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零四章 大持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奕缩在袖袍内的双手,不自觉攥起拳头,他来到宋伊人和朱砂身旁,与二人并肩。

  不敢打扰。

  神魂治愈,乃是精密之事。

  其实他大概能够明白,云雀想要请宋雀先生出手相助,是什么原因。

  自己当初在蜀山观想执剑者古卷,也是叶老提自己拎着魂灯,才能够保住一点魂火不灭,在执剑者世界里长途跋涉。

  有涅槃境的大能在,护住神魂,的确会有底气一些。

  “宁奕。”

  宋伊人压低嗓音,来到宁奕身旁,道:“我爹最后跟你说了什么?”

  火魔君渡劫的雷海,肉眼不可逾越。

  他站在山头,看到自己父亲和宁奕并肩而立,似乎有所耳语。

  宁奕把北境会议的事情大概说了一下,道:“此次折返,宋雀先生似乎冒了很大的风险。”

  微微停顿。

  “我担心,灵山会有人借此发挥。”宁奕意味深长望向宋伊人,“大客卿的地位固然无人可以撼动,但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宋伊人耸了耸肩,道:“宁奕,你知道吗?我老爹巴不得离这狗日的破烂灵山越来越好。”

  宁奕一下子沉默起来。

  宋伊人面无表情,“要不是灵山的众生,还需要他这么一位大客卿,我爹早就搬到长白山,和我娘看雪景度蜜月去了,哪管这世俗烂事?”

  也是。

  宁奕笑了笑。

  他早就听闻,宋雀先生捻火之前,便是一个性格散漫,不逾规矩的书生,捻火之后,立地成圣,当了这位佛门大客卿,便要护得这百里方圆的生灵太平。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

  这百年来的时光,改变了宋雀先生的鬓角,却没有改变这位大客卿的本心。

  心湖里住着的,仍然是那个捧卷向往自由的年轻书生。

  不受规矩束缚,脱离天地樊笼。

  乘风破浪,无羁无矩。

  ……

  ……

  令宁奕担忧的事情没有出现。

  云雀的疗伤进行的很顺利。

  首次的魂宫探索,容易迷失方向,但有宋雀先生坐镇,在云雀面色发白,心神不稳之时,大客卿便抬袖按掌,如牵扯钓鱼饵线一般,将青衫少年拽得跌出魂宫,回归现实。

  云雀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盘坐在地的裴灵素则是与之动作齐一的吐出一口浊气,如傀儡被卸下丝线,垂下头颅,神情萎靡的张开双眼,肉眼可见的,面颊上覆盖了一层寒霜。

  云雀的状况则是更加糟糕,少年的袖袍,五指与裴灵素后背交触的地方,实打实的生出了冰渣,结满悬挂,咔咔坠落。

  但他的眼神却是一片炽热,努力操纵着虚弱的声音,欣喜的对宁奕道:“宁先生,一个很好的消息……这个‘绝症’,我应是能治。”

  “修补魂宫,清除杀念。”

  云雀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道:“只不过在下的神魂境界还不够,每踏入一次魂宫,都需要休养一段时间……七日一次,慢慢清剿,便可保裴姑娘平安。”

  好消息!

  宋伊人和朱砂对望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如释重负”。

  裴灵素也笑了,她望向宁奕,眼神一片柔和。

  “宁奕,今年的下半年,便是灵山最为盛大的节日,盂兰盆节。”宋伊人拍了拍他肩头,道:“今年,灵山的明镜台有云雾拨开,霞光斗射,对着师祖闭关的山头,久久不散。师祖曾经立下谶言,在禅律之争分出胜负的那一年,盂兰盆节……他会从闭关状态之中醒来,为灵山的佛子送上贺礼。”

  宁奕最担心的,就是丫头的伤势恶化。

  生字卷能够蕴养生机,这并不假。

  但若是丫头的神海一旦出现问题,他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幸好,他是幸运的。

  东行大漠,找到了戒尘大师的传人。

  云雀小和尚从不打诳语,他不仅仅可以稳固裴丫头的神魂,还可以尝试着医治。

  宁奕扶着丫头,对着云雀揖了一礼。

  小和尚傻笑着还了一礼,道:“宁先生这是做什么?”

  宁奕诚恳道:“我想随几位入灵山,给丫头养伤,若是能在‘盂兰盆节’见虚云大师一面,便是更好。”

  云雀在裴灵素的魂宫之中大有所获,此刻的心情十分悠然,浑身的疲劳困乏丝毫不觉,完全出自替宁奕考虑的角度,憨憨道:“宁先生,若是师祖出面,裴姑娘的病一定能够治好!我也想见识一下,师祖的神魂手段,还有这种神伤治愈的最优解。”

  宋雀点了点头,“入灵山自然没有问题。你在浴佛法会,力战魔君,斩杀风灾,对抗火魔,便是此等功绩,灵山就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只不过想见虚云大师,这件事情,我说了不算……虚云大师只见有缘人。”

  紫山山主的那封信,一直被宁奕妥善的保存在洞天之中。

  他笑道:“多谢大客卿提醒……宁某心中有数。”

  宋雀眼神微微闪烁,立马明白了宁奕的意思,他笑道:“当年紫山的楚绡前辈,与虚云大师是故友,我明白了……以你的身份地位,也的确有资格见虚云一面。”

  宁奕恭恭敬敬双手合十,揖了一礼,“这些日子,还要大客卿多多照顾。”

  “我还亏欠你一些东西……”宋雀摇了摇头,“南疆执法司的事情,多谢你替净莲出手相助。”

  宁奕一怔。

  不仅仅是宁奕,宋伊人和朱砂也怔住了。

  宋雀这等地位崇高的大人物,此刻双手手腕套着佛珠,合十之后微微躬身,道:“我替净莲谢谢你的‘小子母阵’。”

  宋伊人神情复杂,喃喃道:“爹……”

  朱砂丫头则是内心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

  当初极其叛逆的逃离了南疆执法司,宋雀听闻之后,乃是大发雷霆,直接捉了两人,扔在长白山幽禁,吃尽了苦头,这等大逆不道之事,等同于打了大隋皇族的颜面。

  灵山和皇室的关系本就僵硬。

  太子即位之后,正在找灵山的霉头……先前的“越狱”之事,就可能是导火索。

  宋伊人这几年来,几乎没有和宋雀说话,父子之间的关系几乎跌至冰点。

  他非常不能理解宋雀的做法。

  在他看来,没有什么比“个人追求”更重要的东西。

  他有他的人生。

  他不想成为灵山的牺牲品。

  而宋雀……宋雀的人生,看起来无忧无虑,万人艳羡,却没有多少人能够像自己这个儿子一样,看到老爹的郁郁不得志,因为捻火成就涅槃,被束缚在“大客卿”的位置上,一步不能踏出。

  宋雀的一生,因为灵山的一场捻火而彻底改变了。

  他宋伊人不想这样。

  宋雀看着自己的儿子,声音沙哑,道:“北境会议,灵山和道宗都已表态。太子应不会再追究,过些日子,为父会亲自前往皇宫,与太子殿下面谈,取消当初的婚约……此后的人生,你就自由了。”

  宋伊人怔怔看着自己的父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喉咙里有些哽涩。

  大客卿望向朱砂,道:“回灵山后,准备一些婚嫁物事。盂兰盆节,大婚之日,若无异议,便可操办了。”

  朱砂的神情还是一片错愕。

  宋雀不待两人回答,便拂了拂袖,道:“鸣沙山外,还有一些杂事处理,你们登马车,随我出寺,直回灵山。”

  ……

  ……

  诸多琐碎杂事。

  堆叠在一起。

  琐碎叠琐碎,可能就不会是杂事……而是变成一桩大事。

  深知这个道理的雷部统领,虽然知晓宋雀先生就在小雷音寺中,但三司的人员被拒在鸣沙山门外,已有数个时辰……他已经把寺内安置的事务处理了一个大概,办的妥当。

  于情于理,处在浴佛法会期间的小雷音寺,都不该拒绝外客。

  这数个时辰,已经有好几道密令传到他的手上。

  “执法司有位少司首,从东境长城跋涉而来,此人手握实权,提出要回天都上奏。”

  “情报司两位持令使者同僚,已经要放通天珠探查鸣沙山了……古门的异象被记录在案,我们必须要给出一个解释。”

  诸如此类的消息,从背后传递过来。

  火急火燎,是雷部统领此刻异常真实的心情写照。

  前前后后,诸事环绕。

  他几乎是咬着牙来到鸣沙山山门的,一路上神情难看,但来到山门之处,却换上了一副笑脸。

  披着官袍的执法司少司首,摆了一张桌子,自斟自饮,手腕撑在桌边,头也不抬,木然道:“你就是小雷音寺浴佛法会的负责人?让本官一阵好等。”

  雷部统领深深吸了一口气,笑道:“阁下是?”

  那男人抬起头来,淡淡道:“原天都应天府官员,任职执法司少司首,后遣至东境长城,任地方大持令,位同少司首。”

  一连串的头衔,名号。

  雷部统领是听出来了,这人遭了贬黜,不然谁好端端的会从天都调到鸟不拉屎的东境长城,尤其是太子和二殿下斗的如此激烈的时候……天都官员外派至东境,简直是要命。

  “本官没工夫跟你废话。”那男人冷冷道:“本官要见小雷音寺住持具行,要他解释刚刚那扇古门的异象……若是具行大师无暇,便让禅子,律子,与本官对话。”

  雷部统领这次是真的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他笑着问道:“敢问大人尊姓大名?”

  这位东境长城大持令,面无表情,缓缓道:“鄙人姓布,开诚布公的布。单名一个儒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