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零七章 哥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风铃摇晃。

  宁奕的思绪飘向远方。

  车厢里安安静静,只有两个人。

  丫头枕在他的肩头,均匀的呼吸声音响起,车帘时而拂起,时而落下,阵阵光芒洒落。

  云雀在大客卿的车厢里,与净莲,朱砂,四人齐坐,似乎是在交流一些心得,但其实是把空间让给了自己和丫头……宋雀先生刻意控制了赶路的速度,并没有急着返回灵山,路途上行进的很悠闲,宁奕可以看到日出,日落,中间停歇在东土的一些名胜古迹之处,还会稍作停留。

  这像是一趟旅程。

  这本就是一趟旅程。

  裴丫头的心情变得非常好,因为“魂宫”受损的原因,丫头还是时不时的会生出困意,不需要强打精神,想睡便可入睡,她的身旁永远有一个可以依靠的“肩头”。

  这几日的所见所闻,在提醒她……自己来灵山不是来治病的。

  她不是一个病人。

  而是一个游客。

  春风吹动车厢檐角的铃铛,宁奕眯起了双眼,轻轻抬起手臂,丫头的脑袋顺其自然,缓慢下滑了一小截距离,落在胸口位置,他揽过裴灵素,指尖绕着发丝打转,动作细腻而温柔,怀中的女孩蹭了蹭他的胸口。

  “喵喵?”

  轻柔细腻的声音,俏皮可爱的学了一声猫叫。

  狭长的眼眸睁开。

  裴灵素睡眼朦胧:“我睡了多久?”

  宁奕一本正经,“两天一夜。”

  丫头吓了一跳,紧接着看见了宁奕坏笑的眼神,没好气给了这厮一拳头,当然没用力。

  宁奕苦着脸卖惨,“疼死夫君啦。”

  丫头瞪着眼,“我都没用力!”

  宁奕笑意盈盈问道:“承认我是夫君啦?”

  裴灵素咬了咬牙,知道自己中了这厮的圈套,老天爷给了她一颗聪明伶俐的脑袋瓜子,却没有给她一双看清宁奕的“狡诈嘴脸”的明眸,有些时候不得不承认,宁奕这人啊话里有话的,一不容易就会踩中他的圈套,她冷哼一声,干脆不理睬。

  旁边就是大客卿的车厢。

  并驾齐驱,总不能贴着隔音符箓……毕竟也没做什么亏心事。

  贴了符箓,才让人容易想入非非。

  裴灵素吃亏时候的憋屈神情,更加激发了某人的进攻欲望。

  宁奕伸出一只大手,对着丫头的脑袋按了下去,把一头秀发揉的散乱,丫头装老虎一样皱起眉头,喉咙里低声吼了起来,却只能发出类似“病猫”一样沙哑的声音……这大概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吧,堂堂一位女子剑仙,在外人面前看起来杀气满溢须得退避三尺,可真实面目早就被姓宁的了若指掌。

  装怒也没有用。

  无可奈何。

  整个人被薅着摇头晃脑,裴灵素干脆放弃了抵抗,双手环臂,背靠车厢,默默忍受“暴行”。

  闭上双眼。

  宁奕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

  “睡的不久,一个时辰,刚刚路过玉珈关。路上没什么好看的景色,就是一片黄沙,我想你应是乏了,就没喊你。”

  刚刚闭上的双眼,再度睁开。

  把一头长发揉散的宁奕,双手揉捏着丫头的小耳朵,指尖停靠在晶莹剔透的耳垂上,他脸上挂满了笑容,背后是穿过车帘散射进来的阳光。

  “小呀小丫头,背着破行头。”

  “离了清白城,要去拜山头。”

  记忆有种被击中的感觉。

  裴灵素恍恍惚惚看着在自己面前笑意盎然的那个年轻男人。

  宁奕的那张笑脸,在自己脑海里,与当年哼着这首小调的少年重叠在一起。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了吗?那个每天捡破烂,打猎,想要攒够银子陪自己离开西岭清白城的少年……已经变成了这样一个男人了啊。

  轻衫依旧。

  长剑仍在。

  那个少年以前总是哼着这样的歌儿,苦中作乐,那个时候自己就只有一身破行头,每次吵架的时候,都会作势要偷偷离家出走,离开西岭的菩萨庙,一个人去找中州的珞珈山。

  裴灵素鼻尖酸涩,却一下子笑了出来。

  她的语气有些无奈。

  “哥……你还记得……”

  宁奕嗯哼了一声,絮絮叨叨的说着废话,“记得啊,当然记得,怎么会忘?我的小丫头现在也算是长大了呀,果然变得很好看,我就说你以后一定会很好看……现在呢我们要去另外一座山头啦,那座山头叫‘灵山’,会遇到好多有意思的人,遇到好多有意思的事情。”

  裴灵素笑着骂道:“是去治病啦。你的小丫头生病啦,要去灵山看病。”

  宁奕捏了捏耳朵,心里涌起一阵不知名的苦涩,轻声道:“我的小丫头会好起来的。”

  裴灵素双手抬起,自觉的环到了宁奕的后脑,她的双手十指交叉合拢,像是一张网,把年轻男人的脖颈环住,然后轻轻发力,像是呼唤……宁奕没有抗拒,于是额头就抵在了一起。

  宁奕微微一怔。

  他睁开双眼,很近很近的距离,近到他可以看清裴灵素面颊上发白的毫毛,像是兔子一样粉嫩的肌肤,还有一副说不清是欢喜更多,还是哀伤更多的笑容……他看到丫头也在看着自己。

  “哥哥。”

  裴丫头的声音有些惘然。

  却直戳心扉。

  与幼年时候的念音不一样……更多的是一种亲昵的,如火一般的意味。

  ……

  ……

  车厢里响起的声音,并没有掠出去,就连擦着马车飞过的鸟雀也没有办法听到。

  丫头的腰囊里,一阵银色光华掠过,十几张品秩极高的静音符箓就这么飞了出去,无声无息,极其隐蔽的贴靠在车厢的上下左右,天圆地方。

  以裴灵素的阵法造诣,一张符箓,便足以屏蔽气机。

  十几张符箓齐出……整座车厢内的声音顷刻之间消失,这便显得有些异常,就连呼吸声音都不见了。

  隔壁的马车内。

  云雀正在请教着大客卿一些关于修行,还有灵山规矩的事情,净莲和朱砂安安静静旁听,四个人的神情在此刻均是有所变化。

  云雀虽然没有修行境界,但是神魂感知能力一流。

  在他的“世界”里,隔壁的那座车厢顿时就消失了。

  “发生了什么?”小和尚性格耿直,挑起眉毛,觉得大事不妙,结果一只淡然的手掌从对座伸了过来,按住他的肩头,宋伊人不疾不徐的声音淡定传来:“小师弟……要淡定,我爹在这里,哪里还会有什么意外?”

  朱砂有些惘然,问道:“宁奕用了隔音符?”

  大客卿的神情变得有些古怪,他的身份和地位,有些事情,总是不方便说破的。

  宋伊人继续淡然道:“朱砂啊,有些事情不用刨根问底,你自己想想,换做我们俩,不用隔音符合适吗?”

  朱砂宛若雷霆,被劈了一般,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气球,瞪着大眼睛盯着净莲,在大客卿面前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满脸的滚烫,几乎快要生烟。

  云雀还是一副懵懂无知的模样。

  他傻傻问道:“所以宁先生为什么会要用隔音符?”

  他问错了对象……对于修行方面知无不言的宋雀先生,此刻选择了尴尬的缄默。

  宋伊人只能扶额,试图作为打破尴尬的那个人:“宁先生,应该是……在,帮裴姑娘治病?”

  最后几个字,非常艰难的从宋伊人口中迸了出来。

  他非常佩服于自己替宁奕找到这样一个借口。

  “治病?”云雀眨了眨眼,“裴姑娘除了神魂,还有其他的隐疾?是肉体上的?”

  这下真的是车厢内一片沉默。

  “不行我要去看看。”

  云雀很认真的开口

  “信我。师弟。别过去。”宋伊人大力按住躁动的小和尚,盯住云雀的双眼,道:“宁先生恐怕真的会打死你。”

  不谙世事的云雀……现在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的脸颊变得有些生热。

  云雀连忙双手合十,默念佛号。

  他咳嗽一声,“抱……抱歉,小僧道心似乎出了一些问题……一个人入定修行片刻,大客卿,师兄,请见谅。”

  ……

  ……

  阳光摇曳,却再也穿不透这席车帘。

  宁奕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那双轻柔的,发烫的手,拉着自己,一点一点俯低身段。

  丫头的后背原本像是撑着一根无形的戒尺,从来笔直,但此刻却像是一湾柔水,化散开来,两个人的距离贴的极近,她便松开一只手,任由其摸索。

  宁奕才发现这妮子原来解衣衫扣子倒是熟络。

  他一只手撑着车厢座椅,以极大的定力抑制住自己同样伸出手解对方衣襟的念头。

  呼吸越发沉重。

  裴灵素像是猫儿一样轻柔的腔调在车厢内回荡。

  “哥哥……”

  “隔音符……已经贴好了呢……”

  这是什么意思?

  宁奕胸膛里燃起一团燥热,他的声音带着沙哑,无奈:“玩火呢?”

  裴丫头嘻嘻笑了一声,双腿抬起缠在对方腰间,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还记得西岭菩萨庙的最后一夜吗?”

  宁奕怔了怔。

  最后一夜……

  蛛妖。

  幻象。

  那一夜,蛛妖幻化的裴丫头,就是这样的姿势,与自己抵靠在一起,念着酥软入骨的情话。

  宁奕回过神,猛地注意到裴丫头的额首,结了一层细微的冰霜,她的眼神带着一些疲倦,声音虽仍柔软,却带着一些令人心疼的倔强。

  “哥哥……”

  她笑道:“答应我,不要给我留遗憾,好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