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六十九章 大隋国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隋国师……单名一个字。

  在倒悬海封禁之后,开国元年的“秘闻”就被封锁在红拂河的最底层,那位大隋国师的名字,生平事迹,与光明皇帝的“丰功伟业”一同锁在了黑暗的箱子里,后世只知道这座不朽王朝,是由君臣二人联手开辟。

  万万年之太平!

  那位大隋国师……亲手创立了莲花阁,后世涌现的每一位惊才绝艳的莲花阁阁主,都是他的弟子。

  而真实的名讳,则是被永远的封存下来。

  “元”!

  裴灵素无法理解宁奕此刻万分震撼的神情。

  因为她不曾经历过,也不知道乌尔勒高原的那场逐妖之战中,发生了什么。

  天启之河的河底。

  沉睡了数千年的那个“阵法师”,就叫做元。

  常人无法理解的漫长生命,支离破碎的生平经历。

  在红山高原遇见过。

  在狮心皇帝的封存档案中见证过。

  在北境的历史缝隙间出现过。

  这个名叫“元”的男人,像是一个失去记忆的异乡人,在这世上漫无目的的行走,他曾在天启之河长眠,而岁月似乎在他身上失去了“雕刻”的作用。

  宁奕恍惚地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这座天清池,在很久之前,会不会就是类似“天启之河”的沉睡地。

  是了。

  很有可能。

  那位媲美不朽的光明皇帝,“死去”的原因无人知晓,后世的皇族更愿意称初代皇帝是“自主”选择离开这座人间的……这句话听起来带着一股岁月走到尽头,寿终正寝的悲哀,还有无上的敬意。

  但如果皇帝已经死去,为什么“元”还活着?

  宁奕见过“元”在天神高原出手,直接将东妖域的大长老打得神形都快炸开!

  如果真是远古时期封禁倒悬海的伟大存在,实力必然不止如此。

  很显然,岁月并非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

  这么多年过去,“元”的实力已经不复往昔。

  如果天启之河河底的那位“元”,真的就是那位帮助光明皇帝开国大隋的“国师”,那么这就是一个生命的奇迹!

  他为倒悬海开了万万年太平,也见证了沧海桑田的变化。

  但“元”也丢失了很多。

  宁奕能够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刻在骨子里”的悲哀,很久之前,他在触摸骨笛的时候有过这种感觉。

  遗失故乡之人。

  异乡人。

  或者说……丢失记忆之人。

  宁奕揉着眉头,从壁画之中退了出来。

  ……

  ……

  天清池主的府邸正门重新合上。

  湖心亭水面波光粼粼。

  轻席飘拂。

  四个人神情都有些负责,显然均是有所收获。

  那位不知名讳的“大隋国师”,名字叫元。

  但除了宁奕,他们都不曾见过元,只是听过国师的传说罢了。

  “天清池主与国师是什么关系?”顾谦发问。

  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

  以历史的推进来算,天清池主在混乱年代,诸妖平定,灵山动荡,但大隋早已开国,这副壁画里记载着的是开国之前的“黑暗时代”,那座参天山脉和巨木已经不可寻觅,至于那场灭世的战争,连一丝一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全都被岁月风化。

  “元要比天清池主早……”

  裴灵素沉声道:“但似乎有些不对。”

  丫头的直觉里觉察出了一些问题,但却说不清楚。

  张君令也蹙起眉头,道:“中间差了数千年,怎么联系到一起的?天清池主是国师的传人,继承了这副壁画?”

  这是一个极有可能的答案。

  也是当前情况下近乎唯一的解。

  顾谦沉默下来。

  但宁奕摇了摇头,依旧执着,道:“不对。”

  只有他知道,元一直没有死,到现在还活着!

  或许是“秘法”,或许是超脱了天地自然的岁月桎梏,打破了命数……但这座律宗天清池里的一切细节,此刻与宁奕关于“元”的认知,全都对应起来。

  六爻之术,就是元亲手创立的。

  开国之后的道宗,灵山,都是在元的注视之下,一步一步成长起来。

  “元”走过了黑暗年代,经历两座天下的混乱战争,岁月越来越久,丢失的记忆也越来越多,以至于大部分的时间,都需要“长眠”来保存自己的生命状态。

  这或许就是所有修行者都在追寻的不朽吧?

  但元的战力已经下降了太多,单单从草原上的出手来看……元无法被称为“不朽”。

  以史书记载的那种不朽级别战力,抹除金翅大鹏族的那位大长老,何须出面?

  吞吐日月星辰,成就仙人神灵。

  涅槃只不过是蝼蚁!

  以太宗皇帝的半神之躯,灭杀涅槃都如喝茶一般轻松。

  顾谦,张君令,以至于丫头,都在等待着宁奕的后文。

  但他说完了“不对”,就没有再开口。

  宁奕不可能把自己见过“元”的事情说出来,尤其是这里还有顾谦……如果天都得知了这件事情,必然会大举进攻草原,试图挖掘“元”的秘密。

  乌尔勒高原是一个纯净的地方。

  宁奕知晓自己无法改变大隋天下的皇权格局,但他能够为草原提供自己的力量。

  不能让皇权侵入那里。

  他思考了很久,道:“这副壁画太过宏大,符箓刻画出来的可能有限,或许是受损了,我们看到的不一定就是全部。而且大隋开国之后的历史十分混乱,遗失了许多东西,就比如天清池主的一生经历,在灵山律宗都是一个谜,这副壁画并不能说明他和“元”的关系,就像是我在后院捡到的巨人王眼瞳,可能这只是他的诸多藏宝之一。”

  张君令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顾谦拧眉道:“史书上记载,天清池主曾经以一己之力,横扫诸多大敌,在东境长线击杀了好几头妖族大妖,最终回到灵山养老,杀敌之时动用了莲花阁的‘六爻’之术。”

  宁奕的神色波澜不惊,“史书都是胜利者书写的,这仍然不能说明什么。”

  “我赞同宁兄的说法。”

  张君令忽然开口,她一枚一枚收拾棋盘上的棋子,道:“天清池主和‘大隋国师’之间的联系,并不重要,追究下去也没有意义……几千年风霜岁月过去,再惊艳的人物都化为了黄土。只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认,那位天清池主,的确是莲花阁的正统传人。”

  宁奕听到前半段的时候,稍微松了一口气。

  “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六爻’之术。”

  张君令将黑白两囊棋子,重新收回自己的腰囊里,她轻声道:“师父在昆海洞天传授我‘六爻’的时候,曾经说过,每一世,能够修行此术的,不会超过五指之数,每一个习得‘六爻卦算’的,都是莲花阁正统传人。”

  “就像是这一代的莲花阁,据我所知,除我以外,老师只收了四位弟子。”张君令淡淡道:“太子师兄似乎得到了一份‘六爻’修行秘法,其他的三人,都与此术无缘。”

  龙凰,墨守,云洵,都没有修行“六爻”,不是因为他们没有资格,而是此术太需要天赋,就像是阵纹大道,能够参悟蜀山后山阵纹的,五百年就只有丫头一人。

  哪怕将“六爻”之术公布与众,放眼天下,能够学会的也不过是凤毛麟角。

  天清池主精通六爻,道宗风雷法,灵山气血术,贯通百家……这样的一个奇人,在府邸里留下什么,也都不足为奇了。

  毕竟宁奕才刚刚得到了两颗巨人王的眼瞳。

  “这副壁画的‘拓卷’,还请宁兄给我一份。”张君令缓慢将目光挪向不远处的府邸,轻声道:“这位池主讲究规矩,我也知道规矩,今日在府邸内看到的,不会外传给任何一人。”

  这句话说出来,其实便是以“道心”立誓了。

  宁奕将那座羊皮卷,以神魂拓印了一份,同时又望向顾谦。

  “他就不需要了。”

  张君令替顾谦开口,拍了拍男人肩头,“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顾谦欲哭无泪,他根本就不想了解这些秘辛……硬生生是被老天逼着看的。

  宁奕叹了口气,问道:“君令姑娘,离开昆海洞天之前,袁淳先生就没对你说什么吗?”

  孤零零一个人,来到这世上,追寻身世之秘。

  青衣女子摇了摇头,“老师说,我既有天道保佑,又有劫数缠身,以后入世,要多加小心。”

  “天清池主的府邸里,有你要找的东西么?”

  宁奕望向女子,道:“你从壁画里看出了什么?”

  张君令笑了笑,道:“一副从远古流传下来的壁画罢了,真假都不能确定……这些日子,我其实已经想明白,我的瓶颈是什么了。我太想追寻一个‘答案’。”

  关于这片人间的未知太多。

  她太想追寻万能的解。

  “生于天地之间,条条框框,诸多束缚,要跳脱出去,才能得见大道。”青衣女子洒脱的笑了笑,道:“我不会再刻意追寻什么,顺遂本心,所有拦在面前的,皆当一剑斩!”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张君令的心底变得轻松了许多,像是有什么锁链被斩碎了。

  她站起身子,握着那把平平无奇的伞剑。

  张君令轻声道:“宁先生,我还有一剑,请赐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