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34章 第三十三章 荣谦益的身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谦弘注意到韩丹柔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再闹了。赶紧坐起身,把韩丹柔抱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长发,在韩丹柔耳畔温柔道:“我给你解释,我真的不是去看姑娘的,我也没喝酒。”

  韩丹柔此刻靠近了荣谦弘,才注意到荣谦弘嘴里确实没有酒气,于是她问道:“你莫要骗我,你有什么事,非得上那样的地方去。”荣谦弘无奈一笑,松开了韩丹柔,把她的一双手都握在自己的大手里,认真地看着她,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什么?不行!”韩丹柔听完了,就总结算出来这样两句话。荣谦弘并不意外,自己当时听到荀陌的提议的时候,也是一样的反应。荣谦弘继续道:“其实,他说的有道理。”韩丹柔道:“有什么道理!约你在那样的地方见面,能是什么好人!我不管他怎么厉害,我是不会让乔儿嫁给他的!”

  荣谦弘道:“夫人你不知道,我弘王府,已危在旦夕了。”韩丹柔听到这里,面色凝重,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荣谦弘叹了一口气,像是花了很大的力气,道:“此事,我告诉夫人。夫人,切记不能和任何人说。”韩丹柔点点头。

  荣谦弘轻声道:“我是先帝唯一的血脉。”“唯一的血脉?”韩丹柔有点不解,又突然明白了,“你是说,陛下他?”荣谦弘点了点头,韩丹柔惊得捂住了自己的嘴,道:“这,这怎么可能?太后,太后怎么敢?还是,还是,”韩丹柔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此事,也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荣谦弘给韩丹柔慢慢解释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当年,荣谦恒在死之前,告诉他的秘密,就是这件事情。荣谦恒自然也没有安好心。本来他想用这个秘密一击中的,毁了荣谦益,但是无奈自己全族,所有的力量,都被太后,被葛家,林家,陈家控制了起来。荣谦恒知道如果让太后知道自己知道这个秘密,只会让自己死得更快。

  所以,荣谦恒为了让葛皇后,也就是当今太后,荣谦益等人不好过,在自己死前,把这个秘密告诉了荣谦弘。自己死了以后,荣谦弘,就是先帝唯一的血脉了。荣谦益,既不是先帝的孩子,也不是太后的孩子。

  荣谦弘当年听荣谦恒说了这个秘密以后,并没有当回事。他从心里是非常相信葛太后和荣谦益的。再加上荣谦恒只是死之前模模糊糊说了这么一句话,荣谦弘因此没有理会荣谦恒所说的这个大秘密。直到,在一年前,荣谦恒当年留下的所有族人和妻儿全部被一场大火烧死在了儋州。

  荣谦益顾及兄弟情谊和天家情面,派荣谦弘去儋州把那些早已被先帝贬为庶人的荣家血脉给好好安葬了。谁料,荣谦弘在荣谦恒族人的旧宅里,还碰到了一个他怎么也没想到的人,荣谦恒生母,昔日的如妃,现在应该在明隐寺礼佛的旻慧师太。

  旻慧师太更加详细地给荣谦弘讲述了当年的旧事。桩桩件件,都让荣谦弘感到害怕。当年,荣谦弘的生母葛贵人有了身孕,身为皇后的太后,想要彻底霸占葛贵人的孩子。于是,她竟然在在葛贵人被太医诊出有孕后不久,也宣称自己有了孩子。

  葛皇后本来是想要营造出自己和葛贵人同时生孩子的假象,然后到时候就说葛贵人生了个死胎,而自己生的才是皇子。葛皇后做出这样疯狂的行为,是因为由于她多年没有身孕,葛家已经开始想要慢慢放弃她了。病急乱投医的葛皇后,就想了这个铤而走险的点子。

  谁知道因为先帝过于宠爱葛贵人,尽管葛贵人有孕,去行宫的时候还是要带着葛贵人一起走了。然而同样怀着身孕的葛皇后,被先帝以怀着身孕所以不便行走的理由留在了皇宫里。如此一来,葛皇后就难以下手了。

  葛家,还有皇帝,都十分重视葛贵人这一胎。在先帝打算回建业城之前,葛贵人意外在行宫早产,生下了荣谦弘。远在建业城皇宫的葛皇后,也就是当今太后,听闻这个消息以后,没过几天也胎动不适,产下了皇子,荣谦益。

  葛皇后害怕人多反而不好行事,所以赶在皇帝一行人从行宫回来之前生下了那个所谓的孩子。孩子是葛皇后的心腹,乌草,从建业城外的一家书生家给抢来的。那家书生是几年前隐居到村子里的,平常也很少和村里的人打交道。

  突然一时间,书生一家惨遭灭门,众人也只觉得可能是仇家找上了门,只是叹一声可怜,并没人追问背后的原因。后来葛贵人在回建业城的路上遇到刺杀,为了保护尚在襁褓中的荣谦弘,葛贵人被刺客一箭穿心。荣谦弘没了母亲,葛家上书,求先帝让葛皇后抚养荣谦弘。先帝最终也同意了。

  然而,待到荣谦弘弱冠的时候,葛皇后居然对参与这一切的,自己最相信的心腹,乌草,要下杀手。乌草聪慧,早早就感觉出了葛皇后的古怪,逃到了如妃,蒋嬿,宫中。乌草告诉了蒋嬿,荣谦益不是先帝血脉的事情。

  然而那个时候,荣谦恒和荣谦益的皇位之争已经十分惨烈了,蒋嬿得知这个消息以后,本来想要以此作为保命符,将来如果荣谦恒真的失败了,好留下荣谦恒的性命。

  谁知道很快,葛皇后等人为了除掉荣谦恒,设计污蔑他谋反,先帝大怒,将其下狱。蒋嬿想办法见到了荣谦恒,把自己的计划告诉了荣谦恒。但是,荣谦恒觉得自己已然再不会有机会登上帝位,所有党羽也都被铲除,自己也已经有了求死之心。

  因此,荣谦恒劝蒋嬿不要参与其中,他会以此为筹码,和葛皇后交易,来保住自己的孩子和妻妾们。荣谦恒在蒋嬿的安排下,见到了葛皇后。葛皇后没想到这个秘密居然还有别人知道,想要立刻除掉荣谦恒。荣谦恒赶紧告诉她,他手中还握有重要的人证,如果葛皇后不保下自己的妻儿,他保证自己妻儿身死之时,就是葛皇后和荣谦益的死期。

  葛皇后因为已经发现了乌草的失踪,也不敢再贸然行动,于是,不得不答应荣谦恒的要求,保下了他的所有妻儿。荣谦恒的妻儿都被先帝送到儋州幽禁起来。荣谦恒的毒酒是荣谦弘端来的。荣谦恒望着这个唯一的自己父皇的血脉,告诉了荣谦弘荣谦益不是他们二人的真正血脉上的兄弟的事情。

  再后来的事情,荣谦弘也就知道了。自己并没有像荣谦恒预想的一样,对荣谦益和葛皇后起疑心。而荣谦恒死了没有多久,如妃蒋嬿也提出要出家修行,先帝虽然不舍,但还是同意了。

  没过几年,荣谦益成功登基,荣谦益登基的那天,荣谦弘又想起来荣谦恒死前说的话。但是,尽管如此,荣谦弘却是不想,也不敢去查了。就算荣谦益真的不是先帝的血脉,但只要他是个好皇帝,荣谦弘也不想再起战争,让宁国四分五裂。荣谦益和荣谦恒的争斗,已经让宁国国力大大受损了,百姓生活困苦。

  如今既然要迎来盛世了,这个秘密,倒不如烂在心里。只是在这以后,荣谦弘每每见到葛太后,心里总会有些不舒服。太后在荣谦益登基以后,也慢慢很少出来,大部分时间都在宫里礼佛。

  荣谦弘看向给自己讲述这一段陈年往事的蒋嬿,蒋嬿看上去神色并没有异常,举手投足之间还是和过去一样,风华绝代。但是,在荣谦弘来之前,他所得知的消息确实,旻慧师太听说了自己孙儿们的不幸,一夜之间,生了一场大病,醒来后,再也识不得旁人。

  荣谦弘当然不会完全相信蒋嬿说的事情,只是问蒋嬿可有证据。蒋嬿摇摇头,说道:“我并没有任何证据,我今日告诉你这一切,也只是为我儿不平罢了。”

  荣谦弘顿了顿,对蒋嬿道:“旻慧师太,小王劝您一句,若是皇兄还在世,定然不希望您白白牺牲。”如今荣谦益始皇帝,葛皇后也已经成为太后,只不过是师太的蒋嬿自然是和他们不能抗衡的。荣谦弘这般说,也是希望蒋嬿不要做无用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