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我把暴君养大 > 28 什么饭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生很幸运, 出生在长怀, 那里繁华昌盛,云蒸霞蔚。

  也不幸,后来打了仗,爹娘不得不带着他逃难, 一起的还有几个弟弟妹妹, 他是最大的那个。

  在去京城的路上被土匪袭击, 丢了钱财,为了活下去,父亲打算卖掉一个孩子。

  本来想卖掉最小的弟弟,因为年纪小,不记事, 是别人想要的, 他自己也不会痛苦,最多哭个三五天吧。

  但是伢婆子一眼相中了他,说他长得干净, 凭着这副样貌,到哪都能享福,受不着委屈。

  那时他还听不懂什么意思, 也经常被夸好相貌,瞧着讨喜等等的话,没觉得有什么, 只以为是单纯的赞美。

  因着卖他可以多得五两银子, 父亲最终还是答应了。

  他被伢婆子带走, 伢婆子烧了一盆热水给他洗澡,还买了身新衣裳换上,领着去了一个地方。

  那里人很多,但凡有路过的,必然会停下来上上下下打量他几眼,偶尔也有一两个没那么礼貌的,捏他的脸,掰开他的嘴看牙口,极力在他身上挑出瑕疵,好与伢婆子讨价还价。

  还价太狠的会被伢婆子骂,说什么穷酸,买不起别乱摸,仿佛他是一件物品,供人挑选的那种。

  在那个地方大概站了一个上午的样子,下午来了个老太监,出手大方,将他买了下来。

  老太监对他很好,给吃给喝,总会说一些以后飞黄腾达了,别忘了他之类的话,还教了他许多伺候女人的手段。

  他那时还小,懵懵懂懂,后来被送到丽妃那里才明白过来。

  丽妃年纪大了,皇上有了年轻貌美的新妃子,不常来她那里。

  三十多岁正是龙虎之年,所以……

  他第一次被叫到屋里时吓坏了,因着不肯配合,被丽妃安排去了杂役处,叫他吃一番苦头后,自己想明白再回来。

  杂役处很累,累到吃了饭,便想不到其它的,他每天都数着日子,避开各种刁难和刻意欺凌,艰难过活。

  也想过要不要回去,给丽妃服个软,丽妃身边还有他一席之地,但是尊严又不许他如此。

  他便在杂役处熬啊熬,熬了大半个年头,期间丽妃派人问过他,肯不肯回去?

  他态度坚定,不回,于是刁难和欺凌越发的多,倒也还受得住。

  再后来他被杂役处的管事看上,也想……

  他不肯,便搬出丽妃,管事说丽妃宫里早就新塞了两个模样俊俏的小太监,没他的位置了。

  他现在只有两条路,第一,继续干最脏最累的活。第二,跟着他过好日子。

  他选了第一种,无非还过以前的生活罢了,欺负和刁难也没多到那里去。

  但是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在半路上被人拖到草丛里……

  无论遭受了多大的打击,生活还是要继续过的,往好处想,也是有便利的,比如很多人都羡慕他,傍上了管事的大腿,轻而易举得了些旁人得不到的东西。

  再比如别人想走这条路,也走不了,先天条件不足。

  起码他现在吃喝不愁,干着最轻松的活,拿着最高的月例,还不用再跟其他人挤一个房间,闻他们的臭脚。

  也不是经常来,偶尔那么一次,阉人也做不了其它的,最多啃两下,他就当被狗咬了便是。

  夜里凉,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起身去院里打水,给自己擦身子,边擦边在想。

  今儿白天长锦宫在烧什么饭?为什么那么香?

  花溪这一觉睡的很香,难得旁边的小崽子因为昨天太累,今儿半夜没怎么折腾。

  他晚上不起夜的,如果头天安排好,可以一觉睡到大天亮。

  小孩子就是这点好,完全没有烦恼,说睡就睡。说睡死,真的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叫她半夜不放心,起来上茅房时探了探他的鼻息,没死,好好的。

  最近不老是喊母妃了,前两天睡梦中经常会喊母妃,偶尔闹一闹,要母妃抱抱,母妃哄哄之类的,似乎完全忘了贵妃娘娘已经死了的事。

  刚开始频率很高,一晚上闹几次,到现在整晚安静下来,不容易啊。

  早上又是古扉先醒的,他习惯早起,也许是每天午睡的原因,白天睡,晚上也睡,睡眠充足,自然起的也早。

  现在已经不会去吵花溪,自个儿穿好衣裳,套好鞋子,打开门出去。

  他起来的时候花溪都有感觉,瞧着天色已经大亮,也不怎么管他。

  古扉胆子很小,危险的地方他不会去,怕疼怕高,几乎可以放心他在院里玩,所以花溪眯了眯眼,又睡了过去。

  古扉并不完全在玩,他想起了花溪昨儿教他写的字,和教他背的乘法口诀。

  与原来夫子教的完全不一样,花溪的法子可以省很多劲,更方便他口算,他觉得有必要记下来。

  当然更应该记得是……

  古扉找了个棍子,在一片空地上蹲下,用棍子写字。

  地上本来是青砖,后来被花溪挖了出来,砖头堆积在角落,土花溪说留着种菜,还没来得及,所以给他施展的空间很大。

  他写了两个字,昨儿花溪虽然没教他这两个字,但是他偷偷的记住了。

  不简单,但是也不复杂,用心记很容易的。

  古扉写完看了看,觉得不太满意,又写了几遍,越来越好看之后才开始写其它的,把那两个字抹去,不给花溪看。

  这次写的是壹贰叁肆,一直到萬,刚写完,门口有声音传来。

  “小孩儿……”

  叫法很熟悉,古扉昨儿被他耍了一通,今儿自然记得,没好气问,“干嘛?”

  明生很疑惑,“大清早的,你哪来那么大火气?”

  古扉哼了一声。

  明生哈哈大笑,“还在为昨天的事记仇?”

  戳中了古扉的心思。

  “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呢?你也太小气了吧?”

  又射了一箭,古扉愤愤扭头,继续写他的字。

  这回写的是乘法口诀,昨儿花溪画了一个表格来着,他跟着画。

  “怎么不说话了?”

  古扉画的有点小,字写不下了,没法子,又重新画。

  “我这里有糖要不要?”

  古扉本能眼前一亮,他喜欢吃糖,很喜欢,小时候哭的时候,母妃便会拿糖哄他,母妃说难过了,疼了,不开心了,便吃一颗糖,万能的,可以疗伤,也可以止疼,还能让人甜起来。

  母妃去了之后他再也没吃过糖,昨天那颗糖掉在地上,他没去捡,花溪可能没看到,忽略了。

  后来他趁花溪不注意的时候回去过,那里已经没糖了,不知道去了哪?还是又被明生拿走了。

  古扉回身看他,“你把糖丢进来。”

  吃一堑,长一智,上过一次当,自然不可能再上一次。

  明生挑挑眉没说话,还真撸起袖子伸进来,将糖果丢到他脚边。

  古扉注意到他胳膊上的伤越来越多了,他很白,所以这种伤就会显得很醒目。

  “你怎么这么笨,又摔了?”古扉矮下身子捡起两颗糖果,拆开看了看,是真的糖果。

  “梅花酥!”梅花酥可好吃了。

  古扉小心翼翼拿起来,含在嘴里,只吃了一个,另一个塞进袖子里,给花溪留着。

  糖很甜,脆脆的,咬在嘴里不嚼它都要化一样,甜意也慢慢蔓延在嘴里,心里的那点不满也因为这颗糖融化,选择原谅了他。

  “吃独食可不是好习惯。”明生盖上胳膊,痕迹早就被他瞧见了,便也没那么在意,没想到还是被他注意到添了新的,小孩儿观察力很强。

  “确定不给我一个吧?”

  他在转移话题。

  这就属于略高的层次了,古扉暂时理解不了,只摇摇头,被他带的跑了题,自己还完全不知道。

  “我没有吃独食。”很认真的解释,“我留着给花溪的。”

  “花溪?”明生蹙眉,“昨天那个拉着你手的小姑娘?”

  虽然他年纪也不大,但是绝对比‘花溪’大,他在宫里光学就学了两三年,先从伺候公公开始,然后是丽妃,最后去了杂役处。

  现在还在杂役处,待了快两年了。

  “你不喜欢花溪吗?”虽然不明显,但他还是注意到了,关于花溪的事,他总是会多上心一些,叫他听出话里藏了丝不满意。

  “那倒也没有。”明生背靠在门上,“只是觉得她太漂亮了。”

  他喃喃了一声,“在冷宫样貌太出色可不是好事。”

  “什么?”声音太小,古扉没听清楚。

  因为那颗糖的原因,让他对明生好感又上升了一分,所以丢下木棍,跑过来跟明生说话。

  手扒着门,从细缝里竭力朝明生看去。

  母妃说说话的时候要盯着对方的眼睛,如果你喜欢对方的话,这是表示尊重的意思。

  但是门缝太小了,他的视线有些偏差,看不到明生的眼睛。

  “没什么,”明生半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想什么,面上有些出神,许久他才道,“小孩子不能这么敏感。”

  古扉瘪瘪嘴,“你脖子上怎么了?也是摔的吗?”

  没看到眼睛,看到脖子了,本来离得也很近,衣裳领子又矮,那伤痕位置也高,在下颌处。

  明生突然扭过头,盯着他瞧了一会儿,笑了,“差点忘了问。”

  他缩了缩脖子,把痕迹藏进衣领里,“你们每天做的什么饭?为什么那么香?”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m..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