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15、和我打个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在孤注一掷,赌原慕绝不可能放弃救东子。却没有注意到旁边的小木槿眼里的怜悯。

  山神的能力之一,就是掌控所在大山的每一个角落。

  而滑瓢是在这山里把人带走的。所以,其实从他选择上山开始,就已经失去了和原慕谈判的权利。

  白毛胖啾蹦跶到原慕的肩膀上,在他耳边蹭了蹭,犹豫的喊了一声,“原哥……”

  它不是想求情,只是看不下去这种命运弄人的残忍。

  至于黄毛胖啾,却已经做好准备。很明显,事情到了这里,滑瓢很难自愿被收容,多半是要打了。

  气氛顿时变得冷凝起来。

  原慕却放下酒杯问了一句话,“我也和你做个交易如何?”

  滑瓢十分谨慎,“你什么意思?”

  “你答应我先不要杀人,我答应你一定会让他们受到人类法律的惩罚。”

  “那有什么用?”滑瓢嗤笑,“事情过去几年了?这帮混蛋就是死都赎不清罪孽,更何况,按照现在的律法,判不判就两说。”

  原慕,“那再加一个条件呢?我可以让你见沈书一面。”

  “不可能!”沈书已经死了,纵使是原慕,也绝没有可能把人找回来。

  而且,就算原慕找到了,恐怕也是转世后的沈书。一个人,哪怕灵魂还是那个灵魂,可失去了记忆,更换了壳子,他又怎么可能还是之前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少年?

  可万一呢?原慕毕竟是神界下来的。神界的执法者,之所以被称为执法者,都是因为他们具有掌控天道的能力。

  生死轮回,是天道使然。所以如果原慕真的可以逆天而行,强行将沈书带到他面前,他如果不答应,不就错过了最后一次见面的机会?

  滑瓢捂住脸,有一瞬间,他差点就要松口。只因为对亲人的极度渴望。

  那是他唯一的家人,更是他心目里最温暖的一束光。

  他,真的太想沈书了。

  滑瓢闭上眼,觉得整个人都快被崩溃的心情撕扯成两半。

  原慕看了他一会,直接划破手指,凌空画下一个小型的召唤阵。

  和之前召唤鸰要鸟的华丽不同,这次的声势明显要平静许多,甚至都没有光亮出现。

  而被原慕召唤出来的那只魔物,也半晌没有动静,就像是没有召唤成功一样。

  原慕,“别闹!”

  带着点笑意的嗓音格外宠溺,随着他话落,那法阵里也陡然扑出一只小巧到只有巴掌大小的白色小猴。

  它一出来就亲密的搂住了原慕的脖子,蹭着他的侧脸。直到好一会,它才注意到不远处的滑瓢。

  但只这一眼,它就停住了所有的动作,眼神也变得怜悯起来。

  而滑瓢在看见这只小猴子的时候,也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竟然是狌狌!

  狌狌,严格来说,并不算是完全的魔物,而是一种神奇的野兽。形似长毛猿类,有一双白耳。

  传说中,狌狌不能预言未来,却能通晓过去。而对于滑瓢来说,沈书就是他的过去。

  原慕没有说假话,狌狌真的可以带他穿越时空,去见当年的沈书。

  可这样的结果,对于滑瓢来说,才是更残忍。毕竟选择相见,那就代表着,他无法像那些人复仇。

  可他也好,沈书也好,分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最后面临选择的,受到伤害的,却依然是他们?

  原慕,不是神吗?

  他不是代表着神的旨意吗?

  那为什么神赋予他们解决纠纷,凡是讲究公证的性格,却从不给与他们公证。

  “原哥!”白毛胖啾控制不住的喊了原慕一声。

  这不是原慕一向的行事风格,毕竟在白毛胖啾的眼里,原慕虽然是神,却从来都是站在它们魔物这一边的。在它跟随原慕的这些年里,即便是那种罪大恶极失去神志的魔物,只要事出有因,原慕都不会用雷霆之法强迫它驯服,而更多的是选择倾听。

  更何况,滑瓢这种经历,本来就令人叹息,所以原慕到底是怎么了?

  “稍安勿躁。”原慕摸了摸它的头,自己走到滑瓢面前。

  “你记得我刚才说了什么吗?我说的,是叫你明天见面之前先不要动手。只要这样,我就可以让你见沈书一面。”

  “那之后呢?”

  原慕笑了,“之后的选择取决于你自己。毕竟再激灵的猫,也有抓不到的老鼠。”

  滑瓢先是没懂,直到好一会,他才陡然明白过来原慕话里的意思。

  滑瓢一族最善逃跑和隐蔽。原慕竟然在暗示他如果想要强行杀人,便可以拘捕逃走。

  他是认真的吗?又或者是一个陷阱?滑瓢的心脏不受控制的慢慢加速。

  而趴在原慕肩膀上的狌狌却突然扒拉了一下原慕的衣领。

  衬衫原本整齐的扣到最上,这一下,却生生扯开三个扣子,露出了半边锁骨,也露出锁骨下,一个幽深的图腾印记。

  印在雪白的皮肤上,烟雾缭绕,看起来格外不详。

  是神罚印记。据说只有犯下滔天罪孽的神,才会被刻下这种印记流放。

  可原慕身为执法者,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过去?滑瓢盯着原慕的眼神充满深究。

  可原慕却只是好脾气的把狌狌从肩膀上抓下来,放到桌子上,接着自己把扣子系好。

  “左右你也能跑得掉,不如和我赌一把?”原慕温和的同滑瓢商量。

  滑瓢沉默半晌,最后还是点了点头,答应道,“好,我答应你。”

  原慕,“那就这么说定了,今天晚上要留下吗?我明天可以带你下山一起去找千盛。”

  “那沈书……”

  “别着急,该见见他的,不只是你。”

  说完,原慕给滑瓢指了客房的方向,然后就带着四个小的回了房间。

  滑瓢看着他的背影,最终也没有去客房躺下,而是在院子里等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千盛就来了。为了降低路上的时间,他直接带了早饭过来。一车就把原慕和滑瓢一起带走。

  “在家好好看家。”原慕拍了拍三小只的头,只带着狌狌和滑瓢上车。

  千盛看不见狌狌,所以只是多打量了滑瓢几眼。千盛总觉得滑瓢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我把地方定在当初高二九班的教室,名义上是太久没见了,大家好好聚聚。”

  扯了扯衣领,千盛的笑容有点勉强,“我提议大家都穿校服,这样会很有趣。”

  “但愿旧地重游能让他们回忆起当初沈书的事情。”

  原慕点点头,没有反驳。

  后面一路都很安静,千盛也没有在说话。而当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千盛邀请的那些同学也都已经来了。

  虽然之后几年未见,可大家的模样却全都改变了许多,就连彼此的境遇也变得大不相同。

  “哎?你和班花在一起了啊!”

  “嘿嘿嘿,还行吧!”

  “臭美的哦!”

  一群人不停的互相打量,不过一会就变得熟络起来。而千盛带着原慕和滑瓢进来的时候,更是将原本就热烈的氛围推到了极点。

  “哇!这谁?”众人的目光下意识停留在原慕的脸上。

  “我一个朋友。跟着我来凑趣的。”千盛避开了众人夸张的语气,转头看屋里。

  他大致查了查,一共少了四个人。东子病了的事儿千盛隐约听了一耳朵,还打算晚上聚会散了就去看看他。

  可剩下的三个,却让他觉得不对劲儿。因为那三个人,就是校园里传说中的校霸。

  所以他们为什么不来?是不愿意,还是心里有鬼?

  不过千盛没有想过另外一种可能。不来,或许是来不了了。

  滑瓢的掌心悄不做声的多了一把锋利的刀。

  千盛到底是同学会的发起人,所以很快就安排大家把桌子拼起来围着坐好。而千盛那头叫的外卖也到了。是省城一家非常有名的火锅。

  肉、蔬菜、丸子、各式各样,摆了一桌子。而煮着各种口味的锅子,也放在了桌子上。

  在教室里吃火锅,算是一种很新奇的体验了。大家都十分兴奋。

  可吃着吃着,众人却意外发现,千盛的旁边空着一个座位。

  “班长,这是谁的位置啊?”

  千盛看他,“你不记得了吗?是沈书啊!”

  沈书这两个字一出,原本热闹的场面陡然变得冷凝起来。

  “沈书……不是死了吗?班长你在开玩笑?”

  这次说话的,却不是千盛,而是坐在他旁边的原慕。

  “怎么就是开玩笑,沈书不就在这吗?”

  “……”众人脸色陡然变得难看起来。而门口,却真的走进来一个穿着校服的少年。

  只能算是清秀的脸,却因为有点懦弱的性格而显得平凡无奇。而他的怀里,还抱着一小捧白色的花束。

  是小雏菊。

  千盛顿时红了眼,而滑瓢却控制不住的捏碎了桌子的一角。

  真的是沈书!是长大了一些,变成了少年的沈书。

  而沈书却平静的对众人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你们……愿意相信我了吗?”

  教室里瞬间一片恐慌。

  “怎么回事?这是你请来的什么特技演员吗?”

  “班长,你说话啊!沈书不是死了吗?”

  “天爷,这,这是鬼吗?”有人用颤抖的嗓音说出这句话。那些原本就已经如惊弓之鸟的人,就变得更加惊恐。

  有不少女孩更是尖叫出声。

  而那个沈书却像是感受不到这种恐慌一样,他的脸上依旧是那种有点羞涩的笑容,慢慢的朝着众人走过来。

  “为什么要躲开我?你们还没回答,相信我了吗?”

  “不,不是,走开!你快走开!”有人控制不住的拿起桌上的筷子朝着沈书砸了过去。

  千盛下意识就要把沈书拉到自己身后,可却只抓到一团虚影。

  沈书低头看着千盛,眼神充满了歉意,“对不起,我没有等到你回来。”

  千盛摇摇头,张开手,想要虚抱住他。可下一秒,面前的画面却变了。

  雪白的墙壁,崭新的书桌,原本时间带来的陈旧不知道被什么吹走,又变得焕然一新。就像当年他们刚入学时候的一样。

  而教室里坐着的同学们,容貌也重回少年时。

  只是他们回去的时间点,对于其中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场恨不得立刻忘记的噩梦。

  是沈书死掉的那天。

  那一年的阴历七月十五正好是高二开学后的第二周。

  这一天,被人称为中元节,也是传说中的鬼节。而沈书,就死在这一天。

  “别让他跑了!”

  “快!快抓住他!”

  “体育委员说了,东子出钱给咱们准备了礼物。只要抓到沈书,就可以得到奖励!”

  “找找找!哈哈哈哈,我看见那个下三滥的小偷了!”

  放学后的教室里,这帮半大的少年们一边笑着,一边在校舍里追跑打闹。而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穿着有点诡异的衣服。

  有的是长发遮面的厉鬼,有人是长满獠牙的狼人,还有穿着礼服,唇角染血的吸血鬼……

  这是高二九班的鬼节活动,每个人都装成妖怪的模样要寻找猎物。最终抓到猎物的,就是获胜者。

  当然了,这里的猎物只有一个人,就是被他们排挤进而欺负的沈书。

  此时的沈书,正藏在生物实验室的桌子下面瑟瑟发抖。他死死的捂住耳朵,咬紧嘴唇,生怕自己发出半点声响被人找到。

  可一班三十多个人,就找他一个,学校再大,都早晚能够发现他的踪影。

  如果按照原本的设计,找到沈书,在吓唬他一顿,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可偏偏在追逐寻找的过程中,让沈书发现了一样东西。

  沈书突然发现,生物实验室里的监控竟然一直开着!

  扛着被发现的压力,沈书打开了生物实验室的监控,在调取之后,竟然真的找到了不是自己弄坏标本的证据,也寻找到了真正撞倒架子惹出祸事的罪魁祸首。

  竟然就是那个带头欺负他的体育委员。

  而就在这时,生物实验室的门被人推开,沈书眼睁睁的看着,体育委员带着人走了进来。

  沈书情急之下,把内存卡藏进了破了一个口子的衣领里。

  “把东西给我!”体育委员也发现了沈书的动作,他虽然没有发现沈书具体把东西藏在哪里,但是却知道沈书已经看见了监控。

  下意识就想讨要回来。

  他心知肚明,沈书之所以会落到现在的下场,就是因为有摔碎标本涉嫌偷盗的嫌疑。如果这一条去了,再等千盛回来,倒霉的就一定会是他。

  毕竟,没有人愿意为了欺负沈书负责,承受千盛的追究。所以最后定然会推出一只替罪羊。

  而真正弄坏标本却藏着不说的他,就是最好的选择。

  想到沈书这些天的经历,体育委员也开始害怕起来。他决定要封住沈书的口,决不能让他把真相说出来!

  一巴掌抽在沈书的脸上,体育委会狠狠地把他踢到在地,然后就胡乱的搜起来。

  他想的很简单,只是毁尸灭迹。

  可后来,沈书挣扎着逃跑是他一时疏忽,甚至到了沈书被逼的走投无路,爬上三楼的窗户,他都没有清醒过来。

  而不清醒的,又何止是他?还有那些因为东子的奖励而沉迷于追捕游戏的同学。

  沈书站在窗户边缘,摇摇欲坠,而他们却不断地伸手要拉沈书的脚,想要成为最先抓住沈书的那个人。

  而就在这时,沈书抓住窗户的手突然滑了一下。等众人再回过神时,沈书已经摔了下去。

  如果是普通从三楼掉下去,只要别头着地,最起码还能活着。可沈书真的太倒霉了。

  这扇窗户,正对着升国旗的旗杆,沈书掉下去的时候,身体正穿在了旗杆上。

  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

  鲜血顺着旗杆一点一点滑落下来。而窗户边那些学生们,却像是傻了一样,半天不能动弹。

  “要,要报警吗?”有人呢喃了一句。下一秒就被反驳了。

  “你疯了?沈书活不了了!报警咱们都得坐牢!”

  “那现在怎么办?”

  “跑!跑啊!”

  一哄而散。

  而在他们成立的小群里,几乎所有人都重复了一句话。

  “今天没有人来过学校,沈书是自杀。”

  逃回家里的路上,他们每个人都用这句话洗脑自己。

  至于挂在旗杆上的沈书,就在这样的冷漠和无尽的疼痛中慢慢闭上了眼。

  旗杆下,原慕带着千盛和滑瓢站在那里,抬头看着距离他们不远的沈书。

  两人全都红着眼睛,脸色惨白。

  他们听见沈书说,“我要走了……奶奶,小叔,千盛,别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