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八十二章 死骑(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前往孤骊山的铁骑……一共三十四人。”

  断续的,沙哑的声音。

  在屋阁里回荡。

  卸下了甲胄,半边身子都被绷带包裹的年轻男人,看起来极其狼狈,八成以上的面颊都被裹住,仅仅露出一只眼。

  他谨慎地注视着屋阁内的黑袍男子。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情报司”的督查大人。

  是的。

  云洵给宁奕的那块腰牌,象征着天都情报司极高地位的秘密腰牌……是大司首独有的权力,而持有此令者,即是“情报司督查”,这就是那三十四骑情报司斥候,为宁奕卖命的原因。

  躺在床榻上的男人,名叫于延。

  于延声音颤抖,用尽了全身力气开口。

  “我的同袍们……都死了。”

  “他们的性命,换回了这个。”

  颤颤巍巍的声音,配着颤颤巍巍的手。

  一个破碎的,雕刻着模糊字迹的木质古老铜片盒。

  “大统领临死前,交给我的。”

  ……

  ……

  屋阁内,除了于延,还有四个人。

  宁奕,裴灵素,宋伊人,朱砂。

  四个人的神情都很凝重,他们当初借助情报司力量,探查“孤骊山”的迷雾,却没有想到……那里居然会如此凶险。

  按理来说,不应如此。

  当初道宣跋涉东土,找到了孤骊山,与禅子神秀提前对决,他曾经说过,那里就是一座简简单单的荒山,只有禅子一人独居,为了掩人耳目,整座灵山都没有其他人知晓此事……而这样的一座荒山,在神秀死后竟然变成了凶地?

  “你在那里遇到了什么?”

  宁奕蹲下身子,一只手接过铜盒,另外一只手按住于延的小臂,示意他不用着急,同时将“生字卷”的元气,输送到这个重伤男人的体内。

  如涟漪般的生机,在屋阁内扩散开来。

  春风萦绕。

  于延痛苦的闭上双眼,但他的面色迅速好转起来,他的修为并不低,已经臻至后境,在情报司的铁骑之中,也算是一方小统领。

  “灰雾……看不清的灰雾……灰雾里……有一座木屋……还有……还有……”

  于延的声音愈发艰难。

  他的牙齿都快被自己咬碎了。

  “我记不清……记不清了……”

  生字卷治愈了他身体上的创伤。

  却无法治愈心灵上的创口。

  在孤骊山的遭遇的惨案,让于延的神海受到了巨大的创伤。

  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失声痛哭道:“灰雾里面有杀不死的生物……大统领死了,小七死了,水儿也死了……”

  说到这里,这个男人的情绪再一次崩溃。

  他双手痛苦的揪着自己的头发,想要把发丝揪断,把头颅拧下来。

  “我当时负责殿后……看着他们进入灰雾……然后一个接一个的命牌破碎……”

  男人偏转头颅,对着石壁狠狠砸了过去。

  宁奕伸出一只手想要阻止,但指尖却僵住……“砰”的一声,于延的额首溢出鲜血来,他喘息着痛哭,“我做了逃兵……我对不起他们……”

  宁奕叹了口气,回头望向丫头。

  几个人眼神都是了然。

  因为侥幸,所以逃出了一命,支撑这个男人奔赴灵山的毅力,在他抵达的那一刻便瓦解破碎,这次任务留下来的阴影,恐怕会存在一辈子。

  宁奕没有阻挠“于延”伤害自己的行为。

  有时候,人在绝望的时候,必须要将胸腔里的那一股“郁气”释放出来,事实上于延做的很对,他面对恐惧的时候仍然理智。

  连情报司铁骑大统领都无法解决的“灰雾”,悄无声息的吞噬了三十三人。

  哪怕他不选择后退,也不会对结局造成什么影响。

  宁奕指尖掠出一缕青芒,在屋阁上空悬着,如一枚小型的暖阳,他留了一道完整的生字卷气机,用来照顾于延……确保他不会因为“自残”而留下不可磨灭的伤势,或者真的就此死去。

  这个男人,需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了。

  ……

  ……

  关上木门。

  四个人沉默了很久。

  “这件事情怪我……”时隔多月不见,宋净莲对宁奕说的第一句话,却是道歉,“因为我的倏忽,导致了这些无辜者的死去。”

  他本以为孤骊山,并不是险恶之地。

  只不过相距太远,所以不方便探寻……但却没有想到,神秀留下的“线索”,单单是探寻一角秘密,就造成了三十三人的死亡。

  以及一个成年男人的心理崩溃。

  “灰雾里是‘影子’。”

  宁奕很是直接了当的开口,在座的四人都知道影子的存在,所以也没有必要刻意隐瞒。

  宁奕的神情变得严肃起来,“在浴佛法会的时候,传出了鬼修的‘窃火’计划。曾经有个错误的想法,一直在误导我们……是琉璃山期盼着‘借火’,是琉璃山策划了‘借火’。”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宋伊人接过了宁奕的话,皱眉沉吟道:

  “具行师叔是信奉‘阿依纳伐’的邪教徒,背后是不死不灭的影子,歪曲信仰,偷窃愿力,他瞒过了所有人,发动了‘窃火’。”

  “是的……”朱砂喃喃道:“神秀作为小雷音寺最关键的那一环,他作为禅子,怎么会有渠道接触到‘影子’?”

  “神秀自尽的太快了。”宋净莲摇了摇头,道:“回到灵山之后,我爹彻查了禅宗的档案,我们一度怀疑,那位木恒大师,就是培养神秀的幕后黑手……但是禅宗的案卷很干净,木恒只知道神秀是‘道胎’,对于神秀隐居在哪,却是一概不知。”

  “让神秀隐匿身迹,的确是禅宗的主意,但这件事情搞砸了。”宋伊人的神情颇有些复杂,“神秀背着木恒跟‘影子’有所联系……如果影子有着很强大的精神感染力,那么他临死之前,为什么要执意告诉我‘孤骊山’三个字?”

  答案在铜盒里?

  ……

  ……

  午后的光线,透过木窗,落在铜盒上。

  “不可轻易拆解,虽然是质地普通的铜盒,但是里面藏着某种神秘禁制……一旦试图打开,铜盒就会碎掉。”

  裴丫头端详着铜盒,蹙起眉头,“看起来,像是……日记?”

  “神秀说他在孤骊山留下了部署。”

  “但是于延说,他们在灰雾笼罩的孤骊山里,只看到了一座破烂的木屋,里面只有这个空荡荡的铜盒。”

  宋净莲说道:“这就是神秀的部署了。以这枚铜盒的大小,藏不了带有杀力的宝器,如果没有猜错,铜盒里就是他以神念留下来的,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线索到这里中断,打开铜盒的办法也卡死了,几个人都陷入了沉默。

  宁奕望向窗外,客栈外大旗飘扬,盂兰盆节的喧喝声音悠扬的荡开。

  他轻声道:

  “邵云大师走了。”

  宋净莲微微一怔。

  他对灵山没什么感情,唯独对邵云大师心存感激。

  宋伊人摇了摇头,“离开的时候,我爹就跟我说了,邵云大师的日子不多了……可惜他没看见‘盂兰盆节’。”

  “他让我当一个沉默的‘观看者’,在盂兰盆节点火之前,不要做,不要说。”

  宋伊人听了这句话后,沉默片刻,“邵云大师说的是对的,关于佛门的事情……你不该牵扯太多。”

  “不……我原本也是这么认为,但后来发现,邵云不是这个意思。”

  宁奕凝视着宋伊人的双眼,道:“他临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话。”

  “虚云师祖的‘谶言’是‘误谶’。”

  整个屋子再一次陷入死寂之中。

  宋净莲揉了揉眉心,他咀嚼着宁奕的话,将里面含着的几层意思都悟出之后,又缓了很久,才很是艰难的说了一句实话:

  “邵云大师基本不会说谎。”

  宁奕也笑了笑。

  “虚云师祖也一样……”

  宋伊人摇头,道:“我不相信师祖死了。”

  “我也不相信。”

  宁奕平静道:“但如果这句谶言真的是错的呢。”

  宋伊人像是想到了什么骇人的事情。

  他盯着宁奕。

  宁奕再一次开口:“如果虚云真的没死呢?”

  “咔嚓”一声。

  铜盒迸发出了一道古怪的声音,像是朽木被人锯开,正在端详铜盒的朱砂怔了怔,她的脸蛋浮现一抹红色,尴尬地放下铜盒,指了指这个小玩意,“我看到铜盒上留下些‘神魂凹印’,对应着灵山的古梵语经文,就把空缺的地方填补上去……它似乎是,开了?”

  安静的静室。

  古老的铜盒,在朱砂无意间完成填补之后,发出了类似婴儿啼哭的吱呀吱呀声音。

  漫长的时光,能够听到一起一伏,两道交错的,漫长的啼哭。

  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宁奕皱起眉头……有些不明所以。

  紧接着铜盒的上方,浮现出一道影像,那道影像在光线之中很是微弱,面容很是病态,但唇角却噙着温柔的笑容。

  “神秀师兄……”

  在宋净莲的潜意识里,禅子始终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形象。

  铜盒并没有因此打开,但完成填补之后,却触发了这么一段影像。

  “从被邵云捡回灵山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想,该怎么终结这痛苦的一生……”

  那个微笑着的年轻僧人,在以神魂录下这段影像的时候,便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

  “净莲,我最亲爱的师弟……如果有一天我会死去,那么我一定会死在你的面前……我在这世上还有太多放不下的东西。”

  “人的生命,与选择无关。”

  神秀的声音变得黯然,而又嘲讽,“从落地的那一天起,我的命运就已经确定了……作为一枚棋子,被邵云大师捡回灵山就是棋局的开始。”

  他带着七分愧疚,三分无奈,“关于师弟你所中的‘诅咒’,与我有关……我支开了负责看守你府邸的苦修者。”

  宋伊人瞳孔狠狠收缩。

  神秀似乎是知晓了,只有在自己死后,这段影像才会被公开,所以此刻的神情,虽然愧疚,却也带着解脱,“我是‘阿依纳伐’的邪信徒,走入歧途的苦修者……曾经无数次想过终结自己的性命,但我不仅仅为我而活,我还有一个妹妹。”

  那段影像幅度不大的摇晃起来,铜盒被偏转着对准了一处床榻,照现出裹在被褥内的娇小枯瘦身躯,看起来像是一朵随时可能被风吹折的花朵。

  “净莲师弟,不知你看到影像,会在何时,会在何地……希望你能够救下我的妹妹。”

  “这样的话,我的‘救赎’,还不算太晚。”

  神秀将铜盒重新对准自己。

  他一字一句道。

  “我的师父‘木恒’,会在盂兰盆节,毁灭整座灵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