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7章 第十六章 太子荀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荀陌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赶在赐婚前,让荣瑾乔喜欢上自己。

  荀陌希望被赐婚的时候,荣瑾乔能是心里甘愿的,而不是被迫的。虽然这一切,本来就是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专门为荣瑾乔设的一场局。

  想要讨荣瑾乔的欢心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荣瑾乔这个人极为看重自己的身边人,荀陌觉得自己只要成功得到她身边的每一个的欢心,想来,荣瑾乔也不会排斥自己吧。

  荀陌越想越觉得万事都可以像他期待的一样发展,竟觉得连今夜的寒风都是温暖的。

  -------------------------------------

  第二日一早,荣瑾乔才刚醒来,流香便跑到荣瑾乔身边,轻声道:“小姐,夫人说让您这两日少出门,多在家学学女红。她和王爷有事去茗医堂了。”

  听到此话,荣瑾乔不免觉得头大。她一向是最不擅长女红这些,从前有姐姐在家,还能偷偷让姐姐帮忙绣两幅来糊弄一下,如今荣然冰不在府上,她便只能亲自上阵了。

  荣瑾乔问道:“你刚刚说父亲母亲去找师傅了,师傅可是从儋州回来了?”

  流香点点头,道:“是呀,小姐。昨日夜里夏圣手回来的,陶挲哥哥也一起回来了。”

  “陶挲?”荣瑾乔觉得这名字熟悉的很,问道,“可是师傅身边的那个徒弟,陶挲?”

  流香点了点头,问道:“小姐你忘啦?陶挲哥哥是当年你和夏圣手一起救下的孩子们之一。”

  荣瑾乔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然后看着流香,流香被看的有点不好意思,问道:“小姐,您这般盯着我做什么呀?”

  “陶挲哥哥,我可不记得当年你与他是兄妹的关系?”荣瑾乔笑着问道。

  流香脸一红,却不再搭理荣瑾乔,捂着脸跑了出去。

  荣瑾乔笑着,大声道:“我帮你去提亲好不好呀?”

  流香又羞又怒,回道:“小姐莫要再打趣啦!奴婢去给小姐做早膳啦。”

  荣瑾乔笑着摇了摇头,这丫头哪里会下厨,不过是想躲个清净罢了。荣瑾乔想着,虽然自己无所谓嫁不嫁人,不过身边的这些姑娘们的婚姻大事倒确实须得好好思量一下了。

  流香刚跑出荣瑾乔的院子,就撞到了才晨练完回来的荣昀和。

  荣昀和看流香这般冒冒失失,脸憋得红红的样子,就知道又是自己的好妹妹开她的玩笑了,便出言问道:“这是怎么了,这般冒失?”

  流香因为冲撞了荣昀和,心里不好意思,福了一福,道:“奴婢忙着给小姐端早膳,冲撞了少爷,少爷赎罪。”

  荣昀和摆摆手,流香就退了下去。

  荣昀和走到了荣瑾乔的院外,问道:“乔儿,你可起来了?”

  荣瑾乔正收拾着仪容,答道:“哥哥你且等我一下,马上就好。”

  荣昀和便不出声,站在院中候着。

  荣瑾乔挑了一件碧绿剪彩绣转化效果印花广陵和暗粉秘针子直袖长寿明光锦棉衫,又穿了一件淡黄露香园绣纺专荷叶裙,身上则披着米白桔色肉入针战国褐地矩纹锦鹤氅,云鬓上带着两朵莲花发饰,腰间又系着粉玫瑰花卉纹样绣束腰。

  荣瑾乔照了照镜子,觉得甚是满意。便带上面纱出了门去。

  荣瑾乔看着自己正站在院里的大哥,不免感叹,她是真的能理解为何荣云疏会对大哥芳心暗许的。最简单的原因不过就是为色所迷。

  今日荣昀和穿了件暗宝石绿赤狮凤纹蜀江锦织锦蟒袍,腰间简单系着一条墨绿荔枝纹锦带,长发由玉冠盘起,眉下是忧郁的虎目,身形挺直,真是昂藏七尺。

  荣昀和注意到荣瑾乔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问道:“你在看什么?”

  荣瑾乔莞尔一笑,坏笑着说道:“我在看兄长如此俊朗,怪不得这么多官家小姐对你神往。”

  荣昀和倒也不怒,说道:“你这丫头,连我的玩笑也敢开。百味楼新出了几道菜,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尝尝鲜?”

  荣瑾乔听到“百味楼”三个字,便已蹦了起来,一个翻身就到了荣昀和身边,拉着荣昀和就要往门外走。

  荣昀和却站着不动,说道:“这才几时,你连早膳都尚未用了。再说了,你以为我不知道母亲今日让你在家做女红的事情吗?”

  荣瑾乔小嘴一撇,嘟嘟囔囔道:“好兄长,你知道的,我惯是最不爱女红的。”

  荣昀和甩开了荣瑾乔的手,说道:“你先乖乖在家做女红,到了午膳的时候,我自然会带你去的。”

  荣瑾乔绝望的嚎了一嗓子,便跑去用早膳了。

  -------------------------------------

  荀陌此刻正端坐在如画阁的内室,听曼蕊向他汇报这段时间来收集到的茗医堂和弘王府的信息,尤其是和荣瑾乔有关的部分。

  曼蕊今日穿了一件广绣流仙裙,略施粉黛,两眼之间却没有往日接客时候的媚态,反而是极认真的神色。

  曼蕊道:“主子,这几日有人在弘王府附近鬼鬼祟祟,看打扮感觉像是阙国人。”

  荀陌道:“阙国人?阙国人和弘王有什么关系?”

  曼蕊答道:“主子,阙国现在的国主,綦天晟,多年前在建业城为质子的时候,曾经和弘王荣谦弘交好。但是按我们的观察,那些人中其中有一人非常像阙国皇后君年年身边的第一高手,风之。此人武艺极高,君年年一贯非常相信他。君年年此次派他来宁国,只怕别有所图。”

  荀陌站起身,看向窗外,问道:“可有证据显示弘王与君年年有勾结?”

  曼蕊摇摇头,答道:“并无。若是两人之间有勾结,风之理应是暗暗入弘王府才对,可是看现在的情形,倒像是弘王在防着他们。”

  \"防着他们?\"荀陌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主子。我们的人几次注意到风之试图秘密进入弘王府,全被弘王府的暗卫给拦了下来。有一次,我们的人还探听到弘王二公子,荣昀和,对风之说让他回去告诉他们家主子,綦天晟乃薄情寡义之人,让他们滚远点,宁国的人不会和阙国人来往的。”曼蕊答道。

  “薄情寡义?这阙国的故事倒是不少啊。”荀陌道。

  “想来弘王是对綦天晟当年抛下阙国先皇贵妃郁笙香的行为不齿吧,毕竟听说弘王妃和阙国先皇贵妃也算是知己。”曼蕊回答道。

  “我知道了,盯紧风之那群人,别让他们扰乱了我们的计划。真到了危急关头,也可以出手帮一下弘王府,切记不要暴露身份。你再告诉博捌,让他最近跟紧弘王二小姐,保护好她。不过,最好别让她发现。”荀陌扶了扶额头,安排道。

  曼蕊道:“是,主子。我这就安排下去。另外,宫中人传来消息,说是太子已经失踪了五六日了。”

  荀陌闻言,惊讶道:“太子怎么会失踪?而且这么久怎么都没报来消息?!”

  曼蕊道:“具体的咱们的人还没传来消息,但是好像和皇后也并不知情。太子一开始失踪,和皇后那边把事情给压下去了,便陛下都不知道。”

  荀陌听到这里,觉得更加奇怪了。他这个兄长,怎么会好好不见了呢。

  “咱们的消息平日传来需要多久?”荀陌问道。

  曼蕊低着头,答道:“宫里的消息的话,怕是快的话也要三四日。”

  “三四日,那如果一直还没消息,太子,会跑到哪里去呢?”荀陌道。

  曼蕊面露难色,荀陌瞧见她面色有异,道:“有事便说。”

  曼蕊只好道:“今早我好像在弘王府附近看见太子了。”

  荀陌听到以后,心里觉得更加意外了,但心里还是不悦于曼蕊隐瞒不报,于是训斥道:“日后不管确不确定看到的,都要上报。尤其是弘王府的事情。”

  曼蕊跟在荀陌身边,甚少被他批评,听到荀陌这句话,赶紧跪下道:“曼蕊知道了。”

  荀陌抬抬手,曼蕊便退了下去。

  綦天晟,君年年,荣谦弘,郁笙香,荀陌想着这几个人,心里隐隐感觉到这几个人之间必然是隐藏着什么秘密的关联。不过如今还没有什么头绪,想来必得让曼蕊和博涉再好好深挖一下了。

  最让荀陌意外的是,太子荀佑居然失踪了。倘若真的像消息传来的那样,和皇后对此毫不知情,那么可见太子荀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会与和皇后商量的。

  只是太子荀佑若真的是出现在了弘王府附近,这倒是让荀陌有些担忧,与太子荀佑相处如此之久,从未听闻他和宁国弘王有什么关联,该不会是这家伙不死心,还想来宁国求娶公主,为自己的太子之路再多加上一份助力把。

  想到这里,荀陌不得不感叹,这弘王府的这一滩水,还真是牵扯深广,超过了他的预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