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一鸣篮球 > 56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经过几天几夜的赶路,一行人终于离开了迷雾阵,众人都非常高兴。又可以看到城镇,凡间的人,普通的村子,明亮的天空,不在白色一片,现在他们都好像得了白色恐惧症。人在高度紧张的时候,会有使不完的力气,可是一旦轻松下来,就会突然感到疲惫,疲惫不堪,因为原来压在肩上的压力突然没有了,人的精神也会突然垮掉的,虞卒是属于比较有意志坚强的人的,可是也感到异常疲惫,于是决定向长老们建议能在附近村子里多住几天,好好休整一番。

  在这个休整的三四天里,大家都逛了村子里的集市,长老们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在路上用得到的,干粮,水,水壶,还有一些道家用书。虞卒和小雨一起,两人开始说好各买各的,可是后来小雨耍赖,要虞卒当跟班的吗,帮他领东西,虞卒见小雨心情这么好,不忍心扫她的兴,就跟他一起逛。因为迷雾阵里吃的都是果子,以至于到了现在,小雨看到卖水果的摊贩的就想吐。

  她和虞卒下馆子,虞卒问小雨要吃什么,结果小雨也没客气,就拿着菜单点了很多:三盒小笼包、八个包子、两碗馄饨,三块千层饼。

  虞卒看到小二端了这么多到桌上,都看傻了。结果可爱的小雨把这些食物全都推到虞卒的面前原来这些都是为虞卒点的。

  小雨开口道:“在迷雾阵的,你辛苦了,没日没夜一定很幸苦了,所以我点的这些点心都是给你的,这里是小地方,根本没有什么好菜,等将来我带你回我的家,我们家可以做天下任何地方的菜,而且非常好吃。”

  虞卒呆呆的看着小雨,说不出话来,他把筷子拿在手里,动也是不是,不动也不是,小雨抓着他的手到去夹小笼包。小雨嫌虞卒吃的太慢,就伸出双手去帮忙,她左手一个包子,右手一个包子,一抓两个,让虞卒乖乖的张口,虞卒听话的张口,他很享受这一刻,小雨也来了劲,将包子,饼、馄饨,一起上来。虞卒施展狮子大吼功,一切吸入到胃里。吃了那么多顿的饭,只有这一次是最有创意,最难忘的。

  天不亮,长老们和小雨都还在休息,虞卒就出了村子到村外去打探消息准备明天出发的事。没想到走错了路,来到一片泥林,所谓泥林就是完全是泥土创造的世界。什么都是泥土捏造的,传说上古时期,女娲娘娘用泥土造人。虞卒原本不相信时间上真有泥人世界,这次他真的相信了。

  虞卒对泥的世界非常好奇,他继续往前走,越走越远,真正进入泥人世界,突然头顶上来飞来一团黑色的泥巴,虞卒避之不及,泥巴团迎面朝着他的面门飞来,“啪——”漂亮的面部沾上了黑黑的泥土,变成了泥人。他双手抹掉脸上的泥土,手上黏黏的,他低头看着双手,双手也变得黑黑的,虞卒站在入口处,环视四周,发出狮吼功,龙卷风从他嘴里飞出,卷走了地上所有的东西。一个童子模样的泥人出在空中,他手拿红缨枪,朝着虞卒嘴巴直戳过来,虞卒一个躲闪,童子泥人刺了一个空。

  虞卒望着眼前的泥人异常眼熟,才忽然想起原来这就是长老们说的仙境记载中的泥兵,可是泥兵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到是天下发生大事了,所以泥兵才出现的,根据仙界记载,泥兵阵一共有八个人组成,他们拥有十八般武器,有的是使用刀,有的使用金枪,有的使用弓箭,有的使用大刀,有的使用捆妖索,武艺高强。

  泥人童子拦住了虞卒的去路,虞卒使出了火功,只见他盘坐在地上,双手合并,运用功力,把全身的力量集中在丹田,一股气瘪在胸前,忽然张开嘴,还没等张开嘴,他突然一鼓起泄了,虞卒咳嗽了两声,这次火功失败了,对面的泥人童子觉得非常好玩,也跟着坐下来看着虞卒,虞卒不管那么多,继续重来,没想到盘坐在那里,正聚精会神的把全身的力量击中到手上,他决定嘴里喷火不安全,那就通过手发出去,不料一直小虫子飞到了虞卒的脸上,在他脸上慢慢爬,一开始他瘪着,可是越到后来越瘪不住,于是又一次的泄了气,于是这次又失败了,泥人童子拍手称快,这让虞卒非常恼火,于是他连身飞出,使出降龙十八掌招数,朝着泥人童子飞去,掌里行风,龙卷风将泥人童子吹的粉碎。

  虞卒刚刚收回掌心,没想到面前出现了无数的泥人士兵,士兵上的泥土是不能沾上的,否则任何人都会变成泥人,泥东西。虞卒记得前辈师傅们曾经对他千叮咛万瞩目。今天他要试一试师傅们说的对不对,于是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笼包,扔到泥人士兵的身上,泥人士兵顿时会分泌出一种液体,这种液体正好沾上了小笼包子,这时候奇异的事情发生了,小龙包子变成了泥包子,而且会一跳一跳的跳到泥人士兵的队伍中去,跟着泥人士兵追着虞卒跑。

  一时之间,虞卒也慌乱了,躲路而逃,他来到路的三岔路口,树上停留着一些小鸟,泥人士兵对小鸟们反而视而不见,没有攻击性。泥人士兵一路滑了过来比轻功的虞卒还要跑的快,很快泥人士兵就团团围了过来,原来泥人士兵有种特殊的能力,能分辨出人的气味和动物禽类的气味吗,于是虞卒只能翻身爬上树,把各自鸟粪鸟屎涂在脸上,并且涂满全身,采了几个芭蕉叶裹在身上,伪装承诺猴子样,偷偷从泥人士兵的泥人阵突围出去。果然其中一位泥人士兵在虞卒的身上闻了闻。放了过去,虞卒撒腿就跑,没想到脸上的粪便干了,落到地上,泥人士兵闻到了虞卒身上的气味,突然反应追了过来,虞卒见状连忙拔腿就跑。

  虞卒突然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小型大坑,完全可以做成陷阱,虞卒马上运功,使出神吹神功,将树上的大片叶子吹下来,有使用闪电神功在地上咂一个大洞,“胡啦——”,巨大的地洞形成了,他马上在上面盖上树叶,佯装成一个扑泥人的陷阱,等待着泥人士兵的带来。

  一阵寒风吹来,虞卒闻到一顾怪味道,他鼻子嗅嗅,原来是身上鸟粪的臭味道。这时,泥人士兵排得整整齐齐,一路齐刷刷的走到虞卒埋下陷阱处的就停下不走了,虞卒纳闷了难得是身上的怪味道,于是他只能送人入泥口,直接引泥人士兵上当,于是虞卒施展绝好的轻功,直接飞到泥人士兵的头顶,泥人士兵跟着虞卒的气味来到陷阱前,可是又停下来了,于是飞在空中,一双筷子掉到泥人士兵的头上,筷子上也沾满了泥人液体,也变成了传说中的泥人筷子,虞卒看到这一切忍不住哈哈大笑,这一笑不要紧,完全把泥人士兵给惊动了。泥人士兵疯狂的涌入过来,虞卒飞到高树上,临空看着这长好戏。

  泥人阵的出现让虞卒几个人大伤元气,虽然把这些泥人已经是全部消灭了,但是虞卒他们感觉到很疲惫,反正这里离目的地还比较远,此时天已经快黑了,虞卒决定和大家商量一下,就地休息,等天亮在出发。

  “我们现在就在这里休息吧,此时应该是不会遇到这么敌人了,休息好了再出发,俗话说磨刀不误砍柴工,明天在赶路也不迟”虞卒对大家说道。

  “好,我们也有点累了,正好这个山凹里面也避风,就在这里休息吧。”众人都赞成,看来他们也真的是累了,虞卒看看众人,转身回去找一个可以安静躺身的地方。

  虞卒真气涌动将一片空地打扫干净!

  虞卒躺下来,小雨挨在身边,天空中的繁星一闪一闪,预示着明天将会是一个大晴天,是赶路的好时机。

  当虞卒躺下来的时候却怎么也睡不着,可能是今天在大战泥人阵的时候,元气损伤过渡,也可能是太兴奋,此时的脑子还没有完全平静下来。

  而此时不仅是虞卒,即使是周围的人也都是一个个睁大的眼睛看着天空,都睡不着!虞卒躺在地上,地上已经被小雨铺上了草,暖暖的,不会有凉的感觉,而空气中也吹着暖暖的风。

  小雨在虞卒身边完全就是充当这保姆的角色,让虞卒能在任何环境中可以舒服的休息。可惜虞卒走的乃是无上霸气大道,女人什么的都得靠边站!

  一座座大山在周围连绵起伏像是黑暗中幕账,在这个黑夜中,虞卒居然有点失眠了,看着连绵的山却是无尽的失眠。

  此时已经是快半夜了,可是几乎所有人都还没有睡着,这几天遭遇的事情实在是让众人难以消化!

  “难道是自己认枕头?”虞卒自言自语道。管他的,就这样躺着休息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虞卒和其他人,渐渐的进入了梦想,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大地一片安静,只能听到风微微的吹过的声音。

  虞卒睡的死死的,却是进入了一个梦里,梦里面,虞卒是一个人,来到一片荒凉的地方,和刚才自己睡着的地方差不多。

  虞卒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只是感觉这里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里是边关!虞卒忽然想到,对,一定是边关,秋风萧瑟,空气之中都在蔓延着血腥的气味,让人不禁感觉到体内的鲜血都在沸腾,边关,战争的地方,到处都是血和肉铸造的土地!而且前面就是边关的小镇。自己有印象的。

  虞卒在这样的梦里,居然就忘记了自己是做梦的了,难怪别人说,即使做了无数的梦,在梦里的时候也不会知道自己在做梦。

  梦里面虞卒来到一个荒凉之地的一处边关,边关的地方就是荒凉,虞卒现在离边关还有几里的地方,再走一个时辰就到了,虽然还没有到达,但是边关的荒凉已经直逼这里,周围荒芜一人,虞卒一个人走在这条路上。周围荒漠一片,连绿色都少的可怜,虞卒在这里每一次呼吸都能感觉到血腥味,和那种热血的冲动!自古以来无数将魂兵魂在这里带来的热血和魂骨!

  “要不是有任务在身,我才不来这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虞卒自言自语一番,这里地广人稀,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刚才还有那么多人,现在怎么一个人都没有了,虞卒努力的想要回想之前的事情,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了。虞卒只能和自己说话,再走一会就是边关了,哪里可能会有些人吧。现在口都渴了,虞卒拿出随身带着的水壶,喝了几口。继续朝前面走去,“早知道该骑一匹马来的。”

  到了边关,前面终于来了一个人,这个人恍惚的来到眼前,却不知道是谁。像是一个手下。此人来到虞卒面前,拿出一份信,虞卒看看信的封面然后摆摆手,这个人便离开。虞卒把信撕开,看着上面的内容,不由得笑了一声,然后把信撕掉,继续朝前面走去。

  这时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朵的乌云,乌云遮天蔽日,有两只瞪着灯笼一样的眼睛看着虞卒,“哈哈,你终于来了,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我可以告诉你,但是告诉你之后你就马上忘记,这里是一个梦境,虽然每个人都会来到这里,但是美梦和恶魔可是不一样的哦。”

  天空中的眼睛一闪一闪的说着话,声音很大。

  虞卒抬头看着:“你就是信函里的那个妖怪?刚才那个送信的人呢。”虞卒问着,只是这个梦里,一个人都没有,虞卒想找一个帮手。

  “他啊,你就当他不存在好了,他只是个送信的,完成了他的使命,自然会消失,这不是现实,这是个梦,梦里面的事情是不需要有逻辑的,你现在在这个场景里,你无法自己出去,或许你没有能力走出这个梦境,告诉你吧,这里是梦魇,而我所说的话,你很快就会忘记,这也是走不出去的原因。”天上的声音,依旧响亮。

  “我不管你是何人,对我而言你就是一个我畏首畏尾的杂碎罢了,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梦魇?既然你是梦魇,那这里就是我的梦境,给我滚出我的梦境!”虞卒说话的时候瞬间发现自己已经忘记了刚才那个眼睛说的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虞卒的脑子有点蒙,使劲的摇摇头,可还是想不起来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哈哈,好狂妄的口气,你不过一个筑基的小家伙,敢这么和我说话,让我很怀念当初和那群家伙战斗的气息!”梦魇在天空中说道。

  “哼,即便我是筑基又如何,在我看来你不过一个缩头乌龟罢了,你凭借什么和我战斗,你缩头缩尾气势上已经比我弱出了太多!”虞卒刚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后面的不知道说什么了,或许已经忘记了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已经不记得梦魇这个怪物了。但是身体之中爆发出来的气势告诉自己自己在战斗!

  梦魇笑着慢慢消失,像一团乌云消失在天空之中。

  虞卒看了看周围一切又都恢复了刚才的平静,到底是什么?虞卒虽然无法理解梦里的事情,但是虞卒爆发出来的气势却是带着他毫无畏惧的向前走去,不管前方是什么,对于虞卒而言一力破万巧!

  前面隐约出现一座小镇,“终于来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了。”想着,虞卒加快了脚步,想要早点到达这个小镇。在野外行走,越是开阔的地方,越是发现走的慢。即使虞卒加快了脚步,但是远处的小镇还是没有变大。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虞卒有点分不清,只是觉得这里的时间好漫长的感觉。

  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来到小镇的面前。这个镇不算大,但是在这个荒凉的地方,已经算是不小的地方了。虞卒走在街上看着这里的人们,表情都很淳朴,想必很少和外界联系,这里的人们看着应该都很单纯吧,至少在眼神上看着是很干净的那种。虽然地方不大,但看着还是比较繁华。

  这时旁边的人都才朝着一个方向走,那方向的人也看着很多,“嗨,这位小哥,你们都是去看什么的。”虞卒叫住一个年轻人问道。“这你都不知道啊,前面有集会,每个月都有几天集会。都去看热闹,里面有很多好玩的,你一定是外地来的吧?”小哥回头看看虞卒,一副了然于胸的状态。

  虞卒有点惊讶,“这你都看的出来,我脸上写着外地人三个字吗?”小哥怔了怔,“这个,你脸上虽然没有写但是看你风尘仆仆,眼神和我们这里的人都不是太一样的。所以我们这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啊。我们这里的人都有自己规律,而你没有,你有自己的思想,和很多不确定,所以我能知道你是外来的人。”

  虞卒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先去集会看看去吧,说不定能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虽然这次是来有任务的,但是也该放松一下了,一个人在荒无人烟的地方走了那么久。

  虞卒继续走着,越走的时候发现前面越来越热闹,什么都有,有耍猴的,卖艺的,斗鸡的,更奇怪的是,这里面还有比武的,耍杂技的。简直是应有尽有,这里的人们看着生活很丰富的样子。

  这时前面走过来一个老者,看到虞卒先是惊奇的眼神看了一下,之后又恢复了平静。“年轻人,你不该来这里的,快点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能来的地方。”

  虞卒看看老者说道:“为什么,还求前辈指点迷津,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可以带我出去吗?”

  老者看看虞卒说道:“看你的眼神并不是坏人,想必进来这里是也是情非得已,既然进来了,想出去,必须要走完所有的路,和所有的场景,而每个场景都是一道诱惑,你只有经得住这些诱惑,顺利的通过,你才能走出梦魇,不然你就会永远的困在梦里,直到你的**死亡,梦才会消失,可是梦境里的一年现实中才一个时辰,也就是说你至少要在梦境里呆够几十年,你的**才会完全死亡,死亡的时候也就是你解脱的时候了。你看到这里的人了吗,他们都是进来没有出去的,而他们的**也快要死亡了。等死亡的时候他们就可以离开这里,去投胎了。”

  虞卒听了老者的话,心里一阵寒颤,如果出不去,岂不是要在这里呆上一年了,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不过我可是虞卒,天上地下有什么可以阻拦我的东西,就算有我也会一力破万法,梦而已,他是我的梦,那么这里就是我的地盘其他的东西都给我滚出去!说着气势再次破体而出,天空之中的阴霾似乎都消散了不少!

  老者继续说道:“年轻人,我看你和别人不一样,你眼神里有一种坚定,或许你会冲这个梦魇中走出来,只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事实,自我进来之后,几百年来,没有一个人可以从这里走出去。”

  虞卒有点疑惑的问道:“那么前辈,你为什么能在这里呆几百年,而外面的**却不消亡呢?”

  老者顿了顿说道:“不妨告诉你,我的**只是昏迷,也就是植物人的状态。我只是撞晕了,没想到,却被恶魔附身,进来这个梦魇里。”老者说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悲伤。

  “那么老者你想出去吗?”虞卒问道。

  “这里的人都想出去,可是试过无数次,总是过不了心里那关,所以还是出不去,后来也就渐渐淡忘了,也就不想出去了,在这里颐养天年了,这里其实也还不错,你呆久了就知道了。”

  虞卒说道:“我可不要在这里呆久了,就更温水煮青蛙一样,我要马上出去,这个虚幻的世界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挑战,我是站在世界巅峰的人。您还没有向我解释为什么你可以在这里呆这么久?”

  老者说道:“这个啊,是因为我的肉身在现实中一直不死,我的家里人很孝顺,即使我成了植物人,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每天给我擦身子,每天喂东西,所以我的肉身就一直不死,可是估计永远也醒不过来了。我的肉身现在才五十岁,至少还可以活二十年,也就是说,我梦魇里的时间估计要呆上几千年了,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几百年了,这个梦魇里面数我的年龄最老,我呆的时间最长。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他们可以很快的离开这里,而我要等待漫长的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