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大燕第一贵女 > 第183章 沉迷男女之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是他却并不急,也完全没有不顾她的感受直接硬来,反而用了各种书上学来的手段伺候她,一开始还有些生疏,后来却是把她撩拨的欲生欲死。

  这一夜,云珩几乎没怎么睡。

  什么共赴巫山,阴阳交合,话都说的文绉绉的,可一旦做起来,哪还有半分文气。

  如果硬要说,那大概就像是海上行舟,时缓时疾,有风平浪静,亦有惊涛骇浪,而她便是那被船头撞上天空的浪花,碎成了点点滴滴。

  云珩瘫在床上,看着渐渐泛白的窗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居然比练半天武还要累。

  不过奇怪的是,她是第一次,却没有感受到传说中的破瓜之痛,除了一开始有些不适之外,后面便随着独孤真飞上了九重天。

  中途她还特地检查了一下有没有血,床单上的水迹里只混了一丝浅红,怕是连一滴血的量都不够。

  这要是她跟一般的世家女一样嫁入高门,出现这种状况怕是天要塌下来吧。

  她还特意问了独孤真,问他有没有什么想法,比如她是不是以前就跟人有过这种关系之类的。

  “那你有吗?”独孤真还是压在她身上问的这句话。

  “我说没有,你信不信?”

  云珩盯着那双亮到逼人的双目,只想看到他心里去。

  独孤真的回答,却是又一轮的生死相搏。

  直到天要亮了,偃旗息鼓,独孤真才平躺在云珩身边,说了句:“我信,不过这事有这么重要吗?如果我做的不好,就算以前没有,将来也会有,早晚又有什么区别,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你眼里再也看不见别人,将来也都是我的。”

  云珩笑着蹬了他一下,可惜腿软软的,只蹬的独孤真一阵笑。

  “还有力气蹬我,不如再来?”

  “天都要亮了,快睡觉。”

  云珩又累又困,腰也罕见的一阵阵泛酸,再战一场怕是真的要下不来床了,她只得把自己用被子裹了,不让独孤真再折腾。

  “柜子里是不是有备用的床褥?”

  独孤真笑着拍了拍云珩的被子卷,也没有拉开,只是贴在她耳边,将她依然湿润的几缕头发咬到了耳后。

  云珩懒懒的嗯了一声,眼睛都不想睁了。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后云珩就觉得自己被抱了起来。

  “床上有些脏了,睡觉也不舒服,我换一下,你先坐胡床上,马上就好……”

  独孤真的声音很轻柔,听的云珩更想睡觉了,结果她在胡床上就睡着了,连什么时候被抱回床上的都不知道。

  云珩再次醒来时,已是午后。

  独孤真依然陪在她身边,不过二人身上都干净了不少,看来她睡着时,独孤真应该帮她清理过,只是她稍微动一动,床单还是又脏了。

  “饿不饿?祖父他老人家特地叮嘱厨房做了给你补身的饭食,我让风棠送进来。”

  独孤真坐起来,揽着云珩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腿上。

  云珩伸展了一下手臂,随手环住了独孤真的腰。

  “好。”

  她太喜欢独孤真的身体,尤其动起来时,真像条野狼。

  虽然有些累,这一夜她却是很享受的。

  怪不得总见人沉迷男女之事,她以前还觉得不可理解,现在却有些担心自己会不会也成为那种人了。

  跟独孤真一起的感觉,实在太好。

  除了她居然完全不疼,几乎没出血这件事比较奇怪。

  回头她要去问问鸾婆婆,这样算不算正常。

  又在独孤真身上腻了一阵,云珩裹上袍子,想起来洗漱一番,发现身下又是一热,简直没完没了了,刚穿的袍子就脏了。

  饭也不吃了,云珩几下把外袍穿上,头发随便一束,便要去泉池洗洗身体,结果被独孤真拦住了。

  “出门之前,你不照照镜子?”

  云珩斜了独孤真一眼,有些狐疑的走到镜子前,然后便不想出门了。

  她的嘴是肿的,耳朵,脖子,全是大大小小的红痕,衣襟内更是惨不忍睹。

  关键是,她的脸,再不复往日的高傲清冷,简直像朵被雨打湿的海棠,凌乱中透着几分娇艳。

  比她做过春梦后看着还要靡丽万分。

  独孤真其实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脖子上,一样被云珩咬了不少紫红色的点子,甚至肩上还有牙印,都是云珩完全失控时咬上去的,当时确实有些痛,却又意外的让人疯狂。

  “你等着,我让风棠他们送水上来。”

  云珩嗯了一声,也不想下去了,甚至不想被风棠看见她现在的模样,总觉得有些丢人。

  从泉池运水过来,还要点时间,云珩便简单洗漱下,先吃了东西。

  奋战一夜,她现在饿的很。

  独孤真又得了一大盘子烤海蛎子,一样吃了个干净。

  “这么喜欢吃海蛎子?等将来我们回陆上,我让人给你晒几袋子海蛎子干带着好了。”

  云珩倒是没想到,独孤真对海蛎子如此偏爱,那好办,岛民经常晒些干货,能放很久,到时候不如多带些。

  独孤真笑着说好。

  从昨夜他们有了肌肤之亲之后,独孤真脸上的笑容基本就没落下来过,那是一种心满意足,满是甜蜜的笑容,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一直看着,连自己心里也被这甜蜜溢满。

  他们吃过,风棠带着几个人,拎着好几个大桶过来,又把云珩房间里的大木桶清洗一番,这才把清水倒进去。

  云珩本来有些不好意思,可想到她什么模样风棠没见过,有什么好害臊的,便坦然了几分,结果发现风棠居然一直垂着头,好像在躲她。

  “昨夜发生什么事了吗?”云珩揪住了风棠的耳朵。

  风棠哎哟了一声,赶紧让云珩松开,等那几个人把水倒好出去了,才朝云珩摆了摆手。

  “也没什么大事,就风梑喝了一夜酒,在湖边哭了几嗓子,阁主你知道的,这小子一直想不开。”

  云珩叹了口气,松开了风棠的耳朵。

  人跟人之间的感情,一厢情愿总不行的,总有一天,风梑会明白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