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2章 第十一章 重逢荀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是,你这不告而别,会不会不太好?”顾芳芳问道。荣瑾乔摇摇头,“实在是极要紧的事情,我会给师傅留一封信的。师傅回来,芳芳姐姐给师傅看便好。”

  顾芳芳见荣瑾乔坚持,也不好多说。这位毕竟是夏茗的关门弟子,自己也不可能对她有什么管束,便只好应承下来。

  荣瑾乔收好行囊,自己来的时候就没带什么东西,走的时候也没太多可带的。荣瑾乔隐晦的简短的和夏茗解释了一下。在与顾芳芳道别后,骑上了自己来的时候所驾的马匹,离开了儋州,往建业城的方向去了。

  荣瑾乔因为心里挂念着荣然冰,这一路上休息的也是极少。她本来也比较少眠,这一路疾行,倒是比他们三人当初来儋州的时候脚程快了许多。不到五日,荣瑾乔就已经到了建业城门口。

  一路疾行,荣瑾乔终于到了弘王府的大门。门口的小厮看到荣瑾乔,赶忙进去报信,告诉弘王夫妇二小姐回来了。

  荣谦弘和韩丹柔见到荣瑾乔,并没有露出任何欣喜的表情,反而只有诧异。韩丹柔更是忙不迭地把荣瑾乔拉进府中,好像外面有什么妖魔鬼怪似的。

  荣瑾乔并未多想,只觉得可能是父母受到姐姐的事情的影响,过于紧张罢了。她却不知道,此时弘王夫妇,相比于她姐姐的事情,更加忧愁此时出现在建业城内的荣瑾乔。

  按照那日夏茗的说法,他应该会把荣瑾乔留在儋州,至少等到荀陌和万之蘅都离开儋州以后,他才会带荣瑾乔回来。怎么荀陌和万之蘅都还没离开,荣瑾乔就一个人回来了呢?

  还是韩丹柔先问了出口,“乔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荣瑾乔答道:“我在儋州听说了姐姐的事情,所以便赶回来了。姐姐如何了?”

  荣谦弘和韩丹柔都有些狐疑,虽说建业城里对于东宫的事情确实也有些风言风语,但也还没有到能被传到儋州的地步呀。

  荣瑾乔看到荣谦弘和韩丹柔怀疑的目光,心里有些害怕,不敢告诉韩丹柔和荣谦弘自己是在青楼里打听到的消息,只是转移话题道:“对了,我前几日曾让人送一封信回到府上,父亲有收到吗?”

  荣谦弘摇了摇头。荣瑾乔心里一紧,该不会是被那个二皇子给截下了吧。荣瑾乔想了想,眼下还是要先解决姐姐的事情,于是再一次问道:“父亲母亲,姐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荣谦弘道:“不过是做一场戏罢了。那侍妾有问题,太子本来就要除去她,谁知道那个侍妾临死前还要咬你姐姐一口,估计是想给太子添堵。太子没办法,折腾了一场,也是为了平民怨。”

  “平民怨?!”荣瑾乔觉得真是可笑,“他堂堂太子,这本来就与姐姐无关,他告知众人便是。折腾这一场,还不是为了显得他爱妻情深。”

  荣谦弘道:“此事确实麻烦些。那侍妾其实是陈家二房的一个嫡女。陈家二房不知道怎么得知了这件事情,到陈家老太太面前闹了许久。陈家老太太一向宠爱那个嫡女,也是昏了头,非得要陈将军逼太子给个说法。太子没办法,本来也是没影的事情,但又不能直接下结论,只好里里外外查了几日,才回了陈家。”

  荣瑾乔觉得真是可笑极了,“他堂堂太子,还要给陈家二房说法,怕不是搞笑。给说法便给说法,还搞什么跪在宫门外为太子妃求情的戏码做什么?!”

  “跪在宫门外?”韩丹柔问道,“没有这件事啊。”荣瑾乔感到有些诧异,道:“那大概是人们以讹传讹吧。我听说的版本,太子可很是深情,跪在宫门外为太子妃求情呢。”

  韩丹柔道:“这事情传来传去,版本也未免太多了些。不过你姐姐现在已经无事了,你不必太挂心。”荣瑾乔见荣然冰的事情已然解决,便决定要先找到少安,看看自己的信到底被送到了哪里去。

  荣瑾乔决定得出府打听打听,还没走出半步,便被韩丹柔拉住,“你先好好洗个澡吧。这一路赶来,都臭了。赶紧先沐浴一下。”流香迈着小碎步走了过来,道:“姑娘,流香已经给你放好水了,先好好洗个澡,稍稍歇息一下吧。”

  荣瑾乔想了想也有道理,便随着流香走了。热呼呼的泡了个澡,荣瑾乔只觉得身上轻快许多。

  她披了一件深蓝色长袍,就往屋内走去。刚走进屋里,荣瑾乔就感觉到房间里有人。荣瑾乔还未出声,只觉得自己被人点了穴,然后居然直接被人轻功带出了弘王府。

  虽然眼下天已然黑透了,可是对方这样直接光明正大的带自己飞出府还是有点吓到荣瑾乔了。荣瑾乔只觉得耳边狂风吹过,过了没多久,他们就到了一处院落里。

  荣瑾乔虽然被点了穴,但是眼睛还是能看见的。这座府院离荣王府并不远,感觉最多也就是隔壁街的距离。

  荣瑾乔被那个奇怪的人就这样扔在了院子里,那人也不给荣瑾乔解穴,夜风吹的荣瑾乔不禁觉得有点发冷,想打喷嚏却打不了,难受得很。

  荣瑾乔心里暗暗咒骂那个把自己带过来的人,声也不吭一下,这要杀要剐的,也该有个说法。

  荣瑾乔虽然没有看见那个人的面容,但心里觉得今天这件事总是和那个雍国二皇子有关系。

  大概又过了一小会儿,荣瑾乔终于听见有脚步声靠近自己。来人脚步很轻,走到荣瑾乔身后,道:“好久不见,弘王二小姐。”

  荣瑾乔一下就听出了来人的声音,果然是当日她在如画阁救的那个男子。

  荀陌见荣瑾乔不做声,也不回头,便知道博捌定是没给她解穴。荀陌出手解了荣瑾乔的穴道,荣瑾乔连着对着荀陌打了好几个喷嚏。

  荀陌别过头去,荣瑾乔见到荀陌如此,突然觉得有点好笑,自己就大笑起来。

  荀陌抬头看看眼前这个女孩,女孩身上穿着一件略有些宽大的深蓝色衣袍,虽是深夜,她的脸上依旧带着白纱,遮盖住她的伤疤。

  荀陌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子很奇怪,她每次在自己面前都是一副肆无忌惮的模样。

  不管是什么样的危急情况,她心情都放松的很。就好比现在,她深夜被一个陌生人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她居然还能大笑的出来。

  荣瑾乔笑了个够,声音中带着轻佻,对荀陌道:“郕王殿下是不是有绑人的爱好啊,深夜把小女绑到府上,不知是何意啊?”

  荀陌发现荣瑾乔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并不意外,温声道:“我前两日无意中救下一个男孩,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荣瑾乔顿时变了神色,却不做声。

  荀陌道:“我对别人的信倒没什么兴趣。再者,一个傻瓜会写些什么,很好推测。”

  荣瑾乔嘴角扯了扯,今日这二皇子心情倒是不错,很有闲心思拿自己打趣。荣瑾乔端起手臂,道:“二皇子怎么着也该把人还给我吧。劫走别家的少年郎,太不道义。”

  荀陌摇了摇头,道:“我有事儿需要你去做。少年郎就先在我府上歇息吧。”

  荣瑾乔心道不好,一个异国皇子让自己办的事,若是不会损伤宁国的利益,荣瑾乔是头一个不相信的。

  荣瑾乔寻了边上八角桌旁的石头圆凳坐了下来,翘起二郎腿,问道:“不知道在下何处可以为雍国二皇子效劳呢?”荣瑾乔故意特别加重了“雍国”这两个字,算是提醒荀陌自己是个宁国人。

  荀陌浅笑不语,这丫头倒是忠诚的很,不过自己的提议他却很是笃定小丫头定会答应。

  荀陌答道:“太子妃与太子的事情,背后主谋,想来你还没查到吧?”荣瑾乔眉心一动,确实,自己一直也想找到当日皇宫内这场丑闻的背后主使。

  虽然荣瑾乔直觉皇后和此事脱不了关系,可若是说皇后能愿意用这样卑劣的手段把姐姐和太子绑在一起荣瑾乔也定然是不相信的。

  荣瑾乔扬了扬眉,道:“二皇子有什么消息不妨先告诉我,我卖力的时候自然也更用心。”荀陌摇摇头,自己手里的男孩和信件未必真的能吸引到荣瑾乔,可是荣然冰的事情荣瑾乔是绝对不会随意放弃的。

  荀陌道:“我不光知道是谁做的,我还有证据可以让你定背后主谋的罪。”

  荣瑾乔并不确信荀陌说的话的真假,低头不语。过了半响,荣瑾乔道:“那你至少要透露我点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怎么确定,你手里,有我想要的呢?”

  荀陌知道眼前人是不敢轻易相信自己,便道:“皇后的计划本是想要让陈昭文侮辱太子妃,谁料有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