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庄稼汉 > 090章 手段了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你这是做什么?”

  章春兰心虚的同时也非常疑惑,在她心里一直觉得孙二柱应该并不喜欢自己的丈夫。如果不是孙天强的存在,他就不会白吃这么多年的苦,而这次有离家这么多年没有音信,按理说孙二柱应该非常憎恨孙天强才对。

  而此时孙二柱挡住自己,更是为了阻止自己上前查看孙天强的伤势。没错,一定是这样!

  自以为是的章春兰抬起头看向孙二柱,脸上的笑容在碰到孙二柱冰冷的目光时惊恐的收起。直到现在她才觉察出不对劲,可惜为时晚已。

  孙二柱此时没功夫理章春兰,以前的事不想跟她计较,他总觉得是一家人自己吃点亏没什么。没想到这几年自己的隐忍到成了别人嚣张的资本。

  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良善之人,但现在他觉得并不是处理这个女人的时候,他希望通过这一次教训孙天强能自立起来,最起码不能被眼前这个女人吃的死死的。

  他挡住章春兰,自己回身把趴在地上的孙天强扛起来扔到炕上,老太太赶忙上前查看老二,其实用头撞墙能把自己撞死不是完全没可能,可那力道不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有国恨家仇的冤屈是使不出来的。

  此时的孙天强不只是吓晕了过去,还是真的伤到哪里,老太太搂着孙天强的脑袋不住哭泣,而孙二柱和父亲显得没有那么伤心,更多的是在思考即将发生的事情。

  孙天强在老太太的怀里悠悠转醒,他现在也终于明白死是什么滋味,正处于后怕中。头顶传来老太太的安慰,虽然声音显得沙哑而且刺耳,可他却觉得非常好听。

  孙天强醒了,章春兰又好像找到了靠山,袖子搭上眼角,假装哭着说:“当家的,你终于醒了。我想过去看你,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哥就是不让,还好你没事,要不然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办啊?”

  明明悲切的话,传到孙天强耳朵里却如催命符一般,他连忙抓住老太太的衣袖,哆哆嗦嗦地说:“妈,我错了。这两年每回我想给你们钱,可她就是不让,有一次我偷偷藏了点钱准备给你们送去。最终还是被她发现了,她趁我晚上起夜,直接把我叉在外面,就穿着个单衣在院子冻了半夜。”

  本应该属于私密的事情,突然间被孙天强公布出来,章春兰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她看向孙天强的眼神,就如同草原上的狮子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般,恨不得上前生生撕碎对方。

  低头,用力握了握拳头,抬起头又是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孙二柱看着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他一直在关注对方,又或者对方刚才吃人的眼神不那么强烈,他一定也会被骗过去吧!

  “当家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那次我是让你在院子里待了一会儿,可怎么说也是你骗我在先。你忘了你当时娶我的时候怎么说的,你说不会骗我,如果骗我的话我怎么惩罚你都行。可你现在……”

  此时的章春兰就如同受伤的小鹿,声音抽噎,就连说出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可能觉得小声的哭泣不足以表达内心的委屈,所以章春兰开始嚎啕大哭,就好像此刻她是受委屈最大的那位。

  她这一哭,倒是把屋里的其他人给惊着了,当然这里不包括孙二柱。他就如同局外人一般冷冷地看着章春兰表演,他很想知道自己这位大嫂到底还会说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话。

  哭了一会儿,章春兰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没有人上来安慰她呢?事情有点超出了她的控制,心里开始骂孙天强,同时脑子里也开始想对策。

  头一次见到自己媳妇哭的如此厉害,孙天强有心上前安慰。不管怎么说那也是自己两个孩子的娘,这些年即便对自己苛刻,也都是为了家好。

  只不过还没等他起身,就得到孙二柱警告的眼神,那用力的手连忙放了下来。看到孙天强的表现,孙二柱留露出欣慰的笑容。

  过了大约四、五分钟,章春兰也察觉到今天不会有人上前安慰她,她只好自己慢慢起身,眼睛直直地看向孙天强。强压下心中的不甘,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悲伤,“当家的,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这些年我为你生了两个儿子,难道就因为那一次事情,就把我这些年的功劳都给抹杀了吗?”

  好手段!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孙二柱真想鼓鼓掌。这些年他在外面也见过不少人,事情也经历不少,可还是头一次见到如此有手段的女人。

  原来他一直觉得孙天强太愚蠢,所以才会被这个女人耍的团团转。经过今天,他觉得并不全是孙天强的原因,只是对手的确精明。

  章春兰很了解自己,也了解孙天强甚至自己的父母,她很清楚这一家人的弱点在哪里。孙二柱看向父母以及孙天强的表情,明显在对方提到孩子的时候,他们脸上愤怒的表情减轻不少。

  仿佛为了验证孙二柱的想法,孙天强再也顾不上孙二柱刚才的警告,赶忙起身来到章春兰身边。轻轻扶着她的身子,哭着说:“春兰,我错了!我不该那么说你,是我不好,我要是能多挣点钱就好了。你和孩子跟着我受苦,我居然还那样想你。”

  老太太此刻也没有了怒火,坐到了饭桌上,平静地看着章春兰夫妻。嘴刚要张开说话,就被老爷子的咳嗽声给挡了回去。

  章春兰扑到孙天强的怀里呜呜哭泣,哽咽地说:“孙天强,你这个没良心的,我这些年掏心掏肺对你,你居然这么对我。”

  在孙天强的记忆里,章春兰总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很少见到她如此伤心。手不由得攀上章春兰的后背,帮着她顺气。

  章春兰自从扑入孙天强的怀抱后,嘴角就挂上了似有似无的微笑,只不过此时她整张脸都被孙天强挡着,并没有人发现。

  哭声渐渐停歇,章春兰抬起头,看向老太太。表情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在渴求父母的谅解,呜咽声响起:“妈,我知道这两年是我们两口子的错。可您也知道天强这两年确实没挣多少钱,家里又有两个孩子上学,我们这两年也不好过。”

  说到这又把头转向孙二柱,然后笑着对老太太说:“现在好了,大哥回来了,我相信这些年大哥在外面打拼一定挣了不少钱,他一定会让二老过上好日子的。”

  绕了大半圈,终于来了重点。孙二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笑着说:“弟妹是如何知道我挣了不少钱,没准这几年我分文未攒呢!”

  孙天强哄好了,老太太也不像刚开始那样恨她,章春兰这才抽出精力对付孙二柱。明明已经是离家出走的人还回来做什么,不管心中多恨,当她抬起头看向孙二柱的时候都要将恨意埋藏在心底,不能透漏一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