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皇上,这个宫女要翻天 > 第52章 中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回皇上,糕点是臣妾亲手做的,不可能有毒。”

  “是啊皇上,良妃姐姐总不可能要毒害整个后宫,何况,这未免也太容易查出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为良妃开脱的竟然是静妃,她说的句句在理。

  但莫倾泽却只是“嗯”了一声。

  这时负责诊治陈臻和的孙太医站了出来。

  “皇上,歆常在所中之毒虽然是噬芜菌,但这种菌单独使用,是没有任何伤害的,甚至还能驱寒,它的毒性需要诱因,与莲子混食才会形成剧毒。”

  “哦?照你这么说,良妃姐姐便是无意的了?”

  “有意还是无意,静妃啊,这定论下的可不能太早了。”

  静妃今日的言行,惹的嘉妃有些不快,她冷冷的看着静妃,静妃抿了抿唇,应了声,“是。”

  “行了,先别吵。”莫倾泽拍了拍嘉妃的手,待她安静下来后,才继续说道:“事情一件一件解决,先说说歆常在被毁容的事吧,良妃可是你指使的?”

  莫倾泽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心不在焉,似乎并不是很在乎这件事的真相,他的态度让众人心里都有些打鼓。

  毕竟这事牵扯到了已逝的陆歆,这个女人可是皇上心中的禁忌。

  众人都不敢再多言,只听良妃辩解道:“皇上,臣妾冤枉,臣妾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任何人。”

  良妃望向莫倾泽的那双眸子,是那么澄澈与深情,可是莫倾泽却直接无视了她的目光,瞟了眼皇后。

  皇后立刻接了话题问道:“小荷,你前两日去太医院,要了些百姝草可有此事?”

  “回皇后娘娘的话,是,奴婢是为了除老鼠……”

  “问什么就答什么,哪来那么多话?”

  小荷还没说完,就被荇蓝呵斥住了,小荷哆哆嗦嗦的应了声“是”,就不再多言。

  “可有用完?”

  “没有。”

  “剩下的呢?”

  “不,不见了。”

  小荷的额头已经挨到了地上,这些话,任何一句,都有可能陷良妃于危险之中。

  可是她除了实话实说,别无选择。

  “不见了?谁偷这东西做什么?除了害人,也没别的用处吧?”

  嘉妃看了一圈众人,刻意说道。

  莫倾泽还是那副懒洋洋的姿态,并没有要插话的意思。

  皇后看了他一眼,接着问道:“齐公公,可有找到小荷丢失的那些百姝草粉?”

  “是,已经找到了,被丢进了梅林旁的水池里。”

  “梅林?又是钟粹宫的附近,臣妾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与良妃姐姐过不去了。”一直都很安静的淑嫔突然说道。

  “也许就是某人故意要制造这种假象,来为自己脱罪。”

  嘉妃与淑嫔一唱一和,引导着众人的思绪。

  见莫倾泽的表情有些不对,虞依然“碰”的一声跪了下来,说:“连这么深的计谋都能想到,嘉妃娘娘还真有犯罪的头脑。”

  “贱婢,你好大的胆子!敢诬赖本宫。”

  虞依然这番话,说的着实大胆,竟然敢把矛头对准嘉妃。

  嘉妃被气的直想乱棍打死她,可是皇上还在身边,他没有发话,嘉妃可不敢随便越过他,处死良妃身边的大宫女。

  “皇上你听听,这个下贱的婢女说的是什么话?都敢欺负到臣妾的头上。”

  “哦?是吗,不是你一直在针对良妃?作为良妃的大宫女,为自己的主子辩两句也合情合理吧。”

  莫倾泽话音未落,整个养心殿的人,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嘉妃更是被吓得愣住了。

  良妃是被皇上派侍卫押来的,本以为,良妃这次在劫难逃。

  没想到,莫倾泽又说了这么一番话,简直明确的表达了他要袒护良妃主仆的意思。

  莫倾泽到底在想什么,这下没有人能猜出来了。

  养心殿安静的,连呼吸声都快要听不见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打破了这份寂静。

  “启禀皇上,舞伶玖月晞到。”

  舞伶?是那天准备跳舞的女子。

  虞依然偷看了她一眼,惊觉这女子看皇上的眼神,竟是深情如斯。

  赶忙收回视线,低下了头。

  “小女玖月晞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玖月晞轻盈的跪了下来,她的姿势有一种说不上来的美感。

  果然莫倾泽的眼中闪过了一抹亮光。

  “知道朕叫你来做什么吗?”

  一直没什么兴致的莫倾泽,竟然拦住了皇后亲自询问。

  玖月晞垂下了头,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是,小女知道,小女错将连草,当做了水线花,害得歆常在中毒,都是小女的错,请皇上降罪。”

  晶莹剔透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倔强的不愿落下。

  玖月晞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不禁心生怜惜。

  莫倾泽轻叹了口气道:“你先起来吧,朕没有怪你,请你去跳舞,本就是临时起意,你更不可能知道歆常在涂了玉珠膏。也幸亏嘉妃当天换了香膏,否则这关你可能就难过了。”

  莫倾泽说完还哈哈笑了两声,嘉妃的脸色很是苍白,她猜不透皇上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今天有点针对她呢?

  虽然听着像是玩笑,但当着众人的面这么说,未免太过分了,嘉妃的心中警铃大作。

  不敢再多说一句话。

  “这水线花与连草长得极为相似,就连气味都不易分辨,你会搞混不足为奇。啊对了,我记得虞依然做的那些梅花糕里,好像也有加水线花。”

  静妃这番话,有很明显的留白,这时,淑嫔又接了她的话。

  “静妃姐姐,依然的梅花糕你就放心吧,普通人会搞混,太医总不可能会搞混,何况,内务府送往各宫的东西,提前可都是有重重检查的。”

  静妃与淑嫔的对话,虽然看样子像是在为虞依然找无罪的理由,但是却很容易令人有其他的想法。

  “好了,都别说了,衡儿,歆常在中毒这事,朕交给你来调查,三天后朕要真相。良妃,这三天你就不要随便出钟粹宫了。至于歆常在,齐公公你去传旨,升为歆贵人,都退下吧,玖月晞你留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