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春光(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抱着我……抱紧我。”

  这句话,像是一句恳求,更像是一句要求。

  宁奕的神情有些惘然,而被他栓系在山洞内,那匹正在饮着山泉瀑布的金色神骏,神情更加惘然。

  那匹极通人性的战马,瞪大眼珠,狭长马面上写满了疑惑,它皱着大浓眉,望向两人“依偎”的方向,不出所料的,看见了一副春光旖旎的画面……它极其嫌弃的,缓慢蓄势,“呸”的吐出了一大口瀑布泉水。

  此举很不出所料的,没有引起那两位一丝一毫的注意。

  金色神骏默默拉远了距离,直到把那根缰绳拽直,再也做不了什么,半边身子淋着哗啦啦的瀑布,金灿鬃毛一片潮湿,马面隐在瀑布里若隐若现,只能嚼着腮帮子,默不作声,神情复杂。

  它应该在山下。

  不应该在山内。

  ……

  ……

  在寒冬大雪之中,被一束光笼罩。

  这股温暖的感觉,终生难忘。

  裴灵素浑浑噩噩的神海,正在经受着火凤杀念的“灼烧”,原先的寒冷,在宁奕的“相拥”之下,很快就消失。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股彻骨的“炽热”。

  火凤,修行的是纯粹的火之意境。

  这股炽烈的火热,在诞生之后,很快便迅猛攀升。

  宁奕刚刚搂紧丫头,这股冰寒便陡然消失,他的面色猛地变幻,丫头冻人彻骨的后背,短短数十个呼吸,便成为了一座小火炉,炽烈的白烟从紫衫之间溢散而出,这一次,丫头连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满是痛苦的呻吟。

  宁奕挑起眉尖,他面色焦急万分,一只手探在丫头眉心。

  “嗤”的一声。

  整张白皙面庞,此刻红的像是一颗熟透了的苹果,但丫头面容之间满是无声的痛苦。

  “热……啊……”

  一头赤红如血的凤凰,在雪白的肩头浮现,这片如玉般的肌肤,都随之“腐蚀”,嗤嗤升腾的烟雾,宣告着这缕杀念消融生机的趋势。

  宁奕二话不说,掌心按压在那头血凤凰之上。

  他的心中除了痛苦和怜惜,还浮现一抹凌厉的杀念。

  火凤!

  火凤!!!

  生字卷在艰难与这妖圣的杀念做着对抗,这个过程注定会有些“漫长”,而作为载体的那个人,此刻痛苦地已经嘶喊出声,血色凤凰在肌肤表面涌动,尖锐撞击着生字卷的神性。

  宁奕面色冷了下来,他盯着血凤凰,两两交锋,那缕杀念自知不敌,便陡然收拢,不再与生字卷交战,准备蛰浅下来,转移战场。

  “想逃?”

  宁奕寒声开口,单指点住,刺啦一声,丫头的肩头,一缕血雾喷薄而出,这缕鲜血却不是她的,喷出肌肤的刹那,化为煌煌沸腾的火焰,瞬间被神性扑面,然而宁奕的神情非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凝重。

  那头血凤凰,断去了一条凰翼,但残留的大部分杀念,掠入了紫袍之内。

  宁奕看着躺在地上,满面痛苦泪水的裴丫头,他闭上双眼,沉沉吸了一口气,内心有些纠结。

  恍惚之间,他听到了哽咽的声音。

  “哥……”

  恢复了些许灵智的丫头,热得像是一只火炉,她痛苦地抬起双手,扯着紫袍衣襟,嘴唇干枯,狠下心咬牙道:“你在……犹豫什么?”

  宁奕睁开双眼,内心的痛苦战胜了犹豫。

  他轻声道:“得罪。”

  说完这句话后,他两根手指掠过紫袍,紫袍衣襟自行解开,顷刻之间,一具凹凸有致,雪白泛红的娇躯,展现在眼前。

  这是一副接近完美的身躯。

  无论是定力多么高深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心猿意马,神念摇曳。

  宁奕狠狠咬紧舌尖,一缕血腥气息在口腔内扩散。

  抖散全部邪念,眼神瞬间清澈。

  那一缕猩红刺目的凤凰痕迹,触目惊心,血色凤凰侵入血液之中,火凤的那缕杀念即将扩散。

  容不得犹豫。

  宁奕一只手掌按压,接触到了一片莹润和温暖。

  风波旖旎。

  他连忙闭上眼不去看。

  磅礴的生字卷,在此刻狂野生长。

  闭上双眼的宁奕,掌心忽然感到了一阵阻力。

  他有些惘然地睁开双眼,却对上了一双迷惑,浑噩,泪光朦胧的眼眸。

  丫头坐起了身子,她一只手掌,轻轻按在宁奕的掌背,让那只手掌按得更深,更暖,紧接着她缓缓伸出双手,绕过宁奕脖颈,轻柔缠住,像是要把自己都揉尽对方的身子里。

  亲昵如花朵一般。

  缓缓绽放。

  那只疯狂肆虐的血凤凰,在生字卷的神性绞杀之下,发出凄惨的叫声,只不过这道声音转瞬便被两人抛在脑后……宁奕的大脑一片空白,温软潮湿,香甜生津。

  他徐徐闭上双眼。

  “不活啦!”

  远方那匹栓在山泉瀑布的金色神骏,猛地口吐人言,竟然是一只能开口说话的妖灵。

  他终于忍不了,此刻跳了脚,瞬间挣脱那根缰绳,在这一瞬间受了莫大的刺激,猛地窜出那片瀑布,高声嘶吼着冲向远方,泪流满面。

  流水潺潺,符箓无声。

  洞天之间,一片静谧。

  ……

  ……

  一男一女,蹲在灰界一座小土坡上。

  “应该就是这了。”

  白袍妖圣手托“观世塔”,他眯起双眼,淡淡道:“这是裴旻当初留下的禁制么?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没有被人看破。”

  紫凰面无表情。

  观世塔最终捕捉二人神念气息,一路追踪至此,再无了踪迹。

  “这里的确是一个极隐蔽的地方,妖族古卷对此地没有丝毫记载。”紫凰站在小土坡前,她的眼前根本就空无一人,是浩袤蔓延的土地,然而她微微屈指,叩出一抹紫色火焰,那一缕凰火飞掠出去,燃烧虚空,像是作画一般,缓慢烧出一副“洞天”之内的奇异景象,枯山败水的轮廓,如山河古画一般脱墨而出,在紫凰妖圣的焚天手段之下,这道残存了数十年的禁制,终究还是被破开了。

  “那两人受了伤。”浮图妖圣缓缓站起身子,他淡淡道:“来到这里,应当是想疗伤……裴旻既然设下了这道禁制,就一定留有后手。我不建议你现在就杀进去。”

  紫凰面无表情,淡淡道:“裴旻再强,如今已是一个死人了,我还能怕一个死人不成?”

  话虽如此,但她却迟迟没有踏步,站在这座小土坡上,紧紧盯着那燃烧而出的“小衍山界”,这片地界,因为裴旻的剑气而存在,数十年不曾显露端倪,这等手段,已是匪夷所思的神仙手段。

  以自己剑气,勾搭剑之世界。

  这是一个完整的“领域”,有着当初裴旻设下的规则。

  而以裴旻的为人……想也不用想,自然有着禁制被破,小衍山界展露人间之后的手段。

  紫凰妖圣冷笑道:“我倒要看看,一个死人,还能逞什么威风?”

  她猛地一步踏出。

  而同一时刻,浮图妖圣不阻不拦,默默向后掠去,他抬起头来,望向远方“小衍山界”,紫凰踏出第一步的刹那,原本虚无如一面平镜的小衍山入口,此刻陡然溅起万丈波澜,镜面泛起无数涟漪,瞬息之间,紫凰的面色一片苍白。

  一道粗壮剑气,如锁链一般,自虚空之中递出,狠狠撞击在紫凰的胸口,这抹紫色身影来得快,去得更快,猛地抛飞而出,撞在小土坡上,直接将整座小土坡夷为平地,后续在地上犁出数十丈的沟壑,才停住退势。

  尘埃之中。

  紫凰的神情一片惨白,难看到了极点,她的眼神满是震惊,望着那片枯山败水的景象,虚空镜面重新恢复平静,一切都如未发生过那般……

  女子妖圣的唇角,缓慢溢出一抹鲜血。

  白袍妖圣瞬息来到她的身边,蹲下身子,托着宝塔,淡然道:“不要小瞧裴旻……他可是当年打得白帝龙皇都不敢出面的人族战神,即便死后留下来的,只是一座禁制,也不可轻易小觑。”

  “更何况……那里庇护的,是他的后代子嗣。”浮图妖圣眯起双眼,轻柔道:“这片剑界,对涅槃妖圣有着极大的敌意,若是我等强行踏入,若是不能胜过裴旻留下的那些剑气,就算最终真能闯入,也是元气大伤,好好想想,到底值不值得。”

  紫凰双手攥紧,她模样极其狼狈。

  这位女子妖圣,紧紧盯着那片剑之世界。

  “要么找来一片更强的领域,降临此地,把这座剑界从规则上压碎。”浮图妖圣在一旁,旁敲侧击,缓声细语道:“要么,就让那些年轻妖修们涌来吧。”

  一开始,不愿意放弃狩杀沉渊君,来寻找宁奕麻烦的白袍妖圣,此刻的态度发生了转变。

  他笑眯眯望向神情苍白的紫凰妖圣,道:“我帮你散开消息,告知灰之地界的妖修们……宁奕的所在。一人再强,终究有限。要不了多久,妖潮会把整片剑界撑破,到时候,他们二人别无选择。”

  紫凰望向浮图。

  她皱起眉头,似乎在犹豫。

  白袍妖圣则是咳嗽一声,图穷匕见,缓慢笑道:“你要裴旻女儿的头颅,我要那个叫‘宁奕’的。事成之后,裴旻女儿的遗物,整片剑界,都是你的。那人族剑修小子的造化,宝物,则是归我,如何?”

  女子妖圣听到了这句话后,才放下了心。

  她冷冷笑了笑,道:“成交。”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