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师兄,对不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一百九十六章

  灵山古城,风景怡人。

  盂兰盆节落幕,作为东土信仰中心的“灵山”,百年来第一次遭遇如此真正意义上的“冲击”,戒尘的布局很大,但带来的伤害却没有那么大。

  那片光明来得太快,来得太猛烈。

  正如宋净莲所说的,那些“邪教徒”,侥幸在光明之中逃过一劫的,全都被苦修者们抓了起来……严刑拷问,交代了戒尘全部的谋划。

  在戒尘离开灵山之前,就已经在灵山各处布下了“祭坛”。

  与小雷音寺的手法如出一辙。

  等戒尘接管了这些“愿力”,那么他便会借用“祭坛”的力量,献祭灵山的生灵,来向“阿依纳伐”换取真正的“永生”……哪怕这种永生并不存在。

  这份情报被送到了宁奕的身上。

  这是关于“影子”很重要的情报。

  已经可以确定,影子躲在两座天下的黑暗之处,在它们的眼中,“人”与“妖”并无区别,都是提供愿力的饲料,而其中真正的强大者,似乎因为某种特殊原因,无法以真身降临。

  宁奕猜测是某座禁制。

  很有可能是光明皇帝设下的“倒悬海”。

  在天清池主的府邸内,点破了两个很重要的古代线索。

  第一个线索,是巨人王的眼瞳,在天清池后院里,埋藏着一座荒芜的观想世界,那座世界揭示了两座天下在大隋开国年前的动荡历史……还有一些神秘的“古老种族”存在,巨人便是其中的一族。

  因为惨烈的战役,被灭族了。

  众生口中相传的“不朽”,应该也是在那个远古年代所出现的。

  百族林立,对抗浩劫,最终倒悬海分化两座天下,人族和妖族成为了最终的“胜者”,各自占据一方土地。

  妖族更像是远古“百族”的演化,像是“麒麟”,“饕餮”,“火凤”……这些强大的血脉,天生就有的本命妖身,以及随年龄参悟的神通之力,使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并不需要经历人族修行者那么漫长艰难的“修行”,便可变得极其强大。

  这些妖族的皇血种,数量稀少。

  人族没有那么多的“天赋”,但生而为人,他们拥有比妖族更敏锐的思维,无需化形,灵智极高。

  第二个线索,便是大隋的开国国师……元!

  那位初代国师,创立“莲花阁”的神人,名讳都是禁忌之词,能够知晓“真名”,已经是极重要的一件事情。

  更何况……宁奕还亲眼与他见过一面。

  “元”还活着,从无数年前就消匿世间的人物,如今还好端端的活着,虽然像是出了什么问题,但这是否意味着……他就是不朽?或者他已经成功打破了“长生”的限制?

  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宁奕知道,自己还有机会见到元。

  只要再回到“乌尔勒高原”,再去一次母河。

  当下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灰界那边的情况不容乐观,天海楼之战,大隋铁骑碾碎了妖族的防线……而自己所扮演的角色,给妖族带来了太多的疼痛,如果自己再出现在北境长城的战场,妖族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击杀自己。

  宁奕想要回去……恐怕,要等到‘涅槃’了。

  倒悬海的禁制,限制了出入乌尔勒高原的境界,以他如今的修为,已经不可来去自如了。

  ……

  ……

  晨风阵阵。

  灵山一座山陵墓园,草屑翻飞,各座寺庙的高僧,在灵山静修的老人,处于高位的“执掌者”,都来到了这里……小沙弥双手合十,神情肃穆,披着黑袍,墓园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盂兰盆节,因为戒尘发动的突袭,死去了太多的“无辜者”。

  他们被葬在了这里。

  戴着斗笠的两个年轻男女,也披着黑袍,两人腰间都拴着长刀,女子隐在斗笠下的面容稍显苍白。

  宋净莲站在这些默哀的苦修者队伍的最前面。

  他的身后是神情戚然的金易,所有人的面前,立着一块石碑。

  虚云首徒,邵云之墓。

  这片墓岭里的大部分石碑,都在阴凉之处,不被曝晒,但唯有这块石碑算是例外,立在山顶的最高处,没有遮掩,前几日下了一场大雨,新立的石碑在风雨摧残下,已经显得有些“沧桑”……或许是因为在这些默哀者的心中,邵云大师总是拖着苍老身躯,为灵山默默付出。

  宋净莲的眼角,掠过一道身影。

  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道,同样是一身肃穆黑袍的宁奕,丫头,来到了宋伊人的身旁。

  “这就是邵云先生的墓了……我记得,他对我说过,坐化之后,要葬在一个离天很近的地方,要看日出,看日落。”

  宁奕蹲下身子,擦拭了一下干净的石碑,献上了一簇小白花。

  他站在宋净莲的身旁,柔声道:“这块碑很好……顶天立地,不外如是。”

  身后的默哀者听了宁奕的话,纷纷露出了缅怀的神情。

  顶天立地……对于邵云大师,的确是非常贴切的描述了。

  撑起了灵山最困难的一片天。

  “宁奕……你来了。”

  宋净莲挤出了一个憔悴的笑容。

  逝者如斯。

  灵山的葬礼上,人差不多已经到齐。

  “还有一个人没来,他是真的不打算见我吗?”宁奕笑了笑,道:“我本以为,我会在这里看到他。”

  云雀还没有来。

  “佛子的‘精神状态’很差,被师父夺舍,地藏神魂的融合也出了问题。”宋净莲苦笑道:“当然……这很有可能只是一个借口,小家伙早晚要再见你,可能他还需要一点时间……”

  因为欺瞒众生的惭愧。

  因为伤害宁奕的自责。

  云雀的确不适合出席这场葬礼,灵山已经提前告知了这些苦修者,佛子身负重伤的消息。

  宁奕点了点头。

  宋净莲的神情忽然变得有些复杂,他犹豫了一下,道:“宁奕,你跟我来……有一样东西。”

  宁奕微微一怔。

  四个人离开山顶。

  这片墓陵很大,论及规模,丝毫不输珞珈山的墓园,甚至能够跟“长陵”媲美,宁奕和宋净莲四人顺延一条石路前行。

  左右两边,风景截然不同。

  安葬的墓碑风格,质地,碑文……在石路两旁,形成鲜明的对比。

  丫头轻轻咦了一声。

  “灵山的墓陵安葬,按照生前的地位不同,所葬之处也不同……当然,风水造化,也都不同。”宋净莲柔声解释,说到后面有些无奈:“因为禅律两宗斗的厉害,所以这片墓陵划分了两片区域,两宗的修行者死后也是‘泾渭分明’。”

  裴灵素听了结束,忍不住笑着问道,“生前斗的厉害,死后还要分的那么清楚?”

  朱砂附和着讥讽道:“所以打小我就不喜欢这帮秃驴,口口声声劝别人要大度,结果自己到头来死了还要算冥账,到了地下,不安安心心打牌,还继续勾心斗角……葬在这里的,哪一个不是两宗生前的大人物,他们要真是放下了,又岂会有这条‘线’?”

  宋净莲苦笑道:“要是真放下了,就该像是邵云先生……或者师祖了。”

  说到师祖两个字的时候,他伸手指了指天空。

  虚云师祖没有留碑。

  石佛静室大开之后,那尊石佛……

  化作了光明。

  掠向了穹顶。

  这才是真正的大洒脱。

  一路前行,到了最终的目的地。

  “这里是……禅宗的墓陵?”

  宁奕看着那块土坡,禅宗的这座土坡,极其简陋,上面立着两块木碑,一大一小。

  木恒作为灵山的叛徒……自然不可能在这里留碑。

  宋净莲蹲在小土坡前,他从腰间取出了一壶酒,大开壶塞,微微倾斜,上好的琼浆玉液化为一条银线,缓缓倒在木碑前。

  宁奕喃喃道:“这是……神秀的墓?”

  宋净莲摘了斗笠,留了一些酒,他沉闷地喝了一口,点头道:“是师兄的墓。”

  他的眼神有些恍惚,喃喃道:“师兄以前待我极好,虽然浴佛法会与他有关……但他在孤骊山留下了线索,最后的‘铜盒’……他是个好人,所以我给他立了一块碑。”

  宁奕沉默地蹲下身子,他凝视着那块木碑。

  神秀……被木恒控制的傀儡。

  宁奕在这世上看到的第二位“先天道胎”,本该拥有着与周游先生一样光明的未来……但是他没得选。

  “他还有个妹妹,在孤骊山。”宁奕忽然开口。

  这是神秀在铜盒里留下的唯一遗愿。

  然后他注意到了那个小一点的木碑,瞳孔微微的收缩了一下。

  果然。

  宋净莲声音沙哑道:“孤骊山雾散了,但铁骑去晚了,那个小姑娘已经死了,身子都已经腐烂,一直到死……都没有人去救她。”

  宁奕陷入了沉默。

  “不知名讳,不知父母,死在了孤骊山的大雾里。”

  他的声音有些悲凉。

  一个本该如此刻阳光般绽放的生命,凋零在无人看见的黑雾之中。

  在灵山无数人出席的葬礼里,除了他,不会再有人为这个小女孩默哀。

  宋净莲将酒壶里的酒一倾而尽,轻声道。

  “师兄,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