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修真小说 > 玄门不正宗 > 第三百四十章 嘴里有幢房子的紫儿
  在自家师尊师娘的亲自相送下,王弃和冉姣来到了三十里外的那个深潭旁。

  玉磐子看了看这里,有些奇怪地说:“为何要来此?此地……有何奇特之处吗?”

  玉矶神女则是看着那深潭,若有所思地问:“这水潭里有东西?”

  王弃点点头道:“紫儿,来与我们的师尊、师娘见个面吧。”

  玉磐子满脸惊奇,而玉矶神女则是神色慎重。

  下一刻,深潭之中便有暗潮激涌,似乎有庞然巨物正从这水底钻出……

  玉磐子站着没动,玉矶神女则是完全警惕了起来……这是她自保的本能。

  而这个时候,那水面上猛然拱起了一个大大的弧线,随后一颗巨大的紫色蛇头就悄悄地浮于水面上。

  紫儿没有用什么惊人的亮相,只是让自己的头颅一部分稍稍浮出水面,似乎是害怕让自家姑爷小姐的师尊受惊。

  “真是个温柔的好孩子……”

  或许是温柔者之间的共鸣,玉磐子竟然仿佛看懂了紫儿的心意,一脸惊叹与喜爱地说了一声。

  随后他问:“她叫紫儿吗?好名字。”

  玉矶神女有些无语,她觉得自己这道侣的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质问这妖物的来历吗?

  好在王弃已经代为回答道:“这是紫儿,是阿姣姐的生父为了保护她而特意派来的侍女……当然,因为她的身体太大了,我们也只能让她在这水潭中暂居。”

  玉磐子了然地点点头……他居然没有任何追问的意思。

  该说他大气还是说他没心没肺呢。

  玉矶神女忍不住了,她问:“姣儿究竟是何来历,她的生父……又是哪位大能?”

  王弃看了眼冉姣,发现她已经蹲在水边和紫儿玩了起来,似乎是不想听这边的对话……

  他有些明白她的心意了,这是不介意但不想多听的意思。

  他便说道:“阿姣姐的生父,乃是云梦大泽之中龙宫之主……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他们无法相认。”

  玉矶神女深吸一口气,哪怕是早有预料,可听到了王弃的话她还是有种惊叹的感觉。

  五神山的弟子中竟然还有‘小龙女’?这可真是太有牌面了。

  忽然间,她想到了王弃那一系列‘捏龙’的印法,忍不住问:“弃儿,那你是否有向那位云梦龙君请教过修行之事?”

  王弃有些尴尬地挠挠头,这让他想起了那段时间被逼着和老丈人一起琢磨怎么把龙后给‘捏出来’的日子。

  他说:“嗯,冉叔叔教导了我不少东西……其实《神火印典》那些基础印决的用法,还有《神水真解》中的基础印决也都是冉叔叔帮忙还原、开发的。”www.175book.com

  玉矶神女听了之后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或者说是‘原来如此’的表情。

  她觉得自己总算是找到了王弃这惊人天赋的原因了……学东西快也就算了,这还能以天赋来解释,可如果能够将一门残缺传承给段时间内补完成这样,这就绝对不是天赋能够解释的事情了。

  事实也是如此,王弃的确是靠着冉楚的帮忙才能够将《神火印典》以及《神水真解》的基础打好。

  王弃随后又说道:“弟子原本是不敢居功的,只是冉叔叔的身份毕竟有些……嗯,所以我便只能惭愧地冒领了这份名声。”

  玉磐子闻言则是宽和地说道:“弃儿,你本身的天赋就足够惊人了……不过你做得对,龙君之事至关重要,绝不可再泄露出了,知道吗?”

  玉矶神女也是点点头,她又问:“那么这次你们带我们来此,是为了……”

  冉姣这时才在水边站起身来道:“紫儿可以沿着这天下水脉快速穿梭,所以若是五神山有事,又或者我们有东西想要送回山来,都会交给紫儿来办……所以要与师尊与师娘通个气,面得到时出误会。”

  玉矶神女一听来了兴致,她问:“哦?那么从这里到长安,最快多久能到达?”

  紫儿已经柔柔地出声:“婢子正常速度可以两个时辰到达,若是加急赶路,半个时辰就可以啦。”

  虽然这么巨大的蛇头发出这么柔和的声音感觉有些怪诞,但这也从侧面显示了紫儿的性子真的很好。

  玉磐子则是惊叹不已地说道:“也就是龙君这等大能可以调教出如此出色的侍女了吧……”

  玉矶神女觉得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为啥她感觉玉磐子的审美观似乎出现了一些偏差?

  王弃则是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是啊,紫儿也很漂亮,它的眼睛是我见过的除了阿姣姐姐以外最漂亮的眼睛了。”

  “姑爷,你说什么呢~”

  紫儿害羞地钻入了水中……刚才那一瞬,那带着长长睫毛的竖瞳蛇眼中的确是出现了一丝妩媚娇羞的感觉。

  玉磐子惊为天人地看着王弃,就觉得自己的徒弟可真是厉害了,连这么大的蛇都可以撩……

  玉矶神女有些怀疑人生,这对师徒是怎么回事?

  冉姣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哭笑不得,却又觉得暖暖的……她就知道,王弃是以这种方式来让她消除心中对自己的‘异类感’。

  所以她也没有因为王弃当众‘调戏’她的侍女而生气,反而站在水潭边说道:“行啦紫儿,你姑爷跟你开玩笑的。”

  “快点出来,送我们去长安……还有,这是我们的师尊和师娘,以后他们若是有事找你也不要推辞,知道了吗。”

  紫儿的大蛇头又钻出了水面,那竖瞳蛇眼盯着玉磐子和玉矶神女眨了眨,长长的睫毛如同羽翼一般扑扇了一下。

  “紫儿记得了。”

  她温和地回应。

  随后就张开了嘴巴。

  王弃和冉姣转身再与两个长辈告别,然后就手牵手走进了那大大的蛇嘴之中。

  玉磐子和玉矶神女一开始还有些担心,毕竟那长着长长獠牙的大嘴怎么看都很危险的样子。

  可是随后他们就发现,那大蛇的嘴中竟然变成了一副‘三室一厅’的样子,然后一个紫衣小姑娘的幻影就在里面弓着身子等待王弃两人进去……

  好家伙,这条蛇厉害了啊!

  冉姣无语地看着眼前蛇嘴中变化的场景,有些发懵地问:“紫儿什么时候会这手了?”

  王弃则是觉得颇为舒适地到处摸了摸,赞道:“厉害了,简直和真的一模一样。”

  紫儿的人形幻影喜滋滋地道:“都是姑爷教得好……紫儿可是练了很久才能达到姑爷的要求呢!”

  冉姣幽幽地转过脸来看着王弃,那会说话的眼神仿佛在问:趁我不在的时候,你都教了紫儿什么啊?!

  紫儿的大嘴彻底合上,然后那巨大的头颅就沉入水中。

  这可就真的是一个‘三室一厅’的空间,有三个休息室,还有个客厅……当然,装修风格还是符合这个时代的,只是这种空间出现在一条大蛇的嘴巴里实在是让人无语得紧。

  王弃‘呵呵’笑着说道:“那不是我这一年过得有些无聊嘛,再加上紫儿正好因为那‘雍鼎’的缘故似乎触及到了‘真实幻术’的门槛,我就想着能不能让紫儿用自己的幻术做更多的事情。”

  冉姣无语地看着周围道:“所以你就让紫儿把自己的嘴巴变成了一间屋子?”

  王弃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这是让紫儿练习幻术,没别的意思。”

  说实话,这真实的幻术的确是了不起,完全没有了蛇嘴中的感觉。

  从对事物的认知上来说,将这里真的当成是一间屋子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除了没有厕所。

  在紫儿的嘴里弄个厕所……这种事情王弃终究还是做不出来的。

  ……两个时辰之后,他们就进入了灞水。

  时隔一年多,他们再次回来了。

  因为泰山修行界的乱局他们没有能够赶上过年,但是这次他们可以留下很长的时间了。

  霸陵邑的家中,因为他们的回归也是又进入了无比热闹的氛围……

  这个家没有他们在的时候总是很安静,而他们一旦回来了,就会显得生机勃勃。

  只是这次他们属于正式下山回到长安,那么王弃和冉姣就必须都回归金吾卫的系统之内。

  所以他们没有时间和家人欢聚太久,而是在第二天一早就各自穿戴整齐,准备进长安城拜见如今的执金吾林触。

  王弃和冉姣此时都换上了金吾卫的锦衣制服……这次冉姣没穿女官衣服,而是和王弃一样穿上了男装。

  毕竟是正式的述职,她也要穿得正式一些。

  不得不说,看惯了阿姣姐姐穿着宽大道袍或者女装的样子,此时忽然穿了更为贴身的男装制服,那完美的曲线勾勒分明……他就有些挪不开眼睛。

  “别这样盯着我看,这不是在家里。”

  冉姣有些羞窘,但其实欢喜在心。

  王弃嘿嘿笑了一下也不多说,来到了长安中的金吾卫总部衙门。

  早就得到了消息的林触就在这里坐堂等待他们的回来……没什么不开眼的人,林触是不会让意外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一套正式的流程过去之后,王弃也是重新拿回了他的右司马衙门,他又可以算是以个实权派官员了。

  冉姣也领了一个军侯的军职,这算是对他的追加奖励,毕竟去疾一直是由她家里养着的。

  林触看他们都按照公事处置好,这才叹息一声道:“原本你们回来以后想要给你们各自再加上一级的,可是现在金吾卫被盯得很紧,只能下次有机会了。”

  王弃和冉姣对此并不在意,冉姣道:“义父不必为我们操心,这官职大小也没什么关系,不要因为我们而给人落了把柄。”

  王弃也是点点头道:“是啊林叔叔,现在我们这样就很好了,我们都已经很满足了。”

  林触看着这两个不思上进的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就知道这是送他们去修仙的‘后遗症’。

  都已经是正经修行者了,又怎么会对这些世俗利益感兴趣?

  倒是旁边一同迎接他们回来的徐平稍稍有些严肃地说了一句:“阿弃、阿姣,我知你们已经志不在此,可林大人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他需要有人类替他分忧。”

  林触摆摆手制止徐平道:“此事稍后再说。”

  并非不可说,而是场合不对不能乱说。

  随后他看着林触和冉姣,对他们点点头道:“随我来。”

  三人无声地跟上。

  他们知道这是要密谈了。

  一行人来到了一处密室中,林触在将门关好,并且开启了一处结界之后才放下心来。

  他说:“如今的京畿的情况和阿弃你们回来的一年前又是大不相同。”

  王弃问:“怎么,大将军还在一直削减我们的经费?”

  林触摇摇头道:“他正在将我手底下的人都调走……以升迁的方式调离金吾卫,也让我对京畿的掌控力越来越弱了。”

  王弃一听就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权术了,这是上位者的阳谋,林触恐怕这次是真的难了。

  徐平也在这个时候补充道:“若非我这中垒校尉才上任没多久,并且再升上去恐怕阻力巨大,怕是我这职位也要保不住了。”

  王弃讶然问:“林叔叔,我们现在还剩多少?”

  林触答道:“只剩下徐平这个中垒校尉为基本盘了。”

  王弃连忙问:“那不是金吾卫下还有京辅以及左右辅都尉三人吗?”

  林触摇头道:“他们对我能够直接成为执金吾本就不服,如今已经全部偏向大将军。”

  王弃心里直呼‘好家伙’,林触这个执金吾几乎都要被架空了啊。

  可是他又没办法,人家是以升官的方式来抽走林触手下的人,他总不能阻人前程吧?

  徐平这才忧心忡忡地说道:“所以阿弃你知道了吧……如今战事紧张,我这个中垒校尉也是不知什么时候可能就要被调走到前线……做好准备接我的班吧,中垒校尉部是我们的基本盘,不能落在外人的手里。”

  王弃稍稍沉默了一下,忽然间没有再问金吾卫的事情,而是反而向林触问道:“林叔叔,如今长安的局势很危险吗?”

  林触见状赞许地点点头,他说:“自从去岁夏天的讨伐军在九江遭遇败绩,如今这大彭天下已经四处烽火。”

  “长安一地再富庶,再筹集军粮也已经很困难了,甚至大将军已经准备向长安各世家摊派军粮……”

  “这种情况下,其实我们与大将军应该算是一条心的了……他抽调金吾卫骨干未必是为了打压我们,现在他想要做的只是要维持下来。”

  王弃有些明白林触的心思了。

  金吾卫的局面的确是有些危急,可是相比之下这天下更是危如累卵。

  林触担心的未必是他手中的权利,而是这大彭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