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第 21 章 箱子里的尖叫(21)
  他这幅要哭不哭滑稽的模样成功逗笑了秋纪陶,但也仅仅是唇弯起一个微不可见的弧度。

  席洲瞪着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看见他笑彻底爆发了,伸出自己的手指使劲戳戳他的腰,嘴里念叨着,“你还笑你还笑…”

  “好了,过段时间就不无聊了。”秋纪陶抓住他手指捏了一下,眉梢微动,“拿手指戳人的动作不许再做。”

  秋纪陶语气很随心所欲,像一座死火山,任由人们或是小动物在上面怎么样都行,但一旦爆发,则是生灵涂炭,让人发怵。

  秋纪陶还能说话,证明这是在给机会,他要是真生气,直接在沉默中爆发。

  席洲“嗷”了一声,声音低沉懒散,不满的发泄着自己情绪,但又带着委屈。

  像是在自己领域里当老大的大脑斧,碰到了其它森林的霸主,那霸主又什么都要管着他,大脑斧很委屈,不敢吭声。

  只能趴在地上苦巴巴的舔着自己爪子,尾巴可怜得摇着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想让这个霸主意会到自己的意思,听听他的意见吧!

  秋霸主!

  席洲依旧不放弃,往秋纪陶那边挪挪,将自己手指放到他手中,秋纪陶没懂他的意思,没碰他,一双眸子望着他,眼底有求知欲//望。

  席洲手指往他手里伸伸,整只手都在他手中,席洲软绵绵地说了一句,“你不是很喜欢玩我手指嘛?我给你玩,整个身体都给你玩,但是你答应我一个要求好不好?”

  秋纪陶手指微动,他感觉席洲冰凉的手在自己掌心上面放着,犹如冰川撞上了火山,明知道会引起什么样的结果,一方终将一方吞噬,但还是在期待视觉所带给自己的另一场轨迹。

  他知不知道自己这句话给人的冲击力有多大?看来是不知道。

  席洲眸子干净,没有一丝杂念,人类的七情六欲,都没有。是漂泊在湖面上眺望的冰川,是天地间最为震撼的一抹纯色,

  秋纪陶喉结滚动,他感觉自己体内流淌的血液是属于席洲,不然怎么会为了他沸腾?席洲便是一切劣质愿望的所求者。

  幸好,幸好席洲身体像是个冰块,无时无刻的不在降低自己的体温和沸腾的血液。

  “没有喜欢。”秋纪陶将他手指给他放到他腿上,原路送回。

  还装!

  是喜欢紧了,切。

  席洲内心吐槽,真当他没有看到吗!秋纪陶有时候盯自己的眼神,让席洲想到了以前那些东西,它们也是这么看自己。

  一种,想将自己撕碎的眼神,一种恨不得将他杀死的欲//望。

  它们的眼神里攀岩的是荆棘,狠狠地勒着他刺入肉里,秋纪陶是花朵缠绕,包裹着他,一样却又不一样。

  席洲凑近他,眼巴巴看着他,语气中带着蛊惑和可怜,是小狗狗主动把头伸到你面前,圆溜溜的眼睛盯着你,怎么还不来摸摸小狗?狗勾是需要抚摸的。

  “哥哥,你真的不想玩我吗?”

  秋纪陶,“…”

  席洲见他不说话又打算开口,然后他发现…同样的招式,他嘴巴被黏住了。

  秋纪陶!!

  又来这套!!!

  席洲死死的掐了秋纪陶一把,听到自己不喜欢听的话就不让他开口,再不济就是打晕他——

  以为这样子秋纪陶就会有什么事情做嘛?并不!他只会看着自己,直勾勾的,就算是他好看也不能这么看呐。

  不行,他一定要出去!

  实在不行,把秋纪陶打晕了!抓着他的手破了自己胸膛?就他那两件小东西,符纸和飞镖…

  没有一些实用的武器,那两样也杀不死自己啊。得死成什么程度才能让游戏场判断他是死亡了呢?

  席洲想得特别轻松,似乎就是在想吃牛排几分熟的地步。他摸向自己胸口,里面空荡荡的没有温热的跳动,也没有复杂的情绪传到四肢刺激着大脑。

  席洲还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为了怎么死所发愁。

  席洲感觉到自己后脑勺贴上了一个温热的手掌,偏头,“干嘛?”

  说出来后发现自己能说话了,眸子弯起来,软糖在口中爆汁般的味道,让人想让时间停留在这刻。

  猩红的舌尖压过唇瓣,秋纪陶舔了下唇瓣,心脏跳动剧烈加速,血管极速膨胀,某一种欲念叫嚣破了头。

  血液在血管内像是煮沸的开水剧烈跳动着,爆炸开在他眼底抹上一层血雾,秋纪陶很好的做这个动作压下自己的情绪。

  刚才就差一点,这双眸子就在自己手中了,最完美的艺术品,你可知,某一处都想让人摧毁。

  别笑了,太美了。

  像挂在深渊天边的小月牙儿,散发着冷清的光晕,在大地如墨地晕染开,是整个深渊里面唯一的光。

  想让人摘下来。

  席洲见他保持这个姿势很长时间,扶着自己脸的手掌慢慢移到眼尾,大拇指指腹触碰到自己眼睛,指腹已经触碰到了眼珠,席洲本能反应睫毛扑扇的那一刻,柔软的睫毛如小刷子一下扫过秋纪陶。

  秋纪陶搁着眼皮不轻不重地按了一下,松手,背部靠在沙发,望着席洲。

  “哥哥一直看我不累嘛?”

  秋纪陶眼睛不曾移开一分,“不累。”

  再等等,他就会完整的属于自己。

  席洲重重地叹气,他累哇!本来他就不喜欢动脑,这一切还偏偏的让自己动脑。

  秋纪陶这人问一句话答一句,不会主动说话,脸勉勉强强倒是能看得下去,起码秋纪陶和别的男人站在一块,一目了然的秋纪陶好看!

  席洲手指上缠绕着黑色的丝状雾气,只一下化为无形从秋纪陶太阳穴钻进去。M.175boOk.com

  席洲见他晕过去,叹气,看着自己手,好不容易凝聚得一点实力呦,就这么白费了。

  本来是想让秋纪陶自己动手,他就不用出手了,毕竟他很不容易啊。

  结果这个不争气的玩意儿!

  唉。

  他看着晕倒在沙发上的秋纪陶,抓着他手腕,抬起,黑色的雾气从席洲手上过度到秋纪陶手上,紧接着,席洲将秋纪陶的手作为刀刃刺入自己腹部。

  席洲眉毛下压,太久没有尝试到疼痛了,还有些不习惯。

  他没有什么表情,似乎这痛楚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将秋纪陶手给拔//出//来看着自己肚子,破了一个洞,黑色的血流出来,里面还带着金色亮闪闪的粉状,像一种莫名的矿物质。

  席洲用手指沾了一下那黑色的从他体内流出来的东西,黑漆漆的液体沾在白玉般的手指上,席洲静静地的望着它落下滴落在秋纪陶眉心,席洲蹲下,擦掉他眉间自己的东西。

  席洲以手为刀刃,在秋纪陶脸上划破,看着他流出来的东西,是红色,好漂亮…

  像以前路过一片花园里面看到的玫瑰花,引得他驻留,看了许久,那是他见过最美的花,和最惊艳的颜色。

  席洲脸上不知道什么表情,他好不开心啊,他的血液和人类的不一样。

  席洲起身,坐在沙发上,胳膊肘枕着沙发,太阳穴轻放在手上,脚踝随意地轻搭在膝盖上,眼神望着前方,手指敲打着腿部,在等待在等待结果。

  最好结果如自己所愿。

  “咔嚓…”耳边出现一声轻微地裂缝声音,席洲这么熟悉游戏场,怎么不可能知道这是游戏场破了的前兆。

  席洲手一抹,自己腹部恢复原状,仿佛没有受过伤。

  他拍拍秋纪陶的脸,摇摇他,“哥哥,哥哥,醒醒啦,我好害怕啊。”

  秋纪陶睁开眼睛,眸子里面有片片的迷茫,眼睛无聚焦,看席洲都是模糊的,他平静地等待了一会儿,待眸子有了聚焦后,看向席洲。

  右手凉意有些窜骨,秋纪陶看着周围空间出现裂痕扭曲,如同画家豪放抽象的画,肉眼所见的颜色全部融合在一起。

  秋纪陶看了席洲一眼,起身没有说话。

  得,又生气了。

  不是,他因为什么生气?游戏场过了他不开心嘛?

  ……席洲发现了如何判断秋纪陶是否生气,就是看他眼神落在自己时间,没有超过三秒就是生气。

  小家子气,没关系,秋纪陶能自己好。

  周围的空间突然变暗,席洲以为自己失明了,闭眼,刚睁眼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嗯?这里是哪里?”

  席洲思考了那么一下,不需要问出口,面前的景色就已经告诉了他。

  周围黑暗一片没有一丝光亮,可神奇的能看出以他们为中心,比做圆规,所画之地全是漂浮的长方形箱子。

  那箱子全都一模一样,由黄色木质材质打造,在他们身边速度平缓的旋转,是个速度减下来的龙卷风。

  那箱子有些破旧有些崭新,有些已经被腐蚀,但能看出来都是同样颜色形状。

  这是什么地方?

  新人姑娘瞪大了双眸,第一次从游戏场出来的时候,直接就被传入到这个游戏场,没有给休息的时间,这一次也是嘛?

  “好眼熟啊。”苏和雅皱眉呢喃了一句。

  新人姑娘和苏和雅这两天相处的不错,此时开口询问,“怎么眼熟?你来过嘛?”

  苏和雅死死地拧着眉头,能用力在想,“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见过…”

  看到苏和雅这样,三人都没有对她抱有希望。

  席洲欢乐地像个下凡来普渡众生的小天使,一切都是新奇,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哈,他要看到新的游戏场了,期待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更新,第 21 章 箱子里的尖叫(21)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