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一起看书 > 陌桥泯恩仇 > 第41章 第四十章 璟瑜郡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一起看书] https://www.175book.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荣谦益思虑再三,还是决定把林贵妃的事情也告诉荣谦弘。荣谦益道:“皇兄,我下面和你说的事情,是极为隐秘的。皇兄切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每次荣谦益这么说,荣谦弘都很想回答,那也不用让我知道了,只是,荣谦弘自然是不能这样对身为皇帝的自己的皇弟这般说。

  荣谦益道:“我要开始收拾林家了。疏儿的死,和林书萱有关。具体的,我还没查清。但是我实在是等不急她产下那个孽障了。”

  荣谦弘问道:“不知陛下打算怎么做?”荣谦益将手里的荣云疏的绝笔信递给荣谦弘,道:“皇兄你看。”荣谦弘接过,细细读完以后,震惊不已。虽然他知道长公主荣云疏是自杀的,却不知道这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隐情。

  荣谦弘想了想,还是问道:“陛下,这封信,是怎么来的呢?”荣谦益答道:“这信,是在疏儿身边的金盒里发现的,不会有假。”荣谦弘还是不敢相信,道:“可是林贵妃娘娘毕竟是长公主的母亲,怎么会这样做呢?”

  荣谦益冷笑一声,道:“难道皇兄忘记了?疏儿的生母是谁?”是啊,荣谦弘终于想起来了,当年荣谦益就怀疑林贵妃是害死娇妃的幕后凶手,如今,林贵妃倘若真的这样对长公主,倒也没什么令人意外的。

  荣谦益将信收了回去,叠好以后稳妥地放在了金盒里。荣谦益对荣谦弘道:“朕想了,既然林家一直都想让朕给林缈阳赐婚,陈家也想让朕给陈昭文赐婚,朕不如直接将林缈阳赐婚给陈昭文。如此,倒是直接让两家所求都可得到了。”

  若要说林缈阳是全建业城里所有的公子们最不想娶的人,那么,陈昭文绝对是建业城里所有有女儿家最不想嫁的郎君。林缈阳因为吴娉婷的事情,声名狼藉。吴家更是在这个事情之后记恨上了林家,荣谦益为表安抚,这些年来明里暗里也没少赏赐吴家,荣谦益更是美其名曰这是为了化解吴家和林家的仇恨。

  但是荣谦弘知道,吴家其实早就变成了荣谦益手里的一把刀。荣谦益这些年来暗地里让葛琛提示着吴家收集了不少林家的证据,就等着将来有一日,将林家一网打尽。

  再说那陈昭文,是骠骑大将军陈挚云最小的儿子。从小那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陈家老太太对这个小孙子更是十分上心,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呵斥她孙子一句。曾经有一次,陈昭文在路上碰到了流香等人,想要轻浮几句,最后被荣瑾乔用毒给弄得连着受了好几日的折磨。

  陈老太太见状,心疼孙子,让陈家人去弘王府要解药。陈家人害怕弘王的威严,毕竟弘王可是益帝面前的红人啊,谁敢招惹弘王不开心呢。陈老太太指使不动其他人,就亲自去弘王府门口求药,闹得很是难看。荣瑾乔气不过,但又不能真的对陈老太太如何,最终丢给陈老太太一个解药,说是七日后,陈昭文自然能恢复如初。但是,如果陈老太太强行想给陈昭文解毒,那她也没有办法。

  陈老太太怎么会听荣瑾乔的,刚回到府就想要请宫里的太医来看看。荣谦益不想事情闹大,下了命令,不许任何一个太医去陈府。陈老太太于是又去请夏茗,夏茗自然是不会来的。陈老太太最终气不过,重金把建业城里几乎所有的医者都请来给陈昭文看,谁料陈昭文耐不住药性,乱动起来,最后又是发了高烧,病了许多日才好起来。

  这期间陈老太太几次想要去弘王府闹事,都被陈家人拦了下来。毕竟此事本来就是陈昭文挑事在先,而且陈昭文原来名声就不好,陈老太太倘若再把事情闹大,只怕陈昭文以后更难娶到名门闺秀了。

  陈老太太心里咽不下气,还想要去报复,幸亏陈挚云及时回来了,拦住了陈老太太。自己的儿子怎么样,陈挚云最是清楚。本来觉得陈老太太喜欢,养在身边倒也无妨。可是这些年来,陈老太太对陈昭文的过分溺爱,更是让陈昭文顽劣不堪。最后,陈昭文病刚好没多久,就被陈挚云提溜到边境参军了。

  本来陈挚云盼着陈昭文参军以后能安分些,谁料他日日在军中搂着美女,喝酒吃肉,更是强占了两个好人家的姑娘。一个姑娘后来被陈挚云买了下来,做了陈昭文的通房丫鬟。另一个姑娘气性大,直接一条绳子悬挂在城门上。后来这件事被传回建业城,也只是以陈昭文被打五十大板,罚三年俸禄,陈挚云未尽教养之责,发一年俸禄了结了。陈家怕那家人再来闹,更是给那个姑娘的哥哥和父亲塞了许多银两。

  但是经过这件事以后,不管陈家夫人和哪一位建业城中夫人提起陈昭文的婚事,别人都是含糊其辞,不敢接话。再加上陈昭文自己也不想成婚,日日流连在烟花之地,陈家夫人和陈挚云也懒得管他了。如今益帝要是真的把林缈阳赐给陈昭文,只怕陈家的后院还不得翻了天。

  “只是,”荣谦弘担心道,“陛下不怕陈家和林家结亲以后,联盟对付您吗?”荣谦益笑了笑,道:“皇兄你错了,就算是陈家和林家两家可以放下前嫌,那林缈阳和陈昭文能是可以握手言和的性格吗。”荣谦弘点点头,也是,那俩孩子从小都是宠大的,若是真的能收敛心性,也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了。

  荣谦益两手拍了拍荣谦弘的肩头,道:“皇兄,你回去定要好好和瑾乔说一说和那郕王殿下的婚事。那郕王,人还是不错的。瑾乔身份贵重,寻常的男子也是配不上她的。”荣谦弘答道:“陛下放心。我会好好与她说的。”

  荣谦弘刚回到府上,韩丹柔就迎了出来。荣谦弘见韩丹柔一脸忧愁,问道:“怎么了?”韩丹柔把荣谦弘拉到一旁,缓缓道:“刚刚小梁子来传了圣旨,说是封咱们乔儿为璟瑜郡主。”荣谦弘大惊,道:“什么?”荣谦益的手笔还真是快,自己还没到府里,封荣瑾乔为郡主的旨意都来了。

  韩丹柔问道:“陛下,是不是要给乔儿赐婚了?”荣谦弘拉着韩丹柔,坐下道:“柔儿,陛下今日和我说了,郕王去求娶乔儿了。”

  -------------------------------------

  荣谦弘离开以后,谭贵人就从隔壁暖房里过来了。荣谦益一看到谭贵人,就拉着她坐下,道:“快坐下。今日多亏你给朕出主意了。”谭贵人笑了笑,道:“陛下谬赞了。臣妾也只懂这些婚嫁的事情,别的,倒是什么都不会。”荣谦益温柔地笑了笑,将谭贵人拥到怀中,道:“知道这些就够了。懂那么多,又有什么好呢?就像姣儿。唉,罢了,不说了。”

  谭贵人将头埋在荣谦益的脖颈处,轻声道:“陛下是又想姐姐了。”荣谦益惨淡地露出一个苦笑,对谭贵人道:“如今,疏儿也不在了。朕也只能和你,聊聊她了。对了,芷儿,你方才是怎么想到璟瑜这两个字的?”谭贵人答道:“璟瑜二字指的是玉的光彩,又指美德,我觉得十分适合二小姐。”

  荣谦益叹了一口气,道:“可惜了,疏儿,就这么离开我了。”谭贵人把用自己的手握住荣谦益的大手,对荣谦益说道:“陛下,长公主一定也不想看您这么难过的。她,也是被逼得无奈了。”

  荣谦益又是一声叹息,对谭贵人道:“芷儿,你回去吧。朕想一个人静静。”谭贵人知道荣谦益不可能这么快从荣云疏的死的悲伤中走出,于是就退了下去,离开了,左右,她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谭贵人回到自己的寝宫以后,就派人吩咐下去,请弘王妃韩丹柔明日来宫中一叙。韩丹柔收到宫里的信的时候,再想想今日看到的荣瑾乔的封号,心里便了然,谭贵人请自己进宫的目的了。

  谭芷这个人,虽然聪明,但也太过大胆。韩丹柔相对于她,反而是谨慎得多。这也是当年为什么谭芷进宫了,而不是韩丹柔进宫的原因。只是,如今谭芷的这一步棋,到底是不是值得承担这样的风险,韩丹柔心里并不赞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