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0章 第九章 雅芸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孙府明显比夏府要大上许多,是典型的南厅北水,隔水相望的宅院。荣瑾乔一路走来,看到了假山,水池,盆景,还有摆放的珍宝无数。人人都是青楼和赌坊是两个最大的销金窟,从孙府的气派便可以看出,这赌坊一年是有多赚钱了。

  终于,他们走到了孙老太太屋里。孙老太太见到顾芳芳,很是热情,挣扎着想起身。顾芳芳赶紧几步向前,制止了孙老太太。孙老太太一直特别喜欢顾芳芳,无奈顾芳芳对孙兴是一点意思都没有,孙老太太也就作罢了。

  顾芳芳看了珍,写了方子,嘱咐了一番,便欲离去。孙老太太拉住顾芳芳,带着一丝乞求的意思,道:“芳芳,你能不能陪我说会话?好些时候未见到你了,我除非是生病,不然都见不到你。”

  顾芳芳无奈,只好坐下陪孙老太太聊了会儿天。荣瑾乔见孙老太太聊得起劲,便出了房门,站在园中。孙兴走了过来,道:“瑾乔小姐,可愿意在府上走走?”荣瑾乔想了想,点了点头。

  孙兴陪着荣瑾乔在府里散步,向她介绍府里的陈设和布局。孙府是真真的回廊复折,小院连连。这个院里有庭院,有书斋,有戏台,有凉台,还有天井,整个院子建造地很是精湛。他们二人约莫转了大概半个时辰,也才走了整个孙府不过一半的区域。

  但是荣瑾乔心里还记挂着顾芳芳,便提出还是先回去找顾芳芳才好。回孙老太太院子的路上,一个唇如胭脂,笑厣动人的女子走了过来。

  女子看到荣瑾乔,问道:“老爷,这位俏丽娘子是谁呀?”孙兴介绍道:“瑾乔姑娘,这是我府上的七姨娘,俪倩。俪倩,这位是夏医师的徒弟,瑾乔。”

  俪倩微微一福,然后走到了孙兴身侧,突然用手搭着孙兴的肩,在他耳侧说道:“老爷,今晚可要记得和妾身的约定呀。妾身,都备好了。”说罢,俪倩对着孙兴的耳朵吹了口气,荣瑾乔明显的看到孙兴耳朵霎时红了。

  荣瑾乔心里感慨这位俪倩的本事,当着她的面,也是这般大胆地撩拨孙兴,倒是孙兴反而有点不自在。

  荣瑾乔突然咯咯的笑了起来,孙兴和俪倩觉得奇怪,齐齐看向她,荣瑾乔双手抱在胸前,道:“没什么。只是第一次见到俪倩姑娘这般大胆艳丽的女子,我很是欣赏。孙公子艳福不浅啊。”

  孙兴用很奇怪的眼光看着荣瑾乔,就算是夏医师的徒弟,这女子也未免太过奔放了些。都听说建业城民风开放,果不其然。这城里来的姑娘胆子比他们儋州的姑娘还要大上许多。

  俪倩娇娇一笑:“多谢姑娘赞誉。我倒是头一次被一个小娘子欣赏呢。”俪倩因生的艳丽,一般女子见了她虽然兴许心生羡慕,但也从来没有人这样直接的夸奖。后来嫁给了孙兴,府上众人更是争风吃醋,谁又会说谁的好话呢。

  孙兴见如此,也不再多言,便带着荣瑾乔往孙老太太院里走去了。顾芳芳看到荣瑾乔,如获大赦,赶忙起身和孙老太太告别。孙老太太虽有不舍,也不好勉强。孙兴把荣瑾乔和顾芳芳送到了门口,才回府。

  回到茗医堂以后,荣瑾乔问道:“我看那孙老太太的意思,倒好像是相中了芳芳姐姐做她的儿媳。”顾芳芳整理着医案:“老太太的意思我是知道的。可是姻缘这种事情总是不能强求。”荣瑾乔对顾芳芳这句话很是赞同。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个人若是对彼此都没有感觉,强在一起也是徒增痛苦罢了。

  在茗医堂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转眼间,便过去了五六日。这几日夏茗忙得很,荣瑾乔总是见不到她的身影。荣瑾乔每天早上随着顾芳芳一起去医馆看诊,晚上回府以后,也只有她和顾芳芳两人用晚膳。

  如今想来荣然冰也已经住进东宫了,也不知道少安有没有把信成功带给父亲,荣瑾乔心里很是担忧建业城的情况,但是看夏茗每日繁忙的紧,恐怕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回建业城。荣瑾乔决定这两日一定要出门去探听一下建业城的情况。

  这日孙兴的七姨娘,俪倩,来到府上。说是孙兴让她带着荣瑾乔在儋州逛一逛。荣瑾乔本欲推辞,但是俪倩一再延迟,又说什么若是完不成孙兴安排的任务,回去定然无法像孙兴交代。说着说着,竟梨花带雨地哭了起来。

  荣瑾乔最是见不得美人落泪,连忙妥协。俪倩见荣瑾乔松口,心下欢喜。俪倩问道:“妹妹可有什么想去的地方?或者我先带你在城里逛逛?”如今两个星期过去了,少安还是没回来。荣瑾乔心里有些隐隐的不安,很想打听到建业城的消息。

  于是,荣瑾乔问道:“姐姐可知道在儋州哪里能探听到建业城的消息?我走之前,我有位好姐妹家里出了一些事情,我想问问看消息。”俪倩莞尔一笑,“若是想听消息,酒楼,赌场,呃,还有青楼,自然是最好的地方了。”

  荣瑾乔听到俪倩听到青楼,突然想起如画阁。若是能探听到如画阁的消息,兴许就能知道那天那个男子现在如何了。于是,荣瑾乔猛地一拍俪倩的后肩,“好姐姐,能带我去儋州最大的青楼吗?”

  俪倩虽已经见识过荣瑾乔的大胆奔放,可是听到青楼两个字还是愣在那里了,“妹妹?这,青楼,我若是带你去了,只怕不好吧。”荣瑾乔摆摆手,“无妨,你我扮作男子,再带上面具,不就无妨了?”

  俪倩听到荣瑾乔这样说,倒好似很是熟练的样子,心里暗道,这夏医师的徒儿果然不同凡响。俪倩想了想,去青楼总好过去什么南风馆。荣瑾乔看俪倩还是有些犹豫,又拍了拍俪倩的肩,“姐姐放心。若是你家孙老爷问起来,就都推到我身上。无妨。”

  俪倩听到荣瑾乔这么说,倒也是放心了。于是,俪倩就先带着荣瑾乔去挑了两件男子衣衫,又顺手买了两个半脸银制面具。面具只能盖住脸的上半部份,荣瑾乔的伤疤完全暴露了出来。

  俪倩看到荣瑾乔脸上那条可怖的长长伤疤时,心里突然很是可怜自己面前的这个女孩。女孩虽不是绝色,但也是粉白黛眉。

  可是因为这条伤疤的存在,这整张脸,便是不能见人了。荣瑾乔倒是毫不在意,只觉得这么一条伤疤更容易唬人,戴上以后,就拉着俪倩离开了商铺。

  这要数儋州最大的青楼,自然是雅芸楼。雅芸楼的头牌灵微是一位卖身不卖艺的主儿。整个儋州倒在灵微石榴裙下的公子哥儿怕是弄绕上整个儋州一圈。

  荣瑾乔掂量着手里的钱袋子,和俪倩大摇大摆地走进了雅芸楼。两人刚进入雅芸楼,门口的鸨母就领着姑娘们绕了上来。俪倩和荣瑾乔都是身着锦缎,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儿。

  可是鸨母刚刚靠近俪倩,鼻子却是嗅出了俪倩身上淡淡的香粉味。鸨母对姑娘们摆了摆手,姑娘们识趣地退下。鸨母正正身,走到荣瑾乔身前道:“姑娘若是来寻衅滋事的,便还是赶紧离开吧。”

  荣瑾乔轻笑出声,道:“可真是目光短浅。小娘子我今儿就是来寻姑娘的。”说罢,荣瑾乔从手里的钱袋拿出一个银锭子塞在鸨母手里。

  鸨母默默收下了银锭子,道:“姑娘来寻人,便告诉我一声就好。若人真在我雅芸楼,我给姑娘寻来便是。”荣瑾乔摆摆手,道:“我说了,我就是来寻姑娘的。”随后又塞给鸨母两锭银子。

  鸨母还是不能放下心里的戒备。荣瑾乔见鸨母依旧还在迟疑,又拿出两个银锭子塞在鸨母手里,道:“本女侠千里迢迢来到儋州,就是为了看一眼传说中的灵微姑娘是什么样的姿色,你若是识相的话,还不赶紧给我引路!”

  鸨母手里抱着三个银锭子,还是不肯松口。俪倩虽然不知道荣瑾乔为什么一定要见到灵微姑娘,不过她知道,客人的要求她是一定要帮她办到的。

  于是,俪倩从袖子里取出了一个金锭子,对鸨母道:“今日灵微姑娘我们是非见不可了,妈妈还是快点引路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