没。

  另外一个流派,裴旻也有修行,而且抵达了更高的境界。

  在天都皇城的血夜之中,他险些杀死太宗,依靠的便是单体袭杀的飞剑术。

  两个流派,一大一小,前者“驭剑”,后者“指杀”。

  那柄“野火”在裴旻剑气洞天之中的篆养,相当耗费资源,与之前那些量大的飞剑截然不同,所以“野火”的单独厮杀能力,几乎抵达了“先天灵宝”的最强境界,也正是这样,才能在天都皇城的铁律和皇座之下,重创全盛时期的太宗皇帝。

  其实当年裴旻,在妖族天下那一战时,斩杀妖圣,“野火”尚未抵达那层境界,但在此战之后,白帝龙皇都是拒战,裴旻的剑心才真正得见圆满。

  宁奕对“飞剑之术”的了解并不深。

  龙藻,龟文,白虹,这三把飞剑,一直篆养在自己的神池之中,几乎不曾动用,但在青山府邸那场厮杀之后,宁奕倒是对驭剑指杀的法门烂熟于心,闲来无事便会在心中默诵一遍,偶尔也会试着以指杀之术磨砺自身剑道。

  神池的水涨船高,这三把飞剑的篆养条件自然也是越来越好。

  在冰川高原“寂灭”的这三年,三把古剑也一度寂灭,此刻剑身之上,还带着当初的寂灭意味。

  掌心被“白虹”贯穿的白如来,面色有些难看,他虽然拔出了那把飞剑,但是死气还是侵入到了他的血肉之中。

  寂灭之道。

  生死大道。

  若说有什么意境,能够与五行相媲美,那么“生死”二字,便是其中之一,甚至两者单独拎一个出来,都可与“五行”争锋。

  生与死,乃是天地万物,都逃不脱的亘古规则。

  直接修行“生死”,而且成功圆满的……从古至今,两座天下,就只有一个人成功。

  徐藏。

  宁奕从冰川高原上醒来,身上隐约沾染了一些生死寂灭的意味,只可惜在北妖域一趟行走,后面到西妖域棋盘,摸滚打趴,这股寂灭意境便被焕发的剑气抹去……只留下了浅淡的痕迹,偶尔回想起冰川高原“死去”的记忆,只能看到一片灰白。

  无数大雪在头顶飘飞。

  生命的温度降到了极致。

  连意识都被冻得模糊。

  这便是“寂灭”给宁奕带来的最大体会。

  此刻,白如来的掌心,竟然隐约传来了一股寒意……五行道境在体内流淌,竟然无法化散这缕寒意,这像是死气的东西,虽然势小,但却是跗骨之蛆,随着那柄飞剑传递而来之后,便直接汲入髓中,无法再抹除。

  “这是什么东西?”白如来的眼神厌恶到了极点,他望着宁奕,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草原上,三柄倒飞而出的古剑,在空中抛洒,如同有人牵线一般,重新交叉飞掠,回归宁奕的剑气洞天。

  对于飞剑之术,宁奕修行的境界还不算高,面对白如来,此法一时奇袭,或许能够奏效。

  但对方已经有了防备,若再施展飞剑,就是白白浪费心力。

  这一次三把飞剑的动身,宁奕收获了一些“意外之喜”。

  这三把飞剑,本身主人残留的痕迹已经极其浅淡了,而随着自己从皇陵走出,它们的身上,竟然沾染了一缕浅淡的“寂灭”意味。

  宁奕在天都亲眼见了徐藏出手。

  生死剑道的逆天之处,在于无数境界的差距,直接将对方的生机全都摧毁。

  当初的太宗,若不是踏出迈向不朽的那一步,生机无穷无尽,便会直接被徐藏的生死剑道带走。

  这世上,除非是不朽,谁又能逃得了“寂灭”的下场?

  那一缕寂灭意境,在白如来掌心蔓延,只可惜并没有扩散,更没有办法像天都的那一剑,将死气成倍的传染,但始终有一缕寒意……白虹这一剑,做到的事情,就是让小白帝距离“寂灭”,近了那么一些。

  通俗来说。

  折寿。

  白如来的眉心有一片阴翳,这缕挥之不去的剑意,无论他尝试什么手段,都无法抹去,冥冥之中已经有了感应。

  自己的寿元,似乎因为这一剑,受到了不可逆的折损。

  天下道法,寂灭之术,从未有过这等手段……让一个人慢慢“寂灭”。

  他望向宁奕的眼神都有些变了。

  如今他的修行路还长,一点寿元,算不了什么,若是换了一个人……换了一个垂垂老矣,即将死去的人,捱了这一剑,又会如何?

  这一剑不强,也强。

  它无法立即杀死一个人。

  但在某种特定的时刻……这不可抹除的寂灭,哪怕只有一缕,也可以杀死那些“绝不可杀死”的人。

  ……

  ……

  宁奕收起三把飞剑,他擦了擦唇角鲜血。

  细雪拔地而起,化为一道流光,瞬间掠入掌心。

  宁奕的背后,就是那片“天启之河”,波光粼粼,大月高悬,这条长河是草原的母河,连绵如老龙,此刻湍流激浪,一望无际,看不见其首尾。

  十数里地的奔行,执掌了五行道境的白如来,的确在境界上压了自己一头。

  被小白帝打,宁奕攒了一口郁气,堵在胸口。

  在收回“龙藻”,“龟文”,“白虹”之后,宁奕似乎隐约有所领悟。

  他抬起头来,望向小白帝。

  五行道境的力量极其丰盈,白如来浑身包裹在道境的威势之中,掌心的鲜血很快流淌殆尽,伤口结痂,在数个呼吸之中痂壳脱落,这种伤势的恢复力,已经可以与白骨平原的“紫霞”相媲美。

  这是金翅大鹏族的天赋之一。

  在妖族天下,强大的修行者,要么像是灞都城的那几位师兄弟,各自都是罕见的古种,要么是姜麟这样的皇血,但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数量极其稀少的存在……几乎没有什么族人,因为血脉高贵,所以孤独。

  但金翅大鹏鸟却偏偏是一个例外。

  在妖族天下,几乎找不出一族,既比他们血脉强大,还比他们数量庞大。

  这是一个接近完美的“种族”,整片东妖域都匍匐在金翅大鹏鸟的统治之下。

  大隋迎来了太宗这样的强大皇帝。

  而妖族天下没有被太宗击垮……是因为东妖域诞生了“白帝”,如果没有“白帝”,仅仅依靠“龙皇”一人,无法将太宗最巅峰的时期拖住。

  白帝的出现,使得妖族完成了两座天下最强者之间的制衡。

  若是没有他……那么天下的局面都会不同。

  白帝出现之后,大鹏鸟的血脉似乎变得更加强大了。

  据说白帝一直在做着与太宗一样的尝试……如果他成功了,如今的东妖域,实力和地位,都会提升到史无前例的高度。

  所有的族人,血脉都将接近返祖,接受不朽带来的馈赠。

  这一幕,对大隋来说,是一个灾难。

  悬在空中的白如来,忽然皱起眉头。

  他望着宁奕,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在西妖域棋盘上,宁奕破境之时,他曾感应到这股气息。

  他望着那道缓慢盘膝坐下的身影。

  四周的草屑,都飞掠起来,围绕宁奕旋转,犹如一条古老长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