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七十九章 师叔,你真的该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阿依纳伐。

  只存在于古梵语里的“形象”,在目前的灵山典籍之中,是无法搜寻到有关“阿依纳伐”的任何信息的。

  这是一尊“神祇”,按远古时期的古梵神话来看,这尊神祇的境界无限接近于不朽。

  因为“他”是佛陀的座下弟子。

  灵山的古老修行者,通读古梵语道经的老人,对于这位神祇都有所听闻,从他们的口中,流传出了这位佛陀弟子的神通……东土的佛门弟子认为,这世上的“机关术”都来自于阿依纳伐。

  然而,这不是佛门的真神。

  据说阿依纳伐被因果镇压,永囚地狱,而犯下的罪名,就是“亵渎”佛陀。

  在灵山的古梵语里,“阿依纳伐”对应的不仅仅是曾经的灵山神祇,曾经的“机关术”鼻祖,而重要的意义,是“亵渎”之人,“反叛”之人。

  在古梵语诅咒坠入心湖的那一刻——

  宋伊人的灵魂,像是失去了平衡,跌落万丈悬崖,突破层层浓雾。

  一下子跌回了很久之前的那段岁月。

  回到了某个定格的画面。

  时间重新流动。

  他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栖身在幼年时候尚还稚嫩的自己体内,微微侧过头颅,望着远方。

  远方一片漆黑,明灯不亮,暗无火光。

  但依稀可以看清,有一道身影。

  那道披着大袍背对自己,手持禅杖选择远离的身影……

  他曾见过的。

  在密林深处。

  裴灵素的“八衍阵”推出了自己童年深处最无法窥探的回忆,那个被自己误认为是“律子”道宣的身影,其实是一位活了很久的老人。

  一位活了很久的老人。

  沙哑的声音,在净莲的喉咙里挤出。

  “师叔……”

  他痛苦的直视着具行大师,四面八方狼狈溅开的鲜血,被黑色的莲花贪婪汲取,胸膛炸开的老人,软绵无力的瘫倒在木质轮椅上,他的脸上挂着疲倦而又满足的笑容,就这么端详着宋伊人苍白的面孔。

  那朵黑莲,毫不知足的吸收着鲜血,骨肉,将能够吞噬的一切,都当做养料。

  黑莲在老人干瘪的胸膛上盛开。

  黑莲也要在小雷音寺盛开。

  这段古梵语的诅咒,直击心湖,宋伊人浑身颤抖,保持着双手持刀的姿态,刀锋刺入了老人的心脏位置,却无法拔出……一缕漆黑的墨意攀爬上来,顺延着刀锋纠缠,翻滚,这朵黑莲的根茎正在蔓延,毫无疑问,如果将整把古刀爬满,那么将会顺延刀柄,将宋伊人也吞掉。

  具行轻声笑着开口。

  说了几个字。

  宋伊人没有听清。

  他死死盯着师叔,想要拔刀,但是不能。

  那从老人口中迸出来的古梵语,像是定身咒一般,自己的双脚甚至无法挪离地面。

  宋伊人盯着自己曾经尊敬至极的师叔。

  老人的气息逐渐在衰弱,这朵黑莲正在吸收着他的血,肉,把他当做根基和养料。

  具行重复着开口,宋伊人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我快要死了……”

  这个渴求着永生,追逐着病态的执念的师叔,竟然说出了这种话,想来他也是明白了……这朵黑莲是想吞了他,而所谓的“真佛”,也绝不会赠予他永生。

  老人看着宋伊人,竟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有所释然的开口,喃喃道:“好在……你也一样。”

  黑莲吞完自己,就要吞噬净莲。

  如此一来。

  也不算孤独。

  有个人陪。

  宋伊人在心中低声骂了一句去你娘的,他攥拢刀把,道:“你说的真佛……就是阿依纳伐?”

  老人虚弱的笑着点了点头。

  那朵黑莲已经生出了第二朵,开在花蕊,那缕漆黑的墨意,也已经侵入到了刀锋的一半。

  宋伊人恶狠狠骂道:“当初给老子下诅咒的,就是你这老混球?”

  具行笑着开口,又是沙哑含糊的说了几个字。

  听不清。

  “大点声,你声带落庙里了?”宋伊人拔着古刀,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还有心情开着烂梗玩笑骂人。

  老人微笑承认:“是我。”

  宋伊人皮笑肉不笑,“那你确实该死。”

  他攥着古刀,冷冷道:“但小爷我还年轻,我命由我不由天。”

  具行半是平静,半是嘲讽的看着宋伊人,想看看他到底还能做出什么行为,该怎么样去“逆命”。

  宋伊人的手指在不断打颤,那缕漆黑墨意已经爬到了刀柄部位。

  拔不出刀。

  松不开刀。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师叔,认真道:“我有一把长生锁,她能救我的命。”

  风声呼啸。

  一轮弯月,擦着宋伊人的衣袍掠过,银光满溢,瞬间斩在古刀的刀锋之上,溅出清亮的火光,紧接着一蓬又一蓬的火光迸发,数十把飞剑前赴后继接二连三的撞入黑莲与古刀的侵略地,就像是一面开屏的孔雀屏风,在宋伊人和老人的面前擦入,然后绽放!

  “刺啦”的尖锐声音,宋雀赐下的古刀,被无数飞剑撞击出一个缺口。

  黑莲的墨意则是被轮转的剑光直接打散。

  一道瘦削的红甲身影,奋不顾身的奔掠而来,虽然矮小,但是极其矫捷,蹬地一跃,踩在下坠的一块大殿巨石之上,两个呼吸便掠至高台位置,单手持着黑伞,旋出剑锋,如开天辟地般狠狠一斩,单侧的腰身下坠,双脚靴子踩在地上,接着拧腰提胯的力度,黑伞撞在古刀缺口上再度溅起火光,将缺口扩大,拧腰旋转的红甲女子,面色阴沉,空闲出来的那只手,极其自然的落在宋伊人的腰间。

  拔刀。

  第三把刀。

  出鞘。

  斩下。

  斩断宋雀古刀的宝器,就只有宋雀的古刀。

  哗啦一声,火光像是水帘。

  那朵黑莲蔓延而出的墨色杀念,则像是决堤的大坝,坠地的瀑布,在古刀断开的那一刻,奔涌而出,想要将宋伊人和朱砂两个人全部吞噬,然而“蓬”的一声,黑伞撑开,将两个人包裹在内,伞尖的符箓轰然燃烧,火焰沸腾,来自于“近水楼台”,佛门大客卿亲自赐下的“愿火”,将这片虚妄直接焚烧殆尽。

  宋伊人的呼吸先是变得急促,沉重的喘了两大口之后,狠狠咽了下去,然后撑起麻木的双腿,他接过朱砂的黑伞,将破碎不能再用的大伞掷出,然后盯着面前燃烧的火焰轮椅。

  木质的轮椅里,弹出了好几把飞剑,然而连掠出“火幕”都做不到。

  机关术。

  灵山境内除却“禅宗”,“律宗”,也的确有着专修“机关术”的山门,如果要追寻来历,祖师爷就是那位远古时期就跟随佛陀的“阿依纳伐”,只不过后来“阿依纳伐”当了叛徒,这一脉的机关术却一直留了下来。

  具行还藏了手段。

  但可惜的是,此刻他已经施展不出来了。

  老人瘫坐在轮椅上,干瘪的胸膛里发出尖锐痛苦的嘶吼,他无法站起,因为那朵黑莲汲取了他的一切,事实上此刻他连动弹手指都无法做到。

  然而在涅槃火焰的灼烧之下,被老人寄以厚望的黑莲,也开始极快的枯萎,带着浓浓寂灭意味的莲花花瓣,与火焰接触,嗤然生烟,然后倒退着萎缩,试图退回血肉身躯,保住“自己”,然而具行的体魄不够强大,他连罗汉果位都不曾修得,又如何抵得住这等火焰灼烧?

  老人迅速化为一具枯槁的骸骨,整个人还在尖啸和嘶吼,一双深陷下去的眸子满溢愤怒,无处宣泄,只能死死盯着宋伊人。

  还有他身旁的女子。

  “介绍一下,这是我的‘长生锁’。”宋伊人揉了揉手腕,笑道:“也是我的媳妇。”

  说完之后,不等老人回答。

  他狠狠一脚踹在了老人的轮椅之上。

  一声惨嚎。

  站在高台处的宋伊人,面无表情,注视着一团火焰,跌坠悟道山道场的高台,撞在地面,顷刻间化为虚无的火光和飞灰,具行数百年道行,终究一场虚妄。

  朱砂注意到宋伊人在声音极轻的开口,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之前一直在道场外,负责法会的安危,与风灾缠斗,不知道伊人和具行师叔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默默的想,如此多年的师叔师侄情分,今日看着具行身死道消,想必宋伊人的心中也不好受。

  朱砂准备开口安慰。

  宋伊人先关心的问道:“你受伤了?让我看看,伤得重不重?”

  朱砂微微一怔。

  她的眼底都是温暖。

  她鼓起勇气,踮起脚尖,双手伸出。

  宋伊人下意识摊开了双臂。

  朱砂丫头搂住了他的腰身,声音极轻:“我没事,不用担心……”

  年轻男人的眼神也变得温暖起来。

  他抱着朱砂,两个人沉默了很久,隔着红甲,他仍然感受到了女子的心跳,一开始十分剧烈,终于好了一些,分开之后,朱砂犹豫着缓缓道:“你刚刚对着具行的尸体……说了些什么?”

  宋伊人低垂眉眼,笑了笑。

  这么多年,给自己种下诅咒的“元凶”,终于找到了。

  远离灵山,长走高原,久居境外。

  都是拖他的“福”。

  他看着那化为灰烬的轮椅,再一次重复道。

  “师叔,你真的该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