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十五章 赴死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躲在屋阁内的少年郎,神情警惕。

  他默默凝视着那口望月井,他的目力很好,全程目睹了一切的发生,看到这一男一女相拥的画面……他的心底莫名的有些触动。

  少年的心中有一根弦,他能够分辨,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什么是真挚,什么是虚假……这似乎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领。

  这一男一女。

  是真心相爱的。

  少年郎保持着沉默,他不知为何,从那两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悲伤的氛围,那个漂亮女子明明笑得很开心。

  他忽然睁大双眼,打了个寒颤。

  相拥的两个人,破败冷清的古镇,这一副画面原本足够美好,足够安静……但是却有一抹寒光,打破了这缕安静。

  “嗖”的一声。

  一只箭矢,从远方的黄沙之中射来。

  那个黑袍男人,头也没有抬,只是抬袖叩指,那根箭矢便“砰”的炸开,化为数十丈外的一阵齑粉,纷纷扬扬落下。

  有人来了……少年的神情有些焦急,理智告诉自己,现在从屋阁的后门离开,一路逃窜,能够避开这场风波,江湖争斗,切忌观战,若没有实力,很容易沦为池鱼,以自己如今的能耐,无论被哪一方发现,都是一场大麻烦。

  他从来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但现在似乎不一样了……少年的心中升起了一股名为“好奇”的情绪,他从未见过像宁奕这样挥手招来一片雨云的修行者,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位敢三更半夜来看望月井的家伙,到底是不是知道“赴死山”的存在,然后浑然不惧?

  ……

  ……

  射出箭矢的,是一个身材瘦削,但是修为精悍的中年男人。

  他骑在一头壮硕的栗色大马之上,背短而直,鬐甲长且突出,皮毛柔细,这匹栗色战马的马尾高高竖起,高过马背,铜铃大眼瞪得滚圆,喷着粗气。

  射箭的男人,赤裸着上半身,一身精悍肌肉,还带着斑驳的刀痕,剑疤,面容淡漠而又轻蔑,背对一轮大月,居高临下,隔着半里地,缓缓而来。

  “二位好雅兴。”

  他的说话声音很粗,很糙,刻意模仿了大隋境内那些公子哥们的说话风格,语气之中还带着轻佻,蔑视。

  宁奕笑了笑,没有说话,伸出一只手,把丫头拦在了身后,示意她上车。

  裴灵素轻轻叹了口气,登上马车。

  风沙很大。

  这个男人没有下马,缓缓来到宁奕七八丈外,他恢复了自己原本的腔调,漠然道:“这里是‘赴死山’的地盘。”

  宁奕刚刚要开口。

  男人直接打断,继续道:“我是赴死山的二当家。”

  宁奕微微一笑,索性不再说话,等对方一口气说完。

  骑在马背上的赴死山二当家,目光漠然,俯视着这位衣着明显富贵的“公子哥”。

  对方的身形笼在黑袍下,看不真切,但看这苍白面色,一眼就知道,这厮是个羸弱且不堪一击的家伙,这种公子哥,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东境动荡,很少会有人只身出行,大部分人会雇佣镖局随同,但镖局的行价越来越高,只有大商队才舍得下血本。

  至于离开东境,去往境外,要么就是想看看大漠风光,要么就是接了大买卖,千里迢迢去灵山送物资,拼了命来赚钱的……这黄沙地底,不知埋下了多少白骨。

  宁奕等了半天,对方都没有再开口。

  于是他柔声笑道:“在下是中州人士,来东境境外游玩,无意冒犯,这就离去。”

  中州人?

  二当家笑了,他有些悲哀地看着这个年轻家伙,年纪轻轻的脑子就坏了,放着好端端的太平中州不去游历,偏偏要来东境,这送上门来的羔羊,要是不玩弄一番再宰了,都对不起自己这十来天快闲疯了的百无聊赖。

  男人声音沙哑,笑着问道:“原来是中州的公子哥,我说呢,看起来就是书香门第,白白嫩嫩的,兜里有多少银两,知道规矩吗?”

  宁奕无奈笑道:“大哥若是手头紧了,我这里还有一点盘缠,你尽管拿去。”

  他取出了一锭沉甸甸的银子,直接掷了出去。

  马背男人伸手接过,掂量一二,“嚯”了一声,露出了笑容,这锭银子的分量可不轻,能抵得上山头好几天的开销了。

  不愧是中州来的富家公子哥,这世上估计还有好些宝物。

  他扫视一圈。

  宁奕的衣袍,扒了应该值些钱,这人倒是与自己之前见过的几位公子哥不太一样,身上没挂什么玉佩,金锁,来显摆身份地位,仔细去看倒是朴实,只不过腰间的那把雪白纸伞……但凡是中州来的,随身携带的物件,一定是好东西。

  这把伞是好东西。

  赴死山二当家笑眯眯道:“这里方圆三十里,大漠黄沙,荒僻无人,都是我赴死山山头的势力范围,大当家是十境巅峰的修行者,背后是琉璃山的‘五灾十劫’的‘尘劫’大人,尘魔君是超脱了十境的大修行者。至于再背后……你也应该清楚,甘露先生,这四个字,在大隋境内是什么分量。”

  五灾十劫……宁奕倒是没有想到,短短的三年多,在雪灾被周游先生斩杀之后,东境的势力竟然又扩大了,而且扩张了接近一倍多。

  三灾四劫,在雪灾死后,韩约的麾下,竟然又多出了十位大修行者。

  宁奕恍惚了一小会。

  而在这位赴死山二当家的眼里来看,这位年纪轻轻,从中州来东境游玩的公子哥,显然是被“甘露先生”的名号吓傻了……不过琉璃山的势头的确吓人,在东境境内,韩约就是穹顶的天,再也没有比他更大的规矩了。

  连天都皇城都管不了东境。

  谁还能管,谁还敢管?

  马背的男人慢悠悠道:“刚刚那女子,是你的小妾?好像还挺好看啊,公子哥,看在这锭银子的情面上,我请你去赴死山做客,也请你的小情人喝杯茶。”

  宁奕摇了摇头。

  二当家眯起双眼。

  “这是我的娘子。”宁奕叹了口气,道:“在下跟书院有所交集,若是想要银子,我可以再给你一些。”

  宁奕在离开北境长城之后,就没有动过细雪了。

  他本以为,去天都皇城讨要“渡苦海”,会动用武力……但事实上出奇的顺利,这一路游历,若是能不出手,那么便不出手。

  他也有砥砺道心的意思。

  从西岭的最底层来,现在他就只想当一个普通人,能用钱财打发,就用钱财打发,若是随随便便就拔剑,杀一些没什么修为的凡人,对宁奕而言,不是一件好事。

  “细雪”是这世上最锋锐的剑。

  自然只会用来杀最难杀的人。

  宁奕不想动手,他只能与这位匪头讲道理。

  “世道不易,你杀了我,书院也会找你的麻烦。”宁奕想了想,报出了一个名字,“我认识应天府的青君,白鹿洞书院的声声慢。”

  他微微思忖,没有报出“苏幕遮”这样的名号,一来是大隋的涅槃就那么几个,搬出一位的确唬人,但对方出身东境泥沙之中,很有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苏幕遮……就算知道,也只会觉得这位远在天边的涅槃大人物,实在离得太远,自己多半是在瞎编。

  所以他报了当世的两位天才。

  青君莲青,还有白鹿洞声声慢。

  “我知道,也听过他们的名号。”男人忍俊不禁笑了出来,“这两位是超脱十境的大修行者……年轻人,你不会觉得,你随便说些什么,我就都信了吧?你怎么不说你认识‘苏幕遮’呢?”

  宁奕乐了,无奈道:“我还真认识。”

  二当家哈哈大笑,感叹地遛马围绕宁奕转了一圈,认真说道:“韩约先生前些日子请我喝茶,我没去,忙着睡觉呢。”

  宁奕傻呵呵的跟着笑。

  他拎起一袋银子,笑道:“这够你过上衣食无忧的日子,很久很久,至少半年不用发愁……你我就此别过,各自后退一步,可好?”

  说完,掷了出去。

  二当家来者不拒,笑眯眯接下来,“好啊,公子哥好魄力……这等银子,恐怕天都皇城一般的富贵人家,都不太掏得出来。”

  对方越是认怂,他越是笃信了一件事实。

  这个年轻人,根本就不会修行,而且完完全全是个初入江湖的小虾米……但凡懂一些修行,走过江湖,都知道这种局面很难化解,需找一个机会,自己刚刚遛马之时,故意露出了几个破绽,而那人还是无动于衷。

  有些人啊,不知道天高地厚,就一头钻到江湖里。

  结局就怨不得别人……被江湖淹死了,阎王爷可不会管你什么身世背景。

  赴死山的二当家,收好沉甸甸的银两,轻声开口道:“多谢公子哥的救济……可是。”

  “我还想要更多。”

  宁奕神情平静,波澜不惊。

  心底却是叹了口气。

  那人目光先是望向宁奕的腰间,幽幽开口,“这把纸伞是好东西,我要了。”

  “还有……”

  他从腰间取出一把长刀,连同刀鞘一起递出,缓缓挑起车帘。

  “你的那位俏娘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