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五十三章 神海,大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下一场,小巽寺云雀,对阵散修寂空。”

  阵法师开口的时候,便皱起眉头。

  因为阵法符箓生出的感应,让他望向场下某个方向。

  小巽寺……云雀。

  一个身着麻布僧袍的少年,看样子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满脸的稚嫩。

  而另外一边,从东土修罗场走出来的那四位僧人之中,煞气最甚的瘦削男人,缓缓走了出来。

  整片道场,气温都骤然降了下来。

  旁观的僧众,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之前胖头陀与中年僧人的对决……所有人都看到了,在

  “愿力对决”中失败的那个男人,连同神魂一起被打碎。

  这四个人,是来法会“狩猎”的。

  名为“寂空”的散修,缓缓登上了道场擂台,他的目光望着台下看去,看到那个面容稚嫩的小和尚,皱起了眉头。

  执掌符箓的阵法师有些看不下去,他匿去身份,以神魂传音,在云雀耳旁柔声提醒道:

  “少年……你不是他的对手,要不就在此刻认输吧,不必登台了。”

  云雀转动头颅。

  几乎在神魂传入脑海的第一时刻,他便将目光望向了符箓台。

  那位阵法师的神情一怔。

  自己……是被找到了吗?

  云雀微微一笑,向着阵法师行了一礼,在众人的目光中缓缓前进,来到了那个呆若木鸡的青衣小僧身旁,他从袖袍里取出了一方手帕,然后轻声叮嘱道:“好好照顾你的师父……‘神魂之伤’并非不可治,比赛结束之后我会尽力帮他医治。”

  这声音很轻。

  只有二人可以听闻。

  青衣小僧微微一滞。

  “我住在月牙山,第三座竹楼。”云雀轻轻吸了一口气,望向擂台,“至于那些恶人……我不会让他们好过。”

  说完之后,他便开始前行。

  没有人想到,“寂空”的对手竟然是一个少年。

  如此的稚嫩,而且认真。

  云雀爬上擂台,他的动作有些笨拙,与这些偏隅境地尸山血海里走出来的“修罗”不一样,他从未杀过生,甚至没有见过血……戒尘教给他的修行之术,就只有“神魂法门”而已。

  这个少年双手按住擂台地面,缓缓撑肘将自己支起。

  然后登台。

  那尊小巽寺的佛像被人抬了上来,就摆在云雀的身旁。

  少年看着这尊陪伴自己十数年的石像,心中涌起了一阵暖流,他望向面前的瘦削僧人,揖了一礼,平静道:“请赐教。”

  寂空望向符箓台的阵法师,然后又面无表情的望向少年,“你真该听那个家伙的话……如果不登上这个擂台,你的神海就不会被我撕碎。”

  “活着,不好吗?”

  云雀只是沉默。

  然后再一次开口,还是那三个字。

  “请赐教。”

  寂空点了点头。

  他闭上双眼的那一刻,磅礴的神海之力便翻涌而出,卷向那个身形单薄的少年。

  整座道场,掀起劲风。

  两座佛像,一尊是戒尘大师以毕生心血浇灌的“金刚坐佛”,双手合十,结跏趺坐,正如此刻陷入神魂之争的少年,二人姿态几乎如出一辙,另外一尊,则是寂空从修罗境带出来的不知名石佛,单手托钵,另外一只手抬掌如要镇压世间恶鬼。

  无畏印。

  两人的神魂掀起狂风,整片擂台在神海的铺展之中碎裂开来,化为无数海水浪花,而滔天骇浪之中,云雀就像是一块坚韧的礁石,在“寂空”的神魂击打之下,不曾后退过半步,也不曾挪动过丝毫。

  他缓缓睁开双眼。

  望向寂空。

  把被无数海浪包裹着的“瘦削僧人”,不可避免的,与云雀的双眼对视。

  化身惊涛骇浪的寂空。

  看见了……一整片大海。

  ……

  ……

  “比我想象中要强。”

  宋伊人的神情凝重起来,他下意识伸出两根手指,敲打着横在膝盖上的刀鞘,喃喃道:“这是他自身修行出来的魂力吗?竟然……如此厚重。”

  超脱十境。

  这世上踏入命星的,就只有那么极少数的存在。

  哪怕不是主修神魂的,也不会有太差的短板,而即便是专精刀法与杀伐之术的宋伊人,也能够感受到那两尊佛像对决之时的气势。

  一种完全“碾压”的大势。

  那个浑身杀意,满面戾气的瘦削僧人,在云雀的神魂之下,就像是被包裹在襁褓里的婴儿。

  “不是一个级别的对决……”

  他有些讶异望向宁奕,道:“你从哪捡来的宝贝?”

  宁奕笑了笑,“机缘巧合……说来话长。”

  顿了顿。

  宁奕的眼神也有些复杂,他喃喃道:“不过我倒也没想到,小云雀的魂力竟然如此的强悍。”

  这个小巽寺少年,曾经对自己说,有办法医治丫头的神魂之伤……现在看来,似乎不像是“夸下海口”,这一路上他都在为浴佛法会养精蓄锐,但每每醒来,都会与自己说一些关于治伤的想法。

  需要用到“符箓”,“阵纹”,还需要一些时间准备。

  在抵达鸣沙山,入住小竹楼的时候,宁奕就托人开始准备,想必等法会结束,也是时候给丫头“疗伤”了。

  擂台上的对决,在短暂的死寂之后,迎来了结局。

  这场对决,比上一场要快。

  也比众人想象中要快。

  在观战者的眼中……这场对决的胜负结局其实已经没有悬念,只不过最先睁开眼的不是“寂空”,而是云雀,这位少年睁开双眼,对着仍然怔若石塑的瘦削僧人揖了一礼,自顾自整理衣袍,缓缓离开擂台。

  而寂空的背后。

  胖头陀三人的笑容逐渐凝固,他们的神情一点一点变得严肃起来,在目力可及的细节之处……寂空的衣袍竟然出现了“石化”的迹象,一角衣袂,在不知名力量的作用之下,竟然化为了石片,好在这样的迹象并没有蔓延到肉身之上,寂空的身躯微微颤动,碎裂的衣袍石屑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上弹跳,这个满面戾气的僧人睁开眼后,五官变得惘然,困惑,眼里的那股子锐利之气彻底的消弭。

  “……寂空?”

  胖头陀有些试探性的开口。

  在死寂的道场里,并没有得到回应。

  寂空踉踉跄跄,在擂台上来回走了两步,宛若一个喝醉了酒的醉汉,与胖头陀对视的刹那,三人的心底皆是凉了一截。

  他的眼神已经彻底涣散,对着自己的同伴,露出了一个大大的,温暖的笑容……很难想象,寂空会做出这样的表情。

  是神魂被重创了?

  三人对视一眼,迅速找到了原因。

  然而找到原因之后,他们的眼里却涌起一抹骇然……这是那个叫“云雀”的少年做的?

  胖头陀连忙窜上擂台,他喃喃道:“寂空……你怎么了?”

  瘦削僧人仍然只是傻笑。

  他的眼神涣散,瞳孔深处已经不再是一片漆黑……反而是呈现如大海般的碧蓝之色。

  他的记忆定格在与云雀对视的那一幕。

  “我看见了……”

  寂空痴痴傻傻的望着胖头陀。

  “我……真的看见了……”

  ……

  ……

  云雀离开擂台之后,一路前行,他来到符箓台的阵法师面前,揖了一礼,神情疲倦说道:“多谢先生提醒……小僧有一问,今日胜出之后,还有比试吗?”

  阵法师显然是没有想到云雀会来。

  他的目光还停留在台上寂空的身上,那个傻子竟然兜兜转转的对着四面八方鞠躬,猛地回过神来,声音都不利索,“啊……没什么,今日只有一场比试。”

  “那么,我便回去休息了……”云雀又揖了一礼,柔声道:“若是方便,还请托人帮我把石像送到月牙山,第三座竹楼。”

  阵法师小鸡啄米的点头。

  他忽然想到了“月牙山”在小雷音寺的意义……这次大会,住宿的地方供不应求,像月牙山只有灵山的贵客。

  而住在月牙山的似乎是……净莲师兄?

  阵法师的神情变得恍然起来,这位“云雀”小师父,是净莲师兄看中的人,难怪年纪轻轻,魂力便如此卓越!

  那么……多半也是与灵山有关的大人物了。

  他连忙站起身子,恭声道:“您只管休息,其他事情,无须操心。”

  云雀离开了道场。

  主掌符箓台的阵法师,神情冷了下来,他望向那四个“修罗”,果不其然,胖头陀三人在接下自己的同伴之后,目光便没有离开“云雀”。

  看样子……他们四人,乃是“过命”的交情,一人受难,其他三人便想用“修罗”的规矩,来泄心中之愤,若是不出意料,这几人多半会想方设法在比试结束之后拦截“云雀”。

  他很清楚,这次浴佛法会的“重要性”。

  好几位大人物,都强调了法会的戒律,不可有乱。

  而像“云雀”这般的贵客,更是不可有失。

  他挥手招来一位僧人,在耳旁叮嘱了几句,便重新坐下。

  按照规矩,道场里的每一场对决,都要由他来宣判胜负。

  阵法师吸了一口气,以神念加持声音,朗声道。

  “云雀对决寂空……”

  “小巽寺,云雀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