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22章 第二十一章 陈皇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然冰垂下双眸,过了良久,答道:“我知道了。”

  荣时信今日本也就是随意提起,看荣然冰的反应,可见她是想多了,宽慰道:“无妨,你若实在不愿意便算了。”

  荣然冰点了点头,却不再说话了。

  荣时信起身,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算是安慰,便离开了。

  荣时信回到书房内,唤来了万关。万关是荣时信身边最为得力的暗卫,从小便跟着荣时信,那些阴谋诡计里的脏活累活一向都是由他替荣时信完成。

  荣时信刚刚把自己和荀陌的同盟书给藏在了最深的暗格里,从密室出来,就看到万关已经站在屋内。

  荣时信一向有什么事情都是不避着万关的,万关也从来读不会多问,他只会做好荣时信交代自己的事。

  荣时信将密室的门关上,对万关道:“想办法让宫里的人把林贵妃怀孕的事情告诉我母后,记住,要是那种让她无意间发现的。”

  万关点了点头,出了门。

  荣时信思来想去,拆穿林贵妃这件事还是让他母后做最为妥当。

  若是自己的母后真的牵扯在了陈家给益帝下药的这件事情里,那么皇后早晚也会被益帝背弃。如此,倒还不如让她在被父皇彻底厌弃之前,先帮自己解决一下问题。

  -------------------------------------

  陈皇后最近几日心里都有些许烦躁。自从太子和荣然冰成婚以后,荣然冰几乎从来就没有来看过自己,太子也来得越来越少了。

  前段时间,陈家的那个在东宫的侍妾的事情又让自己的父亲对自己有诸多怨言。

  真的是自从上次琬妃宫宴的那件事发生以后,陈皇后的日子一直十分不顺遂。

  好在自己的二儿子,益帝的第三子,荣时琦还时常来看看自己,不然陈皇后这每天的日子会变得更加难熬几分。

  以前总觉得荣时琦比如荣时信聪慧,也没有荣时信更得益帝欢心,所以自己一直对于这个老二是有些疏忽的。

  现在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时候,反而只有这个老二愿意陪在她身边,每日下了书房的第一件事,都是来看自己。

  平日里,若是荣时琦下了书房的第一件事是来看自己,陈皇后必然会骂他不勤勉,而现在,陈皇后每日见到荣时琦,都是十分的欢喜,听他说今日先生在书房里又教了什么新知识,还会给他指点两句。

  其实在陈皇后嫁给益帝之前,陈皇后也是建业城里出了名的才女。她的容貌虽然不是最为艳丽的,可是学识在建业城里也没几家姑娘能比得上。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皇后才被太后看中,做了当时还是王爷的益帝的王妃。

  可是陈皇后嫁给益帝以后却发现,光有学识是没办法让自己在这个王府里生活更好的。益帝最看重和最欣赏的也不是自己一肚子的学问。

  后来益帝又娶了林家的姑娘做了侧妃,益帝便更少来她这里了。

  因为她不得益帝欢心,她的父亲陈挚云便时常让她母亲过来教她,如何去讨好一个男人。

  陈皇后是不喜欢这些的,她一贯只是爱读书,想要嫁了一个如意郎君,然后日日两人都可以坐在院子里,静静地看书,互不干扰,却岁月静好。

  但是她的母亲却告诉她,自己那样的想法与做法都是错的。自己必须要使计策,用手段,让自己不光是益帝的正妻,还要变成他最爱的女人。

  但是陈皇后终究不是那样的性子,一样的手段交给她,她做出来的效果却很不一样。

  别家女子做出来是楚楚可怜,她做出来确实十分做作。

  后来林家的姑娘先她一步怀了身孕,倒是给了她可乘之机,再加上陈挚云对益帝的帮助,她也怀上了益帝的孩子。

  再之后,陈家在益帝的夺位战中立下了极大的功劳,益帝把她也封为了皇后。一直以来和她二人也是相敬如宾。

  可是,在她诞下益帝的第三个皇子,荣时琦之后,朝中开始有人让益帝立太子。立嫡还是立长,就成为了大家争论不休的问题。

  以陈家为首的立嫡派和以林家为首的立长派每日在朝堂上争论不休,连带着皇帝都很少去林贵妃和皇后那里了。

  可是与林贵妃那里的风平浪静不同,陈家经常会让人给皇后带来口信,让她要在后宫里使点劲,想办法让益帝更喜欢荣时信。

  陈皇后没办法,只能对荣时信的功课更加严格,对才出生没多久的荣时琦反而是少了关心。

  谁料有一日,看着荣时琦的嬤嬷没注意,荣时琦一个不留神居然掉入了水池。

  等到陈皇后赶来的时候,益帝和太后都已经到了。

  陈皇后还未走上前,就被太后狠狠的赏了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声音响得很,整个宫殿内的宫人们都跪了下来。

  陈皇后也跪了下来,她还未反应过来,就听到太后说:“哀家看你是糊涂了!自己的皇子都看不好!从今日起,二皇子荣时信就有哀家来教养,你照顾好三皇子就行了!”

  陈皇后听到这句话,还没来得及出声求情,就又听到荣谦益说道:“也好,皇后,你就好好照顾琦儿,信儿还是交给母后吧。”

  荣谦益说完以后,就扶着太后出去了。

  从一开始到现在,陈皇后都还没有完全明白究竟这一切为什么发生。直到身边的秋分跪着爬到她身边,把她扶起来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失去了什么。

  久久,陈皇后都无法从刚刚的惊吓缓和过来。直到醒来的荣时琦开始哭喊着找她时,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孩子,还有一个需要她照顾的生命。

  又过了一年,荣谦益终于决定立荣时信为太子,太后也解除了不允许她见荣时信的禁令。

  可是陈皇后再见到荣时信的时候,总觉得荣时信对自己疏远了很多,远没有以前亲昵。

  陈皇后对太后的怨恨也越来越大,她开始怀疑是太后当年设局疏远自己和荣时信。

  为了让荣时信重新和自己亲近,陈皇后开始疯狂的帮助荣时信。她在暗里帮荣时信铲除掉很多人。

  陈挚云看到她终于愿意为了荣时信使一些阴诡手段了,以为是她终于开窍了。然而陈皇后自己清楚,自己只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孩子和自己这样疏远。

  陈皇后想着这些的功夫,秋分从外面走了进来。

  秋分走到陈皇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陈皇后面上的表情从惊讶又转换成兴奋。

  林贵妃怀孕了,这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事情。

  陈皇后虽然没有直接参与给荣谦益下药的这件事情,但是这个事她却是知道的。

  如今林贵妃怀孕了,要不然就是那个药药效不够,不然,就是林贵妃自寻死路了。

  不过无论如何,现在还是要先确定荣谦益的身体状况。

  如果荣谦益真的已经不能有孕了,那么林贵妃的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催命符。

  陈皇后如果这次可以成功拿下林贵妃,那么她的信儿是不是会多来看看她呢?

  陈皇后有时想想自己的一生也是够可悲的,本来应该是幸福无比的生活,可现在,丈夫和大儿子都厌恶自己,父母也不喜,只有一个小儿子还愿意陪在自己身边。

  若是说荣时信更像荣谦益,那么荣时琦就更像年轻的时候的陈皇后。

  他性格谦和,有些懦弱,像极了曾经的陈皇后。他最爱读书,对于名利却不是很在意。

  陈皇后安排好自己的亲信去给荣谦益请平安脉以后,就一直宫殿里等着消息。

  就在这时,荣时琦带着身边的小安子来给陈皇后请安了。

  “母后。”荣时琦跪下给陈皇后行李。

  今日他身穿了件藏兰北朝棉布织锦蟒袍,是前两日陈皇后才给他的。只要是他母后给的,他从来都是日日都穿,很是重视。

  他的腰间系着暗宝石绿龙凤纹腰带,眉下是清澈明亮的眸子,身躯完美,是一位温柔敦厚的少年。

  陈皇后看到他,心情也是很好,冲他招了招手,荣时琦便小跑跪到了陈皇后身边。

  陈皇后充满爱意地摸了摸荣时琦的脑袋,问道:“今日都学了什么?”

  荣时琦挺直了身板,正欲回答,秋分突然从外面回来了。

  陈皇后知道是自己让秋分问的事情有消息了,便温声对着荣时琦嘱咐道:“琦儿,你先下去温习功课,母后一会儿就来。”

  荣时琦乖巧地点了点头,便带着小安子退了下去。

  秋分见荣时琦离开,才走到陈皇后身侧,弯着腰,用非常轻的声音说道:“娘娘,陛下的身体并无变化。”

  听到这里,陈皇后脸上终于出现了许久未曾有过的愉悦与杀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