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远古入侵[末世] > 23、入侵后的第二十三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入侵后的第二十三天·【大家康康作话!新文!】

  程声看向罗小南。

  他这才注意到罗小南的不同寻常来。

  之前在监控室里,他就应该发现这个孩子的不同,但那会儿实在太紧迫,结束后又冒出段奕受伤的一系列事情,以至于程声一时间忽略了这个孩子。

  除了异于常人的绝佳听力和视力,还有什么是他没有发现的?

  又或者是这个孩子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这样突出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难道是那次发烧?触发因素是什么?

  程声脑海里飞快闪过一连串的问题,但现在不是找出答案的时候。

  在罗小南说完那句话后,又过了好些分钟。

  陇长林和队里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紧紧盯着那十几个通风口。

  头顶上方,渐渐传来了奇怪的响声,悉悉索索,尽是在看不见的地方,让人恐惧不安。

  所有人都举起了自己的武器,手指放在扳机上,严阵以待。

  程声听见有人在小声地祈祷:“不要是虫群不要是虫群……”

  他下意识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却只看到一个年轻的小兵紧抿着嘴,冷汗从鼻梁上滑落下来,一言不发地抬头盯着通风口。

  程声微怔,但他什么也没说。

  头顶的动静范围越来越大,渐渐的,就像是充斥了整个天花板的隔层一样,让人头皮发麻。

  程声和罗小南率先进了集卡车厢里,免得其他人还要分神照顾他们。

  就在他们头顶上方的通风口,黄色的胶带在通风口的地方封了好几层,里头塞了满当当的车垫,而这会儿,就看见那一层层的胶带往外鼓,鼓起一个大包。

  “这都是什么东西……动静也太大了吧……”陇长林低声骂了一句娘,深吸了口气,手里准备好喷火器,就等着那胶带被鼓破、被撑开后,通风管道里的东西一窝蜂地涌出来。

  “太阳快出来吧……”队里有人在祈祷。

  上一回那些虫子就是在太阳出来后,彻彻底底地离开了停车场的铁门外。

  这回或许也不会例外。

  他们祈祷着。

  所有人不敢分神地盯着通风口,被撑得往外鼓起一个包来的胶带不止一处,十几个通风口都是这个模样,沉甸甸得仿佛要坠下来,看得人心惊胆战。

  谁也不知道时间又过去了多久,但是似乎头顶上的动静变小了。

  相距有些远的一个小组率先开口,欣喜地通知陇长林:“陇队!我们这里好像没动静了!”

  他们头顶上方悉悉索索的响声已经消停有段时间了,好像……都不在了一样。

  随着那个小组的确认后,接二连三的,又有七八个小组相继确认了动静消失的情况。

  头顶上方的鼓包也没有再往下压迫的趋势,就好像,那些东西知难而退了一样。

  陇长林还没来得及把这个情况告诉程声,就听另一个小组的人抖着声音喊道:“陇队……陇队……我们这边还有动静!我觉得可能要扛不住了……”

  那个小组离陇长林他们最远,位于停车场末位的一个通风口。

  陇长林闻声猛地看过去,然而那个年轻人的话还没完全说完,就见头顶上方的黄色胶带出现了一条细细的、割裂的纹路。

  年轻人的话音戛然而止。

  小组十多个人,齐刷刷地拿起喷枪对准了上方。

  陇长林瞳孔一缩,毫不犹豫地吼着周围小组的人上去支援,他冲在最前面,同时命令小组往后退。

  “来不及了陇队!”那个年轻人吼道,他话音刚落,胶带被彻底撕扯开来。

  一个巨大的黑团仿佛重重砸下来一样,“嗡”地一声炸裂一般的动静,铺天盖地地直接吞没了那边小组的十余人!

  陇长林大吼一声,瞪大了眼睛,目眦欲裂。

  那一团的黑影围着小组的十余人,只看得见十多道火舌在黑影里微弱地闪烁着,仿佛是星星之火。

  段奕比陇长林速度更快,他几乎眨眼就冲到了最前面,手里提着一个喷火器,还有一团先前程声让他们准备的浸了机油的衣服,绑在棒球棍上,直接挥了进去。

  他身上的皮肤几乎在感应到危险的瞬间,就覆上了一层细密厚重的长毛,毛发根根如同松针一般,又像是鳞甲,覆盖在段奕的皮肤上。

  虫群的翅膀滋啦一下滑过,只听见金属划拉的声音,火光蹦蹭出来,却没有伤到段奕一点皮肉。

  段奕在那瞬间提起喷火器,猛地喷出火舌,对准了通风口黑压压不断往外冲的虫群,他要点燃的是通风口里浸了机油的车垫。

  火星子沾上机油,瞬间爆了开来,在狭长的通风口里,空气充分燃烧,沾上机油的飞虫群,就在里头兹兹地发出被烤焦的响声,噼里啪啦。

  陇长林和左右的支援小组紧随其后赶到。

  火舌高温让虫群忌惮不敢靠近,几十道火舌齐齐喷向半空,先前如同铺天盖地一样的密集虫群,也就不过是十几分钟就解决了。

  满地烧焦的虫群残骸,还有那十几个小组成员被吞没后的尸体,没有一具是完好的,仿佛进了碎纸机里,那些虫群的变异翅膀就如同美工刀一样锋利。

  甚至那些人手里还紧紧捏着喷火器的把手,死死按在扳手上,裸露的手腕被虫群撕割得几乎只剩下白骨。

  陇长林试图掰开那几人的手指,卸下他们手里的喷火器,却没想到力气大得任他也卸不下来。

  队伍里年纪小一些的兵都受不了这场面,跑到角落里边哭边呕。

  陇长林跪在那些人的身边,死死攥紧拳头。

  段奕走过去,他沉默地把喷火器从那几人的手里卸出来,低声说道:“太阳还没出来,一切还没结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