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8章 第十七章 前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刻,让荀陌感到头疼万分的雍国太子,荀佑,正如曼蕊所看到的那样,在弘王府的墙根下坐着呢。

  要是按照荀佑过去的性子,是断然不会这般随意的席地而坐的。如今两世为人,荀佑再也顾不得这些仪表形象,一路跑到宁国令他累的很,如今好不容易按照记忆找到了荣瑾乔所在的弘王府,他只想在离她最近的地方歇一歇。

  荀佑醒来的时候,荀陌已经代替他出使宁国了。

  荀佑刚睁开眼的时候,正好对上和琳怡那张满布愁容的脸。

  再一次见到母后,荀佑心里是有些复杂的。上一世,虽然和琳怡害了很多人,可是她心里从来都是真的对自己好的。只是,和琳怡始终明白,千山万水,在自己心里,永远还是比不上荣瑾乔这个人。

  和琳怡注意到荀佑醒来以后,一直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以为他有了什么问题,连忙起身,喊道:“快传太医来,太子醒了!”

  荀佑躺在床上,用手拉住和琳怡的袖角,虚弱地喊道:“母后。”

  和琳怡转过身来,坐在床边,关切地看着荀佑,说道:“好孩子,你可是醒了,吓死母后了。”

  荀佑勉强着起身,半撑着身子,问道:“母后,我这是怎么了?”

  和琳怡诧异道:“佑儿,你可是记不清发生了什么了?”

  荀佑见状,装作是刚醒来还十分迷糊虚弱的模样,弱弱地说道:“想来是我才醒来,有点头昏的缘故。”

  和琳怡倒也没再多疑,摸着荀佑的额头,轻声安慰道:“没什么大事。不过是感染了一场风寒。可是佑儿,你这次是真的把母后给吓着了。一连发了好几日的高烧,人又一直昏迷着,叫母后好担心。”

  刚说完,和琳怡就抹起了眼泪,又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恨意道:“本来你是要去迎娶那宁国长公主的,因着你病了,你父皇便派了老二去宁国娶那位长公主了。”

  荀佑如今算是搞清楚了状况,原来这一世他和荣瑾乔的缘分便是从一开始就断了。上一世他去了宁国,最后荣瑾乔代替了宁国的长公主嫁给了自己。

  如今,去宁国的人却从他变成了荀陌。

  荀佑苦笑,但也知道这是自己无能为力的事情。也罢,本来这一世,自己也就是为了保护荣瑾乔而求来的,也不必要奢求过多了。

  和琳怡看到荀佑苦笑,以为他是为了没能够去宁国而难过,便轻声劝道:“佑儿别难过,虽然不能娶到长公主,母后也会为了你寻一位最好的太子妃的。”

  荀佑没再多言,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就背过身去。

  之后的几日,和琳怡一直给荀佑不断进补,生怕他身体落下一点点后遗症。

  荀佑看着这样为自己辛苦的母后,想到上一世自己母后的结局,心里不免还是有一丝不忍,暗暗打算着,这一世可不能让自己的母后再重蹈覆辙了。

  连着休养了大概有十来日,终于太医院的众太医都十分肯定地告诉和琳怡荀佑的身子已经完全好透了。和琳怡大喜,赏了太医院上下。

  荀佑心里也是高兴极了,自己一直想去见荣瑾乔一面,谁料一直因为和琳怡担心他的身体,所以盯得很紧。

  今夜和琳怡因为他身体痊愈了,所以在自己宫里设了宴,邀宫中妃嫔都来共饮一杯,所以对荀佑的注意力反而下降了不少。

  荀佑收拾了点细软,又带上自己的宝剑,穿了件早备好的粗布衣裳,趁着夜色,翻出了皇宫。

  因着一路上不断有人在追赶拦截荀佑,所以虽然荀佑一直都是骑着最快的好马,却也是整整用了快一个月才到了建业城。

  荀佑刚到建业城,倒也没急着往弘王府去,只是先找了一家寻常客栈住了下来,又好好地沐浴了一下,换上才买的宁国人常穿的锦缎,带了个银质半脸面具,才往弘王府走去。

  不过等荀佑好生折腾一番以后,外面已经是彻底入了夜,天黑得很。

  虽是黑夜,荀佑依旧不敢摘了面具,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弘王府墙外。

  弘王府还是像他记忆中一样,低调且朴素,但也不失大气。

  荀佑本想悄悄翻到荣瑾乔窗外看她一眼,但又害怕惊扰了她,便只是在墙外站了两个时辰。

  终究还是感觉到了困意,荀佑见距离天亮还有些时辰,便决定先回府小憩一下。

  翌日,荀佑早早地便走到了弘王府外墙下。如今天全亮了,若不是荣瑾乔自己出府,荀佑也很难不惊动弘王府诸人去看一眼荣瑾乔。

  毕竟如今自己身份也比较特别,倘若突然出现在弘王府里,只怕也会给荣瑾乔带来麻烦,想到这里,荀佑了了□□进去看一眼荣瑾乔的想法,只是静静地等在墙外,他是知道她的,十日里她能有一日安生地不出去便是很难了。

  刚成为太子妃的时候,她天天打扮成少年模样,在建康城里溜哒。他当时因是太子,平日里公务也很繁忙,倒也没什么时间陪她。

  她也不抱怨,只是每日都一定要带着流香和初夏二人跑出东宫。

  后来有一次,他终于是得了整整一日的空闲,愣是好说歹说,才让她愿意带着他好好逛逛这建康城。

  不逛不知道,这一逛,还真真是让荀陌大开眼界。

  荣瑾乔不光对建康城里所有的酒楼,医馆,珍宝阁了解甚多,还对建康城里的青楼楚馆极为懂行,荣瑾乔如数家珍般向他介绍各家的花魁姑娘都是谁,如今谁又是最当红的角儿。

  荀佑想到这里,黯然苦笑,无论如何,这一世,不能再让她那般难过了。

  突然,荀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若非荀佑耳力极好,也很难听见。荀佑悄悄往弘王府门口靠近,看见了那个让他念了许久的人儿。

  还是轻纱拂面,还是那样爽朗的声音,虽只是背影,也已经让荀佑觉得不虚此行。

  -------------------------------------

  荣瑾乔还未用完早膳,便看见流香急匆匆地奔了过来。

  流香上气不接下气道:“二小姐,那个,那个长公主来啦。”

  荣瑾乔心里感到有些奇怪,往日,荣云疏没有特别情况,都是召她入宫的,今日怎么亲自前来了呢。

  荣瑾乔放下才喝了半碗的清粥,擦了擦嘴角,便随着流香走向大门。

  荣瑾乔刚走到大门,荣云疏的马车便到了。荣瑾乔对她微微福了个礼,笑着问道:“怎的不召我入宫,反而亲自过来了?”

  荣云疏在荣瑾乔耳畔悄声道:“咱们进去说话。”

  荣瑾乔知道她恐怕是有私密事来找自己,便引着荣云疏入内。

  荣瑾乔带着荣云疏到了自己的内室,荣云疏看了一眼荣瑾乔,荣瑾乔顿时明白,便对流香道:“流香,你带着这位宫里来的姑姑去前厅饮杯茶,初夏你在门口守着。”

  荣云疏身边的姑姑闻言,却是不动。荣云疏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转过头,温顺道:“云之姑姑,我与瑾乔有事要说,你在门口等着便是了。”

  荣瑾乔见云之依旧立在那里,没有离开的意思,笑着说道:“姑姑莫担心,且不说我家初夏也算是有点功夫在身,再不济,还有我在长公主身边,再者,这毕竟是在弘王府,府内侍卫众多,定然不会让长公主受伤。”

  云之听了后,却还是矗在哪里,未曾挪动。

  荣云疏见状,心里有些不快,便带着一分薄怒道:“姑姑,母妃让您与我一道出宫,是让您保护我的,不是让您盯着我的。”

  如此,云之便不好再久留。这毕竟是在弘王府,自己要是真的一直不离开,岂不是让外人都知道林贵妃与长公主有矛盾了。

  流香浅弯着腰,引着云之出去了。初夏也跟着离开了,将房门带上,立在屋门口。

  如此,云之倒也不好站在门口听荣云疏与荣瑾乔二人的交谈了。

  荣云疏见云之终于走了,方才松了一口气,但还不敢出大声,压着声音对荣瑾乔道:“我母妃依然对我起疑,怕我有什么动作,自昨日起,都是让云之跟在我身边伺候。”

  荣瑾乔点了点头,道:“这是自然,她既然已经知道你的心思,想来也是害怕你走了极端。”

  荣云疏叹了一口气,又道:“瑾乔,你说,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荣瑾乔想起自己昨天的谋划,便对荣云疏道:“云疏,我思来想去,若是想让你的母妃和陛下真的对此不再纠缠,恐怕你最好还是先应下这门婚事。”

  荣云疏听到荣瑾乔这般说,不解地看着她,荣瑾乔轻声道:“唯有你先应承下来,他们才会放松对你的警惕,你后面的事也才更加容易。”

  荣云疏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又问道:“可是,选谁好呢?”

  荣瑾乔想了想,“我觉着雍国二皇子只怕是更好的选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