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七十五章 风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尊古印,乃是朱砂最重要的东西。

  宋伊人给她的那件宝物。

  小洞天,“近水楼台”。

  宋雀赐下这件宝物,被宋伊人直接转手送给自己,那时候的朱砂刚刚来到“公子”身旁,她也知晓自己“长生锁”的身份……作为宋伊人的“长生锁”,守护他就是她的使命。

  这件礼物太贵重了。

  她不敢收下。

  宋伊人对她说。

  “收下,以后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

  她炼化了这座洞天,然后真的开始替宋伊人保管每一样东西,伊人是灵山大客卿的儿子,收到的礼物,数之不清的宝器,法衣,符箓,都堆叠在这方古印之中……后来两个人的关系不再生分,愈发熟络。

  其实她一直把这当成自己最宝贵的东西。

  从那之后,宋伊人不再让她喊他公子。

  她开始慢慢尝试改变,从满是泥尘的世界里站起来,看到了更多的光亮。

  “咚”的一声。

  时间似乎变得很缓慢。

  朱砂的后背重重跌落在地,她的眼中,那尊古印,裂开了一道口子……紧接着,“近水楼台”里的宝器自行掠出,一串佛珠绽放光芒,挡下了风灾的第二剑。

  接着是一把金剪。

  一件又一件宝器,不受自己控制的,掠出这座小洞天。

  朱砂怔住了。

  这不是她所掌控的……这洞天被自己炼化,而这些宝器则是宋伊人转手送给自己的,他炼化的?

  她忽然明白了。

  这座洞天里的每一件宝器,真的都是他的礼物。

  当自己遇到危险,而他又不在身边的时候,自己无法驾驭那么多的宝器,他曾经炼化过的物件,便会觉察到外界的“杀机”,然后自行掠出洞天。

  替她挡劫。

  朱砂的呼吸变得沉重起来,她死死盯着眼前的黑袍男人。

  琉璃山的魔君……竟敢坏了公子送的宝器!

  朱砂忽然皱起眉头。

  那双灵动的眸子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有些惘然,但紧接着就恢复了清明。

  她的耳旁,一道如瓷器碎裂的声音响起……并不是什么实质性的物品碎开了。

  空气的流速变快了!

  朱砂知道,这道碎裂的瓷器声音,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落雁阵破。

  她抬起一只手,瞬间握住那枚古印,紧接着洞天骤开,一把古刀破空落下,悬在两人之间,风灾的一剑撞在古刀刀身上,溅开一层涟漪,那层涟漪尚未荡散,朱砂便握拢了长刀,手腕翻转,红甲女子的胸膛里响起了一道足以气贯山河,震颤整座山顶的低吼声音,束发的发簪被自身的劲气震碎。

  出刀。

  剑碎。

  红甲染血。

  第二刀比第一刀更快,第三刀比第二刀更快,连续三刀砍在黑袍之上,快到风灾根本就来不及动用“风之力”来化散这具身躯,鲜血迸溅连绵,痛苦都还没来得及蔓延,三刀之后,这山顶的黑袍全都拥了上来。

  朱砂握住古印的那只手狠狠拍击自己额首,将“近水楼台”收起,接着夺过面前男人的那把古剑,一手持剑一手握刀,狂风卷席般原地兜转一圈,刀罡与剑气勾画阴阳,再成龙卷,爆破气流轰然荡开!

  收刀收剑。

  山顶已无活口。

  她面无表情,盯着那躺在地上的风灾魔君,有些心疼的取出那方古印,替自己挡过一劫,近水楼台的光芒黯淡了不少,裂开的纹路如蛛网一般,不知要多久才能恢复。

  对着风灾的“尸体”,朱砂恶狠狠的唾了一口。

  ……

  ……

  山顶的喧闹,蔓延到了山下。

  刀光剑影。

  狂风呼啸。

  宁奕面色平静,一剑一剑,戳着这件黑袍,他单手持剑,剩下一只手甚至背负在身后,看起来相当轻松,而且写意……这位琉璃山的星君,比自己想象之中,要弱了不少。

  是因为自己命星境界无敌手的缘故吗?

  还是因为风灾实在太弱?

  而另外一边,竭力施展身法,艰难尝试着躲避宁奕剑气的风灾,神情相当难看,就像是见了鬼一般,他死死盯着这个蜀山剑修……在琉璃山的情报之中,提到过宁奕的修为和境界,甘露先生对宁奕恨之入骨,自然也是收集了所有的信息。

  此子,在天海楼一战,劈开了白帝的屏障,成为大隋万人敬仰的年轻剑仙。

  但事实上,宁奕的修为刚刚破开命星,虽是击败了妖族天下的白如来和东皇……但绝对没有抵达“星君”这层境界!

  而最令风灾无法想明白的是……自己已然施展了神通,化身为风,明明没有实体,却根本避不开那年轻人的剑!

  每一剑的递出,绝不算快。

  一条直线,无论自己怎么躲,似乎都躲不掉。

  出必中,中必伤。

  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宁奕的剑,不讲究杀力,就像是猫戏老鼠,每一剑的递出,都打伤自己一部分体魄,留有余地。

  凌迟!

  羞辱!

  他狂喝一声,再也不退,而是反扑上去,掌心狂风汇聚,一剑狠狠对着细雪撞了上去。

  凡品怎可与细雪争辉?

  宁奕面色如常,前踏一步,轻轻以剑尖抵在那狂风长剑的剑尖之上,两者对撞,根本就没有所谓的“针尖对麦芒”,完全是一面倒的碾压,风灾被余波轰的倒飞而出!

  这一战,若是他还试图操纵山上的分身,以命星巅峰的境界与宁奕厮杀,只能被碾压。

  论宝器,风灾没有宝物可与“细雪”对抗。

  千里迢迢离开琉璃山,来到灵山窃火,此事未与甘露先生汇报,自然也不可能从琉璃山取走什么珍贵宝器。

  论秘术,宁奕是蜀山赵蕤弟子,跟随徐藏修行剑术,又是将军府门内,一路上结识的贵人,沉渊君,苏幕遮,紫山楚绡,都是涅槃境界超凡脱俗的大人物,他更是无法去比!

  唯一能够胜过的宁奕,就是他的境界。

  星君的境界。

  念及至此,风灾倒飞出一截距离,双脚踩踏大地,碎裂风剑再次重组,狠狠插入大地,他准备收回自己的“身外化身”,以全部修为,与宁奕展开生死对决。

  而下一刻。

  他的心念刚刚蔓延到悟道山顶,就被凌厉的剑气和刀罡斩中。

  风灾面色惨白,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摇摇欲坠……陡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落雁阵破。

  那些“身外化身”,全都被人斩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