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我把暴君养大 > 49 挖娘娘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溪的虾丸冒烟了, 掀盖的时候一股子香气, 因着不多, 所以里头还加了些配菜,青菜啊, 木耳啊,和蘑菇。

  蘑菇是她在后厨帮婆子干活,收的根部, 本来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做成了菌包,没培育成功。

  后来拆开随手撒在角落, 不知道是离池塘太近,潮湿的环境适合,还是怎么回事,居然活了。

  冒出来一颗颗新的小蘑菇来, 几天没见, 小蘑菇长大变老, 又生了新的,没多久那一片全是。

  花溪最近有心事,没怎么关注空间,每次摘菜什么的也都让古扉去, 她等着点到了把他放出来。

  大概是开始教古扉刷鞋,小屁孩终于知道不容易,所以已经很少往河边走了, 河边潮湿, 土会粘在鞋上。

  现在菜地都很少去, 没需要不会乱来,也就前两天才发现的蘑菇,当时提过一嘴,花溪没当回事,昨儿琢磨着做些吃食,于是喊古扉去将蘑菇摘了,用来炖汤正合适,锅滚后一股子浓浓的香味。

  水只是表面开了,其实虾丸里头还没熟,花溪让古扉盖回盖子,闷一会儿。

  自个儿放下手里的烧火棍,将锅底还没烧完的柴一一拉出插进最下面的烟灰里熄灭。

  烟灰已经满了,需要清理,这玩意儿撒在菜地里,可以防止生虫。

  空间不会生虫,但是外面会,有这个就不用担心了。

  前院和后院都撒过,不过不嫌多,它本身也是一种养分,烧过之后很容易被土地吸收。

  待会儿得空了再撒一次。

  花溪站起来,用毛巾拍了拍身上的灰,带着古扉去洗漱。

  因着烧锅的原因,灰会落的到处都是,洗了等于白洗,加上需要闷一会儿,为了省柴火每次都是八分熟,剩下的两分闷一闷就透了。

  这中间有一段空余的时间,太短,做不了别的,也就够简单洗漱的。

  今天没有烧热水,所以在空间洗脸,空间的井水不凉不热正合适。

  想着省水,只用一个盆,古扉先洗的,洗完惦记着中午的吃食,顺手去院里摘来几个番茄,昨天明生送来的鸡蛋还有几个,他嘴馋,想吃番茄炒蛋。

  还跟以前一样,冒冒失失,叮嘱了不知道多少遍,依旧那般,风风火火的去,风风火火的回来,跑的太快,半路不小心滑了一脚,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都摔习惯了,没喊疼,自个儿拍了拍屁股,把掉落的番茄捡回来,要回去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

  篱笆的角落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土堆,似乎有些时日,上面种了菜,没人管,疯了似的,一片全都是。

  长势很好,有老的,也有嫩的,古扉矮下身子,正打算摘些留着中午吃,身后突然传来厉喝,“别动!”

  古扉吓了一跳,手里的番茄又掉了,他蹲下去捡,捡完迷茫的看着花溪。

  花溪眼神躲闪,“那个菜不好吃,摘小青菜吧,今儿我想吃小青菜。”

  “哦。”

  古扉愣愣应着,脚下拐了拐,去了种小青菜的地方,不过心里始终觉得古怪,花溪很少会呵斥他,况且只是摘个菜这种小事。

  有问题啊。

  回头瞧了瞧凸起的土堆,很普通,没什么特别的,为什么花溪不让他碰?

  “虾丸该闷好了,你快点。”在空间二十多分钟,外头过去一分钟,一分钟够了。

  “嗯,好。”古扉一边应着,一边加快速度,摘了两把小青菜。

  刚种下的一批,还很嫩,正好吃的时候,不用连根摘,只要摘叶子就好。

  菜的生命力旺盛,它还会自己长的。

  又摘了几颗葱和香菜留作配菜,还有花椒,花椒是明生弄来的。

  明生跟他们吃一锅,有时候鱼再怎么清洗都没用,它本身带着腥味,明生自个儿也嫌腥,所以弄来了好些香料,花溪一一试过了,只种活了花椒和黑胡椒,茴香,八角。

  还有很多类似于桂皮,香叶的种不活,因为不是种子,必须是那种没有处理过,单纯晒干的种子。

  如果炒过,或是煮过,烤过的种子不行。

  还好这几种香料本身带着香味,煮过炒过烤过之后会散掉一部分,所以最多晒干处理,多余的没有做,方面了他们种活。

  先用井水泡活,让里面缺水的芽疯狂吸水,够了它就会顶壳出来。

  花溪告诉他的,他听多了,现在也是种菜小能手,不用花溪特意讲什么菜怎么种,他自个儿就直接种了。

  明生说院里能吃的品种还是少,打算过几天想办法多弄些菜来,然后教他怎么种。

  他不知道他们有空间,花溪说空间不能告诉任何人,谁都不行,所以空间里有的小菜,外头都有,但是因为地方小,不会很多。

  明生的胃口也被他们养叼了,想吃更多好吃的,所以自个儿也在琢磨着怎么弄来食材。

  毕竟是冷宫,能给他们种菜的地方不多,花溪已经打算把阁楼填上土,继续种了。

  土就从院里挖,是个大工程,需要花溪身体好了才能做,现在就先顾着吃喝便是。

  古扉数了数,确定什么都到位了才朝花溪跑去,花溪手摁在他肩膀上,眼一花的功夫俩人便出现在外头。

  无论经历了多少次,还是觉得神奇,花溪有个可以随意进出的地方,他就没有,明生也没有,只有花溪有。

  不过他已经是花溪的小媳妇了,所以花溪的就是他的。

  菜全部放进盆里泡着,等着中午洗,古扉踩着板凳扶着还是温热的灶掀开锅盖,虾丸全部飘在上头,这是可以吃了的意思,他连忙喊上外头擦脸的花溪。

  花溪挂回毛巾,慢悠悠朝这边走来。

  古扉已经拿了碗,开始给三个人盛,花溪身体虚弱,吃最多,明生年长,饭量大,第二多,他还小,吃第三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第1页/共2页

  三碗分的明明白白的。

  告诉花溪,最大碗的那个是她的,自个儿拿着第二多的碗筷去给明生送饭。

  顺便把昨儿的碗拿回来,如果时间来得及,明生又回去的话,他会自己洗,如果中午不回去,就不洗了。

  古扉顺便多洗一个而已,不费事。

  昨儿碗被他带了回去,今早是干净的,不用洗,古扉拿回来,叮嘱明生吃完了叫他,锅里还有,然后就去吃自己的了。

  锅滚的时候他舀了一个尝尝,味道鲜美,肉又多,贼好吃的,就是清理起来比较麻烦,要不然可以天天吃。

  昨天他弄了小半天,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后来是花溪接手的。

  一般累的重活都是花溪做,比如犁地啊,翻土啊之类的,刷锅洗碗的活他干,偶尔他的干不完,都是花溪来的。

  花溪比他厉害呢。

  古扉回来的时候发现花溪端着他第三多的那碗,坐在灶前吃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你怎么不吃你那碗?”

  他特意给花溪盛的最多。

  花溪夹了个丸子送进嘴里,不甚在意道,“哪碗都一样,反正不够吃锅里还有。”

  古扉眨眨眼,心说‘是啊,锅里还有呢’,便也没在意,端起最后一碗拿在手里,坐在花溪的旁边一起吃。

  板凳很长,他又小,够两个人坐的。

  他这边吃到一半,花溪那边已经完了,在喝汤,刚喝完古扉站起来,把自己的碗先放在一边,拿过她的给她盛。

  花溪身体不舒服,他还记着呢。

  饭盛来花溪揉了揉他的脑袋,还夸了他一句。

  古扉依着她,抱着碗灌了两口,胃里暖暖的,心里也十分满足。

  花溪没事简直不能更好了。

  俩人吃完了饭,刷了锅碗,没有急着锻炼身体,先把灶底下的灰弄出来。

  积累了好几天,整整挖了一大篮子,打算撒在菜地里,因着不够种,院里只留了一个通道,其它都犁了地,种上了菜,绿油油一片,很是喜人。

  要把锅灰均匀的撒在每一片土地上,不能从上面,要从下面,还是很费劲的,古扉让花溪坐着,他自己去。

  个头小,容易穿梭在菜地里,花溪太大了,会把菜根子压坏。

  其实花溪根本用不着下地,她蹲下来瞧过,菜都大了,紧紧挨在一起,没有空余,这等于她把锅灰收进空间,再放出来,可以随便搁在哪个角落。

  古扉这边刚撒了一排,回头一看,锅灰没了大半,花溪那边已经撒完,过来撒这边了。

  “哇!”他不满,“你作弊!”

  本来还想跟花溪比比速度,这根本没办法比。

  花溪不置可否,手摁在锅灰的篮子上,另一只手拉着一片叶子,心念一动,地面上登时多了些摊开的锅灰。

  进空间怎么摆放是她说的算,出来亦然,把一堆摆成均匀的方形不是问题。

  还剩下一点,她正待继续,门外突然传来动静,似乎是个男人的声音,招呼明生开门。

  明生故意说话大声了些,“稍等一下,我找找钥匙。”

  有人来了!

  听着脚步声还不少,花溪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了是谁,没有慌张,只招招手,让古扉过来。

  古扉也听到了动静,吓的缩进她怀里。

  门打开,果然是一群带着刀剑的人,先将里头包围了,有个类似于主事的太监走过来,给她看了一张盖了印的纸,“慎邢司办案。”

  他又扭头朝院里打量,“贵妃娘娘的尸身呢?被你们埋在哪了?”

  问过杂役处的,说是就地埋了,没帮着处理过,里头的人自个儿解决了。

  本来宫里不兴埋人的,不过埋都埋了,还能挖出来不成?

  正好这次查案,顺便迁坟。

  花溪后退一步,矮下身子先行了一礼才道,“在后院。”

  就算内侍是太监,身份低微,肯定也比她高,所以这礼要行,古扉就不用了,只虎视眈眈盯着这些人。

  还不知道做什么,但是听到‘贵妃娘娘的尸身’几个字,整个人都炸了。

  身子想离开,又被花溪拽了过来,蹲下来在他耳边小声说话,“没有水了,你去烧点水吧。”

  古扉再笨也知道是支开他的意思,不太情愿。

  “要相信我。”花溪捏了捏他的小脸,“快去。”

  源于信任,古扉瘪瘪嘴,还是去了。

  后厨离他们很近,有什么事他这边都能听到,心里想着不是不信任花溪,是怕花溪应付不来那些人,一边去烧水,一边竖起耳朵偷听。

  花溪知道他的心思,故意说话很小声,不给他听,还带着那些人去了娘娘的坟前。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见娘娘的尸身?”虽然早就知道原因,不过还是要问一声,否则会被人怀疑,是不是太淡定了?像是晓得他们会来一样。

  主事的太监冷着脸,没有细说,只道‘办案。’

  他又问,“当初贵妃娘娘和碧菊上吊用的是什么绳子?现在还在吗?”

  花溪按照当初上报的时候那般说法,又道了一遍,“用的是窗帘,已经烧掉了。”

  这玩意儿不吉利,一般都不会留,说烧掉倒也不会惹人怀疑。

  “哪里的窗帘,带我们去看看?”

  主事一双眼始终在院里来来回回扫视。

  说实话,在宫里当差这么多年,冷宫出事的几率又很大,一些位份高的贵妃娘娘死后,他都是亲自来的,也瞧过不少在冷宫生活的状态,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在院里种菜浇水,绿油油一片,活的很是有滋有味。

  菜的种类还不少,很明显被悉心照料着,正嫩的时候,随时掐随时吃。

  难怪总有人说,一样的境地,不一样的生活,他还真是学到了。

  花溪带他去看了窗帘,窗帘绝对没问题,因为她为了翻墙,拽下来过很多,时间也对得上。

  那主管有些眼力,看了一会儿便挪开视线,紧紧盯着她问,“贵妃娘娘死了,你为什么不伤心?”

  他们问贵妃娘娘的尸身,就是要挖来着,她应该知道,居然也没反应,有古怪。,,,,..  ..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