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1章 第十章 灵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鸨母握着手里的银钱,思来想去,心一横,道:“这就为二位姑娘引路。只是二位姑娘还请切记,灵微姑娘是我们雅芸楼的珍宝,切不可伤了她。”

  荣瑾乔听到鸨母这话,便知道鸨母是怀疑自己是和灵微姑娘有私仇所以故意上门报复。于是,“鸨母放心,我只是一直听闻灵微姑娘的大名,所以想来讨教一下与男子相处之道。”荣瑾乔耸了耸肩,脸上露出泰然处之的神色对鸨母阐明道。

  鸨母双眼微微阖目,然后不屑地淡淡一笑道:“我们灵微能得这么多公子青睐,不光是和各位公子们的相处之道,更重要的是,我们灵微姑娘可是倾国倾城的姿色啊。”

  荣瑾乔知道鸨母意有所指,却也懒得搭理。

  反倒是俪倩听到鸨母的话以后,转过头,然后冷峻地低声抗辩道:“鸨母讲话注意分寸,来的都是客,别让大家不快活。”

  荣瑾乔晓得俪倩是为自己发声,轻轻拍了拍俪倩的肩膀以示宽慰。

  很快,鸨母便带着荣瑾乔和俪倩二人来到了灵微的屋内。鸨母本欲还在这多做停留,俪倩转过头,说道:“看什么看,赶紧下去吧。客人的事情也是你可以探听的?”

  赶走了鸨母,荣瑾乔才注意到站在自己眼前的女子。倒也难怪有人会从建业城专门来看这位灵微姑娘了。灵微相较于如画阁的曼蕊姑娘,姿色是有过之无不及。曼蕊更为妖艳,她的美是夺目而耀眼的。

  可是灵微不同,冰肌玉骨,最适合用来形容她。她的肌肤莹洁而又光滑,好似冰雪一般。看到灵微,荣瑾乔不禁想起一句诗,冰肌玉骨清无汗,水殿风来暗香暖。她有着白嫩嫩的杏仁小脸,眉下是仿佛盈盈秋水的大眼睛,顺滑的乌发,细细看去这人便是一位冰美人。女孩眉眼微垂,见荣瑾乔走进,方才抬起头来。

  只见灵微姑娘穿着一袭淡白色迭抢针经编织物烟罗和古金色下手箭袖交龙锦朱子深衣,下身穿着一件铅白接针绣双龙穿璧缂丝丝缎裙,头发绾成了单螺髻,耳上是织丝翡翠花佩耳坠,云鬓别致更点缀着几朵钿花,白皙如青葱的手上戴着编丝珍珠指甲扣,腰间系着粉末蓝丝攒花结长穗丝绦,轻挂着绣白鹤展翅的香囊,一双金丝线绣攒珠小靴穿在双足上。

  荣瑾乔一时竟然看呆了。直到灵微姑娘薄唇轻启,道了一声公子,荣瑾乔才反应过来。

  荣瑾乔拉着灵微姑娘就坐了下来。灵微明显感觉到眼前人的兴奋,心里想着估计又是一位贪慕自己美色的庸俗之人。

  荣瑾乔很快也就收回了自己的心思。想着今日来可是又要务在身,不能过于贪恋美色,不过为了闲的不要太过刻意,荣瑾乔又在一起摆出了一副垂涎灵微姑娘的姿色的色眯眯的模样。

  荣瑾乔欲拉着灵微姑娘的手,确实明显感受到了灵微姑娘的抗拒。荣瑾乔故作不快,厉声道:“爷花这么多钱就为了来看你一眼,连手也不让拉吗!”

  灵微只是不搭理她,荣瑾乔昂着头,然后趾高气扬地说道:“那给爷跳个舞总行吧!”灵微依旧一动不动,只是坐在那里。

  门外的鸨母听见了里头的动静,赶忙进屋劝道:“公子,我们灵微姑娘平日里主要是和人聊天解忧,咱们灵微姑娘可是有解语花之称,这舞蹈弹琴之类的,实在不是她会做的事儿。”

  荣瑾乔斜着脑袋,对鸨母道:“怎么滴,她是不会跳舞吗?”

  鸨母摊了摊手,然后坐卧不安地回答道:“公子,您此次前来不是也有困惑需要灵微姑娘为您一解,何故一定要跳舞呢?”

  鸨母是知道的,灵微并不是不会跳舞,只是自从那位公子来过以后,灵微就很少跳舞了。普通的客人她一贯都是看不上的。

  荣瑾乔见鸨母一直坚持,也不再纠缠。她本来也就不是真的想看灵微跳舞,只是想要装作一副蛮不讲理的样子罢了。

  鸨母看荣瑾乔不再坚持了,也算是松了一口气。突然,荣瑾乔抬起头,然后痛责地问道:“本公子在里头快活,你在外面偷听个什么!怎么的,本公子看上去不是文雅人,能欺负了灵微姑娘不成!”

  鸨母知道荣瑾乔是真生气了,连连道歉,把门关上下楼去了。

  这整个过程,俪倩在边上是看的一愣一愣的。这瑾乔姑娘身上是一点都没有大家小姐的气质,倒是江湖气息重的很。俪倩虽然过去也算是见过许多人物,不过想荣瑾乔这样的,倒也是头一次碰到。

  荣瑾乔见鸨母离开了,便对灵微说道:“既然你不愿意跳舞弹琴的,这样吧,你便和我说说近来都听说了什么新鲜事儿。”

  灵微心里一愣,这人前后反差未免太大,心里感到有些狐疑,不过也还是乖乖地和荣瑾乔说了一些最近听到的事情。

  灵微注意到,荣瑾乔对于建邺城的事情尤为注意,故而讲的时候便会多说一些与建业城有关的事情。

  荣瑾乔听得专心,却没注意到灵微姑娘一直在用充满探究的眼神盯着她。荣瑾乔一抬头,正对上灵微姑娘的双眸,灵微姑娘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荣瑾乔笑了笑,问道:“姑娘心里有什么疑虑,便问吧。”

  灵微如今是更加觉得这人古怪了。荣瑾乔这前后大相径庭的态度实在是让她拿捏不准荣瑾乔的性子,于是,只是轻声问道:“公子可是在建业城有什么挂念的人吗?”

  荣瑾乔点了点头,答道:“我双亲都在建业城,许久未回家了,不知他们在家里如何了。”

  灵微点点头,表示理解。突然,荣瑾乔问道:“姑娘可去过建业城?”

  灵微不解为什么荣瑾乔突然这样疑问,但还是答道:“幼时曾去过一次。”

  荣瑾乔道:“幼时,那可惜了。想来姑娘没见过如画阁的曼蕊姑娘。那可也是一位绝色佳人。姑娘与曼蕊姑娘,一位似冰一位似火,若能并到一处,必让人神魂颠倒。”

  灵微听到曼蕊二字的时候,神色微动,不过荣瑾乔因为心里有事情,所以并未注意到灵微的异样。

  荣瑾乔打听完建业城最近的事情以后,便向灵微告辞了。走的时候又塞了两个金锭子给灵微,说是还会来看她,灵微倒也没有推辞,便都收下了。

  马车早在门口等着俪倩和荣瑾乔,二人上了马车以后,俪倩见荣瑾乔有心思,便也不多言。

  方才灵微的话差不多让荣瑾乔摸清楚了近来建业城里的情况。雍国的二皇子郕王和阙国的万国公幼子都已经达到了建业城。荣瑾乔很是怀疑自己那日在如画阁见到的男子就是灵微口中的雍国郕王,荀陌。

  可是相较于那个神秘男子真实的身份这个问题,更让荣瑾乔担心的是,刚刚灵微提到,太子的一名侍妾怀了身孕,却被太子妃下药,一尸两命。

  如今太子妃被禁足在东宫,本来是要被送到宗人府的,但是太子跪求在宫门外整整一日一夜,最终才换来了一个禁足的结局。

  如今太子正忙着寻找真凶,人人都说太子深爱太子妃,太子妃实在是配不上太子的真心。

  听到灵微说到这里,荣瑾乔险些失控。不用想,这必然又是有人在陷害姐姐。本来以为嫁进东宫已经是姐妹最大的不幸了,没想到这仅仅是不幸的开始。

  荣瑾乔当时便定了心思,得赶紧回一趟建业城才好。思考间,马车已经停到了孙府的门口。

  荣瑾乔随俪倩刚进府,就碰到了孙兴。孙兴见荣瑾乔眉头紧锁,以为是俪倩哪里让荣瑾乔感到不快了,便道:“可是我家俪倩哪里做的不对,让瑾乔姑娘感到不适了。”

  荣瑾乔方才一直在思考如何回到建业城的事情,并未注意到孙兴。

  听到孙兴的声音,才注意到他已然迎面走来,便道:“俪倩姑娘很是体贴,我想去哪儿了都陪我去了,今天真是麻烦俪倩姑娘了。”说罢,荣瑾乔微微一福。

  孙兴连连摆手,道:“瑾乔姑娘开心就好。”荣瑾乔不欲久留,想着得赶紧回夏府和夏茗商量回建业城的事情,于是道:“今日麻烦俪倩姑娘了。瑾乔就先走了,还有些事宜需得与师傅相商。”

  孙兴道:“那我派人送姑娘回府吧。”荣瑾乔点了点头,和俪倩告了别,就坐着马车回到夏府了。

  刚走进夏府的大门,就碰到顾芳芳。荣瑾乔问道:“芳芳姐姐,师傅可回来了?”顾芳芳摇了摇头,“今早夏医师说了,他要和付公子去房县一趟,估摸得去个三四日。”“房县?”荣瑾乔并未听说过这个地方。

  顾芳芳解释道:“房县是儋州附近的一个小镇,不算远。”荣瑾乔想了想,虽说是三四日,可姐姐那里的事情却是火烧眉毛,自己还是越早赶到建业城越好。

  荣瑾乔定了心思,对顾芳芳道:“芳芳姐姐,我得回建业城一趟。我家里出了一点儿事,怕是没法等到师傅回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