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瞬千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境长城,一男一女站在城头,城墙风霜飞扬,烽火摇曳,天地昏暗。

  两座天下当初定下了这场约战,双方大能都动用了类似“因果”的誓言之力……而如今胜负分出,那十五件宝器,便被因果之力裹挟着,缓缓掠向北方的凤鸣山。

  沉渊君的神情一片平静。

  裴灵素微微失神,她的脑海里,还回荡着沉渊君刚刚对自己说的那些话。

  “很多事情……结局都已经注定。”

  沉渊君在这一战开打之前,就预料到了结果了么?

  丫头有些恍惚。

  自己驭剑而来之时,稍稍迟了一些……最终悬停在北境长城的城头之时,她似乎看见了洛长生和沉渊君并肩站在一起。

  二人在说着什么。

  她抿起嘴唇,望向身旁的男人。

  由北境野兽毛发扎束而成的大氅,在城头被大风吹起,沉渊君的身上,似乎跳动着一股无名火焰,他的面容虽然清俊,但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野性”。

  整座北境地界都知道,沉渊君是一个极其富有侵略性的人。

  但在裴丫头很小的时候,她的印象之中,沉渊君并不是这样的人……那个将军府的大师兄,总是温和地对人报以微笑,从不动怒,更不会出手伤人,而他身上的这股无名火焰,是从天都血夜之后才开始燃烧的。

  相差太大。

  太远。

  以至于如今再相逢,再见面,裴灵素只觉得沉渊君是一个陌生人。

  将军府已经破灭了。

  那些人也不在了。

  胤君死在了阳平洞天的瀑布里面,尸骨风化,剑气荡散。

  千觞君至今下落不明。

  徐藏也是……

  而将军府内唯一的存活者,就是如今的沉渊君,他站在北境的最高处,这三年来流言蜚语甚嚣尘上……甚至有人说,沉渊君是如今北境的“新帝”。

  太子名不正言不顺,权力还在缓慢收拢。

  沉渊君身在北境,手握兵权……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

  是因为尝到了“权力”的滋味,沉渊君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吗?

  裴灵素闭上双眼,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颤抖,轻轻问道:“你对洛长生……说了什么?”

  沉渊君眯起双眼。

  他的神情有些微妙,只不过一闪即逝。

  沉渊君淡淡说道:“只是随意说了一些话。”

  他笑了笑,柔声道:“洛长生是今日唯一能与东皇对弈的人,太子希望他输。”

  丫头一滞。

  两人之间,符箓隔绝了声音的传递,城头仍然有人经过,只不过已经不是走动,而是快速的小跑,这章符箓也让两人之间的环境变得相当安静。

  但她还是能够敏锐的感觉到,整座北境长城,似乎从那一战结局出现之后,氛围都变了……冷血,肃杀,而且悲哀。

  沉渊君的这句话,如果没有这张隔音符箓隔绝,消弭在这三丈方圆内……那么传出去,逐渐蔓延,说不定整座北境长城都会因此而“暴动”。

  “我没有证据。”

  “也不需要证据。”

  沉渊君看着裴灵素,他低下头,即便十几年没有见面,这小丫头的身高窜了许多,但他还是没有改掉之前在将军府的习惯,一只手轻轻抬起,在空中微微僵硬,然后搭在了城墙的城头之上。

  沉渊君轻轻吸了一口气,道:“在三年前,太子拜托我递刀砍破莲花阁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他会是最终的胜利者。而很巧的是,北境在那时候,也急迫的需要一位明智之君,来提供补给。”

  沉渊君从来没有对其他的任何人,说过这件事情。

  裴灵素微微一怔。

  “李白麟是一个眼高气浅的稚童,且猜疑心重,即便他坐在天都最高的位置,短时间内,也不可能来扶持北境。李白鲸已经有了现成的东境莲华联盟,如果他胜利,那么大隋会迎来一段‘妖史’,东境会远远压过其他三境。纵观全局,太子得利,是北境愿意看到的最好情况,而太子李白蛟……的确是一个重视承诺的人。”

  沉渊君心平气和道:“这三年来,中州为北境输送了大量的物资,人才,宝器,阵法,符箓……太多的资源向着北境灌注,可以看得出来,太子一开始是对我抱有‘感激之心’的。”

  “而我来者不拒。”

  沉渊君笑了笑。

  “于是情况……就变了。”

  “风有顺逆之时,曾经我是他的最大助力,如今天下太平,万事安康,北境长城的‘沉渊君’,就成为了他的心腹大患。”貂尾抹额男人自嘲笑道:“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一出好戏,洛长生在宝珠山战败,北境长城丢失十五件宝器。”

  沉渊君每说一句话。

  丫头的面色就苍白一分。

  她在赶赴北境之前,已经想过许许多多的可能,北境的格局,天都的朝堂,这两者之间的关系相当微妙,令人难以捉摸,推演起来,繁琐复杂,环环相扣……但她万万没有想到,一向温和平易的太子,竟然会采取这般“狠辣”的釜底抽薪之计。

  自伤之术。

  夺权北境。

  可以预想到,今日之后,天都很快就要问罪沉渊君,而且会顺势撤职,将中州的心腹扶持上位。

  这几年来,天都不仅仅是送给北境许多资源,更是送给北境许多“人才”,这正是太子惯用的术法,正如春风茶舍的年轻人已经在三司内遍地开花,当中州派遣的新任领袖抵达北境长城的时候,绝不会是一片反对之声……因为太子早已经在这三年埋下了伏笔。

  沉渊君平静道:“很妙的一招棋,对不对?”

  丫头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儿女私情,一人之事,放在天下面前……终究还是太小。”沉渊君轻柔开口,“有人曾经教我一个道理,有些事情……离得越近,越看不清。”

  “你想救宁奕,很多人都想救宁奕,所以你希望太子也成为其中之一。”

  “但你和他有一个很大的差别……那就是,你眼中只有宁奕,而太子的眼中,只有权力。”

  沉渊君说完这句话后,微微停顿。

  裴灵素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紫衣年轻女子咬着嘴唇,盯着披大氅的男人,问道:“那么你呢?你眼中又是什么?不是权力么?”

  风气吹过。

  沉渊君的眼神有些恍惚,他看着一片飞扬的霜雪,从远方飞来,落在城头。

  起大风了。

  他只犹豫了那么一刹。

  接着便平静回答了这个问题。

  两个字。

  “不是。”

  裴灵素的心情很是复杂,她笑了笑,眼神里的意味再明确不过……她错了,错的很离谱,今日北境长城的谈判已经不需要继续了。

  其实根本就没有开始过。

  她的计划,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她对太子的认知严重错误。

  而现在看来……她也从未真正了解过“沉渊君”,这位将军府的大师兄,像是始终戴着一层面具,而曾经的自己,年纪太小太小,看人看事只看表面。

  沉渊君想要什么……她已经没兴趣知道了。

  裴灵素的神情有些落寞。

  她微微转身,与沉渊君擦肩而过的那一刹那。

  静音符箓破碎。

  披着野兽毛发大氅的男人,还站在城头,双手搭在城墙上,佩刀随风摇曳,目光远眺,望向北方。

  那团裹挟着大隋十五件宝器的风暴,降落在凤鸣山上。

  接着便是响彻数百里的一道恢弘闷雷,在凤鸣山顶炸开——

  刚刚背转身子的裴灵素,身子怔住,即便面朝南方,她的身后仍然有一大片白光追赶而来,目光眩晕,思维凝固。

  但即便如此,她依然能够想象到……背后世界一片银白的画面。

  电光如蛇一般,以凤鸣山为圆心,四溅炸开,瞬间掠出数百里地。

  这是……发生了什么?

  裴灵素有些惘然。

  双手扶在城头的沉渊君,声音有些沙哑,问道:“回到最开始的问题……你问我,将军府已经破灭,这十几年来,外面那么多风风雨雨,到如今,你是否还能信任我?”

  裴灵素缓缓转过身子,神情苍白。

  “我说,等宝珠山这一战结束……”

  沉渊君从未动过,从一开始便站在这里,无数雷光炸开,轰然沸腾,整个世界一片银白,但他的瞳孔却是金灿如火焰。

  “现在,我给你答案。”

  裴灵素像是回到了十多年前的将军府。

  沉渊君微微侧过半张脸,语调缓慢而轻柔,一字一顿。

  “丫头,能的。”

  无论什么时候。

  你都可以信任我。

  裴灵素怔怔看着那个“戴着面具”的男人,她有些分不清楚,将军府的大师兄,和如今的北境领袖,到底哪一个,才是他的面具。

  耳旁鼓声如雷,北境长城的阵法轰然响彻,一道又一道的圣光在城头亮起,轰然如白昼的太阳,刹那之间,数百道,数千道的阵法光芒,北境积攒了十数年的星辉,在此刻沸腾燃烧,城门大开,已经酝酿了许久的马蹄声音此刻如滚雷一般递溅而出。

  她恍然想到了静音符箓内听到的那些“沉闷声音”。

  原来那个时候,铁骑就已经在蓄势。

  如今铁骑出城,数之不清覆着黑甲的北境铁骑如黑潮一般,各个额首都系着黑色抹额,轻甲符箓,如脱弓而出的利箭,眼神森冷而阴沉,顶着凤鸣山射出的璀璨白光飞掠,几乎是贴地飞行一般,胯下的马骏,都佩戴了鸿毛符箓,四蹄踩踏之下,星辉迸溅燃烧,硬生生踩出一条波澜壮阔的星辉长河。

  一道又一道的剑光从北境长城的城头拔地而起。

  城头的敕令传递,漫长的北境长城,如沉睡的巨兽,今日终于苏醒。

  缓缓睁开双眼。

  沉渊君望向凤鸣山。

  他在心中轻声默念了太子李白蛟的名字。

  太子最怕自己成为第二个“裴旻”。

  而有些不巧的是。

  他已经是了。

  沉渊君面无表情,轻轻伸出一根手指,点触虚空。

  ……

  ……

  城头“轰”的一声。

  裴灵素的眼前劲气翻滚,她抬起一只手来遮住面颊,身子被这股劲气冲得向后微微撞去,而稳住身形,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白光消弭。

  沉渊君的身形已经在北境长城的城头消失,无影无踪。

  丫头跌坐在地,身下是无尽的洪流,滚滚的铁骑。

  一切有如梦幻一般。

  北境……出兵了。

  这些年来。

  灰之地界一向保持着“太平”。

  而这份“太平”,是由大隋的长城,和妖族的凤鸣山共同“缔造”。

  谁也奈何不了谁,消耗大量人力物力的北境长城,以及有强大妖圣坐镇的凤鸣山,是南北两座最难攻克的“壁垒”。

  如果凤鸣山不破……那么大隋北境铁骑,注定无法冲破灰之地界。

  谁能破?

  那人……已经去了。

  ……

  ……

  凤鸣山上。

  那团凝结了数十件强大宝器的风暴,在山顶坠落之前。

  白长灯的话,刚刚说到一半。

  而下一刹那。

  这位东妖域大长老的神情便陡然变了。

  白海妖圣同样如此,两人的目光望向那团凝结的风暴之中……在多年前因果之力缔结之时,双方大能都确认过彼此的宝器。

  大隋的三件涅槃宝器。

  都是无主之物。

  东土灵山的“金蝉杖”,西岭道宗的“道尊塔”,还有一柄不知名讳的,锈迹斑斑的无主飞剑,被认为可能是“裴旻”的遗物。

  裴旻的弟子,除了沉渊君,已无人在北境……而且将军府破灭,死的死,伤的伤,当年的旧部也已经解散。

  而沉渊君,是一位刀修,数次在灰之地界出手,被认为是一位具备“极限星君”战力的修行者。

  妖族天下这边,除了站在巅峰的那几位妖君,其他妖君出手,都只会被沉渊君一刀斩杀……而奠定了北境大将军的名号之后,沉渊君就再没出过手。

  北境长城与凤鸣山之间之间的“小打小闹”仍然不少,但几乎牵扯不到妖君级别的人物了,更不用说妖圣。

  大隋的修行者极其谨慎,绝不会远离北境长城的阵法,而凤鸣山级别有妖圣出手,在那座巨大壁垒面前,也不过是徒劳罢了。

  而此刻……那团风暴之中,原本被鉴定为“无主之物”的古朴飞剑,此刻似乎受到了某道意念的驱使,剑身剧烈震颤起来。

  风暴之中,因果之力被牵扯着飞旋,一件又一件的宝器,因这柄飞剑而交撞,璀璨的白光在这一刻炸裂开来!

  凤鸣山顶,一场轰轰烈烈的宝器爆炸,就此掀开!

  道尊塔撞在妖族一件涅槃宝器之上,整座宝塔内部,充满了寂灭意境的死气,金蝉杖同样如此,这两件涅槃宝器,就在飞剑左右,整个剑气旋涡的中心,因果的丝线被剑气切斩开来——

  白长灯怒吼咆哮,伸出一只手来,大袖飘摇。

  凤鸣山顶,一尊金色的大鹏鸟法相,展翅飞出,在他背后浮现而出。

  白海妖圣同样抬起双手,山顶陡然浮现一片幽海,冰屑飞掠,一头老蛟额首探出海面,咬向那团风暴。

  “这是大隋剑修的飞剑!”

  白海妖圣第一时间以意念传递,通知凤鸣山上留有魂魄的其他妖圣。

  异变!

  这是极其重要的事情,这一抹神念送到,只需要短短片刻,妖族四境的妖圣便会赶到此地!

  而“锵”的一声。

  像是拔刀出鞘。

  也像是飞剑刺破虚空。

  一道悬浮在空中的身影,撞碎北境长城和凤鸣山之间的千里虚空,一瞬之间,抵达了凤鸣山顶,风暴之中的那柄“无名飞剑”,在此刻暴怒长鸣,剑光落在那道身影的肩头,天地之间一道光柱。

  那道身影燃烧着熊熊的金色火焰,像是沐浴天光下凡的神灵,背后的野性大氅同样如此,以肉身击碎虚空,是极其少数的妖族大能者才能施展的“神通”……而此刻,就在一个人类的身上展现而出。

  一瞬千里。

  拔刀出鞘。

  拔刀的那一刻,人在北境城头。

  出鞘的这一刻,已经抵达凤鸣山。

  白海妖圣的面前,有一缕纤细黑光闪逝而过,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闷哼,能够击碎虚空的妖圣体魄,竟然在这一刀之下毫无还手之力……让他觉得荒谬的是,这个看起来极其羸弱的“人类”,明明刀道境界还只是妖君而已。

  沉渊君的身上,沐浴着涅槃燃烧的火焰。

  他的神情沉着而又平静,一缕刀气掀开白海妖圣的喉咙,紧接着另外一只手抬起落下,两根并拢的手指,点落在眉须飘摇的老者额首之处。

  风暴之中,一缕剑光从天而降。

  世人都知道,他沉渊君是一位修行刀道的“星君”。

  不仅仅大隋知道,妖族也知道。

  在将军府破灭之前,他从未出过手,也从未展露过自己的修为。

  他是入府最早的人。

  裴旻传授他的技艺,修行之术,没有对外宣传暴露过……所以在天都血夜,将军府灭之后,再无第二个人知道。

  定下这场约战的时候,北境长城赌上了一把飞剑。

  洛长生在城头问他那把飞剑的来历。

  得到的答案是,这是一件“很有年份”的宝物。

  两根手指点落在白海妖圣眉心的沉渊君,眼神肃杀而又冷冽,他像是回到了幼年,将军教授自己杀人剑术的时候。

  那时候将军府还没有人来。

  一片冷清,孤寂。

  裴旻教他修行,对他无比严格,他是大将军的第一个弟子,骨子里是绝不低头绝不服输的倔强……而当沉渊君这样的天才,能够遇到裴旻这样的老师。

  就注定了他的成就。

  四个低沉的字,在沉渊君喉咙里响起。

  “驭剑,指杀。”

  白海妖圣的眼神一片惘然,他的一只手还悬停在空中,准备去抹自己脖子上溢出的血线,如果说,刚刚沉渊君的那一刀,乃是妖君的极限一斩……而如今的这一剑,在熊熊道火的燃烧之下。

  已是涅槃剑修的绝杀一击。

  妖君境界的一斩,可伤涅槃,这已是一件极其恐怖的事情。

  而那柄早在十多年前就作为赌注奉上的“飞剑”,今日终于掀起了当年的埋线。

  白海妖圣看着悬在自己面前,近在咫尺的沉渊君。

  这个男人……是早就看到了今天吗?

  所以,大隋的年轻谪仙,也是故意输掉对决的……只是为了今日?

  北境沉渊君。

  只身奔赴凤鸣山,点燃道火。

  白海妖圣的最后念头里,只有两个字。

  疯子。

  神魂咔嚓一声碎裂开来,老人的眉骨直接被这一剑递穿,凤鸣山顶的那片幽深大海,被剑气凿碎,那头雪白蛟龙发出了苍凉的怒吼,一整条漫长身躯被冰屑覆盖,紧接着寸寸破碎,内里燃烧起猩红的火焰,接着“砰”然炸开。

  沉渊君的两根手指,将这颗妖圣头颅直接点得炸裂开来。

  体内的气机,像是被压抑极久的江水,一日破堤,汪洋肆意。

  剑修,刀修,都是极其强悍的偏门修士……而几乎没有人能够做到,同时在这两条道路上成就“涅槃”。

  刀剑双圣,一人加身。

  那道即将抵达凤鸣山祠堂的白海妖圣神念,在这一剑的突袭之下,直接破碎,凤鸣山顶,除却那把飞剑之外,其余二十九件宝器,在此刻通通炸开。

  轰隆隆的爆碎声音,在凤鸣山顶连绵沸腾。

  一片银白。

  白长灯的神情阴沉而又苍白。

  他的神念也被锁死了。

  整片凤鸣山的山顶,都被密密麻麻的剑气堵得水泄不通,这是剑修一脉独有的封锁气机之术。

  那个浑身燃烧金色火焰的男人,就站在他的面前。

  长刀插入地面。

  飞剑穿透白海妖圣的颅骨之后,将那位老人直接燃成齑粉,接着悬浮在那男人的肩头,滴滴回掠,剑器蒙尘十三年,今日出鞘,锈迹破碎,尘尽光生。

  大氅上的每一根毛发,纤毫毕现,跳跃的火焰碎屑围绕着那个巍然如山的男人。

  野性。

  侵略性。

  冲击性。

  白长灯声音颤抖,沙哑问道。

  “你就是如今北境长城的新主人?”

  沉渊君没有说话。

  他抬起一只手来。

  千里之外。

  北境长城,轻微的轰鸣声音,从城主府邸响起,从沉渊君一直静修的楼阁里响起,大风从窗口吹过,无数纸张飞出,化为一片绵延的瀑布,而这些瀑布之中,递出了第一缕纤细凛冽的剑意,接着便是第二道第三道直至数之不清的比纸张数目还多的剑意。

  这一战之前。

  沉渊君一直在楼阁里写字,静修。

  其实是在养剑意。

  破涅槃。

  他只写一个字。

  无数纤细白纸,掠出窗口,卷向天空。

  密密麻麻的“杀”字在北境上空飘摇。

  紧接着,漫天的白纸在空中破碎,燃烧,熊熊的火焰遥隔千里,将沉渊君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化为灰烬,火焰瀑布在楼阁之中闪逝,这些剑器鱼贯而出,一柄一柄击碎虚空。

  这些年来的隐忍。

  这些年来的蛰藏。

  在此刻都化为了火焰。

  沉渊君的背后,一座恢弘庞大的剑气洞天轰然亮起。

  密密麻麻的飞剑,跨越北境,抵达凤鸣山,悬浮在他的背后。

  这些驭剑之术,这些隐忍和藏拙……都是一个人教自己的。

  沉渊君看着白长灯,平静道。

  “我不是北境的新主人。”

  一字一顿。

  “我是裴旻的弟子。”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