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27章 第二十六章 游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男子笑了笑,居然直接露出了自己的脸。男子生得很美,甚至带着几分妖冶,眉下更是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

  男子温柔地对荣瑾乔道:“在下是游寻,姑娘若想找在下,去瑞南楼就好。”

  说罢,男子从身上取出了一把五凤朝阳短刀,递到荣瑾乔手里,然后就一个箭步,飞上墙头离开了。

  荣瑾乔手里握着五凤朝阳短刀,却实在是想不清楚那名男子的身份。

  荣瑾乔转过头,发现荀陌脸上带着薄怒看向男子离开的方向,荣瑾乔心下了然,问道:“郕王是不是认识刚刚的那位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荀陌的声音带着几分玩味,“怎不见你这般称呼我?”

  荣瑾乔并未意识到荀陌是吃了飞醋,只是认真道:“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

  就在这时,博涉还有柴元已然走了过来,二人身上都带着极重的血腥气,衣角和脸上也都占着不知道是何人的鲜血。

  柴元对着荣瑾乔微微行了个礼,又对着荀陌道:“主子,刺客已被全部消灭。”

  荀陌颔首,问道:“可有伤亡?”

  柴元双手抱拳,回道:“除了博山为荣公子挡了一剑,其余人都只是轻伤。博捌和博水等人已经将博山带回去了。”

  荣瑾乔听到这里,对荀陌一福,道:“多谢博山公子。博山公子救命之恩,我弘王府上下定然会谨记。还请郕王殿下将我的话替我转达给博山公子。”

  荀陌点了点头,见荣瑾乔终于不再纠缠自己是否认识游寻的问题,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

  荀陌对荣瑾乔道:“待会儿荣大公子来的时候,还请二小姐给我们此行找一个好的托辞,莫要让大公子以为我别有用心。”

  刚说完,荀陌便提着风之,和博涉与柴元一同离开了。

  荀陌走了以后,荣瑾乔才反应过来,自己还没弄清楚他到底是不是认识那位游寻公子。刚刚荀陌虽然没有喊出对方的名字,可是,荀陌看着游寻的表情却绝对不是第一次见到的样子。

  荣昀和刚走进院子,就看到荣瑾乔一个人手里握着把短刀,立在那里思考问题的模样。

  荣昀和让众人都下去,走到荣瑾乔身边,问道:“在想什么?”

  荣瑾乔被荣昀和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过头来,道:“没什么。咱们府上可有伤亡?”

  荣昀和神色黯然,道:“还未完全确定,不过父亲手下的钮海先生,账房的钱格先生,还有,还有桓笙,都,都被杀了。”

  桓笙是从小陪荣昀和长大的弘王府奴仆,与荣昀和情分自然十分不一般。

  荣瑾乔见兄长神色悲痛,也不知要如何安慰,只能用手轻轻抚慰着,拍着兄长的后背。

  荣昀和惨笑着将荣瑾乔的手挪开,道:“母亲就先别接回来了,等天亮了再请母亲回来吧。”

  荣瑾乔明白兄长的顾虑,如今一切还未整理完,府里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和四处横躺的尸体,若是让母亲看到了,只怕得昏了过去。再者,如今尚未天明,万一杀手们又来了,连累到母亲就不好了。

  -------------------------------------

  终于,天亮了,韩丹柔回到府中的时候,正好碰到才从宫里回来的荣谦弘。荣谦弘和走的时候一样,又是走的弘王府的偏门。

  荣谦弘看到韩丹柔一大早居然也是从外面回来的,眼里都是诧异。

  韩丹柔尚未来得及解释,荣瑾乔便已经从府内迎了出来。荣瑾乔见到韩丹柔和荣谦弘,便对二人行了礼,道:“父亲母亲,还是进府再叙话吧。”

  荣谦弘点了点头,刚走到前厅,就闻到了一丝血腥之气。

  虽然已经用水冲刷了一页,血腥气还是未能完全消除。

  荣谦弘疑问道:“这是发生了什么?”

  荣昀和才刚刚理完此次刺杀府上死伤的人数,就听见荣谦弘回来了,于是,从屋内走去,对荣谦弘与韩丹柔拜了一拜,道:“父亲,母亲,昨日府上有刺客,奴仆死了有23人,侍卫有11人,父亲手下的钮海先生,与账房的钱格先生也被杀害了。另又有40余人轻伤,19人重伤。”

  韩丹柔叹了一口气,昨日离开之时,她就知道那来的杀手众人定然不是寻常之辈,也还是未曾料到府上不过百人,竟然死伤了这么多性命,如此算来,整个府上,几乎没有一个人是毫发无损的。

  荣谦弘听到这里,十分震惊,问道:“可查到是何人了吗?”

  荣昀和摇了摇头,答道:“尚未查明,不过,刺客一共约有20来人,各个都是身手极好,至少是以一敌十的水准。不过,除去一个失踪的,剩下的大多都已经被解决了,且他们身上几乎每个人都有此纹身。不过孩儿未曾见过。”

  那个失踪的,自然就是昨日被荀陌带走的风之。只是不知道是因着什么原因,荣昀和一直都没有问起荀陌一行人出现在弘王府的缘故,不过荣昀和不问也好,不然自己一时半会儿也确实无法解释清楚。

  荣谦弘由着荣昀和引着,走到内室去查看刺客的尸首。刺客身上果然如荣昀和所说,皆在背部凹陷处有一个水滴状的刺身。

  荣昀和把白布又重新盖在了尸体上,对荣谦弘道:“看着形似水滴,却不知是哪里的门派。”

  荣谦弘背过身去,双手扶在身后,冷冷道:“不是水滴,而是血滴。”

  “血滴?那是?是何势力?”荣昀和疑问道。

  荣谦弘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才道:“是血雨堂。”

  “血雨堂?!那股势力不是在十几年前对嬴氏的最后一次屠杀后就消失了吗?”荣昀和惊道。

  血雨堂,一个已经许多都没有在众国领地上出现过的名字。血雨堂曾经是大庆最有势力的一个杀手组织,号称但凡你舍得出金,没有他们杀不死的人。后来因为血雨堂接了一个刺杀皇子的任务,最终他们被大庆皇室收复,成了大庆皇室的一把刀。

  但不知什么缘故,在大庆皇室与荣氏一族的战役中,血雨堂临时倒戈,杀了大庆皇室当时的太子,使得大庆皇室与血雨堂又再一次站在了对立面。

  再后来,大庆皇室被各方诸侯势力赶到了北岭以外,直到60年前,各方力量齐聚,由綦氏一族领导,整个大庆皇室被困在城内,最终惨遭屠城,没有一条生命得以幸免。

  而方才荣昀和口中的嬴氏,便是当年的大庆皇室一脉。屠城之战后,血雨堂的力量日渐强大,但是后来血雨堂内部出了叛徒,血雨堂的力量大大受挫,直到十几年前,血雨堂派出所有堂下弟子,去杀藏身在雍国和阙国交界处的最后的赢氏族人。自此之后,血雨堂就好像是消失了,再未曾听任何人提起过血雨堂的只言片语。

  荣谦弘走出内室,对荣昀和道:“此事只怕不简单,等今日早朝之后,我须得禀明陛下,再做决断吧。”

  荣昀和道了一声,“是”。然后交代众人看好尸首。

  荣谦弘回到前厅,看到荣瑾乔立在一旁,问道:“乔儿对于昨夜的刺客有什么想法?”荣瑾乔不知道为什么父亲会想到问自己,思忖片刻后,最终诚实答道:“昨日有一个人到后院意欲杀我,幸得一位壮士相救,只是那壮士好像识得刺客,唤他为,风之。”

  听到这里,荣谦弘眉心一动,风之,难道是阙国那边真的发现了什么吗?

  荣瑾乔并没有留神荣谦弘的神态,继续道:“后来那位风之逃走了,壮士也要离开,我本想闻其姓名,好日后登门拜谢,但被壮士婉拒了。”

  一位壮士,居然能这么巧正好路过弘王府,正好救下荣瑾乔,难道昨日的动静已然这般大了吗?

  只是现如今此事假如真的和阙国有牵扯,那自己与荣谦益说起此事的时候只怕不好全盘托出。

  眼见着就要到上早朝的时辰了,荣谦弘洗了把脸,穿上朝服,带上官帽,往宫里去了。

  -------------------------------------

  郕王府,后院。

  审了一夜,闻昔也没能从风之嘴里撬出一个字。

  闻昔刚从刑房内走出,就碰到在等着自己的荀陌。荀陌问道:“还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闻昔答道:“回主子的话,此人是个硬骨头,走了一遍刑具,竟还能保持清醒。”荀陌冷笑道:“毕竟曾经是血雨阁的,这倒不意外。”

  血雨阁?闻昔知晓了风之的身份,突得觉得审讯难度有大大增加了。血雨阁曾经的弟子,只怕自小受训时,所受到的磨难和折磨远大于这些刑具的力量。

  倘若是在建康,自己还能再多些手段,如今在异国他乡,自己并没有携带更多的工具。恐怕这场审讯还要多费些时间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