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十章 长生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花烂漫,盛放在冻雪之中。

  丫头的左手手边,一只颤抖的花骨朵,在风雪之中盛放。

  她的眼皮轻轻颤抖,而后……缓缓睁开。

  胸口的那朵血花,在寒风吹拂之中,噼里啪啦的碎裂,随着女孩坐起身子的姿态,化为漫天飞掠的齑粉。

  “渡苦海”,帮人渡过苦海。

  被封锁在神海之中的那一缕意识,在雏龙药的药力之下,挥发散开,终于艰难的突破了那一层结界。

  “咔嚓”一声。

  魂海厚厚的冰层破开。

  起身。

  女孩惘然四顾。

  赶到旧陵山,踏入雾气之中的沉渊君,还有千觞君,一路径直而来,没有耽误,此刻正好目睹了此刻的画面,披着紫衫的女孩,从大梦之中醒来,望向雾气那一边的宁奕。

  两相对望,一眼万年。

  ……

  ……

  “所以,即便她醒了,仍然不容乐观。”

  一片沉默。

  空旷的茶楼静室里,气氛凝沉,犹如阴云。

  楚绡前辈的白发,在收敛“风雪原”,以发簪拢合之后,重新变得漆黑,但其实她剩下来的寿命并不多了,大限将至,沉渊君在小衍山界的那场对决之中,修为全都被打散……她同样受了重伤。

  岁月从未在紫山山主的脸上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

  伤势亦是如此。

  她看起来还是那个稚嫩而又年轻的羊角辫女童。

  只不过身上多了许多浓郁的寂灭死气……初春已经来临,但楚绡像是要倒退回去,回到凛冬,然后拥抱风雪的死去。

  时候不多了。

  那把红伞,并没有再被她随身带在左右,而是给了从古棺之中醒来的丫头。

  细雪红烛,本就最是登对。

  当初她和陆圣,缘悭一面,聂红绫和徐藏又是如此……紫山和蜀山,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因果,在牵扯,拉拢,而又捉弄命运。

  这一次,她希望宁奕和裴丫头,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至少能让这两把伞,重新合璧,团聚在一起。

  茶楼静室里,有四个人。

  楚绡,沉渊君,千觞君,还有宁奕。

  没有丫头。

  紫山山主在说完那句话后,又陷入了一片沉默。

  “花有开时,亦会凋落……所有人都会有死去的那一天。”楚绡自嘲地笑了笑,“丫头醒过来了,但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非常不好。”

  将军府的两位师兄,神情难看而又黯淡。

  沉渊君攥拢拳头,沙哑问道:“可有天材地宝可医?”

  这一次,与之前不一样,若是还有什么“渡苦海”,那么他大可以派遣将军府的人手,甚至亲自去找,把那些最珍贵的药材全都找到,高价买完,不断为丫头续命……对他而言,丫头是将军府最宝贵的那个人,是师父唯一留下来的子嗣。

  不惜一切代价。

  “有。”

  楚绡轻声而坚决道:“而且不需要去找……就在他的身上。”

  沉渊君和千觞君都是一怔。

  望向宁奕。

  宁奕沉默低下头来,他以两根手指轻轻点在眉心,一片青芒流淌,生字卷浮现而出,幽幽旋转,同时溢散出丝丝缕缕的光华,这些生机,是最纯粹的“长生造化”。

  没什么比生字卷更强大的“续命宝物”了。

  宁奕握紧“生字卷”,一字一句道:“我会一直陪着她……这样就可以了吗?”

  楚绡只是木然问道:“你觉得你会死么?”

  这个问题没有任何疑惑。

  所有人都会死。

  宁奕也一样……就连“生字卷”的主人都会死,那么他身边的人,自然也逃不过这命运。

  宁奕咬牙道:“我可以把所有的生机,都给她。”

  “那也一样。”楚绡长叹一声,道:“若无意外,就只剩下三年了。”

  三年。

  宁奕有些恍惚。

  对凡人而言,平生数十年,可能活了一甲子岁月,便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但对修行者而言,尤其是宁奕,裴丫头这样超脱十境的大修行者,只要一路修行下去,那么便可以活到两百年,三百年,四百年。

  三年,实在太短。

  短的就像是,春光里一闪即逝的风。

  宁奕在皇陵冰川,一昏迷,就是三年……那个时候丫头在风雪原闭关修行,不闻不问,就这么渡过了三年的时光。

  这个消息,像是一柄重锤,在宁奕胸口狠狠敲下。

  他的面色有些难看,即便服用了“渡苦海”,丫头的寿命,也只剩下三年了吗?

  楚绡柔声道:“我不知道还会不会有转机……三年很短,但也很长,这三年来,也许还有其他的‘机缘’,也说不定。”

  她努力拿着温和的口吻,去说这句话,想要给宁奕一线希望。

  但事实上,她黯然的眼神,已经出卖了自己的想法。

  宁奕是一个很敏感的人。

  他自嘲笑了笑。

  “东土的灵山,有证道的高僧。”沉渊君犹豫片刻,缓缓开口,欲言又止,“灵山和道宗,是两个极其特殊的宗门,这世上所谓的‘长生法’,就流传自这两宗之中,若这世上真的有‘长生术’,连死人都能复生,那么救活一个将死之人,未必就没有可能。”

  宁奕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怔。

  楚绡揉了揉眉心道:“是……的确如此。那两宗的确有着‘长生法’,但三清阁和大雷音寺,都是世上最古怪的狂热之地,那些道士,和尚,倔的就像是牛鼻子,拉也拉不动,只要在西岭,东土,他们对于天都的皇族都不给面子……更不用说四境的其他人。”

  她看着宁奕,认真道:“我的寿元,所剩不多……当然不止三年,但恐怕也多不到哪里,我有预感,天劫要来了,若是再行走尘世,沾染是非,恐怕连三年都撑不到。”

  宁奕立马站起身子,严肃道:“前辈需要我做什么?需要为您准备渡劫的法器,符箓么?”

  宁奕站起来的那一刻,沉渊君,千觞,都起了身,神情凝重。

  楚绡前辈,在天海楼之战,掠阵白帝之战,受了重伤……如今面临大限之劫,实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沉渊君凝声道:“前辈若有所需,尽管开口,将军府上下任凭差遣。”

  楚绡只是摇了摇头。

  “不……你们帮不了我,任何人都帮不了我。”

  她幽幽道:“这是我一人的劫,我只是需要一点时间。”

  “宁奕,我把‘红烛’留给了丫头,她的神魂虽然被‘渡苦海’解救,但时常会乏,会困,你须得百倍耐心,千倍呵护,守着她,护着她,不可让她受半点委屈。”楚绡从未如此碎碎念,她喃喃道:“原因很简单……要你这么做,是因为在风雪原闭关的那三年里,她念了你不下万遍。”

  宁奕心头一恸,悲从心来。

  他鼻尖一酸,沉沉点头。

  此刻的丫头,还在将军府的楼阁里沉睡,正如楚绡前辈说的那样,她刚刚大梦一场,神魂被渡苦海所救,药性虽温和,但始终免不了一些副作用。

  变得嗜睡,困倦。

  从古棺之中坐起身子,紧紧搂抱住宁奕,便沉沉睡去。

  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副景象。

  ……

  ……

  “灵山的大雷音寺,道宗的三清阁,都有‘长生法’的记载。你身上的那件生机宝物,能让丫头延续寿命……这件宝物显然与你的修为有关。”楚绡缓缓道:“神池破碎,可以慢慢凝聚,修为跌了,还能再修回来,你若是境界越高,那么丫头的时日便越长……”

  顿了顿。

  紫山山主笑道:“若是你真的成就了不朽,那么想必拔除一个人身上的病孽,不会有什么难度吧?”

  “南疆除了‘渡苦海’,还有诸多天材地宝,十万大山之中,魔头诸多,机缘造化也多,这些宝物,不能起到雪中送炭的作用,但至少还能‘锦上添花’,我口中说的三年,只不过是一个模糊的概念……若是你明白了我的意思,那么三年或许会变得‘漫长’一些。”

  宁奕有些惘然。

  三年变得‘漫长’一些,变成十年,二十年?

  他的心底忽然有了一些摇曳,像是希望的种子,在土壤里扎根,生长。

  然后变成了渴望。

  楚绡认真凝视着宁奕,道:“曾经有一个人,让我等了许久,这种滋味不好受……我当初看着丫头在风雪原等你,看到了当年自己的影子,如果有机会,就紧紧握住她的手,再也不要松开。”

  宁奕心神一动……楚绡前辈口中的那个人,是指陆圣山主吗?

  一去,便再无踪迹。

  “我与西岭道宗向来没有联系,所以三清阁那边,我不熟络,要寻西岭长生法,只能靠你自己……”紫山山主顿了顿,“但东土那边不一样,我与灵山一位老人,乃是故识,关系不算差。”

  楚绡略微犹豫,从指尖挤出一滴鲜血,虚空之中立马汇聚风雪,凝作符箓,这滴鲜血在雪白符箓上铺展开来,熔炼成一个冗长古朴的蝌蚪文字。

  “若去东土,可凭此符,去找‘虚云’。”楚绡轻轻弹指。

  那枚符箓,掠入宁奕的掌心,四周的雪屑袅袅散开。

  “灵山的长生法……他应该有所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