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四十五章 屠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要做握刀的人。”

  承龙殿外的风声渐渐熄灭。

  屏风内的两人对望,太子看着宁奕,眯起细长的双眼,他咀嚼着宁奕说的那句话,带着三分戏谑开口,“你要做握刀的人……从前倒是没看出来,宁先生的野心不小啊。”

  “我只是想活下去。”

  宁奕洒然一笑,“在天都当一把刀,下场会很惨。”

  “那倒未必。”太子面无表情道:“当一把刀,只需要负责杀一个人,但当握刀的人,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宁某从来不以高风亮节自居,说来惭愧,在东境大泽行走之时,与琉璃山结怨颇深,甚至被人误认为是一尊嗜血魔头。”

  宁奕叹了口气,看起来似乎真的有三分羞愧之色,“杀一个人,宁某是不满足的。”

  “你要当屠夫?”

  李白蛟眯起双眼,“为什么?你不怕遭天地雷劫报应?”

  太子忽然明白了宁奕这些要求的真正意味……找自己讨要甲胄宝器阵纹资源,站在灵山对立面参与这场谈判,以及口中所谓的“太平之解”。

  其实他是想亲自踏平琉璃山。

  宁奕想杀死的不止是一个韩约。

  也不只是一个二皇子。

  他想毁掉整座东境鬼修的老巢!

  他要当屠夫!

  宁奕凝视着太子,木然道:“韩约想吞我肉体,炼我元神,麾下三灾四劫想染指我的丫头,二皇子在东境狩猎之时暗算于我,想置我于死地……对我有大恩的叶老先生,将‘稚子’剑鞘留在琉璃山,不踏平此山,宁某心意如何能平?”

  太子阴晴不定,盯着宁奕。

  他知道这句话里字字属实。

  但他不敢信。

  若是今日答应了宁奕,天都给出的这些资源,便如泼出去的水,再也收不回来。

  冥冥之中,有股直觉……告诉李白蛟,宁奕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他低垂双眼,按下心气,沉声道:“宁先生杀念太重了,平东境之事,能不动刀,则不动刀。”

  宁奕意味深长笑道:“殿下舍不得啊。”

  太子没有否认,而是无所谓的语气说道:“的确舍不得,你一开口就是数以十万计的宝器,甲胄,弓弩……若要论私人交情,你与我之间便是寻常皇室子弟和圣山修行者,宝器一件两件便点到为止了,若要论谈判交易,那么你提的这些,不算过分,天都都可赠,但……我赠出之前,你需要让我看到一样东西。”

  宁奕平静问道:“你要看什么。”

  太子伸出一根手指,竖在面前,微笑道:“诚意。”

  “我这就去东境杀一位灾劫。”宁奕面无表情道:“把人头寄回天都,保证打得他神魂尽散,琉璃盏也救不活的那种。”

  太子先是哈哈大笑,然后收敛笑容,无奈的摇头,“我倒是想看看热闹,只可惜……这还不够。”

  宁奕眯起双眼,静等后续。

  太子身子后仰,不再是之前的那副威严模样,这说明他已经把整件事情考虑清楚,手指重新把玩着神海阵,翻来覆去将一块令牌挪移在指缝间,如穿花蝴蝶,乐此不疲。

  李白蛟幽幽道:“可以给你十万甲胄,十万弓弩,作为‘定金’。”

  北境长城如今正缺甲胄和弓弩台,一半赠予灵山作为安抚,雪中送炭,也是合理。

  这是太子能够接受的“筹码”。

  宁奕心平气和道:“你要看到什么诚意。”

  太子停下手指动作。

  “等你星君之后,入天都,届时你便会知道……我想要什么。”李白蛟轻声叹气道:“你不必替我杀人,与东境之间的恩怨,是你自己的事情,打杀了谁,被谁打杀了,我都不在乎。本殿与琉璃山的那几位灾劫可没有恩怨,甚至还想留他们一条命,以后在妖族天下抛头颅洒热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宁奕冷笑道:“那殿下恐怕看不到那一天了。”

  太子不置可否,笑道:“或许吧,这份人情是你欠我的,与渡苦海一样……这些甲胄和弓弩台是我与你之间的谈判,送往北境之后任你处置。”

  微微一顿。

  太子意味深长的再次提醒道:“宁奕,我希望你清楚……这是你与我之间的交易,本殿与灵山之间的谈判,在使团出都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甲胄和弓弩送往将军府之后,你如何安置,都是你的事情,你想让灵山承你的情,最好也给‘自己’留一份底。这些物资,你确定要分给灵山一半?”

  宁奕点了点头。

  太子摇头,“老好人,多半没什么好下场。灵山和你的交情,不值这五万副甲胄,弓弩。”

  宁奕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些“异样”。

  太子对自己说这些话的时候。

  似乎语气之中有些许的“愧疚”?

  “我可不是什么老好人。”宁奕自嘲笑道:“今儿一大早还有人喊我宁大恶人。”

  太子笑道:“只可惜表里不一,你这样的人去开宗立派当魔头,南疆和东境或许会成为下一个佛门。”

  有些烂的笑话。

  但宁奕还是笑了。

  他试探着问道:“殿下是希望我当一把刀,还是一个握刀的人?”

  太子沉默了一小会,道:“之前是前者,现在本殿忽然觉得,宁先生来拿刀,或许也不错?”

  “屠夫都是杀气很重的人。”宁奕漫不经心道:“殿下若真心爱惜羽毛,就让这世道太平点吧。”

  这句话里带着好几根刺。

  宁奕仇家何其之多……有朝一日离开灵山,若是有圣山出手打杀,很有可能会重现当初徐藏的那一幕,在东行路途上,宁奕和丫头刻意隐匿行踪,直到离开东境长城才松一口气,便是因为拿捏不准四面八方的杀意,事实上最大杀意的来源者不是别人。

  正是太子。

  琉璃山已经压制不住宁奕。

  圣山尽出,倒是有可能构造一个完美的杀局。

  太子微微一怔,后知后觉的望向宁奕。

  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微笑道:“宁先生,你手里握着刀呢,无须忍耐,遇到什么事情,想杀人,那就痛痛快快的杀干净吧,本殿在天都都看着呢,替你叫好……刀要磨快,才能凶狠。”

  同样是双关。

  宁奕提醒太子不要再拿自己当他手中的“刀”。

  不要玩谋略,压诡计。

  让中州的宗门都老实点。

  涉及生死,一旦出现了圣山伏杀的事情……他会直接上门杀人,不会给太子留一丝一毫的情面。

  而太子则是表示,请随意。

  无须在乎天都的感受。

  这句话的意思也很简单……若是圣山动手了,宁奕便不必留后手。

  很久以前,太子想要磨刀。

  用宁奕磨圣山用圣山磨宁奕。

  现在他的这个念头并没有完全打消。

  两人陷入沉默之中。

  宁奕的眼中有明显的失望。

  “宁先生……”

  太子叹了口气,有些无奈恼怒道:“你知道的,我现在还信不过你。”

  宁奕语气冷漠,“那么殿下之前说的那些话,宁某又可以相信多少呢?”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不是违约之人。”太子低眉柔声道:“甲胄和弓弩,即日便会送出,谈判即刻起效。”

  “不是这些。”

  宁奕平静道:“再之前。”

  太子一怔。

  再之前。

  破琉璃,平南北,伐妖族。

  那些……

  那些滚烫的字音,仿佛还在承龙殿内缭绕,大殿内之前掷地有声的喝喊,刚刚消寂不久,那位年轻帝皇又恢复了什么都不在乎的模样,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那些都不重要……”

  “宁先生把我当朋友,便都可信。”

  “反之,真真假假,也不重要了。”

  ……

  ……

  当神海阵的光芒,再一度从灵山大殿的长桌尽头亮起。

  长桌对面的“宁奕”缓缓睁开双眼,从万里之外的皇宫承龙殿回归现实,屏风破碎,茶雾纷飞,对面的太子凝形,抬袖拟了一份神念诏令,虚空掷给云洵。

  情报司大司首神情震惊看完这封诏令。

  然后他念出了天都给出灵山的承诺。

  “甲胄五万,寒铁所制,由天都发往北境长城将军府,宁奕作为保管者,送往灵山时日,再由宁奕处理。”

  “弓弩台合计五万,精钢冶炼,与甲胄一起发往……由宁奕保管。”

  “灵山盂兰盆节,天都送锦缎十万,隋阳珠……”

  除了甲胄和弓弩台,其他的这些,纯属就是太子临时起意,不要让这场谈判在外人看起来就像是围绕着“东境战争”展开的战备交易。

  更像是太子为灵山佛子捻火而立送出的“贺礼”。

  天都使团谈判的情报很开会传遍四境,琉璃山也会得知,此事要做的干净。

  而让云洵不敢置信的是……宁奕在触发神海阵后与太子的短暂对话,竟然让整个谈判的局势都发生了扭转。

  太子给出了如此多的“利益”。

  他本可以不给的!

  灵山方面则是完全的震惊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长桌对立面的“宁奕”身上,这个异乡人在这场谈判中,为佛门争取了极多的资源。

  后背靠在殿外石壁,缓缓簸坐下来的律宗大宗主,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两枚鹅蛋。

  他的世界观无法解释这个认知问题……凭什么宁奕要帮佛门拿这些资源?

  大殿内鸦雀无声的寂静之中,太子的影像缓缓消弭,承龙殿内的那位掐断了神海阵的传输。

  宋净莲看着宁奕的眼神相当诡异。

  他忽然明白了宁奕口中足够支撑灵山三年内发动战争的物资……是什么概念。

  怎么做到的……五万副……甲胄……弓弩……

  这个家伙……是神人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