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仙侠修真 > 魔道八荒 > 第六一六章 锁幽大阵
  说罢,转身便踏入了空间裂缝之中。后者紧跟着“嗞啦”一声也彻底消失不见,严丝合缝,如同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望着空间裂缝消失的方向,杨硕呆了半晌。最后又是长长一揖。

  不知不觉已经入夜,山风袭来,将浓重的雾气吹散,露出一片漆黑的夜空。阴霾散尽,让人为之心情舒畅。

  抬头仰望,残月迷朦,星光晦暗,仅在东南方的天空中,有一颗蓝白色的星星格外的明亮。

  “那是……天狼星?”

  杨硕与柳倾涵互望了一眼,心中都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天狼乃恶星,主侵略。此星异常明亮,恐怕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望了望前路,心想无论前面有什么困难在等着,我也要闯他一闯!

  …………

  离断崖岭不远处有一个山谷,谷中灵气浓郁、阴气激荡,乃是一处阴阳交汇之地。

  谷中,九座石山高高耸立,形成一个巨大的天然屏障,如同拱出地面的九条巨爪。其中灵气盘绕不休,将地底阴冥尽数隔绝。

  九座石山之中,有一座笔直挺拔,形态酷似一人,其双手于胸前持印,威严肃穆。

  而在这石阵的中央,赫然有一块巨大的五彩晶石突出于地表,盘亘百丈,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

  一人趺坐于晶石之上,闭目不动,正是消失多年的东岭柳家二当家柳运。

  他干瘦如柴,眼窝深陷,衣衫也是十分的陈旧,甚至有些破碎。虽是如此,从他身上隐隐释放出的气息却是强横无比,与他那叫花子一般的形象天差地远。

  就在他的四周,一张巨大的沙盘状阵图飘浮于半空,忽隐忽现,放眼过去,高山峡谷、溪瀑河流历历在目,其中所描绘的正是东岭的全貌。

  原来,当年天玄老祖亲手在东岭布下的大阵乃锁幽大阵,乃为固锁幽冥而设,所借助的正是此处的灵源矿脉。

  所谓灵源,乃是蕴含丰富灵气的石壤,其精纯者便为灵石,正是名山大川灵气之来源。因其蕴藏于地底深处,故难以开采。此处若非天玄子与开天斧之功,想要寻到灵源也绝非易事。

  眼下,柳运所处之地正是大阵最为核心的阵眼所在。

  20多年前,因为某种原因,此阵几乎一度崩溃,直到柳氏三兄弟出手才将其暂时稳固,而他们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此刻,柳运闭目假寐,心神与大阵完全融为一体,整个断崖岭的任何异动都逃不出他的灵识。但凡有阴冥遁出,又或大阵出现缺角,他便会出手阻挡或修复。

  他就那样静静地坐着,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不知春夏寒暑,不知岁月枯荣,时间于他变得毫无意义。

  忽的,他的眉头微微一皱,一双精眸蓦地睁开,望向了身侧的一处。

  “冰炎洞有人?”他喃喃自问。

  沙盘上,核心位置附近有一块持续闪烁,昭示着那处出了异状,而那个位置,正是冰炎洞所在。

  20多年来,冰炎洞一直十分平静,从未出现过问题。而此刻观来,蛰伏其中的阴冥竟有躁动迹象,这是怎么回事?

  柳运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冰炎洞所处之地乃是最为核心之所在,是什么人,居然绕过外围的重重禁制,突然出现在了这种地方?

  难道是伍家的人?

  不,不可能,依伍家那位的实力,真要闹出动静来,恐怕不止于此。

  难道是柳家的那几个孩子?

  不,更不可能,他们又何来这个本事?175BoOK.com

  况且,想要绕开外围禁制,直接闯入核心,根本就是不可能做到的事,除非……除非有化神期以上大能者以大神通撕开结界,另辟蹊径。

  这就有点不切实际了。沧溟大陆上的化神期修士屈指可数,且大半已经在数千年前的那场魔玄大战中消失了踪迹。

  而最后一个踏入化神境界的修士乃是晟阳宗的胤清神君,其被世人称作修真史上第一天才,可惜在一百多年前的那场大战中,与星月宗的凌虚魔君双双失去音讯。自那以后,化神期修士便彻底从修仙界绝迹。

  显然,这第二种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

  柳运冥思苦想,却始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虽是如此,他却不能坐视冰炎洞再生变故,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里面的人惨死其中,一手抬起,便点了上去。

  座下晶柱因而发出五彩的光芒,有一股澎湃的灵力顺势而上,通过他的身体,穿过他的手掌,汹涌而出,打了上去。

  大阵紧接着发出五彩的光芒,力量也随之朝冰炎洞汇集。在这股力量的压制下,冰炎洞的狂躁才没有继续扩大。

  未多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核心阵图之外,核心法阵因而释放出强烈的信号,一道紫色的光幕突然出现,横亘于来人前方,阻止其更进一步。

  “你来作甚?”柳运没有扭头,眼角余光瞥了对方一眼,冷冷说道。

  “二哥……”来人轻声唤道。一身紫红长袍几乎曳地,头顶鱼尾高冠,清瘦的面庞上留着短短的胡茬,正是柳家家主柳宏。

  “二哥?我如今这幅样子,也配得上你叫声二哥?”柳运反问,言语中带着讥讽。

  柳宏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因为他知道,当年是他有错在先,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

  “我知道,二哥还在为当年的事生我的气。”柳宏叹息一声道。

  对于他的话,柳运没有回应。

  柳宏又道:“当年我们兄弟三人同闯断崖岭,却止步于此,谁能甘心?”

  柳运缓缓说道:“因为你的一句不甘心,害大哥赔上了性命。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语速虽缓,质问之意却十分的浓重。

  “此并非我本意,我根本没想过会变成这样。当日若非那人出现……”柳宏面现愧疚,辩解道。

  顿了一顿,又道:“若非那池年老儿擅闯,大哥也不会死。是他破坏了锁幽大阵,致使阴冥群出,招来大祸。为了修复大阵,大哥他……竟不惜赔上了自己的性命。”

  柳运再度沉默,良久才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

  “唉!”柳宏重重地叹了口气,恨没能亲手了结了对方,为兄长报仇,“可惜,仍是让那老家伙逃遁了去。”

  柳运冷笑:“逃?池年老儿中了大哥一掌,经脉寸断,在这阴冥环伺之地,任他法力通天,也决计活不长久。”

  柳宏道:“大哥就是太过仁慈,若早下死手,也不至于让他破开法阵,遁入核心。更不至于累及于二哥你。”

  柳运道:“如今再说这些,又有何用。说吧,你今日此行,所为何事?”

  柳宏没有回话。一扬手,九颗黑色的小球蓦然出现,虚悬于四周。

  它们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漆黑如墨,黑得发亮,如宝石一般。

  “黑曜之石?”柳运眯了眯眼,问道。

  “不错,正是黑曜之石。此石产自火山极阳之地,天生便是阴物的克星,以它为法阵媒介,锁幽大阵当能稳固许多。这些年我翻阅了许多典籍,终于得知了其使用方法,藉此,二哥当可从此处脱身。”柳宏道。

  柳运闻言亦为之动容。试问,有谁愿意永远困在这个不见天日之地?谁又不想恢复自由之身。可他稍稍一思量,又不禁摇了摇头。

  “黑曜之石虽是驱邪除祟的利器,用作阵眼材料再合适不过。但,若想用它们替代整个锁幽大阵的核心,却是万万不可能之事。”

  “二哥多虑了。若我说可以呢?”

  柳运转过头来,眯着眼睛望着他:“莫非你已经打算放弃这片灵源矿脉了?”

  对于这一点,他自然是不信的,这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三弟。他认识的柳宏,不会费尽心思做这种没有好处的事。

  果然,只听柳宏道:“小弟的意思是,不取全部,而是只取三成,二哥以为如何?”

  柳运沉默了,这样的提议,确实很令人心动。

  灵源矿脉所蕴含的力量何其庞大,哪怕只取其一成,也足以令柳家再度光复七小家族的威名。可如今,这个七小家族的名头,却拱手让给了伍家,这不得不说是一件另人扼腕叹息的事。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他语气坚决地道:“不,我不能冒这个险,这关系到千千万万条人命。此间灵源,说什么也不能动!”

  “二哥!”柳宏有些急躁,苦苦劝道,“遥想当年,我们柳氏一门三元婴,那是何其风光。如今大哥身殒,二哥你又久困此地,柳氏家族早已没落得不成样子,难道你就忍心吗?”

  柳运斜睨了他一眼,道:“当年若非你心生贪念,与那伍家沆瀣一气,又何至于此!曾经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池年会闯入这里,如今想来,恐怕也与伍家脱不开干系。”

  对于柳运的疑问,柳宏并没有辩驳,他顿了顿道:

  “二哥,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是你只要相信,我是为了整个柳家,这就够了!”

  说到这里,忽听柳运沉声说道:“既然来了,又何必遮遮掩掩?”

  黑暗中,一人缓缓现出了身影。不过,也仅仅是显露了身影,宽大的斗篷将他整个遮蔽,与夜色很好地融合在了一起,更显得神秘莫测,难以捉摸。

  “看来柳兄对本座误会颇深。”伍天行道。

  柳运冷冷一笑:“你不请自来,难道还指望你心存好意不成?”

  伍天行并没有被他的言语激怒,只是平淡地道:

  “不错,将此间情形透露与池年,正是本座所为。须知他在阵法一道上造诣颇深,有他打头阵,破解这断崖岭的终极奥秘根本不是难事。”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魔道八荒更新,第六一六章 锁幽大阵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