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我的汉服可倾天 > 十四、太满意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就这么想做商贾?读书不好吗?你看宋兄,他现在是身无分文,他日一旦高中,可是鲤鱼跃龙门,一朝成为人上人。”秦羽霓认真地对唐临风说道。

  “师父不用劝我,我意己决,谁来说也没有用。”

  秦羽霓有些犯难,无奈地和宋明钰交换一下眼神。唐临风这种叛逆中二少年犯起诨来八头牛都拉不住的。

  思虑片刻,对唐临风说道:“想要和我学做生意也不是不行,不过先要考校你一番,看看你天赋如何。”

  “考校?怎么考校?”

  “我会出一份试题给你,若是答的不错,我自会教你。”

  唐临风嘴角一扯:“怎么和科举一样?我最头疼的就是念书了......”

  “我这试题可不是八股文那一套,这会没工夫搭理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好,一言为定!那弟子就先告退了。”

  唐临风一脸期待的走了,秦羽霓叫住宋明钰:“宋兄且留步,这几日你与临风公子一同在私塾授课,你觉得他的学识如何?”

  宋明钰认真地思考片刻,开口说道:“勉强算是中平吧,教授童子识字是没有问题的。”

  好吧,秦羽霓心里有数了,宋明钰说话喜欢有所保留,姑且认为他能达到识字的水平吧。

  处理后续的事情花了不少功夫,刘通和顾萍恐怕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到了另一间厢房,情形和秦羽霓预想的有些不同。

  刘通在客厅里喝着茶,听着曲,手指打着拍子,摇头晃脑跟着音乐哼哼。

  方才顾萍可是被吓得不轻啊,怎么这会刘员外好像没事人一样?

  刘通发现秦羽霓进来,立刻解开了她心中的疑惑。

  “秦掌柜来了?夫人和你那两个小徒弟去了里间。已经在做着衣服了。”

  秦羽霓愣了一愣:“尊夫人没事了?”

  “嗯,你的两个弟子啊,尤其是唐三小姐,的确是有一套,几句话便把娘子哄好了。”

  施了礼急忙赶到里间。

  外面是给客人休息等待,谈事情的,里面才是定制衣裳制作的工作间。

  掀了珠帘,绕过仕女屏风,便见到春芽和唐婉纱正围绕顾萍忙活着。

  构成这袭竖领偏襟女袍所有部分的料子已经按版型裁剪好,只需要在顾萍身上拼接缝制起来,基本上就做好了。

  衣料选用的是上好的麻黄色织金迷花缎,由于织造的布料采用了秦羽霓改进过的新工艺,整件袍子总量比原本要轻便一半以上,而且保暖透气性更好,穿着更加轻便舒适,季节适应性更强。

  设计这件袍子时,秦羽霓参照了前世孔府旧藏明代服饰,衣袍长过膝盖,云纹满布肩膀和袖子,取消原本犯忌讳的龙、蟒等神兽纹样,膝襕的纹样与肩膀上的相同,搭配荷花锦鲤飘带一对。

  下身则是搭配黛紫色织金马面裙,上绣五彩岁寒三友作为装饰。

  秦羽霓参照的衣袍正是大明的飞鱼袍,《明史·舆服志》中有记载:“独锦衣卫堂上官,大红蟒衣,飞鱼,乌纱帽,鸾带,佩绣春刀......”

  但飞鱼袍绝非“锦衣卫制服”而已,而是一种仅次于“蟒”的隆重服饰;至晚明,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财力允许的富商皆可以置办,已经剥离了政治属性、成为纯粹经济实力和身份地位的象征。

  秦羽霓在设计时最大程度的保留了形制上的特点,只是对纹饰进行改进,将细节修缮得更加精致,整体呈现出一种隆重华贵,雍容典雅的气度。

  两名小徒弟手上的活干到一半,秦羽霓踱着步子过来。两人停手施礼,叫了一声师父。

  顾萍回过头来,脸上挂着惊喜的笑:“秦掌柜的手艺当真是不错,即便凌云宫里的经年的老绣工也不过如此吧!啊,你这两位弟子也是不错的,特别是唐三小姐......”

  秦羽霓含笑点点头,方才已经看到了,春芽是埋头干活的主力,全程一言不发。

  唐婉纱其实是给春芽打下手的,但她一直察言观色,和顾萍聊天说话。顾萍一直展开手臂站着,却是不觉得累。

  秦羽霓接过春芽的活,低声对她道:“我来吧,你先歇一会。”

  “嗯。”春芽不咸不淡的应道,退到一边。

  鬼丫头心里还有芥蒂呢?可不像她大大咧咧的样子。秦羽霓心里探口气,有些事情还是要自己想通才行。

  偏过头对顾萍道:“今日的事情是我的责任,还望夫人海涵。”

  “哎,秦掌柜无需自责,生意场上这些都是难免的,我夫君遇到过的,可是比这更加凶险呢!”

  秦羽霓接手后,衣袍缝制的很快,接通袖、锁边、清理线头,最后整理一番,大功告成!

  顾萍望着与人等身高的银质试衣镜,不停变换角度姿势,眼睛再也挪不开了。

  “这、这,真的是不知该如何形容......现在觉着,以前的衣裳都白穿了。”顾萍自言自语。

  忽然,她一提衣袍和裙子下摆,迈着碎步望客厅里跑去。

  “哎,夫人,最后一道线头还没收呢!”唐婉纱对着她的背影叫道。

  顾萍绕过屏风冲出去,一下子觉得穿着这身不该如此冒失。

  一敛裙裾,端端正正站好,摆好仪容低眉款款而行。

  见了这个样子的刘通,像是失了魂似的,慢慢站起身,张着嘴喃喃的叫着娘子。

  端庄典雅的美妇人低眉顺目,含羞带怯。

  顾萍到得刘通面前,扯扯快要傻掉的夫君的袖子:“老爷,我好看吗?”

  “好、好......嗯,好看得紧!”

  客厅里的音乐为之一静,饶是秦衣楼的姑娘们早就见识过秦羽霓的手艺,再看到这一身的时候,也是惊讶于它的华美精致。

  “二位。”秦羽霓擦着汗水跟了出来,“你们可还满意?”

  “太满意了!”夫妇俩异口同声道。

  当刘通夫妇走出秦衣楼的时候,日头西斜,天色晦暗。

  走之前刘通单独和秦羽霓谈了谈。

  “秦掌柜这一千六百两银子的衣裳,开始我觉得是引荐郡主殿下的花费,尔后觉得是让周家上钩的诱饵......看到你做出来的衣服我才明白,这是物超所值。”

  “刘员外客气了,您是高端定制的开门生意,往后别人要成为至尊卡客户,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刘通觉得捡到大便宜,脸上挂着笑,想了想还是沉吟道:“虽说还有金卡和银卡,但是秦衣楼的定价还是太高,秦掌柜不妨多斟酌斟酌。”

  秦羽霓摇摇头:“品牌自有其价值。”

  刘通听不懂,碍于颜面不想露怯,连忙打个哈哈:“哈哈,秦掌柜果然是有想法,郡主殿下这事算刘某欠你一个人情,日后有用得上的,说一声便是。”

  “还真有一事麻烦刘员外。”

  “哦?但凭秦掌柜吩咐。”

  “不敢、不敢!刘员外做木材生意的,想请您寻些高明的木匠,帮羽霓打造一个物件。”

  说着,秦羽霓将一份图纸在刘通面前展开。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