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看书>言情小说>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第 11 章 箱子里的尖叫(11)
  ‘今晚换房间。’

  啊?

  新人姑娘躺在床上盖着被子瑟瑟发抖时,又想起来今天晚上‘席洲’来找自己说的话。

  她不知道‘席洲’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会想和自己换房间?难道是他掌握了死亡条件,于是把自己推出去当挡箭牌?虽然她天真也算是新人,但也没有必要做的这么明显吧?

  最关键的是…

  嘤,她在‘席洲’身上莫名的感受到了大佬的气息,那语气就不是来找她商议的,就是通知一声。

  她怕死,想去跟别人求救,但谁会管她呢?然后这个时候,‘席洲’突然之间发话了。

  ‘听我的,死不了。’

  新人姑娘被吓软得腿直起来,既然都这么保证了!那她…她她她就换吧。

  但是依旧害怕,大佬房间里面的床都被劈成这个球样了,场面肯定很惨不忍睹啊!!

  大佬真的死了吗?大佬不要死啊!!虽然大佬不会救自己,但是有大佬在就是安心,莫名的,可能这就是大佬的光环吧…

  新人姑娘越到那个时间点越容易想七想八的,思绪天马行空的让自己沉浸在幻想里面,才不会害怕去想这令人恐怖的事情。

  ——

  秋纪陶坐在沙发上,手指转着他的飞镖,一下一下,指腹从锐利端滑过,看得人胆战心惊,生怕下一秒就要血溅当场。

  白色的灯光映着飞镖如渡了一层薄冰般寒冷,空气很宁静,似是湖面上结的冰,没有一丝涌动,但只要开一条裂缝,便知道底下是何般景象。

  “你不开心吗?”

  听着这话,秋纪陶眼皮都懒得掀回复道,“没有。”

  席洲撇嘴,还说没有,“哥哥,你不会是因为我让你多跟那新人姑娘说几句你生气了吧?那姑娘腿都哆嗦成那样了,都吓成…”

  他模仿了一下,像极了触电后地哆嗦,继续接未说完的话,“这样了。她又死不了,何苦让她这么担心!”

  “再吐出一个字,把你嘴缝起来。”

  席洲傲娇哼了一声,“我才不怕呢!我知道…唔唔唔唔唔!”

  席洲不能说话了,他感觉自己上唇和下唇紧密连接处被胶水粘住,还使劲捏两下,巩固几下,这人还真的来真的啊?

  还有这种操作?

  这让席洲想起了是多少年前?不记得了,但那件屈辱的事情,至今难忘!!

  席洲拽拽秋纪陶的袖子,双手合十诚恳地凝视着他,用睫毛轻覆盖眼睛传递出信息,我错了。

  大佬给他上了一个小防护罩,放进口袋里,便不再搭理他。

  席洲在防护罩里面可劲地打滚撒娇,啊啊啊啊,为什么这人这么残酷无情呀,都没有他有人情味~

  那姑娘做饭还挺好吃的,再说了,大佬换房间不是自己也想去查探?还保了那姑娘一命,一举两得多好啊。

  生什么气嘛~

  席洲眼前出现光亮,他看到大佬的手指伸进来,口袋被撑开一个口,让他得以看见光明,然后,大佬的手指挽着防护罩,将他抱出去。

  大佬手指一动,席洲感觉自己愈发的小了好多,紧接着被一块糖给包裹着,被大佬送到了嘴里。

  席洲:??

  真就含在嘴里??

  不是,万一大佬不小心给他咽下去了,他刨开大佬的肚子再出来?那这样子不就少了一个保护自己的人?

  这是干嘛?是自有考量还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自己?不是吧不会吧,这种…方法?!

  人类已经颜控到这种地步了吗?不懂不懂不懂…

  席洲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盒子中,并不是在大佬的口腔内,但是会随着大佬的舌头挪动位置,没有一丝口水。

  他好奇的碰碰,才发现,自己像是昆虫置于琥珀之中,周围还有隔膜保护着自己。

  原来大佬没有想要吃掉自己啊,大佬怎么可能会舍得吃掉自己呢,那以后岂不是少了一个可以逗乐的人了?

  向来只有他吸收别人的份,谁吃亏席洲都吃不了亏,不然,在地狱的那些东西可要跳上来了。

  之后席洲感觉自己被拿出来,就看到大佬眉头紧蹙有些忧愁,看到妞妞他都不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进口袋不安全,万一掉了在打斗的时候伤着了,怎么办?放进嘴里也不太保险…

  让他在房间里面,万一出现什么问题?大佬活了这么大,第一次懂了愁是什么滋味。

  万一也是有风险的,哪怕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零一的概率,秋纪陶都觉得不太稳妥。

  席洲支愣着耳朵,呆呆地望着他,俩人对视了一会,大佬似乎决定了什么,祭出一张符,变小贴在席洲额头上。

  席洲:??

  不是,真当他是布娃娃了?!

  他是来的恐怖游戏场嘛?不会走错片场来到了,养崽游戏吧?

  脑中思想未落,席洲发现自己身体出现了变化,他变成了一个贴画,被大佬贴在了自己心口。

  席洲:……

  秋纪陶这才舍得松气,专心致志得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别墅的钟声已经响起,整点报时,现在为凌晨十二点。

  “搭搭搭…”下楼的声音清晰入耳,秋纪陶对于死亡条件掌握的差不多,就差最后一步,找出背后捣鬼之人。

  “一个两个三个,都被做成布娃娃,但是主人还是不满意,今晚轮到谁呢?妞妞来数一数。”

  第四个,门牌号房间写的是四。

  是按顺序杀人,但这房间号白天不明显,只有晚上才会出来,说明了,这不单单是个别墅这么简单。

  昨晚秋纪陶出来看到了外面的景象,不像,不像别墅,不,不是别墅!

  更像是旅馆,不过是一些障眼法蒙蔽玩家的眼睛,让人根本就找不到任何关于死亡条件的线索,更是在糊里糊涂的情况下就死亡,让剩下的玩家根惶恐根本就不敢动,更别说在夜晚出来看。

  他们恐惧死亡,势必会错过这个线索。

  狡猾,真够狡猾。

  而他们交换的东西并不是弄脏了地板之类的,而是这里是旅馆,想要避雨居住自然要有交易。

  第二次,他们游戏失败那个无可厚非。

  在第三次他和席洲从外面进来时,也不是因为地板的干净,而是他们已经交了东西,自然不需要再交东西。

  从一开始,他们的视线就被局限在了别墅内。

  如此说来,全通了,不管证实不正式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只需要找到最后通关的要求是什么就能出去。

  避雨?他们是来避雨的,那么雨停了自然可以走,怎么样才能让雨停呢?

  可能只有找到幕后boss或许才能有答案。

  秋纪陶已经做好准备了,看着门口溢出来的鲜血,新鲜的,那些在外面狂舞的肢体作用大概就是这些了。

  秋纪陶给自己披上了透明的防护罩,不愿意接触到那些恶心的东西,他没有洁癖,没条件可以将就,有条件了就没必要。

  他十分冷静地装睡,感受到自己被拖进墙面里面,依然没有睁开眼睛。

  感到自己背部接触到了一个冰凉的板子,是木板,他闻到了木板的味道,整个身躯像是被放到了案板上,任人宰割。

  秋纪陶静静地待了一会,发现周边没有动静,贯穿着敌不动我不动的态度,继续躺着。

  直到——175看书

  一只布满了老茧的手摸上自己脸颊,他还能感受得到一阵柔软且湿润的东西,在脸上舔来舔去,像是鼻涕虫那黏啦吧唧的,让人寒毛直立。

  也能感受到什么东西在身上转悠,似是珠子在滚动。

  “这皮囊,垂涎好久了,咂咂…”

  这皮囊?垂涎好久了?

  秋纪陶感到唇瓣上一阵刺痛,立刻睁眼,目光如炬地看向自己上方人。

  席洲无聊地凭借着自己的力量,好不容易挪到了扣子旁边,不易地咬断后,想看看外面的景色,正好与那人撞了个正着。

  他身子顿时止住了,脸上表情呆滞,被吓得七魂丢了三魄。

  这这这…

  哇!!!

  呜呜呜呜呜,哥哥,我害怕!!

  他又藏进秋纪陶衣衫里,转过身埋胸痛哭。

  那人嘴里发出怪异地笑声,不能说个人,他脸上没有任何的器官,像是被人削了一半,血肉模糊,身体布满了错位的器官,嘴巴人脸眼睛布满全身,四五个四肢每一个都拿着工具,小刀钳子镊子等等的…

  “这位美丽的少年,可否借你皮囊一用。”

  秋纪陶坐起身子,直面面对他,用脚尖去踩踏着他胸膛前面的一张错位嘴巴,狠狠碾压了之后,身子前倾,威压感被他爆发出来。

  这少年看起来弱不禁风像是摆件的样子,气场却如此强大,似乎是被死神锁定,能叫他立马弃械投降。

  秋纪陶抬起手,拇指指腹抹了一下下唇的伤口,鲜血游走过的痕迹,留下如口脂般最绚丽的一色,他嘴角残留着嗜血的笑意,明明在笑,却如同地狱般寒冷。

  他吐出的话语轻松却又冰冷,似乎是在抱怨又像是质问,是刀架在脖子上,所询问的给人选择的权利。

  “怎么?你想抢我的东西?” 175看书为你提供最快的满级大佬励志当腿部挂件更新,第 11 章 箱子里的尖叫(11)免费阅读。https://www.175boo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