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19章 第十八章 做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云疏不明白,“这是为何?”

  荣瑾乔看了看四周,又仔细听了一番,确保没人在附近后,才道:“这阙国来的毕竟只是使者,若是真的他们太子的婚事出了什么差错,只怕他也不敢做什么主,兴许还会将事情闹得更大也次来逃脱罪责。可是雍国郕王就不一样了,要我说这雍国郕王和阙国太子两人谁更可能是真心想来娶你,我倒觉得阙国太子比雍国郕王还更加有几分可信?”

  “这是为何?”荣云疏疑道。

  荣瑾乔答道,“你想啊,这阙国太子和雍国郕王,定然是那雍国郕王更需要娶到你这样一位身份尊贵的人为自己的王妃了。这种用婚姻作为自己前进道路的垫脚石的人,只要陛下能给够他好处,让他如意,想来便也不会再多做纠缠,此事也就可以悄悄地解决了。再加上他是自个儿给自个儿娶亲,想来能做主的余地也比那阙国使者要大得多。”

  荣云疏听着,十分赞同荣瑾乔的说法。荣瑾乔瞧着荣云疏的脸色,知道她八成是被自己说服了。

  荣云疏想了一会儿,“瑾乔,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不过我不能显得太落了刻意,都表现得更难过和不情愿地被迫答应了婚事。还有“假死”一事,我思虑再三,唯有火烧殿宇才最保险,最不留痕迹了。具体的,我细细打算了以后再来与你说。对了,今日你我二人得做场戏,看云之那姑子看,好让我母妃相信我是真心愿意远嫁。”

  荣瑾乔俏皮地冲着荣云疏眨了一下眼,然后扑通一声跪在荣云疏面前,用着虽不刻意但也足以让门外之人听见的声音,带着些不满和乞求,对荣云疏道:“长公主,瑾乔这些年没求过您什么,只求您能高抬贵手,放了我们一家吧!”

  荣云疏立刻明白了荣瑾乔的意思,背过身去,厉声道:“你既然知道我的心思,又何必这样逼我?”

  荣瑾乔的声音有多带了几分凄厉和不悦,道:“长公主,您所求的,弘王府当真给不起啊!你若是真的是为了,”说到这里,荣瑾乔突然打住,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一般,又道,“还是放过我等吧。”

  荣云疏不再说话,似是气急了,推门而出。

  云之正站在门外,看到荣云疏这般,连忙将手里的大氅给荣云疏批了上去,荣云疏两手一甩,云之险些被大氅盼到。

  荣云疏愤怒地转过头,盯着才刚追出门外的荣瑾乔道:“我知道你们的意思了。你我从此,犹如此坠!”说罢,便将身上的玉坠取下,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荣瑾乔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但还是不卑不吭地行了一个大礼,道:“多谢殿下成全。”

  荣云疏也不再理会,转身便走。云之在后面紧紧跟着。

  荣云疏离开以后,流香和初夏不知所措地望着自家主子。

  荣瑾乔叹了一口气,对流香道,“将这玉坠收起来吧,放到我房里。别伤了手。”

  流香觉着定是自家主子还是不舍得和长公主的情谊,连忙弯下腰,小心翼翼得将碎了的玉坠放在手绢里。

  荣瑾乔也没回屋,只是自己一个人坐在了王府的水池边,不再多言。

  过了一会儿,荣瑾乔好像是自己想起来还没做韩丹柔交代的女红,便进了屋,却是把门关上了,不让流香和初夏进去伺候。

  流香和初夏知道自家小姐心情不好,便也都守在门口。

  进了屋,荣瑾乔才是松了一口气。今日这场戏,怕是可以勉强骗过林贵妃了。

  不过,其实今日荣瑾乔做戏时,却也在想倘若真的有一天,荣云疏就是要和荣昀和在一起,恐怕自己其实会做出和今天一样的选择吧。

  荣瑾乔对自己的兄长还算是了解的,荣昀和对荣云疏是肯定没有那般心思的,至于荣昀和心里清不清楚荣云疏的心思,荣瑾乔是不知道的。

  不过现在这些都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要让这桩婚事成功解决,让每个人都如愿,自己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荣云疏走了以后,荣瑾乔一直在专心地研究女红,快至中午,她勉强算是糊弄出来绣了一点东西,心里却一直在等着荣昀和来喊她去百味楼。

  又等了快小半个时辰,荣昀和终于是从外面回来了。

  荣瑾乔注意到荣昀和面色不是很好,问道:“兄长,这是怎么了?”

  荣昀和抹了一脸脸上的尘土,答道:“没什么,刚刚有两个形迹可疑的家伙,遭我给赶走了。”

  荣瑾乔听荣昀和这般回答,知道是他不想与自己多做解释,也不再问了,道:“怎样,咱还去不去百味楼了?”

  荣昀和答道:“自然是要去的,我洗把脸,咱就走。”

  荣瑾乔点了点头,起身收拾了一下屋子,带上一小把短剑,和随身必带的毒粉,然后站在前厅等着荣昀和。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荣昀和就走了出来,又恢复了那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荣瑾乔和荣昀和二人从大门走了出来,因着百香楼距离弘王府不算太远,故而二人带着流香还有初夏,一行四人,决定走到百香楼。

  荣瑾乔见今日没看到荣昀和身边的阿七,便疑道:“阿七今日怎么不在?”

  “我有些事儿交代他去办了。最近咱们府外总有些可疑的人在游荡,我让他去查查那些人的身份。”荣昀和答道,“你近来外出也注意些,最近建业城里阙国人和雍国人都多得很,小心别被人拐走。”

  荣瑾乔笑道:“拐走我?那还真是有劲没处使了。”

  荣昀和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未搭话。那日父亲告诉他的事情至今都让他觉得有些难以接受,可是他心里知晓,有些过去是他们弘王府一家必然要承受的。

  荣昀和与荣瑾乔一行四人刚走近百味楼,店里的小二就忙不迭地走了过来,做了个揖,面带歉意地说道,“公子,真不好意思,今儿有贵客包了我们百味楼,怕是没法儿招待几位了。”

  荣昀和问道:“谁这么大架子,把你们整个百味楼都包下来了?”

  小二满脸堆着笑,讨好地答道:“是位贵公子,小的也不认识,看着,倒不像是咱们建业城的公子。”

  荣瑾乔欲上前看看这人究竟是谁,荣昀和制止住了她,道:“罢了,咱改日再来便是。”

  荣瑾乔回首对着荣昀和笑了一下,似是没听见,继续往百味楼走了过去。

  小二见了,忙跟上去,想拦住荣瑾乔,态度极好地说道:“小姐,您还是改日再来吧。冲撞了贵人,小人可承担不起。”

  荣瑾乔对他莞尔一笑,道:“不必担心,你这里面的贵人是谁,我心里有数。”说罢,竟是头也不回的就往里面走去了。

  荣昀和没办法,带着流香和初夏也跟着进去了,生怕荣瑾乔被人家欺负了。

  荣瑾乔刚走进百味楼,就注意到今天的百味楼果然戒备森严。

  荣瑾乔一进去,就看到一位翩翩公子。

  今天的荀陌与平日荣瑾乔见到的极不一样,看着倒有几分谪仙的气质。荀陌今儿穿着一件洁白衣衫,一条宝石蓝蛮纹角带系在腰间,一头飘逸的发丝,和往日不同,只取了头顶的一部分用玉冠束了起来,剩下的则是就随意散落在颈肩,他那一双明眸皓齿的眼眸,当真像是天上的仙人,随意又超然。

  荀陌此刻正用手托着头,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荣瑾乔。

  荣瑾乔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闯入仙人殿内的懵懂少年,竟看着荀陌出了神,直到荣昀和进来了她才缓过神来。

  荣昀和见到荀陌用这般灼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妹妹,心有不快,挡在了荣瑾乔跟前,对荀陌道:“郕王殿下,小妹今日冒犯您了,还望您,不要计较。”

  荀陌站起身,手随意地背在身后,走到荣昀和身前,道:“无妨,择日不如撞日,二小姐与大公子今日不如和小王一起品一下这百味楼的新菜吧。”

  荣昀和摇摇头,答道:“这恐怕不太方便,郕王殿下。今日之事,望您不要对旁人提起。昀和在此谢过了。”说罢,荣昀和对荀陌做了个揖。

  荀陌也不再理荣昀和,走到荣昀和身后,对荣瑾乔道:“二小姐怎么想呢?”

  荣瑾乔拉了拉荣昀和的衣角,说道:“大哥你且先走,云疏有话让我带给郕王殿下。”

  荣昀和只好道:“罢了,我在街对面等你,你,说完赶紧出来。”荣昀和只当是荣云疏有什么小女儿家的话要让荣瑾乔带给荀陌,也不再多留,带着初夏和流香就出去了。

  他们三人离开后,荣瑾乔对荀陌福了一福,道:“郕王殿下。”

  荀陌笑着答道:“二小姐适才是猜到在下在里面了吧,不然怎会如此唐突的硬闯呢?”

  荣瑾乔不想搭理他,不过刚刚自己确实是因为看见了博涉才知道一定是他在里面。不过今天自己也确实有要紧事要告诉他,既撞见了,便正好讲给他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