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第 8 章 箱子里的尖叫(8)
  “烧了她!!烧了她!!祭蛇神祭蛇神!”

  喧闹声音传入席洲耳朵里,席洲浑身上下散发着哀怨,下意识蹭了蹭,嘟囔了一下,“哥哥,好烦吖~”

  “找到了。”

  席洲睡意惺忪的没有自己的意识,一点也不清醒,他像是小孩儿一般模仿着大人的姿态,说了一句,“找到了?找到…了?”

  席洲反应过来后立马清醒,在秋纪陶肩膀上狠狠地擦了一把脸,完全是把他衣服当成擦脸巾了。

  他抬头,看向前方,那里围着一堆人,特别吵闹,熙熙攘攘的每句话都听得零七八碎的,听不完整。

  秋纪陶将他放下,一句话不说就盯着他,看到他脸上因为刚才动作太狠出现红块,还有睡得红印子,内心宛如一湖死寂的深谭咕噜噜地冒着泡,每一个泡炸开都在诉说着怒火。

  席洲注意力全部都在那些人身上,他喜静,但不妨碍爱看热闹,他飞奔而去,留下秋纪陶一个人。

  秋纪陶眸子一暗,望着他的背影,缓缓勾起一个笑意,那笑意比之前所下的黑色雨水都诡异冰冷。

  昨日所抓的小红蛇被他放出来引路,穿过一片森林拐七拐八的,雨渐渐停了,这个小村庄也出落在眼前。

  刚踏进这个村子,就是面前这副场景。

  秋纪陶走上前,娃娃是不能乱跑的,没有主人在身边是会被抓走的。

  席洲个子高,在外围也能将里面看得十分清楚,只见在村民的包围圈里有一个女子,看着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那女子脸上出现慌乱和惊恐,她哆哆嗦嗦开口:

  “你们怎么不相信我呢!那个蛇神是假的,不能长生不老,你们都成了蛇的饲料还不懂吗!”

  “那些蛇吸食着你们的血液,养着自己,让你们成为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只被蛇驱使的傀儡!这才是真正你们所说的长生不老!”

  “她骗人!她在污蔑蛇神!她在污蔑我们大家的蛇神!”

  “是啊是啊,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绝对不可以轻饶她。”

  女子满脸焦虑,恨不得将自己分成无数个去解释,口说无凭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但是她又没有什么证据。

  她不遗余力地解释,听到这些被蒙蔽无知的人们还是不相信自己,她也怒气冲冲,“好!你们不相信我就等死吧!”

  什么蛇?什么蛇神?什么长生不老?

  席洲歪头,脑袋上冒出一个问号,她在说什么东西?为什么自己听不懂?

  她说话怎么说些自己听不懂的?

  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席洲没有扭头没有看他,拽拽他衣袖,“哥哥,什么意思啊?”

  没有等到他的回答,扭头,见到秋纪陶看着被村民包围的女子,使劲拽了拽,“哥哥,你怎么不搭理我啊?是娃娃做错了什么嘛?娃娃道歉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一声娃娃就像是秋纪陶的按钮,让他心里泡泡消失无踪,他很喜欢娃娃这个称呼,听完后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好歹开口了,已经是做出了妥协。

  秋纪陶捋捋他毛,“以后,你身体的每一寸都是我的,不准你滥用,若是再敢滥用…呵。”

  没有什么说什么威胁的话,大佬一个冷笑足矣表明了一切,很危险!!

  席洲不害怕,反而举起爪子发誓,“我发誓!以后都听哥哥哒,但是哥哥~”他眯眼,“哥哥要保护好人家哦~”

  “嗯。”

  席洲开心了,继续围观,这些村民已经抓着女子要将她火烧了。

  席洲害怕往秋纪陶怀里缩缩,“被火烧,肯定很疼,他们怎么那么残忍啊,一点都没有哥哥的温柔善良。”

  在席洲话音刚落,他只感觉眼前一花,然后再定睛一看,他们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还有那个差点被火烧的女子站在他们面前。

  席洲:“?”

  看着一脸冷漠的大佬…

  大佬做好事,不留名啊?这样子可不好!

  女子左右望望,见自己猛然出现在这里还有些蒙,挂在脸蛋儿上面的泪珠摇摇欲坠。

  “是…”

  秋纪陶不给她说话的机会,直接祭出折腾够呛只剩下一口气呜呜咽咽的小红蛇,“你刚才说的蛇神可是长这副模样?”

  女子看到它就不由自主的害怕,倒退几步,眼神中出现惊恐与害怕,这恐惧是刻骨铭心的,也是信仰的崩塌,种种复杂的情绪纠结在一起。

  直到现在她再次看到这熟悉的样子,身子颤抖的一直倒退,“不不不,拿走拿走。”

  秋纪陶淡然道,“这条蛇我在一个别墅里面看到过,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女子崩溃到嚎啕大哭,似乎是自己族人没有人信任自己,自己一个人独自站在独木桥上的感觉,还会被自己的族人背刺,不,那些不是族人,是一群怪物!

  一群被控制的怪物!!!

  “我们是养蛇的族群,因蛇类不易生存,只得长期居住在潮湿的环境内,我一直以为我们族群是得上天庇佑的,只要与蛇神也就是你手里这条模样的,让它进入身体内就会长生不老,很多人因此活了下来,长命百岁!我们一直将它们奉为蛇神。”

  “在人还是婴儿时,幼崽的蛇就会进入体内,一同生长,我身体里面也有,”想着那恶心的东西竟是自己的催命符,她忍不住干呕。

  “直到前几天我去给村长汇报人口时,听到一个男人和村长说话,我才知道了真相,那蛇根本不是长生不老,不仅如此,它还会吸食宿主全身的血液,直到时机成熟时,会控制着宿主,能治活死人,成为行尸走肉,那蛇会听号令!”

  女人深呼出一口气:“这蛇可能使人成为一个被人控制,不会说话不会动没有自己的思想,却能行走和说话的并且只听主人号令的傀儡!”

  “它可以把死物变成活物吗?”秋纪陶发问。

  女子一愣,呆呆地回答:“可以。”

  其实问出来的时候秋纪陶内心已经有了答案。

  “你还记得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吗?”

  女人摇摇头,“不记得了。”

  秋纪陶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些东西变了。

  蛇谜题就打开了,包括那个跳箱子也是在偷偷的饲养蛇,拿人的血液去养蛇,那养成功的蛇都被用来控制,怪不得妞妞的心脏是蛇。

  想来第一个死亡的玩家发现的线索也是这个。

  ‘这蛇可能使人成为一个被人控制,不会说话不会动没有自己的思想,却能行走和说话的并且只听主人号令的傀儡!’

  这话…

  秋纪陶望着席洲,听起来很不错。

  席洲听完后皱着自己眉头,似乎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下一秒,他感觉自己眉心接触了一个特别温暖的指腹,抬头,望着秋纪陶。

  他将自己眉头舒展,心情似乎不错,从之前不需要问到现在的,“别皱眉头,有问题问我。”

  席洲点头,说出自己的问题,“那是不是那个诡娃娃也是被蛇控制的?”

  “聪明,再问问。”

  再问问?再问问什么意思?难道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哥哥,昨天晚上你看到了什么呀?”哼!都怪秋纪陶,昨天晚上蒙他眼睛,不让他看。

  否则就凭自己的小脑瓜,肯定就知道了!都怪他哼,阻挡了他智商的开发!

  秋纪陶摸摸他头发,“你不需要知道。”

  席洲:“??”

  他尾音轻挑,拉着他袖子撒娇:“哥哥~你什么都不告诉娃娃,你好坏啊!”

  秋纪陶左手抓着他的手,放在手里,右手轻轻捏着他指尖,很仔细的观察着他的手,他的手如艺术家打造的艺术品,私藏觉着可惜,摆在橱窗里面又怕人惦记,也觉得不好,怎么样都觉得可惜。

  秋纪陶还是很有分寸的,解决掉了手瘾后,将他的手轻轻放下,抬头,就看到席洲笑意盈盈的眼睛。

  席洲凑近他,眨眼,“哥哥,你是真的很喜欢…长得漂亮的人啊。”说完他手指卷着自己长发,食指绕啊绕,发丝跟着他的动作卷来卷去,让秋纪陶喉头一禁,心跳差点漏掉半拍。

  他轻柔的抓着席洲的手,将发丝从他手中解救出来,放下他手,手摸上他的头发,轻轻的抚摸,将微卷的发丝抚平,很尽力的在恢复成原样。

  这动作不禁让席洲想到,还在小时候自己受伤后,一只双翼五头虎伸着自己舌头舔舐着自己伤口。

  然后…

  席洲轻笑,轻轻地叫了一声,“哥哥,若是以后你再遇到一个比我漂亮比我还要乖的人,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

  秋纪陶抬头,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给了他足够的安全感,“你是独一无二,仅此一份。”

  席洲哼了一声,高傲道,“那是当然了,我可是席洲!”

  是唯一一个!

  他说着话时微抬下巴,眉眸当中皆是自豪与傲慢,仿佛这两个字承载了多少怪物的噩梦,或是做了哪些不得了的好事让他沾沾自喜。

  “你…”

  那女子还没有说完话,就被秋纪陶给杀了。

  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也不再需要了。

  秋纪陶抬脚准备走,席洲跟上去询问,“哥哥,去哪啊?”

  “回别墅。”

  “诶?不去盘问那个村长嘛?那个村长肯定也知道好多事情。”

  “那个村长,你觉得他是人嘛?”

  席洲一愣,对哦!整个村子里的人,为什么村长就能避免呢?

  “我知道幕后主使是谁,现在我还需要搞清楚一件事情,就可以找到触发死亡条件的条件,破解每晚杀人的规律。”

  “哇!!”席洲惊叹,不是因为快破解死亡规律了,而是因为——

  “哥哥,你是第一次跟我说了这么多话诶!!我太开心啦!!”

  秋纪陶不说话,任由着席洲开心。

  俩人出了村子,一出村子就看到了雨水,席洲看了看自己和秋纪陶,俩人身上干干净净的,脱口而出,“伞呢?”

  他的小保护罩呢?!

  他可不想被雨淋!!

  秋纪陶蹲下身,席洲立马明白窜到他身上,紧接着,一个透明的防护罩出现在席洲头顶。

  从头到尾将俩人遮挡的是严严实实,席洲高兴地抱紧秋纪陶。

  “哥哥,你怎么不早拿出来啊?”

  “忘了。”大佬说忘了是真的忘了,因为大佬东西太多了,大佬都不记得自己有什么。

  俩人什么姿势来的,什么姿势回去。

  ——

  “嗯?他们俩个回来了!!”有人在门口望着远方,突然望到了俩个重叠在一起的人,立马惊喜开口。

  此言一出,坐在沙发上等待他们的人站起来走到门口,看了一眼惊掉了下巴。

  “啊?”

  “透了。”

  “不是吧…”

  玩家们看着昂贵的可以用来挡命、消除一切攻击的防护罩…

  竟然用来挡雨???!

  大!!!佬!!!啊!!!!

  粗壮金闪闪的大腿啊!!!

  谁都知道大佬很多人舔,真正亲眼见到大佬才知道,何止想舔,这简直就是当牛做马当个小跟班,跪下叫祖宗的程度啊!!M.175bOok.com

  “有换颜丸嘛?我砸锅卖铁也要去买!”

  “呜呜呜,可以重生嘛?为什么游戏不能出现捏脸?”

  不仅仅有防护罩挡雨,还背着人,啊啊,大佬怎么能亲自背人呢??孽障啊!

  在秋纪陶到达门口,用清洁术将俩人鞋底刷干净后,只见他们迎上来!

  “大佬辛苦了,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助的地方吗?”

  “一路辛苦了一路辛苦了,快来快来,我们帮…”

  秋纪陶盯着那人冷脸,自己侧身将席洲护好,警告他们:“别动!”

  “好好好,不动不动。”

  秋纪陶走进屋子,将席洲小心翼翼地放下,这副样子宛如他有千斤重一般。

  “辛苦了辛苦了,你们喝茶吗?”

  席洲轻笑,戏谑道:“又是茶啊?”

  玩家一愣,“哈哈哈哈,这是我们自己泡的。”

  “我们不在的时候,妞妞找你们玩游戏了吗?”秋纪陶一问,玩家们争先恐后的回答。

  “没有没有,特别安静。”

  秋纪陶“嗯”了一下,众人都摸不清他这个态度,不过无所谓,他是大佬,爱怎么样怎么样。

  “现在也快到午饭点了,小姑娘在做饭,你们休息一下子吃饭吧。”

  席洲点头,礼貌道,“谢谢。”

  秋纪陶上楼,席洲见状跟上,诸位玩家瞥见他们上楼后才开始窃窃私语,

  “你们说大佬出去查找线索找到了吗?”

  “大佬这态度也看不出来啊,不如去找席洲问问?席洲人美还特别和善。”

  “你疯了?席洲和大佬一刻也不离,你去找席洲万一大佬知道了,咦…”说此话之人打了个寒颤。

  “可怕可怕。”

  “就算大佬找到了线索没有告诉咱们,反正大佬也是要破解游戏场的,到时候咱们不就有福共享了,怎样都不吃亏。”

  诸位玩家纷纷点头:“言之有理。”“是呀是呀。”“说得没错。”

  “希望大佬能赶快破解游戏场吧。”

  进到房间,席洲看着休息的秋纪陶,走过去蹲下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放低声音,“哥哥,你不告诉他们你的发现吗?”

  “不需要。”

  “为什么?你喜欢单打独斗嘛?”

  大佬有大佬的高傲和底气,“告诉他们,有用吗?”

  席洲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着急地想让他表扬自己,“我呢我呢,告诉我有用吗?”

  “没用。”

  席洲哼了一声,背过身气鼓鼓地坐在地上,“哥哥冷酷哥哥无情哼!”

  他佯装生气,自己肚量没有那么小啦,说实话,惹他生气的还没有几个,接近为零。

  脑袋上覆盖上一个手掌心,轻轻地抚摸,“你知道是知识普及,有我在,你安心任性撒娇就好。”

  “谁撒娇?我才不撒娇哩!嗯嗯嗯呜,哥哥,你再揉揉头嘛,舒服~”

  席洲追着他离开的手,秋纪陶又继续揉了揉,轻笑,“像个小动物一样。”

  偏生长了这么一张娃娃脸。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更新,第 8 章 箱子里的尖叫(8)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