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特殊魔物收容所 > 22、不,不许瞎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慕这一开口, 青年却立刻炸了毛。 

  原慕忍不住笑了,“别怕。”

  “胡说八道!我怎么会怕你!”说完,青年还欲盖拟彰的往原慕身边走了两步, 仿佛是在掩饰自己的色厉内荏。

  原慕也不刺激他, 反手将菜刀递给他,“来了就干点活。”

  说完, 他继续忙碌。而青年竟然也真的洗了手站在原慕身边老老实实切菜。

  出乎意料,他切得有模有样。而且他多半十分熟悉原慕的习惯, 几乎不用原慕吩咐, 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

  “原哥, 你朋友啊!”千盛见缝插针的问了一句。

  “嗯……是不是朋友呀?”原慕嘴里回答着千盛,眼神却转向青年。

  “不是!”狠狠瞪了原慕一眼, 青年剁得菜板“咄咄”响。

  “哦,那你吃不吃?”原慕也不生气,笑眯眯的舀了一小勺新做的栗子酱递到他嘴边。

  容易炸毛又经常害羞的小兽,想要顺利撸毛, 总得先解除了戒心。

  青年沉默了一会,仿佛是衡量原慕是否不怀好意。可栗子的醇香就在鼻尖。他还是张嘴吃了。

  “在加点糖。”

  “好。”原慕点头, 眼里的笑意却更深。

  其实他和青年的确是旧相识, 不过并非在地球认识, 而是在神界。

  这青年名叫谢执,真身是天地间唯一一只獬d。

  传说中的神兽, 能辨是非曲直, 能识善恶忠奸,象征勇猛公证, 更代表司法“正大光明”。

  至于原慕和他的关系,也的确不是朋友。

  原慕算是他的老师, 在谢执幼年时曾经教导过他。

  原因无他,谢执天性嫉恶如仇,又是一出生便高居神位。

  他为天下正气所化,只要正气不绝,谢执便拥有通天的神力。

  可偏偏幼崽手下没有轻重,评断是非之时总是失手伤人,却又屡教不改。

  小谢执恶人不灭如何还世间公平?不能血债血偿,怎能平息伤者之痛?

  如此振振有词,根本无法反驳。最后神界管理局无可奈何,只能把谢执送到原慕这里,让原慕教导分寸。

  现在看来,当初的幼崽倒是长大了许多。

  原慕心情不错,手下炒菜的花样也变得更多。

  可谢执却抿着唇,不太高兴。

  他进来的时候看见了,那么一大群人,就等着原慕一个人做饭。这要什么时候才能折腾完。

  黄毛胖啾躲在原慕脖子后面,探出脑袋念叨了一句,“啾啾啾!”都是那个王启。

  它试图告状。

  谢执冷哼,“那你怎么没在他开口前就吃了他?”

  “……”

  “蠢且胖!”

  “啾……”见面就挨骂,它真的太难了。黄毛胖啾忧伤的把脑袋埋进翅膀里,并不想再和这个暴君说话。

  原慕摸了摸它的头作为安慰,见厨房里其他人都自觉出去了,便主动开口问道,“今天过来什么事儿?”

  装模作样!谢执一听原慕语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分明只有百年未见,这人却似乎忘记了那时做下的事情。仍旧一副温柔冷静的君子模样。

  可这次的确有事儿急事找他,且只有原慕能办。那些老账也只能等之后再说。

  谢执忍了又忍,最后压着火气说出了来意,“你有没有接到管理局要求收容讹兽的任务?”

  “没有。”原慕摇头。

  谢执,“那讹兽有没有可能恶意害人?”

  “当然不会。”原慕直接否认。

  讹兽貌美,身形如兔,是最灵气又充满善意的妖兽。虽然没有通天的神力,可讹兽一族人缘却是最好,不论人神或者魔物,都十分愿意亲近他们。

  可谢执皱起的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

  “那就奇怪了。”他似乎在琢磨着什么。

  原慕拍了拍他的肩膀,“想不通就先别想了。等吃过饭再说。”

  谢执的意外到来让原慕的心情好到了极点。他原本就做菜好吃,现在心情一好,美味程度更是又上了一个台阶。

  菜还在锅里没盛出来,就引得王启这一帮人口水流了一地。

  等依次安排到桌子上之后,那香味更是勾得人肚子咕咕直叫。

  水晶山楂晶莹剔透,边缘挂着细微的冰晶,酸甜开胃。芥末鸭掌,劲道弹牙,配合着麻酱的香,芥末的刺激,在就上一口小酒,最是绝妙!

  而这还只是六道凉菜中的其中两道,后面端上来的热菜更是诱人。

  东坡肘子软烂入味,小酥肉酥香满口,清蒸鲈鱼嫩滑鲜美,毛血旺麻辣鲜香……林林总总,辣的、咸的、甜的、鲜的总共三十六道菜。

  最后还有四样汤。

  骨汤醇厚、鲫鱼豆腐奶白、酸辣汤解腻、还有一道可当饭后甜品的水果圆子羹。

  一群人埋头苦吃,连话都顾不上多说几句。

  原慕没上桌,而是靠在厨房的门口喂三小只吃饭。

  饭食都是提前分好的,原慕按照它们的喜好给与搭配。他喂食的动作轻柔又细心,引得三小只吃着吃着,就忍不住把头伸到他掌心撒娇蹭蹭。

  谢执在旁边看着看着就晃了神,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回到百年前还在神界的时候。

  那会原慕也是像这样,一个人做一整个收容所的饭食。开饭时间,院子里满满登登的好几大桌子,每只魔兽都笑呵呵的,满脸幸福。

  而原慕也是像现在这样,在旁边喂幼崽。只是当时,他喂的幼崽……是自己。

  谢执甩甩头,似乎想要将这段记忆清楚。可下一秒唇边却多了一双筷子,上面夹着一块裹着糖霜的酥炸芋头。

  他冷眼瞪原慕。

  原慕一动不动。

  谢执沉默半晌,最终还是张嘴吃掉,别别扭扭朝着原慕低下头。

  这是他和原慕的约定,獬d一族最讲究公平公正,从不亏欠他人。所以作为吃原慕做的饭的交换,谢执也会强忍羞耻让原慕揉自己的毛。

  “不,不许瞎碰!”他狠狠地警告。

  “嗯。”原慕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感叹了一句,“小朋友是真的长大了呀!”

  谢执没言语,却悄悄红了耳朵。

  呸!什么大不大的,他就知道这个伪君子只是觊觎自己的身体。

  到底是多了一个“不速之客”,所以王启他们吃过饭后,帮原慕收拾好了院子,就带着队伍呼啦啦转去镇上。徐有才扛不住王启粉丝们的热情相邀,最终决定同去,就当是主播联动好了。

  至于千盛和刘申,则是早早告辞。

  “原哥,等回头你有时间我在过来。”

  “嗯。”原慕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千盛和刘申也一起出了院门,转头院子里就只剩下原慕和谢执两个,外带吃饱了就昏昏欲睡的三小只。

  谢执有点别扭。

  原慕倒是神色自然,将三小只安顿好了之后,他转头回到厨房泡了两杯清茶,端着到院子里来找谢执。

  “坐下聊聊。”原慕捧着茶杯,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最近过得怎么样?”

  谢执惜字如金,“还那样。”

  “怎么会来这里做警察?”

  “神界太无聊……”谢执撇了撇,“一群自私自利的王八蛋,看着就腻歪。”

  可谢执在神界执法者中,武力值最高,被强压扔到灵气稀少的地球隐姓埋名,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也算是另一种流放了。

  看来谢执这些年也过得不算太平。

  原慕知道他没说真话,却并不逼问,而是巧妙的转移话题,“你这职业倒是和你很配,獬d查案,可不是事半功倍。”

  谢执没言语。

  原慕也收起玩笑的口气,“说说吧,遇见什么难处了?”

  “是讹兽。”谈到正事儿,谢执也暂时把那些别扭放到一旁,和原慕说起事情原委。

  “你听说过诱导自杀这个概念吗?”谢执神情严肃,“就是远隔万里,只要通过一通电话、一条短信、一条网线,轻飘飘几句话语,就能把活人直接送离这个世界。”

  “你的意思是,有人通过网上社交手段恶意诱导,致死人自杀?”

  “对,而且现在死亡人数,初步估算已经高达12个。剩余还有没发现和失踪不能确定的。”

  “而案发地点相对固定,两个大范围,一个在燕京,一个是省城。”

  因为是求助,谢执索性开门见山,把自己知道的所有细节都告诉了原慕。

  “起因是省城一起小规模群体自杀案。”

  “一共三个人,最大的二十四岁,最小的只有十三岁,他们约好了,要在废弃的精神科医院大楼里自杀。”

  “为什么是精神科医院?”原慕提出疑惑。

  谢执脸色凝重。他沉默了半晌,才下定决心一般从带来的包里拿出三份医疗档案摆在原慕面前。

  “因为他们都是精神类疾病患者。”

  “按照重案组规矩,我不能把这些给你看,但现在,如果犯人真和讹兽有关,也只有你能够抓到蛛丝马迹。”

  古有传闻,讹兽貌美灵善,食其血肉,便可能言善辩,却不再说一句真话。而这些因为讹兽影响脱口而出的假话,对于旁听人来说,却和肺腑之言没有区别。

  同理,如果讹兽想要诱人自杀,一样轻而易举。

  这案子从一接手开始,谢执就隐约嗅到了讹兽的味道,却偏无法找到定罪的证据,也没有抓到这个讹兽的身影,只能大致猜测。

  可原慕不同,作为执法者中唯一的御兽师,原慕能够直接倾听魔物内心深处的声音。即便是讹兽,也一样难逃原慕的审判。

  原慕明白谢执的未尽之语,伸手将三分报告接了过来。

  然而他只大致扫了一眼,就不忍的皱起眉。

  怪不得谢执宁愿违背原则也要过来找他,实在是这案子也太过惨烈了些。

  人命从某种角度来说,的确轻贱又脆弱。可这并不是能够被轻易夺走的理由。

  哪怕这些死去的人,对于他们各自的家庭来说,只是一个沉重又毫无用处的负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