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6章 第五章 赐婚太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琬妃闻言,也连忙走了过来,跪在皇后面前,道:“是臣妾的不是。没想到今日在臣妾的宴会上居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琬妃一时间居然哭得梨花带雨起来,看上去心里很是愧疚。

  皇后扶起了琬妃,道:“这如何能怪你。你才产下小皇子,如今正是身体虚弱之时,若是伤了身体,可是本宫的罪过了。”

  本来今天益帝也应该来参加小皇子荣时元的满月宴会。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在宴会开始前,皇帝突然派人传来消息,说是今日无法前来了,让皇后好好代自己主持好宫宴。

  今天好好的在这宫宴上出现了这样的岔子,皇后如果不处理好,倒显得是有负皇帝的嘱托了。皇后转过身对陈夫人道:“夫人,还请你在这里先陪着琬妃。弘王妃,劳驾您陪我一同前去吧。”韩丹柔听到皇后这样说,也没有办法,只好点头应了。

  各位夫人见皇后如此吩咐,也都不再说什么。这时,林贵妃突然细声道:“嫔妾也陪着皇后娘娘一起去吧。”皇后看向林贵妃,不知道她打着什么主意,道:“贵妃还是留在这里陪着琬妃主持大局吧。”

  林贵妃被皇后拒绝,倒也没什么。左右不管她去不去,今日的局面皇后是无力回天了。林贵妃想到这里,就不由得想笑。真是可惜,不能亲眼看见皇后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场景。

  皇后在韩丹柔的陪同下,跟着那名小宫女,往洛阳园走去了。

  洛阳园本来是先帝独独赐给如妃的花园。先帝极为宠爱如妃,因为如妃喜爱种花,所以先帝搜寻来天下所有稀奇的花的品类,为如妃移植到洛阳园,供如妃观赏。

  后来如妃的皇子荣谦恒在和当今陛下益帝的帝位争夺战中身死,如妃悲痛万分,便向当今太后自请出家,再也不问凡尘事。因此洛阳园也就自此荒废了。

  韩丹柔跟在皇后身侧,心里却很是不安。荣然冰一直都没有回来,现在自己又卷入了后宫的秘事里,韩丹柔感觉慌乱的很。

  小宫女带着皇后走到洛阳园里的一处小屋内。这间屋原来是供如妃休息的。因为如妃极为喜爱花朵,有时候下午会喜欢在洛阳园内小憩一会儿。

  这秽乱后宫的人居然敢在先帝宠爱的妃子原来休憩的房间做这样的事情,胆子未免太大了。

  皇后对大宫女秋分扬扬手,秋分上前,一把推开房屋的大门,一股特别的香气从屋内传来。屋内的榻上,躺着一男一女。

  韩丹柔看到那件被扔在地上的大袖衫,心里顿时一阵刺痛。韩丹柔认出那件大袖衫,分明是早上自己为荣然冰特意挑选的,此刻怎么会被扔在这里。

  榻上的男子搂着女子,正在昏睡当中。女子衣衫尽半褪去,男子身上只披了一件外衣,上半身完全露了出来。

  这样的场景,纵使皇后在后宫中这么多年,也是第一次遇见。只是让幼弟陈昭文污了荣然冰的声誉,没想到陈昭文,做得这么彻底。

  不过做戏都做全,陈昭文这样做,倒也是一件好事。

  皇后对小宫女道:“你和秋分在外面守着,我和荣王妃进去。”说罢,皇后便大步向里走去。韩丹柔却是一步也迈不进去。仿佛如果她不进去,里头躺着的就不会是荣然冰。

  皇后也不管韩丹柔的反应,自己走了进去,低声呵道:“是谁胆敢在宫里行苟且之事!”床上的女人好像突然被惊醒,缓缓睁开双目。

  旁边的男子看见皇后,大惊失色。同样,韩丹柔和皇后也是被榻上的两个人的身份给惊到了。

  榻上躺着的女子正是弘王的掌上明珠,京城第一美人,荣然冰。可是令皇后震惊的是,榻上的男子并非是她计划里的幼弟,陈昭文,而是当今太子,她自己的亲生儿子,荣时信!

  韩丹柔看到荣然冰的一霎那,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袍,盖在荣然冰的身上。荣然冰药效还未完全褪去,但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躲在韩丹柔怀里低声哭了起来。

  韩丹柔看到爱女受此侮辱,心中大怒。再也顾不得身份,对皇后道:“皇后娘娘!今日之事,”韩丹柔尚未说完,却被皇后打断,“今日之事,恐怕是有人陷害。弘王妃先息怒,本宫定会查出来是谁在背后捣鬼!”

  韩丹柔看到皇后这般,也知道今日太子在这里的事情不是皇后的计划。可今天一切都发生的实在是太巧了,如果说皇后和这一切完全没有关系,韩丹柔也是万万不会相信的。

  只怕是皇后本来的计划被别人打乱了,才产生了现在这个局面。可是,她们后宫的争斗,为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女儿。韩丹柔心里恨极了,可是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如果真的事情闹起来了,最终受损的还是荣然冰。

  -------------------------------------

  说到这里,韩丹柔又哭了起来。荣瑾乔轻轻拍着母亲的背,心里却开始计划这件事的对策。

  自然是一定要替姐姐报仇的,可是眼下出了这样的事情,皇后那边会如何反应还是个未知数。倘若,倘若他们胆敢来诬陷姐姐,或者对姐姐造成任何的二次伤害,荣瑾乔暗想,自己定然不顾任何一切,也要血洗大宁皇宫。

  荣谦弘走了过来,对荣瑾乔道:“你先去看看你姐姐吧。她中了那些药,你且看看她身体可有损伤。”荣瑾乔点了点头,便走到荣然冰房间里。

  荣然冰躲在被子里,一动未动。荣瑾乔自从有了这个姐姐以来,从来没有看到姐姐如此脆弱的时候。如今看到姐姐这副样子,更是心如刀绞。

  荣瑾乔轻轻的拍了拍被子,轻声道:“姐姐,你且让我为你搭脉。被让余毒在你身体里作祟。”听到身体两个字,荣然冰怕得抖了一下。

  荣瑾乔尝试着掀开被子,荣然冰没有反抗。荣瑾乔这才看到姐姐的面容,姐姐的脸上全是泪痕,荣瑾乔看到这样的场景,真是恨不得把太子和那背后之人千刀万剐才好。

  过了一会儿,荣瑾乔走出了房间,对荣谦弘道:“父亲,我已为姐姐诊过脉了。万幸,并没有损害到身体。”“万幸?这还叫万幸?”荣昀和愤愤道。

  “大哥,此事已经发生。姐姐身体没有受到伤害,我们应该万幸。至于那背后之人,小妹自然也没有忘记。”荣瑾乔看着自己的这个大哥,自己的这个大哥平常都是很稳妥的,就是极其护短。

  只要谁伤害了他的人一丝一毫,他便特别容易气得糊涂,做些冲动之事。

  荣谦弘对于荣瑾乔此刻还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很是赞许。荣然冰的事情自然是令他痛苦难耐,可如果此时整个弘王府的人都陷入愤怒和痛苦中,反而是让设局之人占尽便宜。眼下最大的问题是,益帝打算怎么解决这件事。

  就在这时,荣瑾乔身边的大丫鬟流香跑了过来,对荣谦弘道:“王爷,宫里的李公公来了。”如此看来,益帝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是要来出面解决了。

  荣瑾乔看向荣谦弘,道:“父亲,我与你一起去吧。兄长就留在这里保护母亲和姐姐。”保护?荣昀和心里一愣,想来妹妹现在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如今是觉得这个弘王府也不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了。

  荣瑾乔其实没有像荣昀和想那么多。她只是觉得荣昀和性子冲动,与其让他陪父亲一起去见李公公,倒不如留在这里陪着姐姐和母亲。荣谦弘对荣瑾乔点了点头,两人便一起往前厅走去。

  李公公站在弘王府的前厅,却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人人都说宁国弘王脾气最好,待下人,下属都是态度极为温和的。可是李公公是知道的,这弘王府一家都是极为护短的,如今有人打主意打到他家女儿的头上了,弘王还能保持一贯的温和态度吗?

  弘王看到李公公,还是嘴角咧出了一个笑容。也许是因为太过刻意,这个笑容在弘王脸上倒还不如不存在,弘王这样古怪的笑着,反而让李公公看着觉得更加恐怖。倒是跟在弘王后面的二小姐,面纱下面的脸毫无表情。

  李公公向弘王行了一个礼,道:“给弘王和二小姐请安。”荣谦弘忙扶起李公公,方才看见,李公公手里拿着的,正是圣旨。

  李公公把圣旨拿出,念道:“弘王府听旨,”荣谦弘和荣瑾乔跪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弘王荣谦弘之女荣然冰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今皇太子适婚娶之时,当择贤女与配。荣然冰待宇闺中,与皇太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将荣然冰许配皇太子为太子妃。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于下月初八完婚。布告中外,咸使闻之。钦此!”

  荣瑾乔感觉到跪着的父亲好像在发抖。李公公宣完旨以后,见荣谦弘跪着一动不动,便出声提醒:“王爷莫不是太欢喜了,赶紧接旨把。”

  荣谦弘此时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无能,自己的女儿被人侮辱,自己不能替她讨回公道,居然还要把女儿嫁给那个侮辱她的人。

  荣谦弘恨极了。荣瑾乔见荣谦弘一直没做声,便对荣谦弘道:“父亲,快些接旨吧。想来李公公还有赶紧回宫回禀陛下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