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9章 第八章 孙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瑾乔突然想到自己之前在如画阁见到的男子穿的衣物料子,问道:“在你们雍国,什么人穿得起织金绸?”

  付烈民心下狐疑,不知道为什么荣瑾乔要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诚实的回答道:“织金绸只供皇室中人。若非皇室中人,除非宫里赏赐,不然是不可以穿的。”

  荣瑾乔这次是真的被惊到了,皇室中人?那男子,若真是皇室里的人,却潜伏在建业城里,莫不是有什么阴谋。因是深夜,付烈民并没看到荣瑾乔震惊的脸色,只是问道:“荣姑娘为什么好奇这个?”

  荣瑾乔定了定神色,答道:“没什么。之前听人提过织金绸价值万金,我不相信,所以问问你。”

  付烈民答道:“万金倒也不至于。不过它之所以珍贵,主要是因为只有皇室的人才有资格穿。”荣瑾乔心里想着荀陌潜伏在建业城里的事情,决定明早得问问夏茗的意见,看要如何让建业城里的父亲知道这个消息。

  荣瑾乔突然想到,那天,那个护卫有说自己的名字,好像是叫,博涉。荣瑾乔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对付烈民道:“说起来,我之前还搭救过一位雍国人。那人名叫博涉,不知你认不认识?”

  付烈民心里一跳,博涉,他当然认识。那个时候,博涉和他在军营里是最铁的兄弟。后来,博涉被二皇子荀陌选中,做了身边的暗卫,而自己则成为了皇帝荀琮的暗卫。虽然名义上是暗卫,但实际上自己是二皇子在宫里的一个眼线。

  后来无意中发现了和皇后的秘密,刚把信息传出宫里,就被和皇后发现了,一路追杀,逃到这里。付烈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送出去的那封信有没有到荀陌手里,但现在他轻易也不敢再做什么了。

  荣瑾乔见付烈民一直没做声,说道;“也是,雍国那么大,想来也不可能人人都认识。是我想多了。”荣瑾乔正欲离开,突然听到付烈民问道:“姑娘是什么时候见到的他?”

  荣瑾乔没想到居然付烈民真的认识博涉,回答道:“两年前吧。”自然,这时荣瑾乔瞎说的,如今看来如画阁的那个男子身份不简单,自己要是真的如实告诉了付烈民,付烈民毕竟是一个雍国人,会不会做出伤害宁国的事情,荣瑾乔心里也是拿不准的。

  说罢,荣瑾乔就离开了,留下付烈民一个人站在院里。付烈民想起,以前曾经听博涉提起过,荀陌不光在雍国布满眼线,连宁国,阙国也有荀陌的人。博涉来宁国,可能就是来处理一些相关的事宜。

  第二日一早,荣瑾乔就起身去了夏茗的屋子。夏茗听荣瑾乔说了以后,也是神色大惊。

  夏茗立刻与荣瑾乔一起起草了一封信,收进信封里,唤来府上小厮,少安,道:“你将这封信送到建业城弘王府手里。切记,这信不可给别人看见。你若是遇到任何凶险,也一定要先把信给毁了。你立刻启程,越快送到越好。”

  少安点了点头,接下信,出府去了。夏茗见荣瑾乔还是有些不放心的模样,道:“别担心。这小子身上有点功夫的。”荣瑾乔颔首,但心里还是很不安。雍国皇室偷偷进建业城,只怕会对宁国不利啊。

  夏茗看荣瑾乔一直神色不安,便想换个话题,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明日就是二月初八了。”“是啊,明日长姐就要出嫁了。”荣瑾乔一想到荣然冰和太子的婚事,心里隐隐作痛。夏茗见荣瑾乔面色痛苦,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

  夏茗对荣瑾乔道:“我得出府办点事情。这些日子回来我有不少事情要处理。你可以去茗医堂帮衬着芳芳。”荣瑾乔点了点头。

  荣瑾乔在府里转着,心里还想着昨日和付烈民的对话。昨天听着付烈民的回答,想来是和博涉认识的。倘若付烈民认识博涉,难道他也和皇家人有关系。

  那追杀他的人,难道也是来自雍国皇室。早上和夏茗提起的时候,夏茗只是和她说,对付烈民的事情不要过分追问,想来夏茗是知道些内幕的。

  荣瑾乔越想越觉得头痛,决定还是去茗医堂忙活忙活,兴许能转移一下自己的心思。说来也是奇怪,夏茗愿意带着付烈民一起去办事,却不愿意带自己办事。

  荣瑾乔有的时候也摸不透自己的这个师傅的心思,只是她秉承着别人的事别太过分探究的道理,一般若是夏茗不愿意多说,她也不会再问。

  可是一想到夏茗对付烈民的信任竟还超过自己,心里不免有点不是味道。一路想着这些事情,便也走到了茗医堂。儋州的茗医堂就开在夏府的隔壁的街上。荣瑾乔一进茗医堂,顾芳芳就看见了她,跟她打了个招呼。

  荣瑾乔走到顾芳芳身边:“芳芳姐姐,可有什么要我帮忙的。”顾芳芳手一指门口的桌子,道:“瑾乔妹妹,不然你就坐在门口吧。来的病人们,你帮我记一下都有哪些病症,和疑似是什么病。这样我们看诊起来也快些。”

  荣瑾乔点点头,坐到了门口。这里还坐着一位茗医堂的医师,荣瑾乔道:“你好,我是荣瑾乔。夏医师的徒弟。”那人忙着记录病症,头也没抬,道:“我是顾医女的徒弟,垣枫。”荣瑾乔见那人忙着,也不再搭话。

  这时,一个靓丽的小姑娘走到了茗医堂的门口,径直走到垣枫面前问道:“顾医师呢?”女孩的声音清脆好听,荣瑾乔分明看见垣枫的耳朵微红,答道:“师傅在里面,我带你进去吧。”垣枫领着那姑娘走了进去。

  过了一会儿,顾芳芳走了出来,对荣瑾乔道:“瑾乔妹妹,你与我同去吧。我们得去看一位病人。”荣瑾乔问道:“那你的病人呢?”顾芳芳笑道:“无妨。我交代给陶挲了。”想来那位陶挲也是这茗医堂的医师了,荣瑾乔颔首,随顾芳芳走出了茗医堂。

  两人上了马车,小姑娘坐在前面,车夫驾起了马车。坐上了马车,荣瑾乔疑道:“我们这是要去哪位大人府里?”顾芳芳摇了摇头,道:“倒不是哪位大人。是我们儋州的首屈一指的富翁,孙兴。”

  孙兴这个名字荣瑾乔是曾经听过的。此人十岁了就开始混迹各大赌场,竟然从来都没有赌输的时候。

  后来他开了许多赌场,整个宁国至少有一半的赌场都是他孙家开的。孙兴之所以驰名整个宁国,除了他开的赌场以外,还因为此人如今年过三十,尚未娶妻。

  但是据传言他府上妻妾成群。因着孙兴是开赌场的,家里又有这么多莺莺燕燕,所以大部分有脸面有身份的人家,哪怕是庶女,也没有愿意嫁到孙家的。孙兴倒也好像不在意似的,一直也没有娶妻子。

  可是即便是孙兴,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能劳动顾芳芳专门去他府上医治吧,而且看那小丫头的神色,想来也应该不是什么十分紧急的情况,为何顾芳芳还是立刻就去了呢。

  顾芳芳见荣瑾乔略有疑惑的眼神,笑道:“这位孙公子虽然人是轻浮了点,不过和夏医师倒也有些私交。咱们的茗医堂也是租的他家的铺子。孙公子人还是很好的,我们铺子这么些年他从来收过钱,只是因为多年前夏医师曾经帮助他救活过孙老太太,孙兴的母亲。”

  荣瑾乔立刻明白了,就着人家从来都不收租的好,顾芳芳和夏茗自然也是要对孙兴格外关照些的。荣瑾乔突然也对这个孙兴有些好奇了,只因为夏茗救过自己母亲一命,这么些年能一直没忘记这份恩情,孙兴看来也是个性情中人。

  很快,马车就到了孙府。荣瑾乔刚下车,就听到一个男子的声音:“顾医师,你可是来了。”荣瑾乔抬了抬头,来人浓眉大眼,高大魁梧,想来就是孙兴了。孙兴看到荣瑾乔,问道:“这打哪儿来的仙女?顾医师,你可得好好为我介绍介绍。”

  荣瑾乔心里觉得好笑,自己虽然戴了面纱,但是脸上的伤疤还是可以隐隐看见的。这孙兴夸自己是仙女,倒是睁眼说瞎话的第一名了。顾芳芳把荣瑾乔拉到身边:“这是我夏兄的徒弟,瑾乔。”

  孙兴引着荣瑾乔和顾芳芳进府,一边走着一边说道:“今儿真是麻烦顾医师了。我娘和我爹昨日出府的时候,不慎崴伤了脚。劳烦顾医师帮忙看看了。”顾芳芳颔首,随着孙兴进了内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