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7章 第六章 死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公公看着这个弘王府的二小姐,她的话听上去虽然并无不妥,可是他刚刚分明听见她在说陛下两个字的时候,是刻意加重的。

  是啊,就算弘王再厉害又如何呢,最终也只是当今陛下的一名臣子罢了。荣谦弘终于还是抬起头,接过了李公公手里的这道圣旨,道:“微臣,谢皇上隆恩!”这一句话,好像是用了荣谦弘极大的力气才说出口的。

  李公公趴在荣谦弘耳侧,轻声道:“王爷,陛下说了,这是一段极好的姻缘。太子一定会极为尊重和爱护大小姐的。陛下一向很是欣赏大小姐,如今促成这段姻缘,陛下也是极满意的。”这几句话,便是把益帝的意思彻底传达到了。这婚,必须结!

  荣谦弘强忍着怒气,对李公公道:“多谢公公提点。这点碎银子给公公喝茶了。”李公公忙忙摆手,道:“咱家还得赶紧回宫回禀陛下。便不再王府久留了。”说罢,李公公便随着流香走出了弘王府。

  荣谦弘捏着手里的圣旨,他真是恨不得把这个圣旨撕了才好。

  荣瑾乔走到荣谦弘身侧,从他手里拿走了圣旨,轻声道:“现在,重要的是我们要决定,到底这个婚,结还是不结。”荣谦弘抬头望着荣瑾乔,结不结,他真的是不想结。可怎么样,才能够成功的不结这个婚呢?

  荣谦弘和荣然冰走回内院,韩丹柔感觉到两人情绪极为低落,便出声问道:“谦弘,陛下,陛下想做什么?”

  荣谦弘从嘴角里蹦出了两个字:“赐婚。”荣昀和大怒:“赐婚!陛下在想什么!怎么能让妹妹嫁给太子!陛下当我妹妹是什么!”荣瑾乔立刻捂上荣昀和的嘴,厉声道:“你叫这么大声,是想整个建业城的人都听见是不是!”

  众人都沉浸于这突然到来的圣旨所带来的愤怒当中,却都没注意到,荣然冰此时已经走到了屋外,看着众人。

  还是荣瑾乔反应快,赶紧走上前,对荣然冰道:“姐姐,你怎么不进去休息。吹了风,得了风寒可怎么好。”此刻,荣然冰站在风里,好像一株蒲柳,下一秒就要被风吹倒了。

  韩丹柔想要扶荣然冰进屋,却遭到了荣然冰的拒绝。荣然冰走到荣谦弘面前,突然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道:“是女儿不孝。给父亲惹祸了。女儿愿意嫁到东宫,做这万人羡慕的太子妃。”

  韩丹柔看到荣然冰这般,又掩面哭泣起来。她心里真的是后悔极了,今天,若不是自己没照看好荣然冰,若是当时皇后要带走荣然冰换衣服的时候,自己能坚持陪同,一切,可能也就不会发生了。

  荣瑾乔赶紧扶起荣然冰,道:“姐姐,你快点回去休息吧。我们会帮你解决所有问题的。”

  “解决?”荣然冰粲然一笑,“妹妹是要解决什么?嫁入东宫这件事情,姐姐觉得真真是好极了。”

  荣昀和看着荣然冰的眼神,好像是在看一个疯子,久久道:“好妹妹,你别担心,大哥在,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的。”

  荣然冰望着自己的这位大哥,她心里是知道的,只要她提,哪怕是进宫杀了太子,皇后,荣昀和也会义不容辞地答应的。

  可眼下,真的是死局了。自己倘若不嫁给太子,谁知皇帝会否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直接杀人灭口呢。毕竟当今陛下,当年杀自己手足的时候,可是连眼皮也未曾抬一下呢。

  为了自己,把整个弘王府陷入不幸,是荣然冰这辈子都不会希望看到的事情。

  荣然冰没有理会荣昀和,只是拉着韩丹柔的手,安慰道:“母亲,其实,嫁给太子也是极好的。待太子登基,我便是整个宁国最尊贵的皇后了。母亲何必哭泣呢?”韩丹柔听到荣然冰这样说,只是哭得更厉害了。

  荣瑾乔心里其实是有些疑惑的,自己在姐姐进宫前是提醒过姐姐的,可是姐姐依旧中招了,而且对象居然是太子。可见这件事恐怕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有人想借皇后的局,害太子和姐姐。这个人,一定是皇后的敌人,难道是林贵妃?荣瑾乔被自己心里的这个念头惊了一下。

  荣然冰见韩丹柔依旧止不住哭泣,轻轻地叹了一声气,转过身,走到荣瑾乔身边,道:“你跟我进屋来。“荣瑾乔随着荣然冰进了屋,荣然冰道:“我知道,你有问题想问我。”

  -------------------------------------

  大宁皇宫里,益帝殿内,皇后与太子跪在下面。皇后此刻是半分雍容华贵也看不出,秋分为她梳好的发髻已然微微散乱,几缕秀发垂挂下来。

  皇后的脸上,是一个明显的刚被人打过的红掌印。太子一直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皇后理了理自己的发髻,对站在面前的男人说道:“陛下,臣妾真的不知今日的事情。太子,太子更是无辜啊。”说罢,皇后又“砰”“砰”“砰”几声不住的磕头。

  太子一直保持着一样的身姿,跪伏在地上,一动不动。

  益帝转过身,看到太子,又是猛的一脚踹到太子的背上,道:“把你东宫里的所有侍妾统统给朕赶出去!你与太子妃成婚以后,朕会再赐给你一个侧妃。最近,你给朕老实点!不然你这个太子就不用当了!滚下去!”

  皇后闻言,赶紧拉着太子离开了。待两人离开,益帝忽的转过头,盯着门外。今天这一出戏,恐怕是皇后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陈家,林家,真的是都不能再留了。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外戚,侵害到他荣谦益的江山!

  -------------------------------------

  荣瑾乔听荣然冰讲完,便是彻底明白了。这背后之人,未免太过歹毒,也过于胆大。为了让荣然冰中计,在酒里下了迷魂散,又在房间里点了迷魂散和让人情动的熏香。

  如此一来,太子和荣然冰,便是怎么也跳不出了。荣然冰还特别提到,对方下的香,还会让人产生幻觉。直到皇后叫醒她和太子,她才彻底清醒过来。

  这样强效的香,是真的不想给荣然冰一条生路了。荣瑾乔想到这里,突然感慨自己被建业城里唤做毒姬又如何,连自己的姐姐都不能保护,这一身功夫有何用处。

  荣瑾乔抬头,对荣然冰说道:“姐姐可有怀疑的对象?”荣然冰摇摇头,道:“妹妹,不要查。皇家的事情,查出来了,你未必能宣张所谓的正义,但一定会惹祸上身。”

  荣瑾乔明白荣然冰的意思,此次事件背后的凶手定是能一手遮天,连当今太子都敢算计。荣瑾乔拉住荣然冰的手,道:“姐姐,你当真想好要嫁给太子了吗?”

  荣然冰笑了笑,道:“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吗?不是吗?”“姐姐,其实我们可以,”荣瑾乔尚未说完,就被荣然冰打断了,“你知道我的,就像你们不想我受到伤害,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荣瑾乔转过头,纵使她一贯胡闹嬉戏,大条惯了,此刻,却还是忍不住眼泪。一滴泪,从她的眼角,滴落在地上,变成了地上的一个小圆点。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半个多月过去了,眼看就要到正月底了。二月初八,就是太子与荣然冰大婚之日。

  听闻太子为了迎娶荣然冰,把府里的姬妾全部打发出了府。建业城里的众人不知道太子和荣王府结亲背后的秘密,只是道太子对荣然冰十分深情。荣瑾乔每每听到有人这般说,都特别想把太子虚伪的面具给撕下来,但还是每次都只能愤愤离去。

  荣然冰这些天都没有出府。自从荣然冰和太子定亲之后,来荣王府的夫人们一下变多了很多,但是都被韩丹柔一一谢绝了。

  眼看着,荣然冰大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荣瑾乔只觉得心里愈发烦躁。夏茗虽然没细问荣瑾乔,但从荣瑾乔的反应也能看出来,弘王府和东宫的这桩婚事,只怕背后是另有隐情。

  眼看到了二月初一,荣瑾乔照常一早就来了茗医堂。夏茗看到荣瑾乔,把她拉到一边,问道:“我明日得去儋州一趟,你与我同去吧。”

  “儋州?”荣瑾乔一愣,儋州距离建业城,就算是一路骑马疾行,来回也得是半个月的脚程。她自己倒是很愿意去这个师傅曾经呆过的地方看看,可是,这一去,必然是赶不上姐姐的婚礼了。

  万一,万一又发生什么了,倘若她不在姐姐身边,必是悔恨不已。

  荣瑾乔摇了摇头,道:“我便不去了。”夏茗没有做声,过了一会儿道:“不然,你还是回去问问弘王爷吧。”荣瑾乔抬了抬头,不知道夏茗为何坚持要带自己去儋州,不过也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