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剑启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将死未死,风雪同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暗的王座空空如也。

  一道轻柔的声音在心湖上空响起。

  “宁奕。”

  那副熟悉的画卷,重新在脑海里铺展开来,四周的大殿开始风化,坍塌,化为岁月和历史的尘埃。

  宁奕的面前是那株见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巨大参天的古树,巍峨挺拔,树根支缠盘踞在永恒的国度之上,垂落的长叶纷飞如流火。

  古树下匍匐着蜿蜒的河流,河水倒流汇聚,凝成眼前的这尊漆黑王座。

  有模糊的影子高坐在王座之上,看向自己。

  一双巨大的眸子张开。

  天地震彻。

  那道模糊的影子一步一摇,走下王座,目光在水汽当中显得温柔又诚挚。

  悠扬的笛声,被远天的战鼓击碎。

  飞掠盖过天际的白色骨片,蜂拥成群,如蝗虫过境,汹涌澎湃。

  “醒过来。”

  宁奕的心湖彻底安静下来。

  那人来到自己面前,伸出一只手,准备将他接引到王座之上。

  轻轻道:“我们在等您......”

  “成为不朽。”

  宁奕恍惚地想要向前迈步,他看到了那尊王座,一只手轻轻按在了扶手之上,感受到王座内蕴含的力量……甚至有种错觉。

  若是自己真的坐了上去。

  那么便会凌驾天地众生。

  拥有执掌万物生灭的力量。

  神海已经陷入混沌。

  只有一缕潜在的意识游掠在外,从眉心,到丹田,到四肢百骸,这一点灵光,也逐渐熄灭。

  宁奕不经意间触碰到了自己腰囊内的符箓……那张先前掠入虚空时候点燃的“纯阳符箓”,在此刻燃烧成了灰烬。

  纯阳气的“大限”已到。

  他恍恍惚惚,置若未觉,而体内纯阳气的膨胀,如万千根细针,刺激着经脉,这股巨大的痛苦也无法让他醒来。

  他动作缓慢地转身,想要坐上王座。

  就当这一切即将发生的那一刹——

  一道充满戾气和厌烦的尖啸在虚无空间内炸开!

  “滚开!”

  纯阳气撕拉一声,扯碎宁奕的衣袍,一缕金灿影像溢散而出,幻化成为一只精悍的猴子,这只猴子从宁奕眉心掠出,面容阴沉,顺手拔出宁奕腰间的“细雪”,以剑为棒,狠狠一棍砸在了那道虚无身影的头上。

  被虚无之力演化的那道身影,原先神情平静,宛若万年深海,波澜不惊,直到看到这只猴子,刹那面容失色,他想要躲闪已来不及。

  这一棍,实在太快,太狠!

  “砰”的一声。

  那道虚无身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嚎,周身全都炸开,纯阳气灌顶,将他浑身都撑得碎裂开来。

  一棍都扛不住!

  也正是这一棍,在心头砸下,直接打醒了宁奕。

  宁奕猛地醒了过来,他看到了那只猴子手持细雪砸下的画面,天地大势,为之辟易,整片虚无空间,什么大殿,什么荒原,什么幻境,全都被这一棍砸地支离破碎——

  自己身下的王座,也瞬间坍塌!

  全都是假的!

  那只猴子一棍砸地天翻地覆,劫云翻滚,无数雷霆四炸,然后收剑而立,面对宁奕,眼中满是不耐和讥讽,“身为‘执剑者’,连影子都看不见?”

  宁奕一怔。

  他盯着坍塌的虚无空间,神情阴沉,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念头。

  这才反应过来。

  在天劫之后,出现的虚无涡旋,被他理所应当的跟“将军府诅咒”联系到了一起。

  而自己踏入此地,所见到的四面八方的“物事”,伪装的极好,一座充满远古气息的黑暗大殿,一尊生锈的王座,远古壁画,异物,神兽,还有印证了自己无数次执剑者觉醒梦境的画面……这些欺骗了宁奕,也让他不知不觉,失去了对自己神魂的掌控。

  这些物事的内部,都蕴藏着一股让他极其厌恶的气机。

  影子……那些永堕黑暗的不灭生灵。

  来不及细想,“猴子”将细雪重新丢掷给宁奕,淡淡道:“两个时辰到了,该做什么,不用我多说了吧?”

  说完这句话,猴子便直接消散。

  ……

  ……

  温韬盯着云层上空,小师弟的身影。

  他心头一悸,对上那双猩红的眸子,心中的不祥刚刚升起,便看见那双眸子,重新变得漆黑,而且温和。

  宁奕恢复了清明。

  也看清了自己所处的位置……大劫破碎,劫云中心,四面八方是被某种巨大力量轰散的劫雷,蜀山催动了大阵阵法攻击天劫?

  这一切瞬间就反应过来。

  他所看见的“虚无涡旋”,应该根本就没有出现在蜀山那些修行者的眼中,只有自己才能看见。

  宁奕将这些思绪收拢,再不多想,直接向着山下掠去,瞬间划过一道弧线,搂起裴灵素,在地面上溅起一滩雪线,他掠入山门,却来不及跟师姐师兄打招呼,直接掠入后山——

  温韬和千手都松了一口气。

  温胖子喃喃道:“小师弟这是……渡劫成功了?”

  “应该……算是?”千手也不确定,她仔细盯着蜀山上空的风云,劫雷,确认这道天劫残存的劫力都消散了。

  这道劫,应当是渡过去了,至于云层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无人看见。

  不过宁奕的那双赤眸,却让千手陷入了沉思之中。

  宁奕抱着丫头,一路踩水,遁入猴林,这些猴子抓耳挠腮,看着这位熟客,抱着一个虚弱的小姑娘,下意识想要阻拦,但四下嘀咕了两句,略有犹豫,还是一拥而上的选择了围堵。

  宁奕心急如焚,一是因为丫头至今还没有醒来,而且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二是自己体内的纯阳气快要炸开了,先前在穹顶之上,无数绵密如细针的撞击痛苦,此刻全都涌了上来。

  他看着四面八方的猴子,大声道:“让一条路,我欠你们一个人情。”

  这些猴子一怔,似乎在思考……什么是人情。

  宁奕看到了它们的思索神情,再次大声道:“请你们吃好吃的,带你们去看外面的世界!”

  这么一说,这些猴子似乎明白了……围堵在宁奕面前的那几只猴子,在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之后,勾在树枝上,荡漾着挪开一条道路,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很久,几乎拥有着“永恒”的寿命,但也要忍受着孤独和死寂,逐渐产生灵智之后,开始学会了思考,还有理解,有前面几只猴子的表率,猴林顿时清开了一条道路。

  宁奕急匆匆撞入后山。

  抱着丫头,一路曲折,来到了那座猴笼的幽禁之地。

  猴子这一次没有背对宁奕,而是靠在一面石壁上喝酒,目光微醺,带着万年不变的讥讽,似乎在此等待已久。

  来到这里的那一刻。

  宁奕的痛苦似乎都远去,不得不说,猴笼的确有一种让人心境沉稳的力量,或许是因为“猴子”的存在,或许是因为这里幽寂了数千年。

  一颗心稳了下来。

  宁奕已经顾不得当初跟猴子所说的,不让外人知道此地存在的话。

  他抱着丫头,忍受着纯阳气冲撞身体的痛苦,开口道:“前辈……劫我渡了,她为何还不醒来?”

  猴子瞥了丫头一眼,神情并无反感厌恶,也无紧迫焦虑。

  他只是淡淡的反问了一句,道:“劫你渡了,为何她就要醒过来?”

  宁奕一怔。

  猴子招手,道:“你进来。”

  宁奕没有多想,直接抱着丫头进入笼牢,而踏入笼牢之后,双膝便是一酸,只见猴子面无表情地抬手,无数金光便从自己黑袍之中掠出,像是要把自己的骨髓都抽掉一般!

  纯阳气的抽离,比起填入来得更加骤烈,但痛苦程度……却稍微好些。

  宁奕脚步踉跄,咬牙坚持将裴灵素轻柔放在地上,之后开始一个人默默承受痛苦。

  很快,纯阳气便剥离殆尽。

  这具肉身,重归凡胎。

  再也不是之前能够硬抗天雷,无惧生死的“神灵之躯”。

  猴子靠在石壁上继续喝酒,仿佛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宁奕筋疲力尽,双手撑地,他努力平复着呼吸,侧头望向地上的丫头,那张俏脸像是被风雪冻白。

  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这座笼牢的光柱,会灭杀一切有生之物,自己是唯一的例外。

  而他抱着丫头过来的时候,没有遇到丝毫的阻碍,这座光柱并没有对丫头产生任何的作用。

  宁奕面色也变得惨白。

  猴子仿佛看穿了人心,在此刻幽幽道:“她当然不是活人了。”

  宁奕喃喃道:“前辈……你……什么意思?”

  猴子笑了一声,道:“就是字面的意思,她醒不过来。”

  宁奕声音颤抖的说道:“丫头……死了?”

  猴子看到宁奕的神情,眼神一坠,打消了继续调笑的想法,他收敛笑容,沉默地喝着酒,沙哑道:“没死。”

  宁奕惘然地看着猴子。

  猴子缓缓道:“将死未死,风雪同眠。所以这个小丫头能进这座笼牢,因为她处在一个非常玄妙的境界……必杀之劫,本是绝路,连天道都默认她已经死去。”

  说到这里,猴子望向宁奕,意味深长道:“但你硬生生的抗下大劫,保住了她的一条命。那些虚无的,汲取她命力的因果,就像是地府判官手里的生死簿,已经记了她三更死,你非但留她过五更,还把她送到了我这里。”

  宁奕恍惚着重复猴子的话,“送到了,你这里?”

  猴子伸手指了指天,又伸手指了指地,再伸手指了指自己。

  他微笑道:“我这里,天上的规矩,地下的法令,都不好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