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凤居紫禁 > 第三十六章 王府苦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春嬷嬷又问了彩凤的芳龄,姓名,籍贯等,彩凤不敢说太多,问一句答一句。春嬷嬷不悦,脸沉似冰,说道“我们这儿的规矩不知李总管对你讲了没?每天要洗一筐衣服,月俸二两银子,若洗不完,工钱是要扣的,损坏衣物,要扣工钱还要赔银子,赔不起就受体罚。”彩凤心内惊惧,害怕做错事,勉强点头。

  春嬷嬷又大声交待“明天你就随屋子的几个姑娘到洗衣坊去,看你这瘦弱身子,恐怕会吃不消,先慢点干,把你的东西收拾一下,我有事先走了。”

  彩凤坐到床榻上,心里百感交集,倍觉凄凉。自己总是尽力做事,想改变命运遭际,可是到头来连命都差点保不住!民间不能待,皇宫里面没法待,在这王府呢?现在到了这洗衣坊,将要当一名浣洗女子,辛苦赚取银子,难道这就是她所要的生活?命运为何一次次让她跌宕起伏,坎坷不平?这里是她的命运归宿么?

  彩凤坐立不安,浮想联翩,裕王的音容笑貌浮现眼前,对他的拒绝,不敢回应,在今日,竟是这样盼望和他相见!可这算什么?!在自己最绝望最无助时,祈求人家可怜自己,收留自己,然后答应他,满足他的心意?而我自己呢?忘不了沈公子,割舍不下曾经有过的情感,始终惦念他,那么就尊重自己的内心,坚持自己的想法,尽力做自己喜欢的事,埋头在洗衣坊干活,避免裕王看见自己。

  打定主意,彩凤开始振作起来,将房间清扫干净,换上王府浣洗姑娘们穿的衣裙,乳白色的衣裙,绿色褙子,坐在床榻边,等待房间里的姑娘们回来。

  傍晚,洗衣坊的姑娘回来了,看见彩凤,问长问短,不停的说话。晚饭到饭厅去吃饭,她看见王府的饭食和皇宫相差无几,七八个姑娘围在一起,匆忙用饭。吃完饭,回到屋子,收拾洗漱。

  彩凤看见一个面庞清秀的姑娘在刺绣,她过去瞧了眼,那姑娘笑着问道“我叫柳香,云儿姑娘,你会绣东西吗?”彩凤淡淡笑道“会一些,跟我娘学过。”柳香道“我们干了一天的活,都很累,晚上吃完饭儿,休息时刺绣聊天。你身子单薄,这儿的体力活恐怕吃不消。”彩凤微微一笑,又说了一些家常话。

  第二日大早,彩凤跟着大家一起吃完饭,来到洗衣坊。王府的洗衣坊在屋子后院,里面可真大,摆满了一筐筐的待洗衣物,院子里一道道的绳子上,挂着五颜六色的衣裙,棉袄,褙子,长袍等。

  姑娘们站在大池子边上,将一大筐衣物,放置旁边,手拿棒槌,洗了起来。彩凤也拿着一筐衣服,挨个清洗,把不干净的地方,抹上皂角,使劲揉搓,用棒槌敲打着洗干净。

  到了下午,彩凤已经累的腰酸背痛,柳香等姑娘劝彩凤休息一会,彩凤摇摇头,一筐衣服还有一半没洗完。彩凤喝点水,继续去干。彩凤在冰冷的水里,不停地搓洗,不停地敲打。她的手因长时间浸泡,已经发白发皱,头上的汗珠像断线的珠子,在脖颈,脸颊,后背肆意流淌,头发在汗水浸湿后发黏,贴到脸上,脑后的头发乱蓬蓬的披散着。

  彩凤用袖子擦把脸,继续去干,可是身体越来越疲乏,气喘吁吁,也许是前几日连续的精神紧张,加之劳累过度,她体力不支,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上。

  几个姑娘急忙把她扶进房间休息,春嬷嬷闻讯赶来,撇了撇嘴说道“我就说嘛,第一天干活一定要小心,你看看,这么瘦弱的,干我们这活定是吃不消,先歇着吧!今天的工钱可没了。”众人又去干活。

  彩凤躺在床上,眼泪止不住流下来,虽然自己家贫,可是长这么大,尽管皇宫里繁忙,也没干过这么累的活。彩凤此时醒悟,洗衣坊的姑娘们勤劳辛苦,可她们收入微薄,地位低下,唉,人世间都似这般模样!

  晚上彩凤吃了几口饭,就躺下休息,彩凤想好了,要养足体力,明天接着干。第二日,她振作精神,继续去洗一大筐衣物。这次她把衣物泡到桶里,提来了热水倒进去,想泡一阵洗。

  柳香在水池边洗着衣服,边和彩凤聊天。柳香问道“云儿姑娘,你逃难来京城,一路上挨饿受冻的,家里其他人呢?彩凤回答道“我家人都投奔了亲戚,我爹生病,没办法,我出来找点活计,养活家人。”

  柳香搓着条裙子,若有所思道“云儿姑娘,裕王府里好歹能吃饱饭,在这儿干,虽然辛苦,一个月能挣几两银子。我家原本也不错,可惜爹爹死后,我娘养不活我们四个儿女,就把我卖到了裕王府。”

  正说着话,突然听到春麽麽的尖叫声,斥责声“哎呀,这是你干的好事?!衣裳掉色啦!”彩凤回头去看,原来自己木桶里泡的衣物,红色的裙子,染上黑色,她立即将裙子拿了出来,放到另一个木桶里漂洗,可黑色依然扎眼。

  春麽麽在旁边埋怨道“是谁让你这样洗衣裳?这两种面料和颜色的衣裳能放一起吗?你还放了热水,是故意的吗?”春麽麽的尖厉声,引来了周围洗衣裳的麽麽和姑娘们,有个麽麽道“这条裙子是陈王妃的,这可如何是好?王妃平日里最爱穿这裙子,这可是上好的锦缎,咱们赔不起啊!”

  众人七嘴八舌,彩凤满脸通红,内心慌乱,急得快要哭。刚来裕王府,第一日晕倒,第二日就出这档事,她尴尬窘迫,可是,不得不面对这种难堪场面,她鼓足勇气说道“麽麽,把我的月俸扣了,赔上这条裙子,可以么?”

  春麽麽气呼呼道“你赔月俸?你赔得起吗?!这条裙子少说也要二十两银子,你能赔到啥时候?”旁边柳香替彩凤解围“春麽麽,云儿姑娘初来乍到,干活难免出错,麽麽想法遮掩过去,云儿以后定会注意。”

  春麽麽冷笑一声,道“你说的好听,你在旁边不知道提醒,用热水怎能洗这上好的锦缎,?现在这种情况,怎么遮掩过去?只好给陈王妃如实上报,看她的意思再作处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