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九十一章 送你一片光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丝丝缕缕的光芒,悬停在宁奕的头顶,化为纤细的光线瀑布,将他笼罩。

  那枚“光明鉴”,不断流淌出柔和的治愈之力。

  邵云在坐化之前,将“大雄宝殿”的所有光明,都送给了宁奕。

  此刻从镜面上垂落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然而这些“微弱”的力量,也足够强大。

  宁奕看着戒尘的眼神满是嘲讽。

  他杵着细雪,望着天空。

  石窟的上方,无数烟火升腾,交织。

  愿火还未升起。

  戒尘的禅杖,牵动着整座石窟的愿力,等他动用愿力,这些枯寂的佛像,菩萨,就会重新“活过来”,献出百年来的全部积淀……之前挥动禅杖的那一下,已经让整座石窟的轮廓,绘上了一层浅淡的佛光。

  宁奕不用去看,也知道此刻的灵山陷入了动荡。

  因为之前那恢弘的,震撼人心的呼喊,如山海般的愿力,已经消弭。

  石窟仍然安静。

  但石窟外的厮杀声音,却远远传来。

  大风吹动两个人的衣袍。

  戒尘忽然冷静下来,他幽幽说道:“宁奕,不管你说这些话,是出于什么目的……我都要告诉你,我已经赢了。”

  少年僧人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天空,他本来应该嘶哑的声音,此刻被强大的情绪压制住,显得有些阴森。

  “看到了么?”

  “天黑了,没有光,也不会有光。”

  灵山的城门,在盂兰盆节之前大开,放入了数之不清的信徒,收拢了整片东土能够汲取到的所有愿力,而在今日,将会用以献祭。

  一场以众生为烹的饕餮盛宴。

  戌时已过,日月更替。

  灵山上空的烟火破碎之后,整片大地便陷入了黑暗,唯一有光的地方……就只有浮屠古窟。

  只有宁奕所站的三尺之地。

  他头顶的那枚铜镜,微弱而又稳定的释放着光华。

  “天黑了……没有光。”

  宁奕握着细雪,笑了笑,“未必啊。”

  他平静看着戒尘,轻声道:“我不是光么?”

  戒尘问道:“还有呢?”

  他的意思很简单。

  只有你,不够。

  宁奕没有说话,他没有跟戒尘说……邵云送了他一整片光明。

  因为那座灵山大殿,永恒光明的那座布帘,此刻也被淹没在了黑暗之中,在前些日子,虚云大师的首徒坐化之后,那座大殿的光便逐渐熄灭了。

  邵云送给他的,如今还在稳定发光的,就只有那枚铜镜。

  宁奕深吸一口气,举起细雪,语气平稳而又坚定。

  “足够了。”

  戒尘伸出一只手来,漫天的狂风,掠过大地,掠过高山,吹起一片片破碎的湖面,混沌的黑暗之中,燃烧起了青色的“火焰”……但这不是光,这更像是一种绝望,无数的愿火,奔向浮屠古窟,并没有给山下的众生带来一丝一毫的温暖。

  传闻中地藏菩萨要以大宏愿镇压的那座“地狱”,随着青色愿火的燃烧,在月光云层之上铺展开来,一座阴森的鬼域,悬停在整座灵山的上空,彻底将最后的光芒熄灭。

  压抑。

  窒息。

  戒尘低低的笑声,在山窟之间回荡。

  “若未来世,有善男子善女人……”

  笑声渐大。

  “或因治生,或因公私,或因生死,或因急事,入山林中,过渡河海,乃及大水,或经险道……”

  再大。

  “是人先当念地藏菩萨名万遍。”

  更大。

  “所过土地,鬼神卫护,行住坐卧,永保安乐,乃至逢于虎狼狮子,一切毒害不能损之。”

  这句曾经在入城之时,召动地藏异象的经文咒语,此刻再无当初的清澈,反而带着阴风鼓荡。

  这世上的力量不分好坏。

  驾驭力量的人心却分善恶。

  头顶一座巨大鬼城的戒尘,缓缓向前踏步,无数阴雾从其背后掠出,戒尘的身后,数以亿万的青色愿火燃烧,将四周的石窟都点燃,方圆一里烧成了虚无。

  两个人悬浮在空中。

  宁奕静静看着对方。

  那些青色的愿火,烧出了一尊巨大的法相。

  右手持人头幢,左手结甘露印,盘坐青色莲花宝座。

  一尊足足有三十丈高的……“地藏王菩萨”法相!

  宁奕喃喃道:“檀陀菩萨……”

  在古梵语经文的记载之中,檀陀是一种人头幢。

  檀陀地藏的法相为是以救度地狱恶道众生示现的法相,以人头幢放无量光,遍散甘露滋养苦难地狱众生,离苦得乐。

  但此刻的“檀陀地藏”,却不断收敛光明。

  “这里太肮脏,像是另外一座地狱。”戒尘面无表情开口,“今日我便要普度众生,还灵山一片清净。”

  戒尘单手持握禅杖,另外一只手立掌在胸前,缓慢推出。

  “轰隆隆——”

  巨大的檀陀地藏宝相,与他动作一致地探出右手手臂。

  宁奕的面颊,轰然卷来一阵狂风,吹得鬓发向后飘拂。

  他瞳孔收缩,看着那尊宝相的手掌向着自己碾压而来,天地大势与愿力压缩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以细雪剑刺了出去!

  “撕拉”一声!

  执剑者的剑气,足以撕碎浮屠山窟周遭的空间,撕破一片虚空,但撞击在那枚充满青灿佛光的手掌掌心之处,却迸发出炽烈的风雷,连一寸佛像肌肤都无法撕碎——

  戒尘像是看着蝼蚁一般,漠然无情的看着宁奕。

  他握拢手掌。

  天地昏暗!

  无数剑气,在掌心收拢的空间之中迸发,虚空不断破碎,戒尘平静看着远方,他看出了宁奕想要逃离的念头,然而剑气所斩碎的空间只有一道裂纹,还不足以支撑年轻男人离开……这般剑气,已经足够强悍,能够在掌心佛国斩出三尺长短的裂纹。

  可惜。

  徒劳罢了。

  宁奕一剑接一剑的叠加,风雷不断轰击,也无法阻止那位“檀陀地藏”收拢掌心的动作。

  宁奕向上掠去,最终被檀陀地藏握在掌心,他奋力的举起细雪,以“砸剑之势”,狠狠地向着菩萨的虎口砸下!

  “嗡”的一声!

  天地大寂。

  细雪插入了地藏菩萨的“手掌”之中,浓郁的金色佛血,从高空之中抛洒落下,炽热的溅落在山底,烫开一座又一座巨大的凹坑。

  烟雾升腾。

  戒尘平静地低下头,看着自己虎口的那道伤口……十分狭小,微小的豁口大概只有半个指甲盖的长度。

  “受伤了呢。”

  戒尘笑了笑。

  “你败了。”他望着宁奕,微笑道:“那么……光还会来么?”

  极尽讥讽。

  被自己捏在掌心的那个剑修。

  此刻除了一把插入自己虎口的剑,还有什么?

  什么也没有了。

  宁奕的神情略微有些痛苦,他的发髻在刚刚的那一战当中断裂,发丝披散在面颊两侧。

  大风吹过。

  乱发被风吹得扬起,伴随着年轻人抬头的动作,额首碎发飞拂,露出了一双清澈的眼瞳。

  “光……”

  宁奕艰难笑道:“你是说,邵云送给我的光吗?”

  戒尘皱起眉头,他的思绪在这一刻微微的堵塞,然后想到了在某个邵云未曾离开的日子里,曾经把宁奕叫去光明殿的记忆片段……没有人知道在那片大殿内,邵云跟宁奕说了什么。

  宁奕在那段时间内足够的信任云雀。

  但他仍然选择了“缄默”,就像是邵云要求他做的一样,当一个看客,在最后的时候。

  邵云送给宁奕一片光明。

  请宁奕为灵山递出一剑。

  回过头来,邵云的每一句话,都如赤金一般,每一句嘱咐,在此刻都映衬出……这是一个真正看到“未来”的人。

  被檀陀菩萨捏在虎口的年轻男人,气息不稳的笑道:“我现在很确信……你想做的这些破事,都被邵云大师看在眼里……戒尘,你真的是一个跳梁小丑……所谋划的这一切,到头来也只是个笑话……”

  戒尘怔了怔。

  他忽然意识到……只有一把剑的宁奕,的确是什么都没了。

  宁奕还少了一样东西。

  一样很重要的东西。

  那枚铜镜。

  光明鉴!

  少年的瞳孔猛然收缩,他想到了之前收拢掌心之时,所看到的那一剑剑劈砍……宁奕根本就没想过要逃,他送出了一样微小的物事。

  他把“光明鉴”送了出去!

  戒尘猛地转头,他看到了远方的山林呼啸之中,一枚收敛所有光芒的镜子,像是开启了灵智一般,如坠入湖水的石子,在林海之中犹如游鱼,速度越来越快,最终撞在了一座古老的,被尘埃封锁的密室门前!

  剑意弥漫。

  古藤枯荣。

  那座戒尘无论以何等手段,都无法打开的“石佛静室”,在光明鉴撞在门前的那一刻,便荡出了清脆的“嗡”的一声。

  打开这座静室的“钥匙”。

  从来就不是大愿禅杖。

  而是“光明鉴”。

  戒尘的动作,停滞在回头的那一刹……而且永远的停滞在了这一刹。

  石佛静室大开!

  黑暗之中,先是一道裂纹,在石门之处裂开,紧接着是第二道,第三道,伴随着裂纹的出现,微弱的光芒涌现,在一刹的停顿之后,这座静室尘封十六年的古门彻底支离破碎,被“光明鉴”引动的,邵云口中的“那片光明”,轰然涌出。

  这是一道贯穿阴沉地狱的光柱。

  这是一片化黑夜为白昼的光明。

  这是邵云送给宁奕的造化,也是邵云留给灵山的“解答”……永远不会熄灭的光,不在大雄宝殿,而在虚云师祖闭关的那座静室之中。

  大雄宝殿的布帘,之所以光明不熄……不是因为邵云,而是因为虚云留了一本手札。

  虚云闭关的石佛静室,才是邵云送给宁奕的……那片光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