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 > 修真小说 > 太古主宰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说好了
  待叶元点做好这些后,大约已是正午,夏寒霜拉着糖糖离开了她的房间,三人一起围坐在桌前小口地喝着粥,小蛇则是在一旁极不和谐的啃着灵草朱果。

  糖糖还是没有从亲人逝去的伤痛中走出,除了对夏寒霜态度如常,对于叶元点与小蛇还是一副不理不睬的模样,对此叶元点也不好说什么,小蛇则是一个劲地啃着灵草,难得没有了平常的碎碎念。

  最终还是夏寒霜打破了沉默,问起了叶元点在大殿中的种种,叶元点也一五一十地将双方的交谈道出,同时也说出了不少自己的分析与想法,对于夏寒霜他自是没什么可藏掖的。

  都说完后,夏寒霜秀眉微蹙很是担忧,盼芸萱等人逼迫叶元点要进行血祖第二次考核也令她不满,道:“他们这样为难你,我们还不如找个机会溜了得了。”

  叶元点摇头道:“他们虽希望我能进行血祖考核,但是在没有进行考核前,他们都不敢动我们。”

  感受到夏寒霜不解的目光,叶元点耐心解释道:“显然他们要找的那人对他们极为重要,并且关系甚大,否则这些化虚境修士大可架着我强行进行血祖考核,所以在他们无法确定之前,我们在这千盛帝都反倒无比安全。”

  夏寒霜恍然大悟,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其中的另一点叶元点没有道出,这些人没有强行逼迫他立刻进行考核,实际上也侧面说明了这血祖第二次考核,拥有着一定的难度,特别是对外来者而言。

  “你认为你是他们找到那人吗?”夏寒霜焦虑道。

  叶元点摇头道:“多半不是,若非某些变故,我恐怕永生永世都无法从血祖考核中苏醒。”

  “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夏寒霜幽幽一叹,眉目中还有着一些担忧。

  叶元点摸了摸鼻子道:“其实他们说得没错,想要快速提升修为,血祖的考核是必经之路,我准备先去一趟第二将子所说的北境,看看对修炼会有什么帮助。”

  他原以为又要被夏寒霜吐槽一番,不过夏寒霜也知晓现在二人的处境不如在塞外边域那般安全,一切以大局为重,轻声道:“我跟你一切去。”

  叶元点神色微怔,显然没想到夏寒霜会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考虑少许后还是答应了下来,有看向一旁目光炯炯的糖糖,叶元点心头一软低声道:“糖糖也一起吧。”

  糖糖闻言才低下头,静静地喝了一口粥,夏寒霜转头冲叶元点温柔一笑。

  对于叶元点一行人的暂且离去,千盛帝都内的盼芸萱等人都没有任何动静,似乎默许了他们一行人的离开,不过如此也属正常,叶元点知晓自己与夏寒霜就算离开,实际上也在盼芸萱等人的掌控之中。

  北境的路线极为简单,一路北上即可到达,对于此行小蛇可谓是兴致勃勃,它就喜欢去这种修炼宝地好好地寻觅一番,一般各种奇珍异宝,都容易诞生在这等神异之处。

  这一趟路途异常的遥远,近乎于耗费了一年的时间,叶元点也在这一年中,终于完成了鬼火与灵元的融合,他的修为顺理成章地步入归源境,走在了夏寒霜的前列,如今他所需要做的,是明悟自己的道,凝聚出一枚独属于自己的道种。

  北境的天穹与破乱之地不同,血红的天幕尽皆褪去,梦幻般的柔紫与轻绿交替涌现,在漆黑的天穹下如永续不灭的极光,梦幻朦胧间透着未知的神秘色彩。

  本来四季不分的破乱之地,在北境的土壤上重新显现,只不过这四季交替,乃是在一日之中走过,初晨为春日,和煦春风吹拂大地,正午为盛夏,酷热高温炙烤四方,傍晚为秋寒,枯木凋零落叶腐化,寂夜为严冬,冷雪飘荡垂暮终矣。

  这四季的变换中,无不有大道之理蕴藏其中,刚到达此地,叶元点就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厚重灵元,这灵元近乎难以流动,只要吸入到体内一丝,就要立刻运转炼化,否则都会造成身体的不适。

  糖糖只走了片刻,修为尚浅的她就难以前进,唯有盘做下调息,在此地修炼,也可谓是一日千里,炼化吸收灵元的速度将远超外界。

  夏寒霜对糖糖放心不下,也停下了步子,与叶元点眼神相视中,不需言语都已知晓对方的想法,如有变故,她会第一时间捏碎玉谏呼唤叶元点。

  叶元点带着小蛇又前进了一段距离后,小蛇嗷嗷乱叫着受不了了,就连九幽煞龙的强横身躯都无法忍受这边厚重的灵压,叶元点同样感到气血翻涌,不得不被迫停下了脚部。

  “什么鬼地方,怎么都没有宝贝的味道。”小蛇在叶元点肩头嘀咕道。

  叶元点微微颔首,他也没有在此地感受到异样的气息,唯有厚重的灵元,周围也是一片静谧,似乎北境本就是一片安静祥和的净土。

  沉吟着叶元点细细感应下,明显发觉自己的识海在这灵元重压下,反倒比往日愈发通透,尽管动作有所迟缓,但是思维却变得跳脱活跃。

  “怪不得二将子说这北境是一处适合静心修炼之地,在此识海通透不说,甚至隐隐间可以感受到大道的痕迹。”叶元点自语道。

  小蛇叫叶元点肩头,两个眼睛还贼兮兮的望向四处,一副没有发现一个宝贝绝不甘愿的模样,叶元点拍了拍它的小脑壳道:“托付你一件事。”

  “好说,啥事,难道你感受到宝贝了?来来来,到时候我拿大头你拿小头。”小蛇说着说着又绕回了宝贝。

  “你和寒霜换一下,她深入来此,你去外面照顾糖糖。”叶元点道。

  “为什么!我……”小蛇想到自己对糖糖有愧,也有几分唏嘘,说话的声音都小上了许多。

  “此地对寒霜修炼有裨益,你主要靠吞噬本源之力与凶煞之气,待在这也无用,还不如去陪糖糖。”叶元点催促道。

  “我呸,你就是不想和你龙爷爷待一起,重色轻友,见色忘义,好色之徒。”小蛇憋出了三个词后,奈何水平有限,愣是憋不出新的词汇,只能回头准备去找夏寒霜和糖糖,离开前它又仔细地嗅了嗅,确认此地确实没有宝贝的气味,在悻悻然地掉头离去。

  没一会朱红倩影就出现在了叶元点眼中,自从进入破乱之地后,夏寒霜总是一身长裙,洗去了往日的飒爽英姿,温婉中蕴含着丝丝柔媚。

  走过浅草,她就如花丛间纷飞的精灵,微风中幽兰芬芳涌入叶元点鼻尖,他有些醉了。

  看着叶元点痴痴地笑容,夏寒霜嗔怒地瞪了他一眼,玉手绕过裙摆向前一挽,静静地坐在了叶元点身旁,就像花蝶在这慵懒的春日中,停留在他身旁休憩。

  夏寒霜抬头望向了北境的天穹,感慨道:“此地让我想起了星穹壁垒。”

  “星穹壁垒可没有这般美好的景致。”叶元点回想起两次在星穹壁垒的遭遇,不由唏嘘道,每次去星穹壁垒他只有短暂的时间欣赏那美好景致,之后就陷入了生死危机。

  “你说和我一起的回忆不美好吗?”夏寒霜侧目看向叶元点,目露狡黠道。

  叶元点尴尬一笑,也抬头望向天穹,天幕的极光如薄纱缓缓舞动着,就像柔软的裙摆,叶元点甚至可以想象到它的触感。

  他忽然想起了当初,血祖的考核时沉沦在梦境中的他,起初也是因为星穹壁垒与那夏寒霜的名字,而让自己意识到了一切。

  叶元点心中涌出复杂的心绪,自己修道时间与那些老怪比起来,实际上还算短暂,可他这不到百年的人生中,夏寒霜却铭刻下了深入他灵魂的痕迹。

  “寒霜。”叶元点回头看着她轻声道。

  夏寒霜神色微怔,叶元点上一次这般单独呼唤她的名字,还是在夜云峰上,叶元点靠在她的肩头如呢喃般喊着她的名字,那一刻她的心底莫名间涌出强烈的冲动。www.175book.com

  回想起那一幕,夏寒霜的玉颊如新荔一样绯红,就连如琥珀般晶莹剔透的耳垂,都染上了一片绯红的光泽,她又如上次一般应道:“我在。”

  这一次夏寒霜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叶元点,墨黑的眼眸有着星辰般的明亮,她在期待着叶元点能说出什么。

  叶元点深吸口气,对她咧嘴一笑道:“我有话想和你说,不过再等等吧。”

  夏寒霜不满地瞪了他一眼道:“等到什么时候?”

  “等我通过第二次血祖考核的那一刻吧。”叶元点思索片刻,还是觉得自己想说的话语在那个时间比较适宜。

  “这次说话算话?”夏寒霜轻声道。

  “这次一定说话算话。”叶元点肯定道。

  夏寒霜想了想,像个孩童一样伸出了纤白玉手,拇指微屈道:“说好了。”

  叶元点神色微怔,旋即失笑中也伸出了他的手,修长的指尖微屈,与夏寒霜拇指勾连在一起。

  “说好了。”

  :.sytx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