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30章 第二十九章 博山无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瑾乔对开门的人说道:“我找你家主子。你只需对你家主子说,是他的救命恩人金女侠来了,他自会让你放我进去的。”

  那侍卫见荣瑾乔如此笃定,倒也不敢怠慢,赶忙让旁边的侍卫看好荣瑾乔,自己忙不迭的往荀陌出去了。

  荀陌正在等黄露的审讯结果,侍卫在门口见到了博涉,便向博涉阐明了来意,说外面有一位自称是自家主子救命恩人的姓金的女子。博涉有些诧异,他并不记得主子认识哪一位姓金的人啊。

  但此时荀陌不让人打扰,他也不敢去内室问询,于是,他决定自己先随着侍卫去门口一见这位金小姐。

  博涉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位戴着藏青色面纱的女子,此刻正在闭目养神,不像客人,倒像是院子的主人。

  博涉的步伐才刚刚走近,女子就睁开双目,对博涉说道:“是我。”

  博涉一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立刻快步走了过去,对荣瑾乔拜了一拜,道:“金姑娘里面请。”很快,两人就已经走到了桐昌阁门口。

  博涉不知道荣瑾乔来是要做什么,有些犹豫是否要进去打扰荀陌。荣瑾乔看博涉的神态,笑着说道:“若是郕王殿下有事,我等他一会儿也无妨。”

  博涉点了点头,请荣瑾乔在桐昌阁门口的八角桌上先坐了下来,对荣瑾乔道:“那请荣二小姐现在这里稍等,想来主子过会儿就会出来了。”其实博涉心里并没有把握,毕竟黄露已经进去快两个时辰了,荀陌一直都还没出来,想来审讯风之的事情并不十分顺利。

  荣瑾乔静坐在八角桌前,等了约有小半个时辰,荀陌终于从桐昌阁里出来了。荣瑾乔背对着荀陌,用右手托着自己的脑袋,一动不动。荀陌尽量将脚步放轻,绕到荣瑾乔对面。此刻荣瑾乔居然正睡得香甜,自己坐在她对面了,她也没有发觉。

  既然如此,荀陌也不想打扰她,他让博涉将需要处理的公文拿来,自己就坐在荣瑾乔的对面处理这些公文。

  过了大概才一柱香的功夫,一位不长眼的人就打断了荀陌这般美好的工作、、状态。博山兴冲冲地快步走了过来,人还未到,荀陌就听见他的大嗓门喊道:“主子!我有事要禀!”

  博山本就长得健壮,中气又足,他这一嗓子一喊,荣瑾乔立刻就被吵醒了。博山还未发觉自己犯了错误,心情十分愉快的走进了荀陌和荣瑾乔。走到跟前,他方才发现荣瑾乔也来了。

  于是,博山先对着荣瑾乔行了一个礼,然后对荀陌道:“主子,我有事要禀。”荀陌没有搭理博山,只是温柔地对荣瑾乔说道:“不然,二小姐先到桐昌阁稍等我片刻?”

  荣瑾乔直到博山与荀陌大抵是有别的事情要说,点了点头,跟着博涉走到了桐昌阁里。荣瑾乔刚进桐昌阁,荀陌就冷冷地对博山道:“说。”

  博山感觉出自家主子心情不是很愉悦,却不明白缘由,但还是老实地回答道:“主子,昨日我们与那伙人打斗时,我无意中注意到他们的背后脊柱凹陷处,有一个水滴状的图案。”

  水滴状?背部?荀陌觉得这个刺身的图案与位置十分令他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是什么。荀陌望了望博山这张实在有点欠揍的脸,想起他身上还有伤,便忍住了自己想打他一顿的冲动,对着博山摆摆手,让他回去养伤了。

  荀陌刚走进桐昌阁,就看到荣瑾乔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自己。荀陌不解,荣瑾乔对荀陌道:“博山公子养伤倒是养得极快?”荀陌这才明白,原来是荣瑾乔昨天听博涉所说,大概以为博山奄奄一息了,所以今日才急匆匆地就来了。

  如今一见,看博山这样的情形,大概是内心怀疑自己昨日是诓了她。荀陌无奈的答道:“昨日我也不知具体情形,不过还好博山本身底子好,再加之功夫高,未受重伤。二小姐该不会以为,我是故意骗你好让你今日登门来找我吧?”

  荣瑾乔被荀陌点破了心思,面上不免有些尴尬,自己确实本身就是担心博山因为为兄长挡剑而受重伤,她今日赶来,除了是要亲自登门道谢,更是为了来亲自看看博山的状况。

  可方才她发现博山身体并无大碍,虽然她没有亲自给博山搭脉,但从博山的面色与呼吸声中,也可判断出博山的身体状况应当还好。故而,荣瑾乔一时间误以为,昨日是博涉故意这般说,让自己以为欠了荀陌极大的恩情。

  可是现如今想来,当时,博涉也只是说,博山为兄长挡了一剑罢了,从未提到博山是否受了重伤,后面种种,其实都是自己的猜想罢了。再说了,博山倘若真的因为救自己的兄长而身受重伤,那么自己岂不是也内疚万分。

  于是,荣瑾乔只好讪讪得笑了笑,对荀陌道歉道:“是我错怪你了。对不起。”

  荀陌看荣瑾乔面上有点挂不住,心里有些许不忍,于是道:“不过是我的玩笑话罢了,二小姐莫要放在心上。”

  荣瑾乔知道荀陌是给自己台阶下,心里有些感激,轻声地道:“还是多谢博山公子了。一会儿我还是去给博山公子搭个脉吧,这样我才放心些。”

  荀陌见荣瑾乔这样关怀博山,实在是可惜昨天给荣昀和挡剑的不是自己。故而他带着几分醋意说道:“闻昆昨日已经替他看过,你今日也看到了,他底子强的很,你不必挂念。”

  \"闻昆先生?以前就常听师傅提起,闻昆先生医术高超,昔日他们共同在宫凝师尊处时,闻昆先生就曾经帮了师傅许多。今日难得有机会见到师叔,不知郕王殿下可否帮我引荐一下?\"荣瑾乔问道。

  荀陌并不知道闻昆与夏茗还有这层渊源,既然荣瑾乔提出这般要求,他自然也不好拒绝,带着荣瑾乔往博山的住处去了。

  -------------------------------------

  自从荣然冰昨日从陈皇后宫中回到东宫以后,荣时信一直都没有来看荣然冰。荣然冰并不知道陈皇后被褫夺掌管宫中大权的事情。只是她回来的时候,正好撞见荣时信眉头紧蹙地离开了。

  昨日陈皇后被夺权的事情传出去没多久,荣时信就被陈老将军请到了府上。荣时信虽然十分厌烦陈家对自己这般指挥来指挥去的态度,可是,此刻绝对不是与陈家撕破脸的好时机,所以,当陈家派人来请时,荣时信也没有拒绝。

  不过,陈皇后被夺权的事情,也确实让荣时信没有想到。荣时信心里觉得,荣谦益如此举止,绝对不是单纯地因为荣然冰在陈皇后的宫宴上中了毒,荣时信突然有些隐隐怀疑,自己的父皇,会否是早已察觉,陈家给他下药的事情呢。

  陈老将军与荣时信说到半夜,才送荣时信回去。陈老将军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白,陈皇后虽然是荣时信的生母,但他们陈家与太子,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即便是没有陈皇后,陈家也会坚持扶持荣时信,所以让荣时信千万不要去替陈皇后求情,触怒了益帝。

  荣时信有的时候,也会替自己的母亲感到可惜。他并不相信陈老将军所说的,会坚持扶持自己的事情。如今且不谈自己有个同胞幼第,荣时琦。如今琬妃更有一个小皇子,荣时元。

  对于这些手握重权的大世家而言,荣时琦和荣时元这样年龄小的皇子,才是更好的选择。陈老将军这样交代自己,无非是不想让自己干涉益帝的决断,以免让自己阻挡了琬妃掌握权力的道路。

  荣时信虽然看穿了陈老将军的意图,但自然面上不会显露半分,只是郑重其事的答应了,并且向陈老将军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荣时信回到东宫以后,就叫来了万关,交代他去查清楚今日宫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另外,还交代万关特别查一下宫宴之后,荣谦益都见了哪些人。

  荣时信想事情想了整整一夜,等到天刚蒙蒙亮时,他又不得不上朝去了。谁料在早朝上,弘王府昨日遇刺一事,又让他心里一惊。这个建业城里,是什么人对弘王一家虎视眈眈,是陈家吗,还是林家?又或者,是葛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