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庄稼汉 > 164章 深情厚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妈,我姐生气了,她觉得自己个子矮。”

  “别这么说你姐,每个人发育有早有晚,你不能因为这个笑话她。再说了,你怎么不敢跟人家比成绩啊?”

  宋雯丽这句话说的张霖也是哑口无言,张霖自知理亏也从屋子里出去了。

  “你看看这俩孩子,明明那么亲近,没事儿还拌两句嘴。”张振生看着电视,连都没回问宋雯丽。

  “吵架拌嘴不是正常吗,这也是好事,能锻炼脑子。”宋雯丽的话让张振生摸不着头脑。

  “拌嘴正常我能理解,怎么就锻炼脑子呢?”

  宋雯丽白了张振生一眼,悠悠说道。“你跟人吵架的时候,不能好好想想怎么能吵赢啊?这时候应该会锻炼逻辑吧。”

  看着宋雯丽说的有板有眼,张振生也不管对不对。自顾看电视不再说话。

  “妈,我睡了。我已经跟我姐道歉了。”

  “看看你,也不知道写作业。”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宋雯丽也理解。张丹彤上学住校自不必说,而张霖刚上小学时,家里还在县城开饭馆。后来饭馆不开了,也不好随便让张霖转学。于是就和张振生的堂妹张秀逸商量,让张霖住在她哪儿。

  平时姑姑对张霖要求很严格,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这一点张振生和宋雯丽十分感激。不过张霖现在的年龄,正式爱玩儿爱闹的时候。就觉得很不自在,回到家以后反而就像解放了一样。宋雯丽也有心让张霖适当放松放松。

  两集电视剧看完,张振生两口子也就睡觉了,只剩下张丹彤自己继续看书学习。

  深夜...

  腿部又开始抽筋的张振生,被剧痛惊醒。他第一反应就是从床上跳下去,拼命的拉伸腿上的肌肉。按说平时都是冷了或者累了,张振生才会出现抽筋的情况。白天的时候他没有在意,可是这会儿的疼痛程度,远远比平时严重的多。

  张振生纳闷儿既不劳累,天气也不冷,怎么会这样。腿上的感觉缓解一点后,张振生跑到外面方便了一下,回到房间以后依然感觉腿上略有点感觉,但不强烈。于是就不在意钻到被窝里准备继续睡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虽然不再剧痛。但是偶尔一下一下的拉车感让张振生无法睡着。就这么睁着眼思考。忽然大腿外侧又开始觉痛,但并不是抽筋的感觉。张振生强忍着不敢发出声音。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疼了四五次以后,张振生已经是满头大汗。他害怕是有什么问题,但又不想让家人担心,就这样强忍着。直到困的实在受不了,才勉强睡着。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这一晚上把张振生折腾的厉害,两个眼睛里都布满了血丝。宋雯丽问他怎么了,他只是说知道张丹彤成绩的事情,晚上激动得有点失眠。

  两个人过日子久了,这种初级的谎话根本瞒不住宋雯丽,但是她也不想揭穿张振生。

  正是她这次的没有刨根问底,后来发生的事情,让她后悔了很久很久。

  吃了早饭,张振生决定去张兴怀哪里买点儿钙片,还没等他走到就碰到了孙二柱。好久没有见到自己这个兄弟,张振生高兴地上前打招呼,“二柱,这是干什么去啊?”

  孙二柱也没想到会遇到张振生,想到自己还欠对方的钱,孙二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张振生,尴尬地说:“哦,去家里拿点儿东西。振生,你那个钱……”

  张振生没有让对方说完就说道:“提钱干什么,我这边又不着急。我听说你把阿姨接到了县城,最近她身体可好?”

  想到自己母亲的现状,孙二柱脸上的神情变得非常难过,摇了摇头说:“自从我爸走了之后,母亲就一直思念他。刚开始还好,可后来越来越严重,前几天去医院检查,医生说得了阿尔兹海默症。”

  张振生并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挠挠头发不解地问道:“阿什么症?”

  孙二柱解释道:“哦,就是所谓的老年痴呆症。医生说现在只是初期,还能记得一些事情,可随着病情加重,会一点一点忘记我们,就跟失忆一样。”

  张振生没有想到老太太病情如此严重,走上前安慰道:“二柱,有什么需要兄弟做的,尽管跟我说。你放心,但凡兄弟我能做到的,绝不会拒绝。”

  自从母亲生病后,孙二柱找了许多亲戚,大家都不愿意帮忙。先不说别人,就说孙天强的妻子章春兰是头一个不愿意的。

  俗语说远亲不如近邻,孙二柱到今天才明白其中的意思。看着眼前关心自己的张振生,孙二柱感动地说:“振生,谢谢你,谢谢你还愿意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孙二柱能有你这么个兄弟,真不知道我是我几辈子积的德。”

  张振生拍着孙二柱的肩膀说:“说什么呢,别忘了,咱们是兄弟。兄弟有难,我哪能袖手旁观。想什么几辈子,咱就看这一辈子,到时候喝完汤谁还记得。”

  想着刚才张振生来的方向,孙二柱问道:“振生,你这是去哪里啊?”

  张振生拍着腿笑着说:“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腿一直抽筋。想着应该是缺钙导致,这不想着去咱二叔那里拿点钙片。”

  “哈哈,振生啊,岁数大了不服老不行,你就别那么拼了。”孙二柱半开玩笑的说道。

  “不拼不行啊,两个孩子。彤彤马上要高考了,张霖的学业才刚刚开始。”我这要是偷懒享清福,两个孩子咋办呢。

  “也是,任务还没完成呢。也没啥办法,你呀,就是骡子命。”

  孙二柱忽然觉得话说的有点重,赶忙又跟张振生道歉。

  “没事,本来就是。你又没说错。啥事都是为了孩子,不过这样活着才有劲儿不是么。”

  两个人见面有说不完的话,但是孙二柱着急照顾母亲,而张振生也怕二叔出诊,两个人又约了个时间喝酒,然后就各自办事去了。

  张振生一边走一边开始乱想,村里不是没有得阿尔兹海默病的先例,只是以前不知道名字,只知道是老年痴呆。有人照顾还好,如果没有儿女的,到最后生活都不能自理,十分遭罪。张振生就幻想着如果有一天自己也患病了,会不会有人陪在身边。

  “呵呵,我这脑子里成天都是装的什么。我现在哪有资格生病。”张振生不禁嘲笑自己胡思乱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