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渺小和伟大(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千年前,草原遇到了一场浩劫……那时候,乌尔勒还没有从母河之中醒来,一切都是蛮荒时代的未开化样子。”

  凛冬将去,霜草仍然飞扬。

  披着厚重大袍的年轻男人,一只手拽紧裹住面颊的袍面,另外一只手攥紧缰绳,马背颠簸,草屑和尘埃拍打着大袍的布料呢子。

  他的身旁,十几匹马一字散开,一行十数人的队伍,在草原上奔行。

  从白狼王帐出发。

  这一行人,现在正向着西方边陲进发。

  他们从白狼王的庭帐之中得到授令,接着从小元山接过备战的符箓和卷轴。

  去西方边陲的“瘟疫起源地”,去探查情况。

  田谕用神念,向自己的同伴传递着这些“情报”。

  这一次,他以“白狼王弟子”的身份,参与到这项行动之中,队伍里有白狼王帐的小可汗作为领袖,其他的配置都是实力极强的修行者,而他则是作为提供情报的“辅佐”。

  他在前些日子,一直在寻找家乡瘟疫来源的资料和卷宗,在符圣大人的帮助下,查阅到了许多珍贵的古籍……事态紧急,全部秘卷的交接,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所以这只队伍便带上了他。

  这只白狼王庭的精锐队伍,并没有横穿草原,从母河前往西方边陲的经验,而田谕则是刚刚历尽跋涉,所以由他率领这只队伍。

  “也是从西方边陲开始,与妖族天下的交界之处。”田谕面色凝重,以神念说道:“‘源煞’的爆发毫无预兆,来的极其凶残。这股力量,是一种极富有侵略性的‘煞气’,就像是大泽里的沼气,吸入丝丝缕缕,并不会有所察觉,除非是源煞尽头,否则不会有浓郁的凝结之处,而寻常修行者根本就无法感应。”

  小白狼恍然道:“所以……西方边陲的族人,全都吸入了‘源煞’,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是的……”田谕的神情有些黯然,他轻声道:“死了很多人,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母河才发现,而且一直束手无策,因为未知,所以恐惧。对于这种无形的死亡,草原当时的集权者做出了许多愚昧的对抗方法,他们认为一部分人是不祥的,将其烧死,就可以化解不祥。”

  西方边陲的这段黑暗历史,在八大王旗诞生之后,就被抹去。

  在偏隅的边陲之地,是绝对看不到的。

  当时在符圣大人的小元山,田谕看到这段历史的时候,面色复杂,手指颤抖。

  将活人烧死。

  因为吸入了“源煞”,这股煞气在火焰的高温之中会溢散出来,蒸发出大量的黑雾,这更加坚定了集权者认为其是不祥的念头。

  不幸之人,更加不幸。

  令他们痛苦的“病”,因为无知的统治者,变成了他们的“罪”。

  这段历史,或许在母河的核心族人之中,是有所教育的,但可惜的是,那些至今坚守在西方边陲的苦修者们,一直都不知道这段历史……所以当“源煞”第二次来袭的时候,巨大的恐慌再一次降临。

  小白狼的眼神有些暗淡,显然他对此是有所了解的。

  只不过历史的真相,总是会被刻意隐瞒一部分,让群众知道群众应该知道的那一部分。

  田谕缓缓说道:“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乌尔勒。”

  “至于古籍上记载的‘源煞’资料,都是由乌尔勒探索,且撰写的。那时候的天神尚且年轻,他追查出了‘源煞’的真相,并且斩下了无知统治者的头颅,让其为自己的愚蠢行为赎罪,当西方边陲的‘源煞’真正消失之后,乌尔勒获得了草原大部分人的拥簇……而没有过多,草原就陷入了战乱,这就是所有人都熟知的那一段历史了。”

  田谕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几位骑乘在马匹上的修行者,衣袍纷飞,他们都点了点头。

  在乌尔勒的带领下,草原的铁骑对抗妖族的妖潮,最终取得了胜利。

  “事实上……我怀疑,这场‘源煞’,与妖族有关。”田谕皱起眉头,语锋微转,冷冽道:“在瘟疫爆发的时候,草原还处于无形的恐慌之中,大家都不清楚这场天灾该如何解决……那个时候,妖族派出了使者,与草原进行了谈判。”

  “谈判的内容也很简单,妖族愿意为草原驱逐‘天灾’,但代价也十分昂贵。妖族需要草原俯首称臣,当时的统治者虽然愚昧,但是又十分骄傲。”田谕笑了笑,讥讽笑道:“直接斩下了妖族使者的头颅,也正是因此……触怒了当时的妖族共主‘东皇’,下令以武力征服草原。”

  几位白狼王帐的执行者,神情复杂。

  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一个借口。

  在彼时的紧张局势之下,任何一丝对妖族的“不敬”和“冒犯”,都可能成为妖族踏入草原的理由……然而这些都是借口罢了。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正如前不久发生的青铜台事变。

  东妖域的进攻,绝不会打一声招呼,当金翅大鹏鸟的杀意布满整座天空,草原便再没有了退路。

  道理从来只掌握在强大者的那一方。

  对于弱小者而言……只有两个结局。

  接受“招降”,便可以活下来,但是要失去故乡。

  不接受“招降”,等待你的,便是强硬的“征服”。

  绝不会有第三种结局。

  绝不会有所谓的和平。

  这行队伍在草原上奔行。

  “这一次,白狼王大人觉得……可能与妖族有关?”

  有一人谨慎开口。

  田谕眯起双眼,道:“有可能。而且是很有可能。”

  上一次的“源煞天灾”,就是草原战争爆发的前奏。

  “我们去往‘西方边陲’,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帮当地的人驱除体内的‘煞气’。”田谕捋了捋思路,轻声道:“然后便是探查‘源煞’的凝结地,把这场‘天灾’抹平。”

  他顿了顿,道:“‘源煞’听起来十分恐怖,‘无影无形’,一天一天在体内积累,只要呼吸,便无法规避,而且煞气一旦凝结便难以消散……沾染者,最终卧床痛苦不起,百病缠身,严重者七窍流血,生机被煞气汲取殆尽。”

  “但当初乌尔勒清除‘煞气根源’之后,这些病人的痛苦便很快消散……不治而愈。”田谕沉声道:“所以请诸位放心,而且大家的身上都有符圣大人赐下的‘追煞符’,寻常肉眼看不到的煞气,这张符箓可以感应,想必抵达西方边陲之后,很快就可以解决这场‘瘟疫’。”

  小白狼眯起双眼。

  “还要几天?”

  田谕微微思忖,道:“大概三天。”

  这个速度已经极快极快。

  这个队伍里没有一个“累赘”,而且骏马,还有小元山的备战资源,几乎用之不尽的鸿毛符箓,大约只需要三天,就可以抵达西方边陲地界。

  小白狼微笑点头,道:“很好……我已经迫不及待要揪出‘源煞’了。”

  田谕神情复杂,意味难明,附和的笑了笑。

  他望向远方,眼神里是一片沉重。

  “源煞”这样的灾难,其实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伟大的“救世主”。

  当愚昧和盲目遮住了双眼,便会失明,忽略近在眼前的“答案”……西方边陲的生活一直很艰苦,那里的战士,不仅仅得不到资源,也得不到情报。

  他们所得到的信息,是片面和间缺的,这是一个很致命的问题……而起因却只是意味统治者要巩固统治。

  所以将一部分真相隐瞒。

  西方边陲最大的“灾难”,不是源煞。

  而是无形的鄙视链与阶层。

  这些人生来就被当做“牺牲品”。

  田谕的神情有些恍惚,而且苦涩。

  在不久之前……自己也是西方边陲的“牺牲品”之一。

  如果没有遇到“乌尔勒”,白狼王会接见自己吗?

  雪鹫王对自己部落觐见者的态度……其实已经说明了一切。

  母河的修行者出身高贵,所以高傲,小白狼跃跃欲试,可以看出来,这位白狼王帐小可汗想要在西方边陲立功……田谕在小白狼的眼里看到了燃烧的野望,却没有怜悯。

  这些人是去除灾的。

  不是去救人的。

  他低下头来,轻轻吸了一口气。

  有温和的声音轻柔传来。

  “别担心……我们会保护好你。”小白狼的声音平稳而冷静,冷不丁问了一句,“就要锦衣还乡,感觉如何?”

  田谕苦笑一声,摇头道:“感觉不是很好……小可汗,这几日查阅古卷,实在有些倦了,容我休息一会。”

  小白狼笑着点头。

  队伍前进。

  田谕俯下身子,感受着骏马鬃毛在面颊上肆虐而过。

  他怔怔出神。

  锦衣还乡……

  这个词还真是恰当呢,现在的自己,已是今非昔比,不仅仅成为了白狼王的座下弟子,也将自己的族人都带回了封地。

  所有人都尊重自己。

  当有一天。

  自己成为利益的既得者,还会去埋怨阶层的不公平吗?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