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第 6 章 箱子里的尖叫(6)
  妞妞高傲地冷哼一声,瞥过头双手抱着娃娃上楼,“我不喜欢别人问我问题!一会看到了就知道了。”

  “哥哥,我脾气要是妞妞这样子的,你还会保护我嘛?”

  秋纪陶扭头,这人和他差不多高,甚至还比自己高一点,此时眉眸含笑,白瓷的脸上出现戏谑,但眼底满是委屈和撒娇,仿佛在说,你要是敢说拒绝的答案,我就哭给你看!

  好像所有的表情在他身上都会莫名的和谐,甚至他哭起来肯定好看,秋纪陶偏头,有些口干舌燥。

  “你不会,你会乖。”

  席洲听到这话舒服了,他微歪头,头发蹭蹭他脖颈,被他躲过去,席洲不甘心地想继续蹭,还从来没有人说过他乖。

  秋纪陶掌心按住他脑袋,轻轻一推,让他远离自己,又不敢太用力,仿佛对待稀世珍宝…哦不,比稀世珍宝还要重要!

  秋纪陶不敢揉他头,怕将他头发揉乱,就给他顺毛,然后收回手。

  九个人一起跟着妞妞上到三楼,三楼和二楼格局一样,不同的是色调。

  三楼很奢华低调,周围有很多门,不懂一个别墅为什么会装这么多扇门,若说二楼是客房,三楼是为什么?

  妞妞妞妞推开其中一扇门,九人跟着她走进去。

  妞妞停下身子,转身,灯是感应灯,一旦人进入便是自动照亮。

  这里是一个通道,两边都是墙壁,从他们前面一排四个箱子,一眼望不到头,这正方形箱子挨在一块,黑漆漆的看上去万分诡异。

  妞妞挥手,一个硕大地骰子出现在半上空,妞妞这才说游戏规则,她看了看人数,皱眉,“九个人不太公平吖~怎么办啊?那…”

  妞妞满脸不开心,“只好去掉一个人不用玩游戏了,太没意思了。你们自己内部选出一个人来吧。”

  选一个人?

  玩家们互相观望,去?怎么去?会杀了吗?

  “把你去掉。”秋纪陶看着席洲。

  只要秋纪陶张口,剩余玩家是不会反驳的,大佬,谁敢?

  席洲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听哥哥哒!”

  妞妞见他们决定了之后,迫不及待得开始游戏,说游戏规则,“你们八个人分成两组,一人在前面摇骰子,摇到几剩下的人就在箱子上往前跳几步,两组只得一个人,待闯关失败后才换下一个,直到哪对先走到尽头哪对就赢了,若是你们都输了,我可以向你们索要一件东西。”

  “那若是我们赢了呢?”

  妞妞高傲仰头,“让你们在这里避雨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还想要奖励?做梦!”

  诸位玩家:“……”能别这么欠揍嘛!

  是不是没有受到过大佬的毒打,小心大佬分分钟爆你头!

  “当然了,若是你们其中有一组赢了,那奖励可就…”妞妞诡异一笑,“大了啊。”

  在妞妞说完这句话后,诸位玩家神色各异,大了啊,玩游戏得有个彩头,不然的话多没意思。

  妞妞往后退把场地空出来给他们,和席洲站在了一起,席洲看了一眼妞妞,“你说我们陪你玩游戏,你却不参与。”

  “陪我玩,不是和我玩。”

  妞妞召唤出一个暗红金边的公主椅,悬浮在半空中,她坐上去,像是橱窗里面的娃娃,矜贵奢华。

  席洲看了那椅子一眼…

  ——

  他们正在商讨谁掷骰子,掷骰子一定要手气好再加上运气,最重要的是,只是跳箱子那么简单吗?箱子里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

  “应该死不了,她说一个人失败后能接住下一个,说明她要不了我们的性命。”

  他们商讨的很快,一组秋纪陶掷骰子,二组朱杰掷骰子,都是实力强大的人。

  让大佬亲自去跳箱子?他们是找死吧!

  “哥哥加油!”

  八名玩家扭头,只见席洲坐在悬浮的椅子上,乖宝宝坐姿,挥舞着手臂特别欢喜,别人深思熟虑担心自己生死,担心下一刻会不会触发死亡条件。

  某人气定神闲,担心自己吃不好睡不好,还时刻注意自己形象,只要抱大腿就…等等!??

  妞妞自己坐公主椅也就算了,还给席洲一个?

  秋纪陶抬眸,仰望着席洲,精致美腻像是神袛,怜悯地望着自己的人民,若是戴个王冠,闭眸,任由人摆姿势,那便是,最高级的艺术品,是让人仰望的存在。

  妞妞在旁边气得咬手中娃娃的头发!!

  啊啊啊啊啊,这个男人抢她椅子就不说了,还一脚将自己踢下去,还用眼神威胁自己。呜呜呜,来自灵魂的颤抖,忍不住对他俯首称臣,怎么回事!!hTTps://WWw.175book.com

  席洲这姿态,这眼神,让妞妞觉得,他才像是游戏场的场主。

  说实话,这游戏没有意思。

  跳箱子有什么意思?

  如果是他安排这个游戏的话,他会把玩家绑起来,每输一次,就将那玩家往前推一分,而玩家的对面是无数的刀子。

  嗷,角色反了。

  席洲忧伤,抿唇。

  秋纪陶先开始,第一次点数很幸运的摇到了六,女性玩家一步步踩着箱子,感受到脚下的落地感也不敢松懈。

  未知的恐惧是很吓人的,你明明知道有危险,但却不知道是什么在等着自己。

  直到她踩到第六个箱子,左脚先踩上去,在右脚靠上去后发出一声惊呼,整个人往下坠一截,箱子应声破碎,是木材质,紧接着,一声痛苦的声音从她口中溢出。

  紧挨着她下一个准备的男性玩家着急询问,“什么情况?”

  绕是他再怎么想沉得住气,在这个节骨眼上,害怕已经侵蚀掉了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思考。

  急得额头都冒汗了。

  女性玩家刚想说话,嘴巴像是被胶水黏住一般,连呜咽声都发不出。

  身后的人在不停地催促,“姐姐,都是一起过游戏场的,发生了什么就一起共享。”

  “怎么了?发生什么了?”

  女性玩家无法动弹,像是被什么东西禁锢住了一般,小腿上传来的感受让她忍不住掐自己大腿才能保持清醒,疼得她额头上出现密密麻麻的汗珠,疼得无法呼吸!

  住口住口住口啊啊啊!

  突然,她发现了自己身体不受控制,甚至于连表情都无法做到自控,她很清晰的能看到自己在做什么,但是她知道这不是自己,操控,有人在控制自己!

  秋纪陶冷漠地看着面前女性玩家,其他玩家很紧张,只见她转过身来说,“我没事。”

  众人不由自主的松了一口气。

  “看你那样子吓死我了,以后没事别演。”

  不不不!

  女性玩家内心狂吼,有危险!!有危险!!有很大的危险!!不要过来!千万不要过来!

  二号男性玩家给朱杰比了个手势,朱杰掷骰子,三。

  二号男性玩家往前走了三个,在第三个的时候他内心很谨慎,踩上去果不其然也掉落下去。

  只一瞬间,他瞬间感觉身上力气被吸干,“箱子里面有东西。”

  到底是什么,无从得知,轮到秋纪陶掷骰子,他欧气满满,又是六。

  但一号女性玩家已经坚持不下去,被送回来秋纪陶身边。

  她下身血流不止,失血过多,再失恐有生命危险。

  这也证实了!这个游戏死不了,顶多就是活受罪一遭。

  底下到底有什么东西?

  妞妞这个时候说话:“这个游戏开始了就不允许认输,若是你们认输了,我从你们身上拿双倍东西!”

  这话一出,有打退堂鼓的玩家也不敢了。

  哪一个都难的不想选择。

  游戏玩到后面,就是一场单方面的虐杀,在秋纪陶打算自己上时,妞妞开口了。

  “你们既然已经选定了掷骰子,就不能参与游戏了,所以这个游戏你们都没有通过到达终点,你们…输了!”妞妞开心地跳下椅子,稳稳地落到地面。

  在她离开椅子后,椅子也消失,席洲感到自己身下一空,整个人快要摔在地面,在他还没有动作时,感觉自己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抬眸看到秋纪陶的眼睛,他眼神里面平淡,一个转圈落到地面,席洲扭头看向妞妞,俩人在妞妞背面。

  席洲双手环着秋纪陶的脖子,膝盖窝被他胳膊环绕抱在怀里,席洲搂紧他的胳膊,用自己的脸想去蹭蹭他的脸,“谢谢哥哥救我,我就知道哥哥是最爱我哒!”

  秋纪陶脑袋后仰,皱眉将他放下,离他远了点。

  席洲这个不理解了,秋纪陶给自己洗衣服、喂他吃饭、还救自己,怎么就不喜欢接触呢?

  难不成只需要自己当个背景板?当个花瓶?放在他身边好看?

  席洲以前遇到个憨憨傻傻的大猩猩,那大猩猩很喜欢自己,它就是这么蹭自己的。

  “哥哥~”

  “嗯嗯嗯嗯……”一声痛苦的闷哼传来,打扰了席洲,席洲扭头,看到一个玩家的舌头被割了下来。

  那里已经鲜血满地,玩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下一秒,他眼睛被两只手挡住,没有触碰到自己,只是挡住了他视线。

  “血腥,别看。”

  好叭…

  这一次又是一些器官,缺少一只胳膊那人这下全没了、眼睛、手指、等等,还有一个更过分的心脏。

  心脏都没有了,死了,还剩下八个玩家,

  妞妞从他们身上取走东西后,转身看向席洲和秋纪陶,率先看得是——

  秋纪陶。

  “把戒指给我。”妞妞开口。

  秋纪陶把戒指拿出来抛给妞妞,“这个是他的东西,你再从我身上拿一件。”

  妞妞又开始打量他,最后落到他眼睛上,“给我你眼睛。”

  秋纪陶一刻也不曾犹豫,“不行,换一个!”

  妞妞气急了,“是你输了我要你东西!你没有谈资格的条件!”

  “是吗?”秋纪陶勾唇,“在我杀了你以后,这规则自然就没有了,趁我还想遵守规则之前,珍惜你说话的机会。”

  妞妞好笑,“你以为你一个人类能在违背规则的情况下杀掉我吗?”

  秋纪陶:“你可以试试。”

  他赌得起,因为他有底气,妞妞可没有。

  又是同样的威胁…

  妞妞气得眼睛瞬间血红,红的滴血,秋纪陶上前站在席洲身前,护着他。

  席洲歪头,无辜的眨眨眼,他确实也很无辜。

  其他玩家没有说一句话,他们没有力气说话,全部都在观看,秋纪陶能坐稳排行榜第一,不是没有实力,这等游戏场对于他们来说是修罗场,但对于秋纪陶来说可以说小菜一碟!

  妞妞得罪不过他。

  妞妞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她眼珠子恢复黑色,“好啊,我要你一只手。”

  “可以。”秋纪陶答应了。

  从头到尾,没有损伤的只有……

  席洲眨眼再睁眼,吃了午饭被带回房间休息,他们说着要去探查一番,但现在这个样子,还探查个屁,在包扎伤口休养。

  连吃中午饭都是直接将头埋进碗里吃的。

  这有失公平!

  席洲望着秋纪陶自己包扎伤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秋纪陶背过身。

  “你很厉害为什么不杀了妞妞呢?”

  “她死了以后没线索。”

  席洲“嗷”了一声,然后哭泣泣,“呜呜呜,哥哥,人家好心疼你啊,你肯定很痛的对不对!娃娃给你吹吹好不好?”

  仿佛刚才的话只是正常了一下,也不知道是哪点不正常。

  ——

  晚上,席洲害怕那诡娃娃再出现,就要和秋纪陶一个被窝。

  秋纪陶见他身子瑟瑟发抖,无奈重复着早上的话,“不是戒指。”

  他说了,可惜席洲一根筋偏是不信。

  席洲呢喃,他不理解,对于动脑这种事情不太适合他,他脑子好像就没有用过,以前吃了好多智商的亏。

  “为什么?那是什么?”

  秋纪陶摇摇头,“现在给的线索太少,不清楚,一会我去验证一下。”

  “那你怎么知道不是戒指的?”席洲说完后他听到身旁人微不可及的轻叹息一声。

  接着,他感觉自己耳朵被人轻微地捏了一下,有点重,带着略微有些惩罚的意味,“你给了妞妞戒指,她也接了就代表交易成功,是被认可的。我给她头发也是怕触犯规则,之后再以规则压她,那戒指从她手里给到的是我,要找应该是要来找我。游戏场的规则不管是玩家还是NPC,都摧毁不了的,懂?”

  席洲头脑风暴,想要最后他“嗷呜”一声,“不懂,可那戒指是我…”

  他还没有说话,唇上被一根手指压地无法张开,“嘘,你安静的待在我身边就行。”

  席洲:“……”

  不是不是不是,戒指虽然给了秋纪陶,但终究还是自己开口的啊!再说,这游戏场的NPC这么死板的吗?游戏场的规则这么厉害的吗?非要遵守,里面逻辑性这么强?

  不能无视规则直接全杀了嘛?让人猜来猜去猜来猜去,真是没有出息!

  不争气!

  哼!

  楼道里面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席洲将被子蒙住头,害怕害怕害怕……

  在他情绪犹如自动弹奏地钢琴此起彼伏,时而高昂激烈时而低沉音消时,他感到被子被掀开!!?

  嗯嗯嗯嗯嗯?

  诡娃娃呜呜呜呜…

  没事,有哥哥在!

  席洲手想握住哥哥的手,发现自己身旁空荡荡的,他石化了,啪啦啪啦的落了一床。

  席洲神不知鬼不觉悄悄露出半颗脑袋,然后猛地一下拉被子,一秒的时间他又蒙住脑袋,只要他挡得快!鬼都看不清他!!

  在被窝里,脑海里回忆着刚才看到的那幕,将被子拉下,看到秋纪陶赤着脚走到门口。

  他小猫儿般在嗓子眼咪咪了几声,“哥哥,你干嘛啊?”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更新,第 6 章 箱子里的尖叫(6)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